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六十八章:与那曹贼何异?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六十八章:与那曹贼何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幸运的是他担心的事儿并没有发生,风力发电的电量可以带动电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花,经过周江河一番调试,电视上很快就出了节目,八三版射雕英雄传刚好开始!

    “握草,快看,快看,飞起来了。”

    “你妈了个逼的这还是人嘛,这什么电视……”

    “江河,快挑挑,咱们看会新闻联播……”

    一声声惊呼声在院子里不断响起,周江河很耐心的给大家寻找想看的,但众口难调,李大有王三子等人喜欢看射雕英雄传,而老支书这些人则喜欢看新闻联播!

    没办法王三子这些人只能遵从老支书这些人的意愿看新闻联播,因为,老支书这些人已经上了年纪,在他们眼里喜欢武侠片打打杀杀那就是不务正业,哪有心怀天下知天下来的实在!

    “这是我们村第一台电视。”见秦筱京一脸错愕,周江河微笑着给她解释。

    秦筱京更诧异了,“大家平时都是怎么过的?”

    “农村不像城里没有那么丰富的夜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黑了就该睡觉了。”周江河解释道。

    秦筱京刚刚来村子,金泉村的情况她肯定不了解,可能知道一些情况但绝对不是全部,金泉村的困苦也不是她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能想象到的……

    “你是开了先河?”秦筱京笑着问道。

    周江河耸了耸肩膀,“差不多。”

    “你的计划我看了。”秦筱京说道。

    周江河微笑着问道:“能行得通?”

    “可行!”秦筱京沉吟片刻说道:“但风险太大,期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中途一旦出了问题会非常麻烦……”

    “说的具体一点。”周江河坐下来很认真的等秦筱京提出问题。

    这个女人可不是花瓶,她的能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在,听她解释一番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秦筱京接过李大有递过来的小板凳坐在了周江河旁边儿,周江河坐在她对面,好像怕周江河有什么坏心思偷看她的裙底,先压了压裙底,然后说道:“在哪个位置开始说?”

    “从头开始吧!”周江河说道。

    秦筱京点点头,“首先是前期投入问题,我看了你的计划,一共接近一千亩仅仅投入三十万,三十万最多只够树苗的钱,平整土地,施肥上药,人工费用呢?这些钱在什么地方出?”

    “施肥上药我可以想办法。”周江河说道。拥有神农天瓶,施肥上药不是问题,种植水稻已经得到了验证。

    他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即便他说出来秦筱京肯定不会信,弄不好还会把他当成神经病一样儿看待这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关于神农天瓶的事他不会说给任何人,别说是秦筱京就算是周喊水和白柳他也不会说,因为这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用钱?”秦筱京微笑着问道。

    “村里的牛粪羊粪很多,这些天然肥料那些复合肥专用肥差!”周江河说道。

    听周江河这么一说,秦筱京默默点头,这确实是办法,她也见到过,但牛羊粪能不能上桑树,她不是专业的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既然周江河能说出来,而且还做了详细的计划,想来这个问题一定不是问题,肯定是能行得通的……

    “人工呢?”秦筱京接着问道。

    周江河指了指坐在院子的乡亲,“都在这儿,还有没来的。”

    “我说的不是这些,是机械化!”秦筱京说道。

    “机械化?”周江河摇头。

    这下秦筱京有些傻了,像是看怪物一样儿看着他,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你不会是想一千亩地全部靠着人工去挖掘吧?”

    周江河早就料到秦筱京是这副表情,指了指院子前边儿,“你去水渠看了吗?”

    秦筱京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点了点头,“和水渠有关系?”

    笑了笑,周江河开始给秦筱京讲述一个月以前挖水渠的事儿,得知水渠完全是人工挖掘,秦筱京俏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农村人吃苦耐劳有的是力气,只要给他们希望,再苦再累都能吃的下。”周江河说的很认真。

    他了解金泉村的这些老少爷们,平时一个个懒的屁股眼子生蛆,但要是加上劲儿一般人还真的整不过,李大有就是典型的例子,他没回来之前这家伙几个月都不洗脚,现在整个就换了个人,口口声声喊着自己是先进分子。

    虽然周江河不知道这家伙洗个脚算什么先进,但至少这家伙知道讲究个人卫生也是在进步也是好的现象。

    秦筱京默默点头,继续说道:“第一阶段可以人工解决,第二阶段又怎么解决?”

    “据我所知,蚕的价格也不低,一千亩桑树林投资绝对不比前期少,而且养蚕不是光靠人工就可以解决的,各项投资都不是小数目。”秦筱京再次指出了问题。

    “筱京姐,你现在是我们金泉村的人?”周江河丢出一个让秦筱京迷茫的问题。

    “我是新任的村主任,你说呢?”秦筱京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如果我们的桑树林种植起来,可不可以申请一些扶农贷款?”周江河眯着眼睛说道:“你这个村主任这事儿应该能办吧?”

    “这……”

    秦筱京诧异的看着他,“扶农贷款的确有,但扶农贷款不一定包括种桑养蚕,到时银行一旦不给贷款,这些钱去什么地方弄?”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种植五谷杂粮是种田,种植桑树就不是了?”周江河无比严肃的说道:“我打听过,我们永宁镇没有任何一个村子种植过桑树,我们这是新型项目也是新方向,政府机关应该更支持我们才对。”

    秦筱京犹豫了一小会,“你这是拿着全村人的时间在赌,成功了固然是好,一旦失败了怎么办?你怎么和村里人交代?”

