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第208章送螃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云回到饭桌前,刚要端起饭碗吃饭,又陆陆续续有人来找她。

    这些不速之客全都是以前纺织一厂的街坊邻居,他们来的目的也是想买楚帆的那个工作岗位。

    楚云全都拒绝,说那个岗位她已经有了安排,那些曾经的街坊邻居只得悻悻离去。

    因为不断有人来买楚帆的工作,这顿晚饭楚云根本就没吃好,到点了还得去上夜校。

    还好有空间,在路上从空间里买了一个面包对付了一餐。

    今天晚上不是陆明轩的课,由楚帆来接她放学。

    楚云从学校出来,看见楚帆和余建民站在一起。

    余建民的身边还站着个漂亮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挽着余建民的胳膊,这个举动在这个年代是非常出格的,不过现在是夜晚,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那个女孩子楚云认得,就是上次去余副厂长家送端午节的节礼时看见的余建民的女朋友温红。

    她心中有些疑惑,楚帆怎么会和余建民混在了一起。

    不过她只和自家弟弟打招呼,并没有理余建民。

    她虽然和余家走动,那是因为余副厂长对她姐弟好,和余建民没关系,而且两人也没交集。

    就算她不主动搭理余建民,余副厂长也不会计较的。

    楚帆瞟了余建民一眼,迎了上来,和楚云一起回家。

    温红扯了扯余建民的衣服,余建民这才叫道:“楚云。”

    楚云停下脚步,扭头向他看去:“找我有事吗?”

    余建民的目光在她和楚帆身上打了个转,最后落在她身上:“小帆有出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铁路系统,他……他那份工作能让给我女朋友吗?”

    楚云听了这话,立刻获取了不少重要信息。

    余建民谈的这个女朋友,余副厂长夫妻两个是不接受的,不然不会不给他女朋友安排工作。

    虽然这个年代的工作岗位很紧俏,普通干部很难把自家人往厂里安排。

    可是处在领导最高层的余副厂长还是有能力给未来儿媳安排一份工作的。

    这是余副厂长不给安排,所以余建民找上她了?

    就不知至少三百块钱的买工作的钱余建民准备好了没。

    应该没准备吧,他刚才说的是“让”,而不是“买”。

    余建民见楚云看着他不说话,尬笑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该不会让你把你弟的工作转让给我女朋友你舍不得吧。”

    温红在一旁帮腔道:“余叔叔对你姐弟有恩,你要是连份工作都舍不得转让你也太忘恩负义了。”

    楚帆年纪小,血气方刚,余建民和他女朋友一唱一和惹怒了他:“你只提余叔叔对我姐弟有恩,怎么不提我爸对余叔叔有救命之恩呢?”

    温红翻着白眼道:“你爸虽然对余叔叔有救命之恩,但他当时并不是刻意去救余叔叔,哪像余叔叔对你姐弟三个是刻意帮助。”

    楚帆还要跟她争吵,被楚云拉住了:,对余建民和他女朋友道:“实在对不起,那份工作我早就已经答应给别人了。

    你们如果心中不满,尽管去余叔叔面前告我的状好了。”说罢,带着楚帆走了。

    她是不怕余建民向余副厂长告状的,如果余副厂长被余建民挑拨的对她姐弟俩有看法,那就不来往好了。

    她生性如此,合则来,不合则去,从不勉强自己。

    温红看着她的背影气得低声咒骂了一阵,板着脸问余建民:“我的工作怎么办?”

    余建民很是头痛的长叹了口气:“你有没有工作我都会娶你的,以后我养你。”

    温红冷笑:“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你不给我安排工作,那就等着分手吧。”说罢,怒气冲冲的走了。

    余建民赶紧追上去哄她。

    姐弟俩迎着早秋的习习晚风往家走。

    楚帆愤愤不平地告诉楚云,刚才余建民和他女朋友纠缠了他好久,想要他把工作免费让给他们,他没答应,他们又来纠缠她。

    楚云拍了拍他的胳膊:“又没纠缠上,没什么好生气的。”

    “可是建民哥的女朋友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那就当她放屁好了。”

    楚帆满肚子的气,突然听到姐姐这么说,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责:“对哦,我和一个用嘴放屁的人计较个什么。”

    又问:“姐,你把我那份工作答应谁了,我怎么不知道?”

