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高考不成即修仙TXT下载 > 高考不成即修仙目录 > 第二章 劈柴的疯子
高考不成即修仙 第二章 劈柴的疯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

    程老头眼睛冒光,“还真是小瞧你了,区区一个杂役,敢威胁老子。还要上告?好得很,我等着你上告。”

    宁夏取出纸笔,嗖嗖写着。

    程老头惊道,“你要干什么?”

    宁夏道,“我把执教的话,全记录下来,免得上告时,没有佐证。”

    程老头横眉怒目,“罢了罢了,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你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

    沦落于东华学宫,他心情本就不好。

    这个给杂役宣讲的活儿,是他自己抢过来的,待遇不错,一次有百十元。

    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只想拿钱不想办事,本计划着通过喝骂,让那些杂役们败退,免了各种絮叨,却没想遇到了宁夏这样的奇葩。

    他还真担心宁夏把事情捅上去,讲课费挣不到不说,还得成为笑柄,说不得宫长南怀远正好顺水推舟将自己赶出去。

    宁夏道,“敢问执教,修行境界如何划分?”

    程老头嗤道,“你区区一个杂役,把跳水劈柴的活儿弄好了是正经,问哪门子的修行境界。还真以为学宫会招你这样的……诶诶,你别什么都记成不成?修行境界是这样的,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五大境界,每境十重。”

    “那导引境呢?”

    “导引,算个屁的境界。”

    宁夏道,“执教,可以再说的细致一些么?我的问题不多,您早点说完,我早点离开,免得耽误您工夫。”

    他看得出来,程老头根本无心教学,喷人只为早退场。

    程老头道,“你倒是机灵,知道顺着说。也罢,老子还真不想跟你蘑菇。练气是修炼的门槛,导引只是敲门砖,整个导引境,都是以追求肉身的强大,冲开九大窍穴,九九归一,破开丹宫,才算进跨进修行的门槛。

    东华学宫只是初等学宫,这里的学子们,基本都在导引境。他们的目标是下一期的结业大考。大比成绩优秀者,可以进入高等学宫继续进修。大考成绩合格者,虽然不能进入高等学宫进修,但有了选择权,既可以选择在东华学宫继续进修,也可以选择毕业。

    修行不易,消耗极大,寻常人家很难供养得起。但若成功从东华学宫毕业,回到地方,也会有一席之地。东华城内的大小衙门,城防军,都很乐意接收东华学宫的毕业生员。

    至于成绩不合格的,只会给以肄业的资格。即便是肄业的学员,各大镖局,商行,高门大族,都乐意高薪延请。所以,只要进了东华学宫,不管是王小二还是王二小,都有灿烂的前程。”

    宁夏道,“进入学宫就读需要什么条件?”

    程老头道,“至少是进入导引境,当然,还要每年两千元的学费……呃,我觉得你还是现实点,别做这白日梦行么?

    先不说两千元学费,就能压死你。何况,寻常人跨入导引境,也不是过家家,开玩笑。既需要苦练,也需要资源。

    这些都离你很远。有野心是好的,但做人最重要的还是面对现实。好了,时间不早了。若还是想不通,喝点酒回去睡一觉,梦里啥啥都有。”

    说着,他提溜起酒葫芦,就要离开。

    宁夏道,“执教,能否传授我进入导引境的功法。我听管事们说了,入学宫为杂役,可以通过服役赚取薪酬。每位杂役可以得授导引诀,还请执教传我。”

    程老头摆手道,“导引诀待会儿会发下来,你小子自行钻研就是。”

    宁夏道,“学生于修行一道,一窍不通,纵有导引诀,也难理解。还请执教助我。”

    程老头陡然来了精神,怒声道,“这就不是老子的事儿,你爱懂不懂……”

    他正高声怒骂,忽见宁夏往桌上搁了十元铜钞。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当老子是什么人,好的不学,敢学这个,看不起谁呢,再加二十。”

    程老头麻利地抽走宁夏摊在掌中的十元铜钞,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宁夏。

    他的日子着实不好过,生活上的散漫,导致经济上的拮据,返回东华学宫的头几个月,他还能倚老卖老,到处糊弄。

    可是糊弄得久了,连食堂大妈都不买账了,他日子也越发艰难。

    宁夏道,“我只能再加十五,即便明天我就开始参加劳作,发薪日也得到十五天后。我计算过,给你二十五,剩下的钱能撑到发薪日。你如果坚持要三十,等下个发薪日,我再支付你五元。”

    “罢了,老子吃点亏就是。”

