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记忆阻断】
稳住别浪 第二百七十一章 【记忆阻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百七十一章【记忆阻断】

    插入u盘,登陆章鱼怪网站。

    这个u盘是达瓦里希走之前送给陈诺的几个“安全小号”之一。

    黑色等级的账户,非常不起眼。

    陈诺登录之后,随意浏览了一下网站里的一些消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和新闻。

    地下世界就如同自己了解的那样,任务发布区和官方区波澜不惊。

    陈诺也没有兴趣再灌水或者化身网络喷子。

    想了想,先改了一个id。

    。

    反正现在才2001年,那个写小说的胖子还没出道,用这个名字也不怕被人说盗版。

    哼!

    坐在电脑前随意浏览着网页,房门被瞧了几下。

    抬起头来,欧秀华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

    一个苹果被洗干净去皮,果肉被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上面还放了一把小叉子。

    “谢谢……妈。”陈诺微笑着点了点头。

    最后那个“妈”字喊的有点含糊,不过欧秀华已经非常满意了,点了点头:“晚上别睡太晚了。”

    “嗯。”

    “那个……”

    陈诺重新抬起头来:“有什么事情么?”

    “叶子的事情。”欧秀华似乎犹豫了一下,缓缓道:“下个星期周末,叶子的幼儿园组织一个郊游,家长可以陪同的……”

    “你去就好了啊。”

    “我去,合适么?”欧秀华有点为难。

    陈诺愣了一下。

    “有什么不合适的么?”

    “我的意思是,一直以来,幼儿园里需要家长参与的事情,不都是你……”

    “你去吧,你是叶子的妈妈啊。”陈诺笑了笑,明白了欧秀华心中的顾虑,缓缓道:“这些事情以后都是你来决定啊,你是家里当妈的,这些事情以后都是你做主。

    上回我说了,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否则大家都难受,不是么。”

    欧秀华轻松了下来,点了点头:“还有一个事情……”

    “嗯?”

    “叶子的名字。”

    陈诺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叶子的名字?”

    “她现在户口本上的名字都是顾小叶,还有户籍的落户……”

    陈诺懂了。

    之前叶子虽然跟着自己生活,但是户籍和户口本的落户,都没有办理,还在顾家那儿。

    只不过之前,老孙找了一个当律师的老同学帮忙,让监狱里的欧秀华弄了一个临时监护权转移。

    但现在欧秀华已经出狱,叶子以后就肯定不可能再跟顾家有什么关系了。

    一些法律的手续,户籍啊,户口本啊之类的,都需要办理好了,以免后患。

    “以后孩子幼儿园毕业了,还要上小学,上中学……这个户籍,还有学籍所在地,都要提前办理的。”

    “是要办的。”陈诺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那就办吧。嗯,这个事情你出面吧,你是叶子的妈妈,名正言顺的给孩子办理手续,比我出面好。”

    “叶子的名字……你是不想让她姓顾了么?”

    “当然。”陈诺在这一点上非常坚决:“顾家没个好东西,以后叶子跟着我生活,我来抚养,自然算是我们陈家的人。”

    欧秀华对这一点倒是不抗拒,只是心中有些为难:“那,顾家那边会不会……”

    “顾家不会有意见的。”陈诺倒是很有信心。

    “办理户籍,户口转出转入什么的,还要去找顾家那边办一些手续。”

    陈诺明白欧秀华的为难在哪里了。

    顾康入狱,但是欧秀华上门后,顾家肯定没有好脸色的。

    想了一下,陈诺笑道:“这样,明天你给磊哥打个电话,把事情和磊哥说一下。

    顾家那边,让磊哥陪你一起去。”

    眼看欧秀华有点为难顾虑的样子,陈诺继续笑道:“怎么了?”

    “小诺……”欧秀华低声道:“按说,我是不好管你在外面的事情的。这些年我都没尽到做妈的义务,但你却成长的很好,现在有家有事业的……你做的比我想的,比很多人都好了,我真的不好过问什么……”

    “你就说但是吧。”陈诺笑了。

    欧秀华有点局促,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咬着牙说了。

    “那个磊哥……”

    “磊哥怎么了?”

