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七十二章:炫贫为耻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七十二章:炫贫为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了事儿我来承担。”周江河很严肃的说道。

    “不行不行,周主任这事儿你就别想了,这不是谁承担不承担的问题,你一个人承担不起我一个人也承担不起,我们加一起也承担不起这份责任!”王辉再次摇头,他感觉眼前这小子疯了。

    这么个疯子是怎么当上的村主任?

    怪不得金泉村的人穷成这个屌样儿,有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主任要是能富裕起来那才叫奇怪!

    周江河早就料到王辉会直接拒绝,因为他很清楚这事儿有多大,要不是为了孩子们的教室,打死他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王工。”

    王辉刚要扭头走,周江河喊住了他。

    “周主任,我都和您说的很清楚了,这行不通,你想给孩子们修建教室这份心我理解……”

    “王工,村里电线杆多少米间隔一根?”周江河眯起了眼睛,脸上的笑意全无。

    王辉身体不自然的颤了一下,表情也有点不太自然,“五十米一根。”

    “规定是五十米一根?”

    “是。”

    王辉脑门上开始冒汗,他埋下的电线杆很多都是五十二三米一根,而上报的是五十米一根,其中的那点猫腻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一根差一两米,几十根几百根几千根几万根,省下的电线杆可不少,这些都是钱,而且还不是小数字。

    “王工的间距是多少?”周江河眯着眼睛问道。

    “周主任,我……我可能测量出了错……”王辉后背直冒冷汗,腿也开始打颤。

    “测量错了每一根都能出错?”周江河开始咄咄逼人。

    “周主任,这,这,我同意变压器的事儿,我这个事儿你能不能别说出去……”王辉马上变了口风。

    他知道这事儿一旦周江河说出去他的麻烦可远远不止这点,因为错间距不止金泉村,隔壁村子也有,前边几个村子也有……

    一看王辉吓得哆嗦,周江河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儿肯定是成了,“王工,那我还有个请求,我们修理教室的钱可能还不太够,要不这剩下电线杆的钱……”

    王辉是个聪明人岂能不明白周江河什么意思,话刚一点马上就明白了,“周主任,你放心,这些钱我都拿出来,我保证一分不多拿……”

    周江河很满意,来到他身边儿贴在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能行?”

    “能行能行,明天一早肯定给您送来。”王辉再次应道。

    “明天见!”

    笑了笑,周江河举步向远处走去,走的远了他长长吸了口气,后背上同样冒出了冷汗,这是一次赌博,幸运的是他赌赢了……

    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

    他现在完全顾不上想那么多,最近这些天村里的风越来越大,天气更是变化无常,孩子们的教室已经不能一拖再拖!

    村里没人知道周江河做了大事,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有了长电意味着家里可以点上电灯泡,再也不用担心晚上没电用了。

    “周江河,你笑什么?”秦筱京骑着摩托车碰到了周江河。

    “没笑什么。”周江河打量她两眼,问道:“筱京姐做什么去?”

    “村头的字不清晰了,我去描描。”秦筱京叹了口气说道:“县里还是没动静,孩子们的教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很快就能解决。”周江河说道。说完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

    果然,听他说完秦筱京皱了皱黛眉,“你有办法?”

    “没办法。我就随口一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是吗?”周江河说道。

    “我还以为你有办法……”白欢喜几秒钟,秦筱京白了他一眼。

    看着秦筱京骑摩托车回去,周江河无奈的笑了笑,曾经的天成女神,要是有人看到她骑着摩托车在村里穿梭,手里还拿着一桶漆不知该作何感想。

    给她拍一张照片送到天成大学,操场上肯定会掉一地下巴……

    周江河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要拐弯时发现井屋子旁边围了不少人,大家吵吵嚷嚷不知道在争执着什么,站在人群中心的是赌徒刘重九,二麻子,张猛也在其中,大喇叭等人则站在外边,看上去好像也有点不高兴。

    怎么回事儿……

    周江河默默说了一句向井屋子走去。

    “江河,你可来了,出事了。”看到周江河过来,大喇叭黄桂香急忙走了过来。

    周江河的心咯噔一下,“出什么事了?”

