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是个男人了】
稳住别浪 第三百五十八章 【是个男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百五十八章【是个男人了】

    金陵城。

    陈诺的家里。

    灰猫缩在角落的猫窝里,趴在那儿无精打采的眯着眼睛,但眼神却一直看着客厅里的人。

    欧秀华下班回来还穿着工作服,只是满脸的疲惫,眼神里始终带着一点点的哀伤。

    进门的时候,欧秀华看见了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孙可可,先是愣了一下,才勉强笑了一下:“可可,你来了啊。”

    孙可可看见欧秀华,眼眶红了一下:“阿姨,我……”

    欧秀华看见家里厨房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阳台上甚至还有晾晒的床单被褥。

    一看就是从陈诺房间里收拾出去的。

    “陈诺还是没有消息,你……其实不必每天都来的。”欧秀华叹了口气。

    她是当母亲的女人,更加上自己的亲身经历——当年陈诺的父亲也是离家之后消失的,这种日子的折磨她经历过,自然能体会到此时孙可可的痛苦。

    她叹了口气,走了过去,拉着孙可可的手,把女孩拉到沙发上坐下,手却没有松开,只是轻轻的握着,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也是真心喜欢陈诺的。

    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才好。”

    孙可可抿了抿嘴:“陈诺……他肯定没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会回来的。”

    “嗯,我也相信他会回来的。”欧秀华叹了口气,她盯着孙可可看了几眼后,心中也是无奈。

    这个女孩子,是陈诺在她面前亲口承认的正牌女朋友。欧秀华毫无疑问是极为喜欢孙可可的。

    年轻,漂亮,性格也温柔善良,家世也好。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女孩的品性很好,一点都没有如今社会上某些年轻姑娘的浮躁和现实的一面,思想也很单纯,对感情也都很真挚。

    对这样的女孩子,哪个长辈会不喜欢的呢?

    陈诺说是出去办事,结果一去不回后,开始几天欧秀华虽然着急,但是也还勉强能镇定得住,可后来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不担自己联系不上儿子,就连磊哥啊,张林生啊,这些儿子身边的生意上的同伴,也都联系不上陈诺。

    欧秀华才真的慌了。

    报警也报了,但是没什么用。

    因为调查之后,发现陈诺并没有任何离开金陵的记录,没有购买过火车票或者飞机票什么的。

    这就查不出什么来的。警方只能暂时猜测为,可能是年轻人叛逆离家出走之类的案子。

    因为调查后,陈诺在明面上是一个学生的身份,社会关系也不复杂,没什么仇人。

    其实,磊哥,张林生,和孙可可,是多少知道一些陈诺的“特殊秘密”的。

    但问题是,这些事情告诉欧秀华也无用,除了让这个母亲更加担心,想的更多之外,也不会有任何帮助。

    这些日子来,仔细想来,一开始却反而是孙可可在主动的宽慰欧秀华。

    但随着陈诺失踪的时间越来越久,孙可可也心中也越来越沉不住气了——陈诺虽然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但是,失踪这么久,那就肯定是在外面遇到麻烦了!

    会不会出事,那真的是谁也没法保证的。

    “陈诺虽然这次离开时间很久……但家里其实也没什么困难的。”欧秀华眼看孙可可愣神儿,以为孙可可在担心家里的事情,宽慰道:“他留下的钱很多,家里不缺钱,小叶子上幼儿园,我要工作,只能又给她换成了全托住校……

    叶子那边,小孩子我只能哄着,头两个星期她周末回来,我就骗他说哥哥出差去了。

    后来骗不下去了,就只好告诉她说,哥哥去外地工作了,要过年才能回来……”

    其实欧秀华说这些话,不是解释什么,也不是像在宽慰孙可可——倒更像是在宽慰自己。

    孙可可想了一下,低声道:“阿姨,如果家里不缺钱的话,不如把叶子接回来住吧。全托住校的话,对孩子也未必很好。”

    欧秀华看着孙可可,轻轻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

    和孙可可这样的年轻小姑娘不同,欧秀华是经历过事情的女人,家庭变故在她的人生之中也经历过了两次。

    想的自然更久远一些。

    陈诺失踪,自己虽然努力的在坚持着不让自己垮掉,努力的安慰自己相信,儿子能平安找回来。

    但……

    她毕竟是一个年过四十的成年人,有过丰富的人生阅历,经历过家破人亡,经历过家庭破碎,经历过丈夫失踪……

    她不是没想过,先把工作辞掉,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小女儿陈小叶。

    但……

    万一陈诺找不回来了呢?

