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四十章:周江河这个王八蛋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四十章:周江河这个王八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咋办?”白柳紧张的不行。要是被周喊水看到了,可能没什么大事,但面子上一定挂不住。

    周江河看了两眼,小声道:“炕沿下边儿。”

    “喊水叔看见。”

    “来不及了。”

    周江河顾不上多想,连忙拉着白柳下地,让白柳蹲在炕沿下边儿,白柳刚蹲下周喊水已经推开板门进了屋子,一步三晃荡,看上去是喝了不老少。

    “江河哥……”

    “嘘……”

    周江河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寂静的房间里他能听到白柳和自己的心跳声,趁着周喊水还没进屋,他一把扯住了灯绳,用力一拉,咔的一声灯绳被拉断了,用力够干脆,灯没亮。

    “江河。你娃子咋子这么早就睡了?”

    周喊水晃晃荡荡进了屋子,一屁股坐在了炕沿上,和周江河说了句话,周江河没吱声躺在火炕上装睡,他摸了摸墙壁上的灯绳没摸到,骂道:“娘来,灯绳哪儿去来,你娃子咋子睡的这么死来……”

    言毕,周喊水身子倒下,躺在了火炕上,二分钟没到屋子里已经响起打鼾声,声音依然震天。

    听到打鼾声,周江河突然睁开了眼睛,一点点坐了起来伸出手推了推这老汉的大腿,结果啥用没有,睡的那叫一个香。

    确定这老汉睡着了,周江河小心翼翼下了火炕轻轻拍了拍白柳的肩膀,一拉白柳竟然没站起来,吓的已经有些腿软了,试探了几次总算是起来跟着他慢慢的向外边走去。

    吱……

    推开房门,周江河拉着白柳快步出了院子,然后向白柳家跑去,一直来到家门口白柳这才定了定神儿,拍着胸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缓过来,和周江河对视一眼忍不住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害怕又快乐着……

    就像大姑娘,她们很痛苦,她们很快乐,那句话叫痛苦又快乐着……

    目送白柳回家,周江河转身走了回去,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回到家,周喊水的打鼾声让他难以入睡,索性也就不睡了在院子里开始制作风力发电,这东西需要细致的去制作,他是个讲信用的人,既然答应大家就一定制作出来。

    -----

    次日清晨,东方早早的露出了鱼肚白,周江河睡了两个小时就起床向田间走去,种植新的一轮水稻已经快开始了,收拾收拾地好耕种。

    “江河,摩托车咋子没骑出来?”李大有凑凑活活的走了过来。

    “这么远不用骑。”周江河说道。

    “这么远也骑着啊,多拉风来,你不骑给俺骑骑来,俺也想骑摩托来。”李大有一脸期待的说道。

    “大有叔不买?”

    “俺?”

    李大有翻了翻白眼有些不爽,“那个母夜叉不同意俺买,俺拗不过她就不能买来……江河,你改天骑出来让叔骑骑行来?真的太拉风来。”

    “没问题!”

    笑了笑,周江河开始挖地,挖了差不多二亩地已经上午九点了,这时,村里传来了车喇叭声,抬头看去,一辆小轿车和两辆大汽车开了过来,同样也是红色的大东风。

    看到几辆车开了过来,周江河有点愣住了,粮食已经卖给吴子柱了,吴子柱也给了钱,怎么半路又杀了回来……

    “大有叔,咋子回事儿?”

    等李大有探听虚实回来,周江河忍不住问道。

    “不是那个吴老板,好像姓张也是个粮食贩子,二莽子找来的……”李大有指着那边的大汽车说道:“你看,那两个老家伙也过去了,要卖稻子了,俺听说还是高价。”

    “高价?”

    周江河稍皱眉头,问道:“多少?”

    “俺刚听二串子说是一块八毛五……”李大有有些郁闷,“咱们可能卖早了,差了一毛五啊……”

    “真怎么多?”

    周江河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剩下的几户人家真要是一块八毛五卖出去,那他就会成为全村人的罪人,李大有虽然没敢直接说出来,但语气也有点不高兴,他能听出来。

    差一毛五,听上去没多少,但两万斤就差不多差了三千块,三千块对这些贫困的老百姓而言绝对是一笔巨款,没了这些钱,大家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那还说来,二莽子也是这么说的,应该错不了的,不信你过去看看……”李大有嘟着嘴碎碎念,“早知道俺也晚点卖好了,一辆摩托车钱扔进去了……”

    “大有叔,要不我把差价给你补上?”周江河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见周江河不悦,李大有连忙赔笑,“江河你这说的哪里的话,俺又没责怪你的意思,俺就是觉着太可惜了……”

    周江河顿了顿,看了眼远处的大汽车,抡起锄头继续干活,想着自己被吴子柱给涮了,心里好个不是滋味,不过,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得知二莽子找来了新的粮食贩子,价格要比周江河找来的高出来不少,乡亲们来到了杨老万家门口,这时,大汽车正停在他们家门口,一百斤一袋子的水稻正往车上放。

    “老万,多少钱一斤了噻?”刘文斌大声问道。

    “没多少钱了噻,一块八毛五……”杨老万洋声怪调的说道:“比周江河找来那个老板多了一毛五来,卖早了吧?”