    “我不会失败!”

    周江河无比干脆的说道:“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只有成功,如果这点小事儿也做不好,这里的老百姓和这里的孩子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秦筱京注视着他的眼睛,能清晰感觉到周江河身上散出来的自信,他那双眼睛深邃有神儿,那股子锐利狠劲儿她从来没见过。

    虽然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一切都没开始,但秦筱京看他时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成功,那双眼睛似乎写着成功一样儿。

    “如果我们把脚步放慢一些,我听喊水叔说你们的水稻收入很不错,可以打下基础在进行下一步不是更稳定吗?”秦筱京说道。

    “是个办法,但太慢了!”周江河摇摇头不赞成秦筱京的说道。

    秦筱京的说法确实没错,稳扎稳打确实是好事儿,可这么下去金泉村十年八年也不一定能有多大出息,而且,这十年八载没人能预测发生什么事儿。

    见周江河表情无比严肃,秦筱京看向了电视,周江河这根本就不是和她商量,而是在告诉她,到了第二阶段的时候她这个村主任要去想办法贷款,至于所谓的计划书,其实就是走个形式做做样子罢了。

    “什么时候开始?”看了一会电视,秦筱京突然问道。

    “八月底!”周江河说道。

    “还有一个月?”秦筱京皱了皱眉,说道:“我们这个地区八月份不适合植树吧?”

    “金泉村适合!”

    “……”

    秦筱京干脆就不说话了,她发现眼前这个家伙有点毛病,地区难道不包括金泉村?

    两人坐在小板凳上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一小会儿,周喊水拿着遥控器换台,射雕英雄传刚结束康熙王朝就来了,这下大家来了兴致,虽然依旧晚上九点半,有的人已经开始忍不住打哈欠,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电视这玩意实在是太好了,这玩意就是宝贝……

    见周喊水板着脸,周江河悄悄拉了拉他的胳膊,大家伙好不容易看到电视就让大家看看,这个时候板着脸有点说不过去,人家能来也是给面子。

    “都看了三个多小时了,人不累电视还不累?”周喊水叼着毛毛草好个不爽。

    “大家也不常来……”周江河微笑着说道。

    “有了电视还不天天来,你没摸电视屁股,烫手的很。”周喊水说着就要拔电源,要告诉大家没电这个噩耗。

    “烧不坏!”周江河连忙按住这老汉的手。

    “烧不坏?”周喊水有点不太愿意相信。

    “烧不坏!”

    “烧坏了我打断你腿!”

    “……”

    周江河脑门上冒出来黑线,来到外边和大家说话,不知道是李大有还是王三子不知死活,周喊水都要打人了竟然还有心思让给沏壶茶……

    其实大家都知道周喊水是个小心眼,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在怎么小心眼也比白老锤和杨老万强一些,不管怎么说这些年也给大家做出不少贡献。

    又坐了几个小时,院子里的蚊子多了起来,自从水渠引进村子,村里能听到青蛙叫也能听到蚊子满天飞了,有的人实在是熬不住,康熙王朝完事儿大家伙这才散去。

    护送秦筱京是周江河的使命,送秦筱京回到家,周江河慢吞吞的走了回来,忙活了一整天身体疲惫的很,全身骨头都快散了。

    “江河,你回来了。”马二娘像幽灵一样儿出现在了院子门口把周江河着实吓了一跳。

    看到马二娘,周江河马上明白什么意思,“二娘,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拿。”

    “捎回来了?”

    “捎回来了!”

    笑了笑,周江河快步回到院子进了仓房把买好的一箱子绿豆糕拿了出来,为了讨好这个老太太,周江河还特地去了一趟服装一条街花九块钱给她买了一件大花衬衫。

    “江河,你这是干啥?”马二娘诧异的看着他。

    “二娘这些年对我一直不错,以前没赚钱也没给二娘买过东西,现在赚钱了应该的。”周江河将九块钱的花衬衣给了马二娘。

    “你看你这娃子,还真是……那我收下了啊?”马二娘摸了摸裤子兜也没摸出来钱。“江河,你看二娘没带钱,这绿豆糕的钱明天我给你送来,行了噻?”

    “也算我给二娘买的,二娘喜欢吃,吃没了在找我。”周江河笑着说道:“咱现在有钱,这点是小钱,不算事儿。”

    “你看,你看我这都白拿了,这多不好意思了噻……”马二娘突然压低声音,“江河,你是不是有啥事儿让二娘帮你办?”

    周江河笑着点头,压低声音,“二娘应该知道吧?”

    “你说二磊子和白柳子?”马二娘的声音也很低。

    “拜托二娘了。”

    笑了笑,周江河伸手到裤子兜,拿出来五百块钱悄悄的塞到了马二娘的手里,“二娘,办好了以后还有……”

    “你娃子真是阴险……”马二娘笑着白了他一眼,“行了,你的事儿包在二娘身上,保证给你办的利利索索漂漂亮亮……”

    “谢谢二娘。”

    “你娃子回去了噻。”

    看着马二娘抱着一箱子绿豆糕走开,周江河笑着耸了耸肩膀,一箱子绿豆糕就能办的事儿,加上五百块的保险,这马二娘一定把事情能办妥……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五百块还不是他的,而是白老锤的,是白柳在白老锤那儿要出来钱!

    用他的钱,娶他的闺女……

    想一想,周江河有点不厚道的笑了,那表情看上去别提多欠揍!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