    “没答应谁,不过我已经有安排,那就是给大军,你愿不愿意?”

    就在楚帆考上铁路系统那天起,楚云就想着他纺织一厂的那份工作该怎么安排。

    卖掉?哪怕别人出五百块钱她也不希罕。

    她现在是好几家报社的特约约稿人,每个月稿费好几百,五百块钱她两个月就能挣到。

    送人?

    那就只能送给大军,因为他们一家对她和楚月恩情最重。

    楚帆听姐姐和妹妹说过大军妈对她们的帮助,再加上他并不在乎那份工作给谁,所以楚云问他,他立刻点头答应了:“愿意,怎么不愿意。”

    楚云以为昨天就把那些想买楚帆工作的老街坊邻居全都打发了,不会再有人找她买工作了。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方阿姨来上班,也提出想买楚帆的工作。

    她想有份工作,在男人和婆家面前腰杆硬。

    方阿姨红着脸期期艾艾对楚云道:“我打算出四百块钱买你弟弟那份工作,不过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我先给两百块钱,其他的钱在一年内还清,你看行吗?”

    一份工作普遍行情三百块钱的转让费,方阿姨却出四百,可见她很想要那份工作。

    楚云只能拒绝她:“这工作我没法卖你,我要送给别人。”

    方阿姨一听这话,一脸的失望,她以为只要她一开口并且开出这么高的价,楚云肯定会答应她。

    这孩子心善,对她多有照顾,可没想到那份工作她早就有安排。

    还有几天就到国庆节了,作为宣传科,这么重大的节日肯定要搞一次爱国主题的宣传活动,所以这几天工作量比平时大。

    上午上完班,楚云去锅炉房拿了饭回家,走出厂子不远,就看见了高飞翔。

    不知怎的,怀疑高飞翔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她,不由得脚步滞了滞。

    高飞翔果然等的就是她,用眼神示意她跟他走。

    楚云略一迟疑,不远不近跟着他,两人先后钻进了不远处的小树林。

    高飞翔见她一脸紧张,笑着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给你送螃蟹。”

    把手里一大网兜螃蟹递给她:“梁子湖的。”

    楚云犹豫着接过那一网兜螃蟹看了看,每只都有碗口那么大,不下十只。

    “你怎么知道我想买螃蟹,而且还想买梁子湖的。”

    高飞翔眼神温柔:“你忘了,你前几天去过黑市,跟人说起过你想买梁子湖的螃蟹。”

    “多少钱?”楚云把饭和螃蟹全都放在草地上,想要从包包里拿钱出来。

    高飞翔摆摆手:“不要钱,特意送给你吃的,如果为了卖钱,我在黑市上就能卖掉,何苦跑这么一趟。”

    楚云听他这么说,也就没拿钱了,而是警惕的问:“你跟踪过我?”

    如果不是跟踪过她,怎么可能知道她在这里上班?

    高飞翔打死也不会承认跟踪过她,那会让楚云对他好感度降低的。

    “我没有跟踪过你,只是有一次我偶尔路过这里,正好看见你从铁路物资厂出来,这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

    楚云头脑没那么简单,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我不管你是跟踪还是偶然知道我在这里上班,反正你不能出卖我,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

    高飞翔轻笑出了声:“放心吧,我出卖天下所有人都不会出卖你的,我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说罢,转身就走。

    其实楚云也知道,他不会轻易出卖自己,就像他所说的,他们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出卖她,对他没什么好处。

    但谁能保证他如果被抓了,不会把她供出来以求坦白从宽呢?

    不过事已至此,担心也没用,得想对策。

    楚云边走边想办法,还没走到家门口,就想到好了办法。

    只要高飞翔敢出卖她,她就把他往死里冤枉。

    说他会攀咬自己,是因为有一次她看见他调戏一个女孩子,她扬言要报警,让他怀恨在心,所以才攀咬她。

    虽然她拿不出有力证据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可高飞翔同样拿不出有力证据证明她跟他合作倒卖过东西。

    而且高飞翔出卖她,对他而言有两个不利因素,一是楚云来自农村,社交关系简单,不可能认识能弄来那些高级货的大佬。

    二是楚云收入高,未婚夫也是高收入者,不需要靠倒卖东西爆富。

    只要她咬紧牙关不承认自己跟高飞翔合作倒卖过东西,最终公安会根据这两个因素判定高飞翔乱咬人,那她就没事了。

    回到家里,楚月看见她手里的大螃蟹很是惊讶,跟在她身后问:“姐,你带螃蟹回来干嘛?”