    “擦,差了这么多来,早知道俺们也不卖来。”王三子一脸不爽的说道:“俺就怕这事儿,你看怕啥子就来啥子……”

    “三叔,我看事情不一定就是那样来,就算差也不能差这么多来,一毛五呢,是不是中间有人吃回扣了噻。”杨二磊笑着说道:“好几十万斤粮食,吃回扣可不是不少来,要不人家就买摩托车来!”

    听杨二磊这么一说,大家伙马上对视了一眼,感觉杨二磊说的很有道理,这个价格差的确实有点多。

    “二磊子,你是说江河吃我们的回扣?”刘文斌一脸不爽。

    “二大爷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咱没证据的事说出去让人家找上门来咋办?”杨二磊笑着说道:“好在这是第一次,这也是好事,吃一次亏就知道咋子回事了,要不是莽子哥,咱还真的看不清一个人呢。”

    “擦,俺说周江河敢买摩托车还那么嘚瑟,那是拿俺们的钱买的摩托车!”王三子一点着了,愤愤的骂道:“走,咱们去找周江河要钱去,他妈的吃黑心钱,要是不给老子把他摩托给他砸了!”

    “走,咱们都去找周江河问个清楚,这他妈是什么事儿,糊弄我们老百姓来?亏俺们还把他当好人,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啊。”

    “走走走,大家一起去。”

    王三子在前边带头,二十多人浩浩荡荡向周江河家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骂着周江河。

    “三叔,我可啥都没说,你去了可不能乱说来。”杨二磊大声喊道:“你们可别打他,打他给你们讹上,那点卖粮食的钱在搭进去就亏了……”

    杨二磊又喊了两声,看着大家伙都走远了,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往车上送了两袋子水稻便快步回了屋子,简单的洗了洗向周江河家里走去。

    “二磊,你不装粮食干啥去?”杨老万大声喊道。

    “俺去看看热闹,看看他们会不会打死那个王八蛋。”杨二磊笑眯眯的说道。

    “你娃子别没事儿找事……”

    “他们肯定不会打俺来。”

    “那你娃子也少说两句。”

    “俺知道……”

    杨二磊回了一句快步跑了出去。

    二十来号人去了周江河家里,周江河还不知道,这时他正郁闷的坐在田间地头,一想到自己被吴子柱骗了,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自己被骗了就骗了,带着老百姓一起被骗,心里更不是滋味。

    “江河,你娃子咋子还在这里坐着,还不赶紧回家!”老支书蔡邦子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见老支书急匆匆走了过来,周江河愣了愣,抖了抖身上的土,“老支书,咋子了?”

    “还能咋的来,王三子和老七他们去你家闹事来!”老支书沉声说道。

    “去我家闹事儿?”

    周江河愣住了,“闹啥事儿?”

    老支书深吸了口气,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听完,周江河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拎着锄头大步向家里走去,这时,老支书喊住了他,他停住脚步,“老支书怎么了?”

    老支书迟疑了片刻,来到他身边儿避开一边的李大有,“你娃子和我说实话,你到底吃没吃回扣?”

    周江河眯起了眼睛,笑着问道:“老支书也觉着我吃回扣了?”

    被周江河盯着看,老支书神色不自然,“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自己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你还问这样的问题?

    周江河心头冷笑,这个老支书年轻的时候就是顺风草,周喊水和他说过……

    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儿,但他嘴上却不能说出来,不管怎么说这老支书也六十多岁了,和他一般见识不免会被人笑话。

    周江河不做过多解释,加快步伐向家里走去,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不少乡亲,大家看他的眼神儿有点不对劲儿,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去家里讨要说法来了。

    周江河来到家门口,院里院外已经站满了人,体格健壮的王老七和王三子站在最前边儿,杨国忠黄药师也在其中,大家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周喊水,你说我们这些老百姓容易吗?你们爷俩干的这是啥子事儿来?”王三子看着坐在门口小板凳上的周喊水大声质问道。

    以前还叫一声主任或者喊水哥,现在直接直呼其名,那样子看上去仿佛要大干一场。

    周喊水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源源不断进来的乡亲们,嘴巴又歪了,叼着毛毛草,“干啥子?干啥子来?吵吵啥子,有啥子事情不会说,吃枪药来?”

    “我吃个毛。周喊水你说说你们爷们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好歹我们这些人信任你们爷们,你们说东我们绝不往西,可你们爷们竟然吃我们这些老少爷们的辛苦钱,你说,你们爷们还是不是人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