    陈诺留给家里的钱,虽然不少,有个几十万的存款,说起来,还有一个做电动车的车行在那儿经营。

    但……生意的事情,她不懂,也没有安全感。生意这种事情,赚钱的时候是赚钱,不赚钱的时候也就不赚钱了。

    至于家里的存款么,几十万,看着是不少,母女两人吃喝拉撒的话,好些年都够的。

    可……

    万一陈诺真的找不回来了。

    这点家底,坐吃山空怎么办?

    叶子还在上幼儿园,以后要上小学,中学,大学,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自己若是把工作辞掉了……今后陈诺万一真的回不来了,把家里的这点家底吃空了。

    谁养家??

    磊哥也好,张林生也好,接触下来都是很不错的人,也是陈诺的兄弟……

    虽然生意是陈诺跟他们合伙的,按理说生意赚的钱,哪怕陈诺不在了,也有家里的一份。

    但……毕竟是外人。

    不是不相信两人的人品。而是,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便是人心了!

    欧秀华的心思很简单:万一陈诺真的出大事了,不能把自己家的生计,寄托在外人的善良上。

    还是要靠自己养活女人的。

    所以,工作是绝不能辞掉的。

    自己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工作,收入虽然不高,但好歹是家里的一条退路。

    若是辞了,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以后若是坐吃山空,再想出来找工作,怕是就比登天还难了。

    孙可可眼看欧秀华摇头,却误会了她的意思,立刻道:“阿姨,若是你忙不过来,我可以每天去接小叶子,我也可以每天过来帮忙照顾小叶子的。”

    “不行的!”

    欧秀华立刻摇头,捏着孙可可的手,柔声道:“可可啊,我知道你人好。

    但……有些事情,我不能点头,不能受的。

    你还是个学生,你现在高三,要考大学的!这个时候,对你是人生之中最关键的一年,若是这个时候因为我们家的事情,让你分心了,影响了你的前途,那真的是我们家彻底对不起你们孙家了!

    而且……万一陈诺回不来的话……耽误了你,这个我们是一辈子都还不起的。”

    说到“回不来”的时候,欧秀华也声音里带着哽咽。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坐着又说了会儿话,却越说越难受,忍不住两人轻轻的拉着手,抹起了眼泪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了几下。

    欧秀华立刻站起来抹了抹眼角去开门。

    来人是磊哥。

    磊哥顶着光头走进来,手里却大包小包提着东西。

    “磊哥,你怎么又……哎呀,说了很多次,真的不用来了……家里没什么缺的。”欧秀华似乎有点无措。

    磊哥摇头,语气很郑重:“缺不缺的,您就别说了。诺爷在我这里是我跟着吃饭的恩人,不管如何,家里的事情,我总要尽一分力气的。”

    说着,磊哥点头和孙可可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干活儿。

    磊哥带来的东西不少。

    一袋米把米缸倒满了,然后是一些菜市场买来的家里的常用的生鲜肉菜,把冰箱塞的满满当当的。

    磊哥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家里的冰箱能装多少东西都有数,买来的东西刚好够装,并且装满。

    孙可可知道磊哥是每个星期都来的,每次来都把家里的冰箱装满才走。

    而这次来,却还有一个事情。

    干完了活儿,磊哥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来,里面是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上。

    “这张卡,是昨天我去银行办的,密码是诺爷的生日。”

    欧秀华意外的看着磊哥。

    磊哥缓缓道:“我和林生商量好了。

    诺爷呢,我们是一定要等他回来的,不管等多久!

    这个卡里,我们会每个月,把店里的盈利,其中诺爷的那一份儿专门提出来存进去。

    诺爷不在家,你一个女人还带着小叶子生活,这些钱你就拿着花!”

