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九十九章:人生啊人生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九十九章:人生啊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年轻小妹没放弃,这等英雄得之可以纵横天下,“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不好意思,我不想。”

    周江河毫无风度的回了一句,差点没把你丝袜小妹气死,老娘风姿卓绝,竟然被一个乡巴佬这么无情的给拒绝了,真把自己当莎士比亚了?

    这次一样儿没让周江河久等,年轻小妹进去打完电话很快就走了出来,有点不敢看周江河的眼睛。

    “八哥没在林县,在外边处理一些事情,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他让你晚上过来。”

    “晚上我在这里等他。”

    笑了笑,周江河转身向外边走去,来的很平凡,走的也很平凡,做了一件不平凡的大事儿,周江河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周江河的名字会成为林县传说,别人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永宁镇的狠人,金泉村的魔鬼……

    金泉村这三个字在林县道上也是出了名头,宁可入狱三年绝不踏进永宁半步,这就是传说!

    看着周江河走开,两个年轻小妹对视一眼,眼睛里多了一抹向往。

    “别发骚了,人家根本看不上你,刚刚不是被拒绝了?”年轻小妹说道。

    “我哪儿发骚了,我就是要个qq,再说你怎么就知道他没看上我,分明看了我好几眼呢。”丝袜小妹摸了摸自己的胸,“只要能要到电话,他肯定跑不掉。”

    “用你那飞机场诱惑人家啊?”

    “用你的骚腿!”

    “滚,你的腿才骚。”

    两个花季小姑娘在嘴里芬芳狂吐,把渣女这两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她们看上去也就是十八九二十来岁,应该是刚出校门没多久,这时已经堕落成这个德行……

    教育在退步,世风日下的社会,让这些叛逆的姑娘走上了一条本来不应该属于她们的路。

    这就是中华五千年一直重男轻女的原因之一,养儿子出去捣蛋最多是被打一顿,成长的路挨打也是一种磨炼,你看,眼前这十来个小伙子就是最好的例子,只有角瓜男惨了点被打飞了牙,打碎了鼻梁骨和下巴颏子,其他人也就是大的断了胳膊断了腿,一百天过后还是一条好汉,最多也就是去医院花点钱的事儿……

    可姑娘们就不一样了,一旦受伤那是一辈子的事儿,她们一辈子总要受伤一次,但让她们受伤的人却是她们自己选择的……

    有的伤能笑一辈子,有的伤能痛苦一辈子。

    而眼前这两位,让她们受伤的人应该不止一个两个,两百块能让她们受伤一次,这投入其实也算值得,一只烧鸡二三十,吃到嘴里也就那么回事儿,少吃十只鸡,多模一次鸡,至少还能有那么一点点回忆……

    当然,能让人记住一定有些特别之处,比如,她女扮男装,没错,恐怕你死的时候响起此事都很难闭上眼睛,也许死了还能再次活过来……

    黄琴和摩托车在另外一边儿,周江河的暴行她刚好看不见,见周江河出来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江河,他们没为难你吧?”

    周江河微笑着摇头,“没有,他们说话还不错。”

    “那你大有叔人呢,他怎么没出来?”黄琴担心死了,李大有要是真的被弄残废了,她这下半辈子真的没法过了。

    “我还没见到他。”周江河安慰道:“婶儿,有我在大有叔不会有事儿,你放心吧。”

    “江河,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

    周江河只好再次安慰她,这时他心里也没底,打了这些混混是逼不得已,给了八秃子一个下马威是好事儿,但也可能是坏事儿,惹恼了八秃子可能会对李大有下死手,这是一把双刃剑。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黄琴继续问道。

    “先去吃点东西,晚上八点在来。”周江河将八秃子的话说给了黄琴。

    “要不我们去找找你大有叔,看看能不能找到他?”黄琴说道。

    “人被藏起来了去哪儿找?”

    周江河直摇头,林县虽然不是很大,但李大有被抓了起来想要找到也绝非易事,何况自己对林县还不了解,有多大都不知道,想找人谈何容易!

    “江河,婶儿就全靠你了,钱我都带来了,这是我们家卖人参的钱,一共是六万,实在不行你就把这些钱给人家,别让他们为难你大有叔,钱没了咱们在想办法去赚,别把他弄的推断胳膊折下半辈子就没法过了……”

    “婶儿,这钱你拿着,要是用钱也用我的。”

    周江河摇头拒绝,几万块的确不是小数目,但这钱他不能让黄琴出,五六万是他们忙活了半年才赚来的,就这么拿出来给人,回去肯定要破罐子破摔弄不好还会一蹶不振。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让李大有出来跟车,不管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他都有责任把这个钱拿出来,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李大有的安危,只要能安然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况且,他和李大有的关系还很不错,一直把李大有当亲人朋友看待!