    “秦主任,是秦主任她……”黄桂香咽了口口水,“她……”

    “她怎么了?”周江河沉声问道。

    “江河你自己看,这是她刚刚写的。”黄桂香指着井屋子墙壁。

    周江河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井屋墙壁上多出来几个大字,这一看他马上皱起了眉头。

    “这秦主任是什么意思,这是瞧不起谁啊,以谦为荣,以贫为耻。她这是变着法的骂我们啊。”张猛大声说道。

    “就是,这是压根没把我们当人看,她算个什么东西,没有我们农民她吃的什么?有什么资格骂我们!”二奎愤愤的喊了两声,怂恿道:“大家都别在这儿站着,咱们一起去村部找她讨个说法,在这样儿咱们就联名去镇里,咱们不用这样的村主任!”

    “走走走,大家一起走。”刘重九也跟着喊道。

    “你们不用去村部,我就在这儿呢。”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身后传来,秦筱京在人群里挤了出来。

    “姓秦的你什么意思?你是在瞧不起我们吗?”刘重九大声问道。

    “姓秦的,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什么叫以贫为耻?你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富人?你不是吃我们农民粮食长大的?”

    “他妈的什么玩意这是,自己还以为有多高的文化,瞧不起农民你来这里干什么?卖骚啊?”二奎哼哼两声。显然还是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秦筱京俏脸冰冷,被这些人围攻一时间也对不上话,“你们……”

    “我们怎么的?我们没瞧不起农民。我是农民我们骄傲!”刘重九哼了一声,“姓秦的,我跟你说,别以为你是村里的村主任就什么都你说的算,你要是不行就赶紧滚蛋让位置,还真以为金泉村的老百姓好欺负了是怎么的?”

    “就是,今天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张猛冷笑道。

    “她解释什么?”

    清脆的声音自人群后边响起,听到声音众人的目光同时向后边看去,周江河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微笑着看着众人,“大家都先别急,这事儿不能怪秦主任,是我让她写的……”

    闻言,众人对视一眼,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儿,周江河什么时候都可以让村主任替他做事情了,他算的哪根葱……

    不止是这些人,就连秦筱京都没想到,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想要说话却发现他在使眼色摇头。

    “周江河,那你是什么意思?你瞧不起我们农村人?那你是什么?你很有钱?”刘重九马上将矛头转移到周江河身上。

    “重九大哥你误会了,大家都误会了,先听我解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尽管说出来,要是我错了我给大家道歉……”周江河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先别冲动。

    “操,我看你今天能说出花来,你要是不说明白,咱们这些人马上就去镇里找镇长书记!”二奎冷笑道。

    他已经握紧了拳头,相比去镇里告状,他更希望眼前这些人一拥而上打死周江河,这样一来,前几天那口恶气也就出了。

    “快特么说,在这儿墨迹啥,要是没啥说的编不出来就赶紧滚!”张猛叼着一根三塔抽的津津有味。

    “你说完了?”

    周江河脸色突变,深邃的双目迸射出一抹寒光,被他盯着,张猛吓得一哆嗦赶紧闭上嘴巴,只是被周江河扫了一眼,他的后背已经布满了汗珠子……

    他的眼神儿怎么回事儿……

    张猛到吸了口冷气,他感觉被周江河盯上的一瞬间,身体仿佛一下子掉进了万年冰窟,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要被冻的枯竭了一样儿……

    “猛子,你哆嗦什么?”二奎诧异的问道。

    “冷。”张猛哆嗦着说道:“他的眼神冷。”

    “眼神儿冷?”

    二奎想了想明白了,狠狠踢了张猛一脚,“特么白费,一个眼神儿还能吓死你?”

    “不是……”

    “不是个鸡‘巴’”

    二奎骂了他一句,“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知道不?”

    “知,知道。”张猛哆嗦着回了一句。

    这下他也不敢看周江河的眼睛了,还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看上去有点吓破胆了。

    “各位大哥大姐,秦主任写的这八个字确实是我让她写的,我刚刚和她说她可能没听清楚,其实我不是让她这么写,没想到还让大家误会了。”周江河看了眼站在远处的李大有,“大有叔,刷子给我。”

    “来喽。”

    李大有马上应了一声,大家让出来一条路,他拎着漆桶钻了进来将刷子递了过来。

    周江河接过刷子,回过头看着写在墙壁上的八个大字,这八个大字不能全改,找到第二句第一个字,下一刻刷子便是按在了墙壁上,手腕拧了几下,一个新的大字就出来了……

    “炫贫为耻……”

    众人同时张开了嘴,默默念着墙壁上的字,念完了,心头的脾气马上就消下了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