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六章 护宫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道,“刘副管,我想加入护宫队,您可以帮我引荐么?”

    自从有了凤凰胆,对他而言,危险差不多和他义结金兰了。

    他有九条命,只有不作大劲儿了,就死不了。

    刘副管事惊呆了,觉得可能是自己表述不清楚,误导了宁夏,赶忙又将护宫队的风险又渲染了一通,比如谁谁阵亡了,谁谁被妖兽咬断了胳膊,谁谁落下了终身残疾。

    宁夏道,“刘副管,我本就是难民出身,没死在妖兽口中,已经是老天眷顾。我不怕风险,只想加入护宫队,为学宫出力,为死难的乡亲们报仇。”

    宁夏态度坚决,刘副管事感慨道,“难得你一片赤子之心,罢了,我去帮你说。”

    护宫队正大量招人,有刘副管事穿针引线,宁夏顺利加入了护宫队。

    他的居住地,也改到了护宫队大院,吃饭也转到了护宫队小食堂。

    在宁夏看来,加入护宫队绝对是步好棋。

    每个月三百元的薪水,吃饭住宿全免,最重要一点,护宫队还开辟了公共炼房,供队员们训练。

    他被分在晚班,每天也就两次巡夜,其余时间,只要待在学宫内,随时听候召唤就行。

    这样的待遇,宁夏再满意不过了。

    他极为渴望力量,以至于修炼入迷,终日泡在公共炼房中,摆弄各种器械,激发着气血。

    更难得的是,小食堂不限量供应肉食,宁夏幸福得几乎要流下眼泪。

    呼,呼。

    将近三百平的公共炼房内,宁夏手持一柄阔背大刀,一招一式,练得有模有样。

    与此同时,他的四臂、胸腹皆绑着黑色布袋,内中装着沉甸甸的铁砂,他这一身少说也有八十多斤。

    他练习的是一套名唤“千钧斩”的刀法,传授刀法的护宫队大队长费鸣,也是学宫内的在读学员,导引七重的修为。

    按费鸣的说法,千钧斩是一门入门级的刀法,简洁高效,也能有效激发气血,对导引前期的修者极为友好。

    一连小半个月,宁夏都在修炼千钧斩。

    他玩命地苦练,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在知晓了他难民出身后,大家都释然了,没谁来打扰他。

    大队长费鸣特意来指点过他,要他张弛有度,不要急于求成。

    宁夏口上答应,依旧如故。

    费鸣也就不再管他,小半个月下来,宁夏的双臂再度被充盈的气血绷得赤红,天关窍处的凉意渐渐退去。

    宁夏很满意修炼的进度,虽说千钧斩他没练出什么门道,但天关窍的可喜变化,让他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努力丝毫没有白费。

    呼,呼……

    嘣,嘣……

    他的呼吸越来越匀称,斩马刀斩在铁横木上的声音也越来越近似,一个多月的修炼,宁夏已经能用千钧斩将斩马刀斩出一缕刀风了。

    与此同时,天关窍处也逐渐升起一缕温热。

    中途,费鸣又来过一次,实在是宁夏的表现太过疯狂,干脆晚上也赖在炼房练刀,累了就在炼房休息。

    他练刀疯子的名声,已在护宫队内部广为流传。

    费鸣的到来,并不是想指点他什么,而是来查验他的气血,担心他训练过度,气血崩了,死在炼房。

    令费鸣诧异的是,随着修炼的持续,宁夏的气血激发得一浪高过一浪,皮肤也越来越红,可始终没有气血淤积不化、发黑迹象。

    怀着这个疑问,费鸣去宁夏的来处——役房打听一圈后,说了句“竟有如斯奇遇”,便不再来了。

    宁夏疯狂修炼,而不担心气血崩溃,的确是得益于前次“气血风暴,黑煞诛心”的劫难。

    此劫过后,宁夏的筋络粗壮、坚韧到了相当程度。

    虽然他疯狂练刀,鼓胀起澎湃气血,但只要稍稍休息,粗壮的筋络,立时就能将淤积的气血,在导引诀的作用下,疏导个差不多。

    这日,宁夏练刀正酣,炼房内忽然传来激昂的鸣哨声。

    宁夏赶忙解下身上沉重的护具,提着斩马刀朝集合地赶去。

    不到五分钟,护宫队百二十人完成了集结。

    头前站立的大队长费鸣收起倒计时的沙漏,满意地点点头,一脸凝重地道,“诸君,新收到的消息,妖兽又开始肆虐城北。学宫和城防军已经赶过去驰援。但其他几个方向,也不能说就定保无虞。

    为此,学宫命令我们护宫队,分别去城南、城东、城西承担警戒任务。

    诸君放心,这三个方向也有城防军的力量存在,并非我们孤军奋战。现在开始分派任务,第一中队……”

