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致富从种田开始TXT下载 > 致富从种田开始目录 > 第九章:水到渠成
致富从种田开始 第九章:水到渠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切准备就绪,周来福拿过铁锹将挡在前边的最后一块土地挖开,刚一挖开湍急的河水迅速冲进水坑直接将变成喇叭的大水桶灌满,也在同一时刻,插在水桶上的水管被冲击力迅速冲开,这景象看上去很特别,就像“裤裆”里边那点事儿很相似……

    哗啦……

    二十米以外,一条水柱顺着水管的口子喷射而出,一喷四米多高十分强劲,站在旁边的人看傻了眼。

    “来福,你娃子真的厉害的很来,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啥子都会来。”老支书蔡邦子大声称赞。

    “来福,三哥谁都不服,俺就服你,挖不动咱浇水不就挖的动来……”周奔竖竖起了大拇指,“看来俺们这水渠是真的有希望来,俺们跟着你真的能吃饱喝饱来……”

    “大学娃子,俺们都想不到的事儿,你娃子都能想到,俺们佩服死你来。”又有人跟着说道。

    “来福。俺是真的佩服你来,俺现在后悔的很,俺要是多读几天书说不定也能和你娃子一样来。”王三子给周来福竖起了大拇指,“怪不得白柳子稀罕你来,俺要是个娘们,俺也稀罕你来……”

    哈哈……

    一阵笑声响彻河滩,笑着笑着突然听了下来,空气瞬间凝固,只见站在一边的杨老万神色阴沉如水,目光第一时间在白柳和周来福身上扫过。

    “老万,俺俺,俺说错来。”王三子十分尴尬。

    “有张嘴胡咧咧,啥子屁都敢放!”

    周喊水狠狠瞪了王三子一眼,“俺娃子想到了好办法,都别愣着来,都回去拿水管浇地开挖来。”

    周喊水出来打圆场,王三子等人蔫蔫的走了,走出去几步又听到噗嗤一声,不知道是谁又忍不住笑出声了。

    这一笑不打紧,气氛再度变的紧张起来,杨老万脸上挂不住火,扫了白柳和周来福一眼摔掉铁锹直接走人。

    “老万,干啥子去来……”周喊水歪着脖子抬着手挡着阳光,“你看你来,王三子开玩笑来,你干啥子来……”

    “俺他娘不干了,爱谁挖谁挖!”

    杨老万一甩帽子,停住了脚步,“柳子,你爹收了俺家的彩礼,你就是俺们老杨家的媳妇,咋子?你打俺的脸来?”

    白柳俏脸惨白,“俺,没有……”

    “你丫头没有来?咋子回事儿俺看不出来?”杨老万黑着脸说道:“俺去找你爹,让你爹给俺一个说法,这他妈的叫啥子事儿嘛!”

    言毕,杨老万弯着腰气鼓鼓的走开,白柳子稍稍停顿了一小会儿,“来福哥,俺先回去……”

    “要不俺和你回去?”周来福有点担心。

    “不是那么回事。”白柳转了眼圈,眼眶里都是眼泪,转过头快步向村里走了回去。

    “你娃子去了能干啥子,解决不了问题来。”周喊水蹲在地上卷上一根老旱烟,“娘来,王三子这狗日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欠揍的来。”

    看着白柳走开,周来福无奈的摇头,只好把这事儿放在一边儿开始干活,心头多少有些担心,不过,他也赞成周喊水的说法,这事儿他确实帮不上啥忙,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

    时间过的很快,有了周来福的小发明,坚硬的黄土地不在是问题,几天活儿下来,水渠已经初具规模,周来福按照计划开始扩宽水渠宽度,他原本打算给水渠面儿抹上一层水泥能保证水渠长久使用,但条件有限,暂时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来福,俺们这水渠就这么成来?”李大有蹲在水渠边儿,看着已经通过来的水问道。

    “成来。”

    周来福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大有叔有啥子感想?”

    “当然有来!”李大有一脸得意,“俺们之前没水喝那都怪俺们自己,懒不富,靠着这双手才能发财致富来……”

    “大有叔觉悟提高来。”周来福笑着说道。

    “那当然来,俺每天和大学生在一起,觉悟当然高来。”李大有将烟蒂丢在地上,拎着铁锹继续干活,“俺们这水渠修完来,接下来要干啥子来?”

    “开荒,种水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来。”周来福站在水渠边上眺望整个金泉村心中充满期待。

    “那以后俺们是不是有有水有粮还有钱花来?”李大有满是期待的说道:“俺前段时间去乡里,乡里的王秃子都骑上摩托车来,看上去真的威风得很,俺有钱也要买一台骑上来……”

    “王副乡长来?”周来福笑着问道。

    “就是他来,那家伙挺着将军肚,现在牛逼的很来,已经熬成正的来。”李大有骂骂咧咧,“几年前他毛都不是,你瞧瞧这才几年就成有钱人来……”

    周来福笑着点头,拎着铁锹继续干活,“只要大有叔好好干活,过年这个时候俺也能让你骑上摩托,比他那个还好来。”

    李大有眼冒精光,“真的来?”

    “俺骗过人来?”

    周来福微笑着说道:“俺说修水渠现在不是成来?”

