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高考不成即修仙TXT下载 > 高考不成即修仙目录 > 第四章 气血风暴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四章 气血风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夏道,“天元窍于何处,破开之初,有何征兆。”

    程老头忽地取一根筷子,抵在宁夏两根锁骨交汇处,“此为天元窍,气行于此,有冰凉之感时,是为预兆。气炽而烈时,天元窍有冲破的可能。”说着,他筷子往下挪移寸许,“此为天关窍。”

    接着,筷子继续向下挪移,一连挪移了八次,每次挪移的距离并不对等,但九个穴窍,却在一条线上。

    始于锁骨交汇处,止于脐下寸许。此九窍开通,是为化龙,九窍开通,便入导引九重。

    若九窍一脉贯穿,是为导引圆满,破开丹宫,则跨入练气之境。”

    程老头虽然讨厌,但学识极为渊博,很多宁夏茫然无解的问题,程老头都能说得深入浅入,实在不好分说的,也能举出形象的例子,让宁夏极好地理解。

    一餐饭吃了个把小时,宁夏问无可问,程老头满脸醉态,晃着身子离开,临去时,又告诫宁夏,千万不要再强行催动气血。

    当务之急,静养为上,弄不好便有性命之忧。

    返回柴房,宁夏解开衣衫,他通身遍布淤青和红肿,才知道这是行血过度的征兆。

    早在三天前,他就有了气感,已经能自如的催动导引诀,导引气血。

    但他的活动量实在太大,到得后来,导引诀已经来不及导引,大量的气血,渐渐淤积在身体各处,就成了这般模样。

    过量的淤积气血,当然不是好事,但要破开天元窍,最缺不得的就是气血。

    宁夏宁愿气血淤积,也不肯松劲儿。

    他清楚,只要他一松劲儿,这些气血一化开,前面的苦工就算白做了。

    是以,他每日不仅顶着巨大的疲惫,同时也顶着巨大的肉身痛苦,以惊人的毅力,劈着柴火。

    程老头所言,自然是至理。

    但他孑然一身,除了烂命好几条,已经没什么好输的了。

    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锣声响起后,他又奔向后山。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这日,后山柳树下,日影斑驳处,宁夏挥汗如雨。

    程老头不知从何处找了过来,“啧啧,这晒的,跟黑炭也似。不错,不错,很熟练嘛,看来你天生是吃这碗饭的……”

    宁夏听不出他是讥讽还是好话,放下斧子道,“执教可是又缺钱了?可我近来没有问题。”

    程老头道,“学不可以已,你怎么能没问题,你仔细想想,大道如渊海,不要轻易就放弃自己啊,年轻人。”

    宁夏道,“我可以借执教一些钱,执教不必多虑。”

    程老头脾气不讨人喜欢,但宁夏领他的情。

    这三个多月,他劈柴无数,着实赚了一大笔钱,即便日日重荤消耗,时日今日,依旧攒了近两千元。

    程老头撮着黑乎乎的油手道,“我没看错,你小子是个厚道人。如果有,就先借个三五十吧,当然,若是不方便,十块二十也行。”

    在他看来,宁夏就是个劈柴担水的杂役,能有几个钱。

    若不是被逼的实在没辙了,他也犯不着来找一个杂役借钱。

    宁夏应下,让他稍候,待他上午完工,就去给程老头拿钱。

    程老头虽不耐烦等候,但有求于人,也不好耍弄他那混不吝的脾气。

    程老头才找了个树桩子坐下,一堆人涌了过来,正是后厨的一帮杂役,还有陈管事,刘副管事等人。

    众人眉飞色舞,陈管事手中还捧着一朵绸缎扎的大红花,队伍中有人扛着大号秤杆子,有人则带着算盘。

    “点。”

    到得近前,陈管事大手一挥。

    众人分头行动,开始将宁夏劈出的那些木柴,捆绑称量,每称量一份,便有人报数,持拿算盘的立时记录。

    约莫一个小时后,宁夏劈出的那堆木柴已被清点完毕。

    刘副管事激动地道,“三百七十六斤八两,算上已出的九万九千七百三十四斤二两,合计十万零一百一十一斤,陈管,破十万斤了,真的破十万斤了。”

    陈管事激动地看着莫名其妙的宁夏,众人一拥而上,簇拥了宁夏,将那朵绸缎红花挂在他的胸前。

    “十万斤啊,一个功点啊,宁夏,你这可是有史以来,后厨杂役挣下的唯一一个功点啊。”

