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六十六章:周江河有罪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六十六章:周江河有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菁菁校园里的女神就是这幅打扮,全身上下都透着青春气息,纯洁的像绽放的百合花一样儿……

    可是……

    可是……

    周江河打量着眼前如花一样儿姑娘,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那根黑色细细又弯弯曲曲的毛去了哪儿……随风去了嘛?

    这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外表清纯……

    内在却……

    周江河不敢在想了……

    见周江河一脸坏笑,白柳俏脸顿时粉红,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周江河抿着嘴,双膝弯曲双手捧着脸坏笑出声,这下,白柳急了,来到他身边儿抬起脚对着他的屁股作势踢了一下。

    演戏谁不会?

    周江河自然也会,惨叫一声急忙起来向南边儿金沙河跑去,白柳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但不敢喊出声音,怕被村里的人看到……

    青青小河边儿,岸边儿有水草,一轮月牙映照着河面,整条河变成了银色的绸带,唯美的月牙倒挂在河面上……

    河边儿偶尔传来蛐蛐和青蛙的叫声,一处杂草丛摆动的异常剧烈,里边儿有两个人影,周江河躺在柔软发烫的沙土上,深邃的眸子注视着跨坐在自己腰上的姑娘,她双手交叉穿着白色短袖拉了起来,一袭长发在月光中披散开来……

    “好看吗?”白柳的声音和温柔。

    咕咚……

    周江河用力咽下一口口水,“好看……”

    “美吗?”

    “美……”

    “要吗?”

    “要……”

    周江河抬起手臂抱着白柳纤细的腰肢,贴在她耳边小声问道:“为什么换裙子?”

    白柳漂亮的脸蛋娇艳欲滴,贴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方便大灰狼……”

    “我是怪兽……”

    “你是禽兽……”

    “……”

    --------

    时光像偷窃者,窃走了光阴窃走了青春,黑夜渐渐去了,三万六千五百天中的一天又来了,像是在无情的倒计时,在告诉每个可笑的生物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样儿。

    周江河“忙了”了一晚上,清早的阳光已经晒了屁股他才慵懒的睁开眼睛,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石英钟已经上午八点半,屋子里没人,周喊水肯定去了村部。

    “再睡会吧……”

    周江河喃喃的说了一句,再次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可睡醒了又睡不着了,赖在火炕上躺了一会儿只好起床。

    换上一件干净的半袖,简单洗漱了一下他就出了门,没去村部也没去稻田,而是向村部东边走去。

    最近这些天金泉村的天气有些怪,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晴天,自从他回来之后这片天也学会了阴着了,一大早天气就雾沉沉的,天上的白云在不断汇聚,白云越聚越多最后变成了黑色,风倒是没邪门,依然很大,大家都能承受也能接受,因为已经习惯了风沙天气。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整个山弯,声音稚嫩却充满了希望。

    “同学们,我们今天要考试,大家都要认真答题,一个小时以后要收卷子。”王秀才站在讲台上注视着讲台下的小姑娘小小子们,神色严肃,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戒尺正在发卷子。

    周江河来到学校大院,远远的就看到了简陋的教室,没有窗子没有门,看上去更像是比家里牛棚更精致一点的牛棚,他看到了王秀才,王秀才也看到了他,互相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孩子们怎么在这里读书?”等王秀才发完卷子走过来,周江河微笑着问道。

    王秀才是个不好相处的人,知识分子脾气也怪,看上去并不想回答周江河的问题,只是抬起手指了指远处封着门的老教室。

    “不能用了吗?”周江河问道。

    王秀才转过身看了眼正在答卷的孩子,然后又转身回来,“去年就不能用了,你自己过去看。”

    周江河感觉到了王秀才的敌意,也不多说只是笑笑举步向老教室走去,门一打开,门缝里顿时落下了岁月留下的灰尘,呛得他咳嗽了两声。

    等灰尘散去,教室里的情况呈现在他的视线当中,这一看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屋子里一片狼藉,塌腰的房梁用几根大腿粗细的木头柱子顶着,风一吹,里边还传来吱吱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趴架一样儿。

    “怎么会这样儿?”周江河皱起了眉头。

    “风吹日晒,年久失修!”王秀才有点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为什么不修?”周江河再次问道。

    自从回来他还没来过学校两次,学校的情况他不清楚,要不是亲眼看到他都不敢相信。

    “有钱修,没钱拿什么修?”王秀才冷笑。

    “没去教育局申请维修经费?”周江河问道。

    “你去申请?还是我去申请?”王秀才冷笑道:“教室已经一年多不能用了,我找过你父亲几次,没有一次能申请下来……”

    “为什么申请不下来?”周江河有些不解。还有些惭愧。毕竟村主任是他爸。

    “你应该问周主任,不应该问我。”王秀才说道。

    “可孩子们也不能……”

    “也不能在外边上课?”