    “嘿嘿,俺相信你娃子肯定能成,以后你娃说干啥,俺都冲在前边儿。”李大有又挖了几铲子,“来福,这两天俺都没看到白柳子,咋子了,是不是出啥子事情来?”

    提起白柳,周来福摇了摇头,自从前两天在山上发生不愉快,他还没见到白柳,心里多少也有些担忧。

    “别人看不出来,俺看的出来,白柳子就是稀罕你娃子,就是白老锤这老东西坑人的很来。”李大有骂道:“俺要是他爹,俺就把他腿给他砸断插到腚去,啥子玩意来,卖闺女来,他该天杀来!”

    “干活来。”

    周来福弯着腰继续干活。

    “来福,俺知道你娃子不方便去,要不俺让你婶儿去瞧瞧来,你有啥子话要捎给白柳子不,俺保证原话给你带到。”李大有四处看了两眼,“要俺看啊,实在不行你娃就带着白柳子远走高飞,生米煮成熟饭两三年抱着娃子回来,白老锤老缺德就是不同意也点同意来……”

    “没啥子话要带的,赶紧挖。”周来福催促道。

    “唉……”

    李大有长叹,“俺知道你娃考虑的多,但这事咱可不能就这么挺着……俺听说老万那天去找白老锤,催着白老锤马上完成白柳子和二磊子的婚事来,还找马二婶子看了黄道吉日,恐怕就是这几天来,人啊,一错过那就是一辈子来……”

    “干活!”

    周来福绷着脸,恶狠狠的扫了李大有一眼。

    “干活干活……”李大有连忙点头。

    住在一个村子这么多年,李大有知道周来福啥脾气,抡铁锹的动作就能看出他心情咋样儿,平时都是不急不慢用力也没那么猛,听他说完,用力明显比先前猛的多,像是在发泄,表情也有点不太对劲儿。

    下午五点。

    天边仅剩下一缕夕阳,金泉村几十户人齐齐聚到村边儿,周来福和周喊水还有几个汉子拿着铁锹挖开仅剩下的三四米黄土,刚一挖开,掺杂着黄沙的金沙河水瞬间冲进之前留下的大水坑……

    “有水来,俺们有水来。”

    看着汹涌而下的河水,缺水缺怕了的老百姓雀跃欢呼,有个不知死活的汉子要光着膀子跳下去洗澡被周来福一把抓了回来,水渠四五米深,水底暗流汹涌,下去必死无疑!

    “找死来?”周喊水骂道。

    “俺,俺会水。”孙国安翻了翻眼皮。

    “你会个毛,淹死你就不会水来。”

    周喊水叼着毛毛草,站在众人身前,“俺们村的百姓都到来,俺娃子说修水渠俺们就修成来,俺娃子让你们失望来?”

    “主任来,来福娃子可比你老汉有出息多来。”王三子嘿嘿笑着,“你老汉当了好几年村主任来,啥子贡献没有,完犊子货来。”

    “三子,你他娘的在乱说,俺就抽死你个王八犊子!”老支书蔡邦子狠狠瞪了王三子一眼,知道这家伙狗嘴吐不出象牙,惹事儿比谁都能耐。

    “嘿嘿,俺不乱说来,要是给某些人气出脑血栓咋子办来。”王三子扫了站在一边儿一言不发的杨老万一眼,笑出来的模样儿无比欠揍。

    “老三说的没错,来福就是比你周喊水强得多,俺们以后在用水就那么那么费力气来。”李志安给周来福竖起了大拇指,“俺是真佩服你娃子。”

    被一大堆人夸赞,周来福有点不好意思,“俺只是带头修的水渠,真正有能力的还是俺们的乡亲们,没有你们俺一个人也修不成来,功劳不是俺一个人的,是俺们全村老百姓的……”

    哗啦啦……

    周来福的话一落下,乡亲们开始鼓掌,这娃子不但有文化,说话也中听,听着让人舒服!

    “你们都瞧瞧俺娃,瞧瞧来。”周喊水一边鼓掌一边大声嚷嚷,嘴里的烟头熏的眼珠子只流眼泪。

    周来福单手平伸出去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俺还有几句话想和大家说,俺们村水电路一直都是问题,俺一直都在强调这几件事儿,现在俺们水已经有了,虽然这水不能饮用,但这困难俺们早晚都能改变,俺向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儿保证,一年内让你们吃上放心的饮用水,让你们家家亮起灯!”

    “好!”

    周喊水大喝一声开始鼓掌,一看李大有在一边站着,他狠狠踢了李大有的屁股,李大有疼的一咧嘴,马上也跟着鼓掌。

    “来福,俺们知道你肯定不是在说假话骗俺们,你娃子还有啥子要说的来,都给俺们说说来。”掌声落下,老支书蔡邦子大声问道。

    听老支书问起来,大家马上安静,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周来福的身上,周来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严肃很多,“谢谢各位抬爱,俺知道大家都是给俺爹面子才听俺的。既然大家都想听俺说,那俺就说说俺的计划……”

    “刚刚俺说到俺们村缺水缺电,路也是大问题。但真正困扰俺们的是风是沙是粮食,俺们第一项要做的事情就是种植中期水稻,争取秋天能有个好收成,俺回来之前看了一篇报纸,今年水稻的价格会突破新高,把握这次机会,俺们就有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