    欧秀华脸色一震。

    “你别拒绝,更不用谢我——压根谈不上一个谢字的。

    这原本就是诺爷的钱。生意是诺爷带着我和林生做的,他原本就占大头。

    每个月盈利的分红,也是诺爷自己该拿的钱。现在他不在家,当然是交给您保管的。”

    顿了顿,磊哥深吸了口气,看着欧秀华的脸色,缓缓的又说了一句。

    “大姐,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心中存着希望,但也要做好坏的打算。

    我是说……如果诺爷真的……

    嗯,等过段时间……明年吧,若是诺爷还不能回来,我和林生打算,把公司去做工商变更一下。”

    这话一说,欧秀华心中一顿,显然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随后磊哥下面的话,却让欧秀华彻底被震动了。

    “工商变更,到时候要麻烦您跟着我去跑一跑了。

    因为呢,我和林生商量着,原本是想把公司里属于诺爷的股份,变更到小叶子的名下的。

    但叶子还小,很多事情做不了,而且公司平时很多东西,还需要当老板的签字的。

    所以,想来想去,就还得要麻烦您了。

    到时候,把股份变更到您的名下吧。”

    欧秀华动容了!

    这不是小钱。

    她是知道的,儿子在外面和磊哥还有张林生做的那些个生意,投了几百万。

    这可是价值几百万的产业!

    2001年,几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那种天大的横财。

    谁家有个几百万,那都是标准的属于“有钱人”的范畴了。

    这种合伙做生意的事儿里,一个合伙人出事儿,被其他人合伙吞掉,才是经常听说的。

    而很少听到这种主动把产业让出来物归原主的。

    ·

    其实店里的生意影响挺大的。

    尤其是在陈诺刚失踪的头一个月。磊哥和张林生得知陈诺失踪后,几乎都是扔掉了店里的生意不管了。

    两个人忙前忙后的找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

    在金陵,甚至还跑去了外地。

    磊哥去了沪市,张林生去了西北郭氏那儿碰运气。

    两个人满世界乱转,想了所有能想的法子。

    磊哥甚至还托了警方里的朋友打听内部的流程。

    一个多月都把生意关掉没做。

    后来一无所获后,又忙着照顾和安顿陈诺家里的母亲和妹妹。

    说尽心,那是百分之百绝不假的。

    原本张林生还想继续找的——毕竟年轻人一根筋,不肯放弃。

    但还是磊哥终于想明白了一个事儿。

    他有一天拉着张林生谈了一下。

    磊哥的意思很简单:诺爷那么大本事,出事儿了,若是他自己没办法回来,那么凭借自己和张林生,怕是也找不到人的。

    而且,磊哥是混社会多年的,做事总想着要留下条后路……

    “我们这么找下去,店里生意没人管的话,再这么下去就黄了!

    生意黄了,我们俩无所谓的。

    我大不了今后回堂子街折腾黑车去。

    浩南哥你一身本事也不小,而且又年轻,将来总有地方找口饭吃。

    但……诺爷的妈妈和妹子,将来咋办?

    叶子才五岁啊!

    诺爷的妈妈,人是很好的,但是档案上背着一个刑满释放,这辈子想找个正经好工作,难!!

    如今这个生意,就算是诺爷留下的。

    若是诺爷真的出了大事儿回不来了……

    这个生意,就是诺爷的母亲,还有小叶子,半辈子将来的吃饭的锅!

    咱们不能把这母女吃饭的锅也弄黄了!

    我们得把生意继续做起来!”

    最终,磊哥说服了张林生。

    要么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看看磊哥和张林生的做法。

    想想李青山是怎么对方援朝的……

    ·

    今天张林生没和磊哥去陈诺家。

    上周他刚去过。刚好今天店里有一批新车到,张林生得留下和供货商清账,实在走不开的。

    弄完了事儿,打发走了供货商,张林生才闲下来给磊哥打了电话,知道磊哥已经去过陈诺家里了。

    “我去的时候可可也在……嗯……那张卡,诺爷的母亲收了,可可在一边帮着劝了些话……”

    电话那头,磊哥把事情交待完后,就挂掉了。

    已经是下班的点儿了,张林生今天也没跟夏夏出去吃晚饭……

    两个年轻人其实已经实际上同居了,平日里就住在店后面那个小区的房子里。

    但今天张林生不打算回去,他要回趟自己家,见见自己的父母。

    从店里出来,交代好店员锁好门,张林生骑着自行车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因为提前打过电话,张铁军和张林生的母亲,都在等儿子吃饭。