    “他比你年纪大那么多,对你毕恭毕敬的,我看着就很古怪啊。

    而且,他看上去面相挺凶的,感觉身上社会气很重……

    小诺啊,你父亲从前就很喜欢结交一些这种社会气很重的人做朋友,结果就……”

    欧秀华越说越忐忑,但陈诺脸上的笑容不变,给了她一丝勇气。

    “我的意思是,你毕竟还年轻,这个社会上的人都很复杂的。人家现在对你态度好,没准是有求于你,或者是……你毕竟中了大奖,有几百万,和你做生意什么的。

    咱们做人,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些混社会的人,总是挺复杂的……

    嗯,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你,要小心一些才好。”

    陈诺明白了。

    对于欧秀华说出这些话,陈诺倒是并不反感的。

    其实欧秀华也不是针对磊哥。

    纯粹就是担心。

    这个很容易理解的。

    换做是你,你家孩子忽然在外面中了几百万的大奖。

    完了身边忽然多了一个大光头满脸横肉浑身社会气的人,还跟这种人做了朋友,拿了几百万跟这种人合伙做生意……

    换了你是家长,你也会担心的。

    欧秀华不知道陈诺的太多隐秘,为人母亲,有这种担心太正常不过了。

    陈诺沉吟了一下,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你放心,我做事有分寸的。

    而且磊哥这个人么……接触时间长了你就明白,是个很靠谱的人的。”

    欧秀华眼看陈诺这么说,也就把这个话题打住了。

    “叶子和顾家那边户口转出的事儿,明天让磊哥陪你一起去吧。

    你的顾虑都不用担心,有问题磊哥都会处理的好好的,你就放心吧。”

    陈诺说完,母子两人的谈话就算是结束了,欧秀华又叮嘱了两句,转身出了房门,临走前还没忘记添了一句:“少抽点烟。”

    “嗯。”

    陈诺目送欧秀华出去,眼看她反手把房门轻轻关上了。

    顾家那边,上门去办事儿肯定会有麻烦的。

    顾康又被弄进监狱里了,加上顾家的那两口子,还有那个不明事理的老太太。

    肯定不知道多恨呢。

    这会儿上门去,若是欧秀华一个人去,说不定能给骂出来。

    陈诺懒得去做那种吓唬人的事了,这事儿交给磊哥这种“人间靠谱”去办。

    哦对了,欧秀华和顾康的离婚手续还在走程序呢,到时候也让磊哥跟李青山那边打个招呼,让监狱里的顾康别想再动什么心思,痛痛快快把字签了。

    家事处理完了,陈诺随意吃了两口苹果,看着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苹果,心中忍不住笑了笑。

    嗯……怎么说呢,家里有个“妈妈”管着,这种感觉,也还挺不错的。

    ·

    章鱼怪的网站上浏览了半个多小时。

    倒也不是说一丁点值得关注的消息都没有。

    巴西的任务,也留下了一点影响。

    邦弗雷,教授,黄金鸟,大脚哈维……这些人地下世界也算是颇有名气的高手,忽然一下全部消失,其实也是让人察觉到的。

    尤其是海怪!

    这可是号称是掌控者之下的第一高手。

    不过章鱼怪的网站上,对巴西任务是处于保密和封锁消息的,所以地下世界的人并不会知道,这些高手都是团灭在巴西任务了。

    倒也有人会在论坛里发言,怀疑这些高手同时消失,会不会和之前章鱼怪发布的那个官方任务有关系。

    只是没证据的猜测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

    陈诺忽然发现网站提示,私信箱里有一条新消息。

    心中一定,随手点开。

    发信人【燃烧的米格25】。

    陈诺看了一眼,笑了。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是个马甲小号,但也能立刻猜到是谁了。

    【现在说话方便吗?我给你打个电话。】

    陈诺想了想,敲了两个字母回答:ok。

    手边的一个手机很快就震了起来。

    拿起来接听。

    “达瓦里希!”

    陈诺笑了笑:“晚上好,达瓦里希。再次听到你的声音,知道你安全活着可真是个好消息!你通过了公司的审核了?”

    电话那头,瓦内尔的声音有点疲惫:“是的,通过了。不过那个过程我实在不想去回忆。”

    顿了一下,瓦内尔飞快道:“这个电话很安全,但是我时间不多,所以长话短说了。”

    陈诺坐直了身体,正色道:“好,你说!”

    “我现在在伦敦,昨晚刚拜访过了你的太太。”

    嗯?我的太太?

    陈诺瞬间明白了,是说的鹿细细。

    皱了皱眉,陈诺道:“你去拜访她做什么?”

    “代表公司,去邀请她加入一个非常重大的项目。”

    瓦内尔说的很谨慎,显然,虽然这条电话线很安全,但他仍然在规避说出“星空女皇”或者“章鱼怪”这些敏感的词语,以防被监听。

    “你说的这个项目,和那件事情有关系?”

    “是的。”瓦内尔回答。

    陈诺心中一沉:“那么,她接受了?”