    宁夏分属第三中队第三小队,中队长贾全,小队长王水生,带队的首领,不是中队长贾全,而是学宫的学子,宁夏的救命恩人陈子龙。

    众人分骑战马离去,宁夏并未学过骑马,只能将身子半绑在马背上,随队出发。

    颠簸一路,在王水生的悉心指点下,他渐渐掌握住了要领,最后半程已经能松绑了绳索,正常骑行,只是姿势依旧别扭。

    在陈子龙的分派下,王水生统领的第三小队,被分派到了左路,负责巡视莘庄、周岗、洪庙等六个村庄。

    到得地头,已是晚上八九点的样子,天上的云层很厚,月光幽暗。

    三个村的村长早就得到了通知,早早将村民们转移到了各村临时修建的坞堡中。

    村落里极为安静,连鸡鸣狗吠都没有,只剩了吱呀的蝉鸣声。

    近四十人的小队,被王水生分成三个编组,每个编组分别巡查两个村庄。

    宁夏所在的第三编组,由王水生亲自统领,负责巡视莘庄、周岗两个村庄。

    十余人的骑兵队伍,组成半圆阵型,宁夏修为最低,被王水生安排在了圆阵中央位置。

    妖兽狡猾而残忍,护宫队的队员们基本都有和妖兽对阵的经验。

    虽说,此次警戒任务,并不繁重,大概率只是学宫的多虑,并不存在什么危险。

    可真当离开了城池的护卫,到了这村落中,所有人的神经都静绷着。

    即便王水生有意识地活跃气氛,和大家聊天,众人的神色始终不见平宁。

    渐渐,时间来到下半夜了,寒气渐重,来回巡视了大半夜,也没见丝毫异样。

    且王水生持有的讯珏中,始终没有请求支援的呼声传来,众人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

    最后,王水生选了一处院落,率队进入,在一侧拴好马匹,众人皆在靠墙聚在一处歇了,或吃着肉干,或补充清水。

    王水生选取的位置颇有门道,前方是一片开阔地,又对着村口,视线极佳。

    他点了三名队员负责值夜,又排了轮值顺序,便让其余人等抓紧休息。

    宁夏练了大半天,疲乏不已,又赶上出任务,在马背上颠簸了大半夜,正皮酥骨软,

    王水生才叫休息,他就靠在墙上,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一道凄厉的哨声将他惊醒,随后他肩头挨了一巴掌,才睁开眼来,便听见躁动的马嘶声。

    他蹭地起身,横刀身前,朦胧的睡意顿时无影无踪,定睛看去,正前方的开阔地上,八九头妖兽正朝此间缓行而来。

    那些妖兽明显是同一物种,和老鼠有着七八分像,但体型却堪比寻常家猪,嘴上生着银色的尖锐凸起,背上有一条紫色纹路,贯穿整个头尾。

    “紫背铁啄鼠,大家结阵,只要坚守半个时辰,一定会有援军赶到。”

    王木生斩钉截铁地说道,但他面上无比凝重的表情,任谁也知道必有一场苦战。

    “王队长说得对,不过是一群紫背铁啄鼠,没什么了不起。这玩意儿也就嘴尖皮厚速度快,不可能有练气境的,只要咱们结阵固守,一定能等来援兵。”

    说话的柳泉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对战经验丰富,他的宽慰让众人的精神稍稍放松。

    但宁夏并不这么看,他在三号阅览室翻阅《百妖谱》时,曾看到过有关紫背铁啄鼠的介绍。

    这家伙铜皮铁骨,速度惊人,最麻烦的是群居。

    此刻,众紫背铁啄鼠结而未动,明显是在等待身材明显大一号的头鼠的命令。

    《百妖谱》中关于紫背铁啄鼠的论述不多,头鼠则占了这不多中的相当篇幅。

    头鼠号令群鼠,性情霸烈而狡诈,极难灭杀。

    而且众护卫队员的修为都不高,小队长王水生也只是导引四重,其余人等皆在二三重之间。

    如此修为,对上一般的妖兽,都没有绝对胜算,何况是群集的紫背铁啄鼠。

    群鼠对峙不动,众人情绪也紧绷到了极点。

    宁夏双目紧锁,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烟尘的味道,他大喝一声,“背后,背后。”

    几乎众人才跳开,轰隆一声,背后的墙壁崩塌,砖石乱飞如雨。

    滚滚烟尘中,五只紫背铁啄鼠横冲而来,众人齐齐擒刀在手,五只紫背铁啄鼠竟穿阵而过,两名队员被冲得一歪,吐出血水。

    王水生瞪眼道,“你们先撤,诱使群鼠离开,我来独战头鼠。”

    他一声令下,众人翻身上马,他从背后取出一张铁弓,连续弯弓搭箭,箭枝直射头鼠。

    两只激射的箭枝被头鼠用铁啄轻而易举地打落,霎时,头鼠蚕豆大的鼠目赤红,口中喷着鼻息,四足在地上刨得尘土飞扬。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