    张林生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严肃,老两口也意识到了儿子是有事情才回来的。

    饭桌上,先是没谈什么,张林生大口吃饭吃菜,很快就先吃完了。

    静静的等着张铁军夫妻也吃完放下了筷子,张林生拦住了要收拾碗筷的母亲。

    “妈,你先坐一下。

    嗯,爸,妈,我有个事儿要和你们说一下。”

    张铁军看着儿子,然后点了根烟,先抽了一口,静静的看着儿子。

    如今张铁军对儿子也很满意了,也了解了儿子是真的换了个品性。

    若是放在从前,这个场面,怕是就要怀疑儿子是不是又外面闯了什么祸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合伙做生意的那个同学,陈诺,你们见过的,对吧……

    陈诺最近出事儿了……”

    张林生飞快的用简短的话,把陈家的事儿说了一遍,关于陈诺的失踪,张林生只说是陈诺出去也不知道是办事儿还是旅游,反正是人失踪了。

    留下了家里的一个母亲和一个五岁的妹妹。

    “……我和磊哥商量了一下,如果陈诺真的出事儿回不来了……

    这个生意的股份,我们也不能占他们家的。

    所以,我们打算把生意的股份,划给欧秀华或者陈小叶,到底划给谁,看她们母女自己的意思。

    但是这个产业,是人家家的,我们不能谋夺。

    何况,陈诺对我有恩情,我能有今天,都是他带着我做的。没他的话,我现在恐怕都还是一个考不上大学,在社会上成天打架斗殴的小混混烂人一个。”

    听完儿子的话,张母没吭声,看了一眼张铁军。

    张铁军用力吸了口烟,把只抽了半截的香烟在烟缸里按灭了。

    看着肩膀越来越壮实的儿子,张铁军语气和认真,就说了三个字:

    “应该的!”

    张林生的神色没有半点放松。

    他低声道:“爸,妈,这个生意的事情,原本和你们说,也就是告诉你们一下我的打算。

    不过,还有个事儿,我是要征求你们同意的。”

    张母看着儿子:“还有什么事儿?”

    张林生低声道:“陈诺也是我的好兄弟。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他真的出事儿了,回不来了……

    他的母亲和小叶子,都没了依靠……

    所以,我想帮着照顾起来!

    以后,我想认欧秀华阿姨当干妈,认小叶子当妹妹。

    你们……不反对吧?”

    张铁军严肃的脸上,一点一点的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笑意来,似乎有点感慨,又有点沧桑。

    “林生,这半年来,你生意虽然也做的不错,也算是混出了点样子,你老子我也只是欣慰。

    但今晚,就冲你和我们两个老的,说出的这番话……

    从今儿起,你在你老子我眼里,就真的是个男人了!”

    ·

    南极。

    红圈。

    距离事情发生已经三个月了。

    章鱼怪的人马已经撤离了这里。

    原本被挖掘过的十多个勘测点也都已经废弃。

    只是红圈周围,少部分留下的监测仪器,还在定时的将监测数据传输回去。

    风雪之中,能见度极低。

    三个多月前的爆炸也好,地陷也罢,甚至后来的挖掘,钻地勘测等等痕迹,在三个多月的极端恶劣天气和多长暴风雪之后,已经彻底被掩盖成了一片茫茫。

    鹿细细轻轻的落在了红圈的中央地带位置。

    女皇的行踪,周围那些留下的监测仪器却全然没有捕捉到。

    鹿细细一面将精神力释放出来,四面八方以及地下,无限渗透……

    她几乎是用透支的办法,毫无保留的将一个顶级掌控者的全部能量以一种压榨的方式释放了出来。

    ——这已经是她来到南极这个事发地点,五天来的第三次了!

    一个小时后,依然没有任何发现的鹿细细,失望的坐在了雪地上。

    “陈诺……你到底去了哪里?就算是死了,也总要留下点痕迹吧!!

    混蛋!!!!”

    ·

    【通知一下:

    明天我出差,停一天。后天恢复更新。

    各位看官老爷们,见谅~】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