    心中忽然有一点担心起来。

    “……不,她拒绝了。”

    瓦内尔的回答,让陈诺心中一松。

    “拒绝了?”陈诺笑道:“那么你给我打电话是为了什么?邀请我参加么?达瓦里利息,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并不适合参加项目。”

    “不,我是想请你能帮我劝劝她。”瓦内尔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冒昧,但是这个项目,非常需要她的加入。

    我们缺乏一个在关键时候能值得信任的……嗯,镇得住所有人的高手。”

    “她拒绝你们的理由是什么?”陈诺笑了笑:“会不会是为了抬价?”

    小奶糖的作风,陈诺太了解了,这种了故意拒绝的姿态往往是为了抬价。

    “不,是真的拒绝,而且没有说明原因。”瓦内尔苦笑道:“不是价格,价格已经非常高了。

    而且,谈话的时候,我暗示了她,她也分明看到我的暗示了。

    可是最后她仍然拒绝了这个邀请。”

    “她怎么说的?”

    “她说……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出门。”

    好吧,陈诺叹了口气。

    “所以,达瓦里希,你能帮我劝说一下她么?以你们的关系,也许你的话她可能会听的。这个项目真的非常……”

    “抱歉,我拒绝!”陈诺毫不犹豫道:“别的事情都好说,但涉及到那件事情,太过危险,我不会希望她去冒险!”

    瓦内尔叹了口气:“好吧……你的顾虑我当然能理解的。”

    “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个老头子?”

    陈诺说的是太阳之子。

    “他……最近不方便出面了,你知道,上次的事情他参与了,在公司里也挂了号的。所以公司其实一直想找他来了解上次的事情,所以他现在不可能再接触公司的人。”

    “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太太去?”

    “我们需要高手。”瓦内尔飞快道:“这次的项目很大,公司会凑齐至少三个大牌。”

    三个大牌,就是三个掌控者?

    这个阵容真的是豪华了。

    再正面硬抗一次种子都够了啊!

    陈诺瞬间明白萝莉瓦内尔的苦衷。

    诺亚方舟缺乏顶级战力——显然,在数百年对抗母体的过程里,这个组织也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强大的。

    毕竟,又要实力顶尖,同时还有伟大的献身精神,崇高的理想主义者——同时符合这种条件太难了。

    陈诺很怀疑,这个诺亚方舟,现在组织内部,可能仅存的掌控者顶尖战力,就只有太阳之子那个不靠谱的老头子一个人了。

    这样的话,他们混在章鱼怪的公司里,借助章鱼怪的渠道和势力寻找母体。

    一旦这次的新任务找到了……

    那么,如果没有一个己方的顶尖战力存在……

    在最后关头如果想毁灭母体的时候……万一章鱼怪的人是想唤醒母体呢?

    镇不住场面啊!

    但陈诺仍然不愿意去帮助瓦内尔劝说鹿细细!

    很简单!

    若是让陈诺自己去,他是愿意的。

    之前主动前往巴西参与任务,就是陈诺自己的意愿。

    不是为了钱,纯粹就是担心这个母体的存在,会危及到这个世界。

    算是一个有点崇高理想的人吧。

    但……

    陈诺愿意自己献身,却并不愿意看到自己关心的人去冒险。

    从这点来说,他虽然具备了一部分高尚的品格,但也做不到完全无私。

    “这次的项目,能和我说说么?”

    “当然,我们可是达瓦里希的关系!但是很抱歉,我现在知道的也不多……这次的保密程序做的非常严格,我感觉到这次的项目,比上次要更高!公司调动了更庞大的资源来做前期准备。

    所以我现在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项目和上次类似?”陈诺问道。

    “是的,类似。”

    明白了,那就仍然是搜索任务。

    在某个区域,探索某个存在。

    “时间,地点?”

    “十月份左右,还有一个半月的准备时间……地点是南极。”

    陈诺听到了“南极”这个词语从电话里传来的时候,陡然脸色一变!!

    “抱歉了,达瓦里希,我这里不能继续和你说下去,我有事情要立刻离开。

    关于你太太的事情,我郑重的希望你能重新考虑。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完全理解。

    但……请郑重考虑一下吧!

    你可以用私信和我联系,就是我刚才私信你的那个号,但是私信里不要说任何敏感的话题和词语,你可以私信联系我,我在方便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

    祝你好运!”

    陈诺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再见”后,瓦内尔那边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陈诺的脸色阴沉!

    他甚至有点魂不守舍的感觉。

    那是……

    南极啊!

    ·

    南极任务!

    这个事件,一直以来,在陈阎罗上辈子所有经历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浓墨的一笔!

    南极任务,是他生平第一次认识鹿细细,认识星空女皇,和这个女人产生纠葛的开端。

    同时那个任务……

    但是,不对!

    陈诺脸色变化,心中砰砰狂跳起来!