    “吃呀,难道养着玩呀。”楚云答道。

    楚月越发惊讶:“螃蟹能吃吗?好吃吗?”

    在她们乡下也有野生的螃蟹,只是没有姐姐手里的螃蟹的个子大。

    乡下没人吃螃蟹,所以她一直以为螃蟹不能吃,就更谈不上好吃了。

    “当然能吃了,至于好不好吃,等晚上我做了你尝过了,自己判断。”

    楚云找了一只盆,把那些张牙舞爪的螃蟹连网兜一起放进盆里,等晚上所有人都在时再清蒸螃蟹吃。

    今天陆明轩不过来吃晚饭,要不要去喊他来吃螃蟹?

    这么好的螃蟹如果不喊他来吃,她吃着也不香。

    中午上班之前,楚云交代楚月放学后去她单位把晚饭拿回来。

    她一下班就去找陆明轩,告诉他,她在黑市上买到不少碗口大的梁子湖螃蟹,喊他去吃。

    虽然陆明轩不是吃货,但是被楚云即将吃到螃蟹那种开心的情绪所感染。

    当即改变了计划,也不去图书馆看书了,骑着自行车带着楚云回了她家。

    虽然楚云对高飞翔这个人心存戒备,但不得不说他送来的这十几只螃蟹是极品中的极品。

    只只都是母螃蟹,蟹黄和蟹膏又多又肥美,吃在嘴里香甜可口,回味无穷。

    楚月一开始怕吃,到后来吃的停不下来。

    可惜只有十二只螃蟹,平均每人只能吃到两只,谁都没吃尽兴。

    楚帆想要出马,自己去黑市买螃蟹,楚云不让他去。

    陆明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票据递给楚云,对楚帆道:“不用让你去黑市上买,我有国庆节节日补助票,能够买六只梁子湖的大螃蟹。”

    邱大叔这时才记起自己也是有节日补助票的,赶紧掏了出来交给楚云:

    “我也有节日补助票,我好像有八张螃蟹票,是不是说明我能购买八只梁子湖的螃蟹。”

    “是的是的。”楚云喜滋滋的接过那些票据。

    她和楚帆也有国庆节补助票,可她姐弟俩没级别,也就没有螃蟹票这类特供票。

    可是陆明轩父子两个的螃蟹票加起来也只能买十四只螃蟹,够吃一顿了。

    楚月喝着热气腾腾的豆腐汤问:“姐,这个国庆节铁牛叔家里要嫁闺女,咱们都要回乡下吧。”

    楚云道:“乡下肯定是要回的,但是喜酒不一定喝,人家还没请我们呢。”

    楚月并不在乎能不能喝喜酒,她只在乎能不能回乡下。

    小瓦村虽然有她痛苦的回忆,可也是她的第二故乡,她还是有些怀念的。

    就在楚云在心里盘算,如果回到乡下,要不要托秀兰婶送一份礼钱给他家,报答铁牛叔没有给吴中光开介绍信的恩情,铁牛叔终于来了。

    现在每天中午只有楚云和楚月回家吃饭,所以午饭比较简单。

    可是铁牛叔来了,怎么也得加两个菜。

    楚云给了楚月两个装菜的搪瓷盆,让她去铁路物资厂食堂买两个荤菜回来。

    虽然去纺织一厂的单位食堂近一些,但是他们家现在没有人在纺织一厂工作,就不能去人家单位食堂买饭菜了。

    铁牛叔想要阻拦:“乡里乡亲的吃啥都行,快别买菜了。”

    楚月像只灵巧的泥鳅,绕过铁牛叔就跑了。

    楚月给他煮了一碗红糖荷包蛋端到饭桌上让他吃:“你是长辈,又难得来一趟,买两个菜也没什么。”

    ------题外话------

    感谢紫苏00小仙女的500点币打赏。

    感谢天天天天开心(2票)、习惯了所有(2票),aa卢、几位小仙女的月票,么么哒。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