    黄琴马上不干了,连忙将手里提着的包塞给他,“江河,我们怎么能用你的钱,这些你都拿着,你别闹了,你婶儿不是那种喜欢贪小便宜的人……”

    “也不一定用上钱,婶儿你先拿着,用的时候我在找你。”

    周江河再次把钱给拒绝了,戴上头盔启动了摩托车直接向林县北边赶去,打了人不能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晃悠,按于大的说法,八秃子的势力想要在街上找到他简直易如反掌。

    果然,他的猜测一点不错,他和黄琴刚走没一会儿,几辆车急匆匆的开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身材肥胖看上去足有二百四十五十斤的胖子,这人一脸横肉,头顶上一堆刀疤,一看就是在道上混的。

    他刚下车,其他车子上呼呼啦啦下来一大片人,和之前的几个小混混差不多,黄毛红毛足有四五十人,他们手里都拎着家伙事儿,砍刀,棒球棍,大叉子,路过的人见到他们赶紧避让生怕惹上麻烦。

    “操‘他’妈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满脑刀疤的胖子紧锁着眉头,下车就骂。

    “齐哥,有个变态把我们打了。”被周江河一记鞭腿抽晕的帅哥晕晕乎乎来到胖子身边。

    啪!

    他话音未落,齐哥一个大嘴巴子便抽在了他的脸上,这巴掌力道可不轻打的他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再次倒在地上,齐哥指着几人有点恨铁不成钢,“瞅瞅,瞅瞅你们都他妈什么德行,几个人被一个人打成这个德行,都他妈的废物!”

    “齐哥,那小子他妈会功夫,我们实在打不过。”角瓜男端着下巴走了过来,丝袜小妹已经用纱布给他包扎了脑门子,但还是满面鲜血。

    “会你妈功夫会功夫,看你们一个个都他妈什么德行。”齐晓春插着腰四处看了两眼,“人呢?”

    “人走了,八哥让他晚上来。”角瓜男不敢靠的太近。

    眼前这个胖子是八秃子手底下金牌打手,放眼整个林县也没人敢惹,曾经还因为打死人入狱,后来不知道怎么活动的没坐几年牢就出来了。

    “八哥让他走了?”齐哥怒火横生。

    “是小玲子说的,我们那会被打晕了,小玲子给八哥打的电话。”被吓尿的胖子凑了上来,就他聪明没冲在前边身上没伤。

    “齐哥,我们不让走也拦不住,强子没说谎,那个人真的很厉害。”年轻小妹解释道。

    齐哥皱了皱眉,扫了眼身后的几个人,“都他妈还杵着干什么,该去包扎的去包扎,其他人去街上给我找,就算掘地三尺也点把人给我找出来!”

    几个年轻人哪儿敢怠慢,蔫蔫的走开了,齐哥插着腰在院子里扫了两眼,继续向两个小妹询问情况,在这两个小妹的塑造下,周江河简直和神明画上了等号,简直就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这时,周江河和黄琴来到了城北四中前边的一个小胡同,找了一家家常菜,两人点了两个菜,酸菜粉,还有个肘子肉拌蒜。

    “江河,多吃点。”黄琴给周江河夹菜。

    “你也多吃点。”

    周江河点了点头,专心对付着饭菜,打几个流氓和打刘重九感觉就是不一样儿,放开手脚的感觉很惬意,现在他才知道折枝拳的真正威力。

    他还有点意犹未尽,要不是考虑打死人,折枝拳的威力应该更强,而他现在才只是炼体期巅峰,成为真正的修者实力会突飞猛进,用足力气一拳打死一个普通人绝对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他心里更期待了,比赚到很多钱还要期待……

    “江河,晚上你还一个人去?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人,会不会太危险了。”黄琴没心思吃饭,满脑子都是怎么把李大有救回来。

    “总要有人去的,难不成我还能让你去?”周江河向黄琴投了个放心的眼神儿,“婶儿,一会找个旅店,你在旅店等我,今天我一定把大有叔给你带回来。”

    黄琴不是那种四六不懂的女人,知道自己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给周江河添麻烦,“那你一定要小心,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大不了让你大有叔坐两年牢,谁让他赌博,怪不得别人。”

    “嗯。”

    周江河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吃完饭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周江河就在附近给黄琴找了个不起眼的旅店住了下来,他到是不担心黄琴的安危,八秃子这些人不认识黄琴,就算认识也不见得会为难一个农村妇女,除非被逼到份上才有可能。

    周江河安排完黄琴就离开了,看了眼手机,时间还算早刚刚六点,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些时间,刚好天色还没暗下来,他没什么事儿向远处的农贸市场走去。

    林县的农贸市场很大,里边汇聚着杂七杂八各行各业,卖农资的,卖菜的,开饭店的,卖药的,还有五金商店,这市场就是个大杂烩,卖什么的都有,唯独没有混混。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