    王秀才冷笑道:“不在外边上课去什么地方上课?来这里上课?还是有更好的地方?”

    “……”

    被王秀才一顿怼,周江河愣是什么都没说出来,看着破旧的教室,说道:“我想办法,一定让孩子们用上新教室……”

    言毕,周江河大步向外边走去,这时他的眉头锁的很紧,在他的印象里自己的父亲绝对算的上是任劳任怨的好村官,从来没拿过村里一分钱,没占用村里的一点资源,只要有事儿风里雨里也去办……

    教室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这老汉既然知道情况,而且王秀才找了不是一次两次,按理说这老汉应该早就想办法去解决了才是,绝对不至于拖这么久……

    大山里的孩子想要走出去唯一的捷径是学习,教室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你娃子才睡醒?”见周江河来到村部,正在忙活的周喊水歪着嘴问道。

    “有一会了。”

    周江河微笑着和正在写文件的秦筱京打了个招呼,然后拉了拉周喊水的胳膊,“爸你过来,我有点事儿问你。”

    “你娃子没看到我忙着,有什么事儿等我忙完在说。”周喊水瞪了他一眼。

    周江河皱了皱眉头,“爸,我有事儿。”

    见周江河神色不对劲儿,周喊水这才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跟他向外边走去,来到房东经常撒尿没人的地方停下,周喊水看了他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看忙着呢。”

    面对自家老爷子,周江河不绕圈,直接问道:“教室怎么回事儿?”

    “什么教室?”

    “别的还有什么教室,孩子们上学的教室。”

    “不是好好的吗?”

    “和牛棚一样儿也是好好的?”

    “你娃子怎么和你爹说话了噻?审犯人?”

    “你是村主任,教室出了那么大的问题,为什么不解决?”

    周江河紧锁着眉头,心里对这老汉有些失望,他是好父亲好村官,但学校这么大的事儿竟然没当回事儿……

    于是,他将自己看到的和王秀才和他说的详细的和周喊水说了一遍,听他说完,周喊水开始叹气,脸色逐渐沉重起来。

    “谁说他妈老子没找,老子找了不知道多少次,每次不都是等待审批?”周喊水大声骂道:“你爹我当了几年村主任,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金泉村的老老少少……”

    “你娃子知道孩子们上学重要,你是老子培养出来的,老子要是不知道读书重要能培养出来一个大学生?”

    听到周喊水在院子里大声吵嚷,秦筱京放下纸笔走了出来,“周叔,怎么了?”

    “没事儿,这王八犊子要气死我。”周喊水一屁股坐在地上,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别人怎么怀疑我都认,可你娃子怀疑我,你想想你应该嘛……”

    周江河深吸了口气,意识到自己有错态度不对,赶紧上前,“爸,你听我说。”

    “说你妈了隔壁你说,操你妈这些年我一个人养活你我容易嘛我?你他妈怀疑我,我操你吗你个丧良心的东西……”周喊水一甩胳膊直接打开周江河的手,起身快步向村部外边走去。

    “江河,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和喊水叔这么说话……”秦筱京责怪道。

    “……我先回去。”周江河结巴半天,没想到周喊水情绪这么激动。

    “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回去。”秦筱京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和喊水叔说的我都听到了,你怎么能这么问他,我今天看了他的笔记,这些年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儿他都记着,他是一位难得的好村官啊……”

    周江河苦涩的点了点头,“筱京姐,帮我劝劝他……”

    “我不去你自己可以吗?”

    秦筱京白了他一眼,说道:“喊水叔带你不容易,一个人带孩子全部心血都是他一个人付出,对很多事情是敏感的,不该说的话一定不要说……”

    “我知道……”

    周江河重重点头,他不是四六不懂的愣头青,秦筱京说的这些他岂能不明白,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在家,别人的心思他都想到了,唯独忽略了自己的父亲……

    一时间心头五味杂陈,周江河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挽回自己犯下的错误。

    哐!

    咔嚓!

    砰!

    周江河和秦筱京刚来到家门口,屋子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院子大门开着,院子里的牛也被吓得站在了院子外边儿,几声响声过去,屋子里再次传来了哭声……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