    刘副管事拍着宁夏的肩膀,激动地道。

    宁夏懵了。

    功点是什么,他当然知道,此为学宫内部的硬通货。

    学宫发行的铜元钞,可以在学宫内部流通,维持日常生活,可真的要实现修行资源的兑换,除了铜元钞,则还需功点。

    按他的理解,功点就像共和国票证时代的票证,光有钱不够,要买紧缺物资,还需搭上票证。

    他只是闷头劈柴,以期赚钱的同时积蓄气血,也没想到会赚到功点。

    陈管事动情地说,“不容易啊,若不是老刘核算薪资,都不知道已经快给你发出近五千元了。这才三个多月,你就劈柴十万斤,按学宫给咱们役房定的奖惩制度,你当然要获得一个功点。

    一个功点虽然不多,但是你荣誉,也是整个后厨的荣誉哇……”

    宁夏怀疑如果此间有照相机,他一定会被安排到中间位置,陈管事和刘副管事一左一右架着他,其余人等左右散开,来上一张合影。

    “十万斤,你三个月砍了十万斤柴?”

    正闷坐看戏的程老头蹭地立起,一个箭步冲到近前,一把撸起宁夏的袖子,却见一条手臂黑漆如炭。

    “老程,老程,你这是作甚,今天是我们……”

    陈管事才要劝阻,程老头一把扯开宁夏的前大襟,哗的一下,他整个前胸全露了出来。

    这哪里还是人的身体,整个儿一块漆黑的铁板,铁板上虬结成一根根如蚯蚓般的粗大筋络。

    “气血风暴,黑煞诛心,这,这……”

    陈管事脱口喝出,瞬间面无人色。

    “疯子,疯子,你小子就是个疯子……”

    程老头大声吼道,心中掀起万丈惊涛骇浪。

    所谓气血风暴,乃是指短时间内,极限激发气血,不停用导引诀导引、归纳,而形成的一种独特气血景观。

    从理论上而言,要形成气血风暴,丝毫不难。

    只要不停用导引诀积蓄、归纳就行,然事实上,能做到这一步的,万中无一。

    因为整个过程太痛苦了,没有人愿意尝试,也没有人坚持得下来。

    即便是突然形成气血风暴,也多是服用灵药、兽肉而致。

    可宁夏的气血风暴是怎么来的,一切都摆在眼前,程老头简直无法想象,这家伙到底有着怎样的惊人毅力,能承受下这一切。

    他不仅形成了气血风暴,并且气血几乎淤积到了极限,胸口已经生出大量虬结的筋络,这是随时都要暴体而亡的征兆。

    疯子,这特么就是个疯子。

    “快,小陈,你给他推宫活血,小刘,你去把他那一个功点兑点,换十斤兽肉,买肉的钱,先从账上走,待会儿让小子还。其他人,赶紧准备个浴桶,热水,需要大量的热水……”

    程老头高声暴喝,众人识得轻重,顿时分散行动。

    陈管事涨红了脸道,“程老,我只有导引三重,这点微末实力,怕是……”

    “废什么话,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先撑着,我再去抓人。若老子修为还在,轮得着你哔哔。”

    说着,程老头一脚踹在宁夏腿弯处,“二货杆子,还不盘膝坐定,默运导引诀。”

    宁夏心生感激,赶忙盘膝坐稳。

    他焉能不知自己这番折腾,是在悬崖顶上走钢丝,所倚仗的正是凤凰胆。

    今日程老头和陈管事等人突然造访,弄了这一出,他自知是撞大运了。

    陈管事在他背后坐定,双掌挥出,拍在宁夏背脊上,气劲喷吐,一点点撵动着宁夏的筋络。

    宁夏赶忙催动导引诀,果然,在陈管事的推宫活血之下,再导引气血,已不似先前那般凝塞。

    十分钟不到,陈管事已累得气喘吁吁,身上腾起阵阵雾气。

    “这也太废了,朱永这带的都是什么队伍,一边歇着去。”

    程老头风风火火从远处赶来,后面跟着七八个人,皆是役房的管事,人人愁眉苦脸。

    这帮人都是被他威逼而来,说宁夏其实是南宫长的表侄,被南宫长特意派在此处历练。

    若是死在此处,南宫长追究下来,谁特么也别想好过。

    当时众管事正聚在一处开会,场下还有不少杂役,程老头嚷嚷声极大。

    众管事料定程老头不敢当着这么多人面扯出这弥天大谎,只能信了,急匆匆赶来。

    其中,就有和宁夏相熟的秦管事和薛管事。

    见得人来,陈管事最后一口气一松,整个人瘫软在地,被程老头拖开来,薛管事第一个顶上。

    “都留五分力,说不得要车轮战了。就是不看南宫长的面子,锄强扶弱,恤贫救孤,也是你们整日喊的口号。不能真当要动真格的时候,就都一个个往回稍。”

    便是求人办事,程老头口气也硬得很。

    时间一点点流逝,陈管事力竭,早早退下,其余八名管事,轮换了三回,耗了足足四个小时,才将宁夏整个黑铁板一样的身子,推得稍稍见到些肉色。

    众管事一个个皮酥骨软,半瘫在地上。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