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一百七十二章:达成协议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一百七十二章:达成协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到这里,刘无赖疯狂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快意。

    “行,你赶紧把药搞回来,等事成了,兄弟,到时候请你喝喜酒啊!”

    赖子顿时把自己刚刚的那一点担心抛在一旁,跟着自己的俩兄弟凑在一起商量着如何帮好兄弟老刘拿下秦主任的计划。

    金泉村,村子的最西边。

    周江河有些客气的看着陈寡妇拿着竹子编的簸萁摇晃着玉米粒喂鸡。

    周江河刚一靠过来,忙着吃小玉米粒碎的母鸡公鸡们受了惊慌,纷纷跑开,为此,吸引了陈寡妇的注意力。

    “陈婶,好久不见,看着你现在气色不好,应该调养了很长时间吧!”

    陈寡妇抬起头,打量了半天,这才认出周江河来,顿时喜笑颜开。

    “哦哟,原来是咱们尊全村的宝贝凤凰蛋呀,现在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怪不得陈寡妇第一眼没认出周江河来,先前在种植桑树以及为村子引来周围河流的河水分支的时候,陈寡妇家里就只有她一口人,即使想帮忙,也根本帮不到什么,所以现在一时之间觉着周江河有些眼生。

    陈寡妇上下打量了周江河一番,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长得高高瘦瘦,气质非凡的样子,越看越觉着满意,把手上竹子编的簸箕放在旁边,嘴上呦呵着把鸡赶回了鸡舍。

    “来来来啊,站在外面说话多可讨厌,赶紧进来吧!这我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也就剩了些茶叶我还一直舍不得喝,这下你来了,我全都给你泡了。”

    陈寡妇手脚麻利,把鸡全部赶回鸡舍以后,便拉开房子外面一圈的木质闸门,打开木栏门,让周江河进来,顺带着还怕家里所剩无几的茶叶全部泡进杯子递给周江河。

    周江河拒绝不过陈寡妇的热情,便将茶杯接过来,嘴上一连串的感谢。

    陈寡妇家里这些年没一个男人当顶梁柱,日子一直过得有些紧巴巴的,今天能拿出这些存货还算是陈寡妇高兴这才咬咬牙拿出了过去存放的茶叶。

    抿了一口茶水,周江河和陈寡妇扯了一些有的没的村里面的事,顺带也回答了一些陈寡妇提出的疑问,便主动将话题引导到了娜娜身上。

    陈寡妇其实对村子里种植桑树的这件事略有耳闻,虽然她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可为了生活一直能持续下去,她还是一直尽心尽力的在向周围打探消息,只是总是比别人慢一拍而已。

    这便是家里没个男人的弊端。

    “江河娃子,你再说说村子里面的人最早是怎么计划桑树以及种植桑树的过程中都发生了什么大事?百草枯的那件事,我隐隐约约听到一些消息,不过到底还有一些不清楚,现在你过来了,刚好方便,我多打探打探消息。”

    陈寡妇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陈婶你别急,我慢慢和你说……这就是当时打算种植桑树的计划,至于百草枯那件事,主要是有心人故意在那里搞破坏,现在这个问题也已经解决了,再等上几天,差不多桑叶就成熟了,可以摘了。”

    周江河条理清晰的一一解释,她提出的疑问,很好的安抚了陈寡妇焦躁的心绪。

    听完以后,陈寡妇有些焦躁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江河娃子,婶子仔细想了想我这日子不能再这样得过且过下去了,毕竟我也是个女人肯定不能像你们男人一样办什么事都特别方便,只能呆在家里剪裁衣服,喂喂牲畜了不得了,不过,要是以后你还有什么主意的话,可以和婶子说声一声……”

    周江河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陈寡妇,他没想到陈寡妇对于自己的这些想法将会这样高度赞同。

    他沉思片刻,便打算把自己想用蚕丝做衣服的想法说了出来。

    陈寡妇有些呆愣愣的听着周江河的计划,一边听着,一边陷入了沉思最后双手一拍,脸上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严肃。

    “娃儿,婶刚刚认真想了想,觉着你刚刚说的想法不错,不过现在你们应该已经招到了足够做做针线活比较好的姑娘吧,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也不好意思和村里的小姑娘去抢机会。”

    “不过想必你们这些年轻人定然不愿意把大把时间花在整理蚕丝上面,要不这样算是婶儿也能给你们帮上一点忙,婶儿可以给你们把蚕蛹做成丝线,给你们送过去,到时候该分给我的公钱,你拿去做生意,若是盈利了,给我分上一点就差不多了,要是亏了,也就不用给我了。”