    程老头心中窃喜,导引决是烂大街的法诀,指点起来并不费力。

    随便指点几句,就能得三十元,可以吃上两顿老酒美肉,他何乐不为。

    “修炼的根本,还是灵气淬体。练气境要冲开丹宫,身体才能存放灵气。而要开丹宫,则需开九窍并贯通之。而开窍则须以淬炼肉身、磨砺气血而达到。导引诀,就是导引气血的法诀。此为术,但根本还在于气血的壮大。

    而要壮大气血,则须勤学苦练,外加滋补。老子现在给你讲导引诀第一章,你且记好了。能不能冲开天元窍,全看你自己的造化……”

    一讲解起功法来,程老头状态大好,不再骂骂咧咧,所言皆有凭据,深入浅出,即便宁夏是修炼小白,竟也能听懂。

    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宁夏一边用心聆听,一边用速记法速记。

    单指导引诀第一章的要点,他就记了满满三大张。

    一番讲解完成,已是两个小时后。

    “多谢执教。”

    宁夏鞠了一躬。

    程老头摆手,“用不着这些虚的,似你这般痴心妄想的家伙,我又不是第一次见。摔个几回头破血流,就清醒了。修行,岂是凡夫俗子就能成的?”

    说完,他晃着膀子去了,手里的票子弹得嘎嘎作响,嘴巴里哼哼起了不着调的小曲。

    出了大厅,宁夏朝三号管房行去,他要在那里领取腰牌,杂役手册,导引诀。

    才穿过前厅过道,就听见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嘶吼声。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他循声寻去,一直来到学宫前的广场。

    东华学宫就立在东华城内,上万平的广场上,已经人山人海。

    三十几个囚徒,被绑在型架上,皆披头散发,神态狰狞。

    他们四周围了数万百姓,皆声嘶力竭地喊打喊杀。

    宁夏立在一边听了片刻,眼中也腾起了火焰。

    原来这些囚徒,正是被捕的一小撮妖人。

    正是他们御使着那些智力凶残的妖兽,屠了东华城治下的二十八个村庄。

    若不是陈子龙、夏冰来得及时,宁夏纵有凤凰胆,多半也要死在那处。

    “时辰到,行刑。”

    一名葛袍老者高声喊罢,数十甲士分列行出,立到众妖人背后。

    那些妖人哭喊着求饶的极少,少部分沉默不言,大部分皆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向自己的信仰做最后的祷告。

    葛袍老者猛地挥手,三十几个妖人的人头落地。

    纵使宁夏见多了血腥,活生生的人被杀死在自己眼前,还是头一遭。

    鲜血如浆飚射,他胃里腾起了不适,赶忙调头离开。

    他赶到三号管房的时候,薛管事正准备离开,见他过来,从抽屉里拿过一个布袋递给他,笑道,“我就说像少了点什么,原来是没见到你。你那份儿都在里面了,对了,你来得太晚了,合适的工作都被挑完了。现在就剩下三个工种还有空缺,打理菜园、喂马、劈柴。你选一个吧,没办法,都是辛苦活儿。你放心,等下次再有好的岗位轮空,我第一个通知你。”

    宁夏给薛管事的印象不错。

    不像其他杂役,宁夏不仅识字,且言谈有礼,让平素以文化人自居的薛管事视他为同类。

    “我选劈柴。”

    在弄清了修炼的初级阶段后,宁夏就锁定了重体力劳作。

    他希望能在劳作的同时,催发自己的气血,锻体自己的体魄,以期冲破天元窍,跨进导引境的门槛。

    …………

    学宫后山。

    砰的一声,一块木柴被劈飞了,跟着一把大斧也甩了出去。

    不过早上八九点钟,宁夏浑身已经湿透了,并不炽热的太阳照射下来,让他脑袋阵阵发白。

    一大早吃的三个包子,一碗稀饭,早在半个小时前消耗一空了。

    他从没想过劈柴,竟会这么累人。

    他拧着身子,捡回斧头,将那没劈开的木柴再度放稳,聚气凝神,又一斧子下去。

    整根木柴裂开个老大口子,砰,又是一下,十多公分粗的木柴,从中被劈开。

    一个汗珠摔在地上裂成八瓣,一双手磨出好几个血泡,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至于早在心里熟悉了好多回的导引诀,是一点也没用上。

    如何导引,如何吐纳,真到下力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用不上。

    他也清楚,不是导引诀出了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

    他现在就像一个学步的婴孩,站稳尚且费力,谈论其他,纯粹多余。

    他能做的只有咬牙再咬牙,坚持再坚持。

    还不到上午十点,他的衣服已经穿不住了,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他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却还在不停地劈砍,直到开饭的钟声传来,他如抽了筋的大虾,瘫软在地。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