    陈寡妇虽然心里知道这做生意的事儿到底有点像投机取巧的事,但她现在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并且她也愿意去相信周江河。

    周江河倒是没想到陈寡妇会有如此魄气,不免对陈寡妇高看了三分,这才笑着答应下来。

    他果然是没处理过家里的这些针线活,只想到做衣服的话,需要做衣服的图纸以及针线活比较好的绣娘,倒是漏掉了用桑叶喂了蚕,只能得到蚕蛹这件事。

    是的,想要把蚕蛹变成平常在做衣服或者做布料之类丝线,第一个步骤便要把白黄相间的蚕蛹泡在清水里,清洗上面的污垢。

    等到蚕丝泡开了以后,还要经过浆打,抽丝整理编织等一系列的步骤。

    等到话题聊的差不多了,周江河才用一种非常平常的口吻突然说到了之前自己出去买不所遇到的事情。

    “对了,陈婶差点忘了和你说了,之前我不是专程去隔壁县买些布料扣子提前做些样式比较新颖的衣裳拿去让城里面的姑娘挑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商机,但奈何于村子里面的绝大多数爷们儿都有些难以接受,时间链太过于长的资金回转,当时可能是点有点背吧,直接遇上了泥石流,还算我福大命大,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

    陈寡妇就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瞪大了眼睛,原本手底下忙活个不停的针线活也停了下来。

    “我里个天呀,光是听你说就感觉很惊险,好在你最后还是回来了,没出多大事儿,否则你爹周喊水不得哭死。”

    周江河笑了笑,继续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

    “唉,这事谁也说不准,也算是我运气比较好而已,对了,婶儿,你可不知道,我第一次去布料档子的时候还整整被吓了一跳,布料商铺里全部堆放着那么多布料,难道他们就不担心突然着火了或有什么其他意外发生吗?”

    陈寡妇丝毫没察觉到周江河一直在引导着她聊天儿,反倒因为总算有一个人可以说说话了,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啊,一般像你提到的这些事,布料店铺的老板应该早都考虑到了,咱们不操心,你再多跟我说说县城集市上的事儿吧,这些年我也想抽出些时间去县城那边看看,我要是走了,家里的这些鸡呀牛呀的就没人喂了。”

    陈寡妇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遗憾的摇摇头,不过她仍然对县城的人啊事啊十分好奇。

    “其实县城也就是比咱们村子大城一圈而已,不过要说最明显的变化和差别的话,那就是县城那里住着的人们大多住的都是红砖瓦楼吧,婶儿,你没亲眼去看你肯定感觉不到,那红砖瓦楼齐齐整整的摆在那到底有多气派?!不过,虽然感觉那里都挺好的,但那里的人总归让人有些心寒。”

    周江河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在县城的所见所闻顺带一个转折便将话题引导了过去,顺带也将陈寡妇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来。

    “嗯?为啥这么说呀?”陈寡妇抬起头看了浙江和义眼,顺带把手上一直鞋垫上下左右捏了捏试试它的柔软度。

    “嗯,当时抱着许多从那里买的东西,准备回来的时候,碰到了个小贼,差点让人家把身份证不给摸走了,而且对着小贼走进一个胡同的时候还遇见了一个连双腿都没有了的小姑娘,小姑娘看起来年纪特别小,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陈寡妇先前在听着周江河说话的时候,手底下同时不忘继续忙着一些别的事,可是在听到周家河提到一个七八岁小姑娘的时候,原本十分灵活的双手猛地僵硬了一下。

    她故作镇定的将手上忙着的还放在旁边的竹篮子里,可周江河他仍然看见了对方的手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他眼睛黯淡了一瞬,心里知道陈寡妇应该想起了自己那个被拐了的姑娘。

    过了半响,陈寡妇咳嗽了一下,这才像是从回忆中挣脱一样,她有些狼狈的擦了擦脸上不自觉滚落下来的眼泪。

    “江河娃子,你刚刚说到的那个缺了两条腿的小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婶子之前的事儿,所以……”

    周江河明白陈寡妇的意思,刚好他原本就打着这样的主意,便顺水推舟的把小姑娘身上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陈寡妇。

    例如小姑娘已经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一个人被送到专门集中管理孤儿的地方很难自己照顾自己之类的。

    陈寡妇听完果然动容极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