    时间不对!!

    上辈子,陈诺很确定,自己参加南极任务的时候,是2007年!

    上辈子,陈阎罗在地下世界是2004年前后出道,以“阎罗”的外号,在地下世界开始了闯荡。

    如同一颗彗星,以惊之势升起!

    出道第一次大战,就团灭了历史悠久的“深渊”组织,打响了“阎罗”这个称号。

    而且,那个时候,陈诺的实力就已经达到了“掌控者”!

    可谓是:出道即巅峰!

    一个年轻人,没有从底层挣扎慢慢爬坡的过程,从出道一开始,崭露头角,就展现出了掌控者级别的顶尖实力!

    这也是上辈子阎罗大人在地下世界最让人震撼的原因之一!

    在闯荡了几年后,在地下世界留了赫赫威名,很快就和章鱼怪公司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被邀请为“高级安全顾问组”的成员。

    每年享受着章鱼怪公司提供的巨额奖金。

    于是,顺理成章的,在2007年,被邀请参加了那次改变了上辈子,陈阎罗一生的……

    南极任务!

    认识了鹿细细,产生了纠葛,然后……

    必须要说明的是。

    上辈子,陈诺并不知道有“母体”的存在。

    所以南极任务那次,经历波折而复杂,但是陈诺当时并没有发现也没有参与到关于“母体”的任何关联当中。

    仿佛那个任务,在回忆里,就是一个艰难而且规模很大的委托任务。

    和母体没有任何关系。

    但……

    为什么,现在回忆起来,心中会怦怦狂跳,而且隐隐的有一种隐隐的担忧呢?

    南极的那次任务,让陈诺经历了之后,事后每次回想起来,都内心深处隐隐的有一股强烈的抗拒。

    似乎那是一段非常不愉快,非常糟糕的回忆。

    意识里,每次一想到南极任务,就会有一种回避的心理,提醒甚至是强迫自己,拒绝回忆下去……

    ·

    此刻,陈诺感觉到自己呼吸开始急促,心中隐隐的有些难受和抗拒,下意识的,就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两口。

    喘了口气,陈诺甚至就仿佛自然而然的,想把关于“南极”这个事情抛去到脑后,不再去想它。

    对着电脑屏幕发了会儿呆后……

    大约十分钟后,陈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嗯……我刚才是走神了?”

    苦笑了一下,陈诺顺手要关掉电脑的时候……

    忽然,看见了屏幕上的那个私信箱!

    私信箱里,是瓦内尔前面发来的那个信息。

    陈诺愣了一下!

    嗯?

    ·

    瓦内尔刚才和我联系过……

    嗯,和我说了那些话……

    提到了南极……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刚才明明是好像很难受了。

    但是为什么一转眼,却仿佛忽略掉了?

    此刻再次被提醒,心中的那种意识里,抗拒,回避……

    这种情绪再次涌现了上来!

    身为一个强大的,或者说是曾经很强大的精神力强者,陈诺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一个精神力强者的记忆力,怎么可能如此脆弱?

    刚才还引起了巨大的情绪波动的事情,怎么可能瞬间转眼,自己就把它下意识的忽略掉了?

    这种【下意识】,未免也太过不正常了吧?!

    南极!

    这个词语冒上心头。

    心中仿佛无数个念头疯狂的席卷儿来。

    不要想……

    不要去想……

    抗拒……

    回避……

    陈诺瞪大了眼睛,用力咬着牙齿!!

    忽然之间,陈诺飞快的抓起了桌上的笔来,在面前的一个记事本上飞快的开始写!

    南极!南极!南极!!南极!南极!!!

    写完了半页的时候,陈诺忽然之间感觉到情绪无比的烦躁!!

    他刷的一下,就仿佛是一种本能操控的动作,将这张纸撕了下来!

    然后飞快的握紧塞进了嘴巴里!试图吞掉!!

    这次,陈诺忽然瞪大了眼睛!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自己的脸上!

    陈诺用力奇大,把自己的半边脸都抽红了!

    让强行控制着自己,把纸团拿出嘴巴里,放在桌上。

    一把抓起手里的笔,走到墙边上!

    飞快的在雪白的乳胶漆的墙壁上,写下了两个大字!

    南极!!!

    ·

    带着粗中的呼吸,陈诺死死的捏着笔!

    心中涌起强烈的烦躁的冲动,居然让他生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吃惊而陌生的念头!

    (找个东西,把墙上的字刮掉!!

    我看见这两个字,就无比的抗拒,无比的心烦,无比的厌恶……

    刮掉!刮掉!刮掉啊!!)

    陈诺用力捏着笔,忽然狠狠的一咬自己的舌尖!

    啪!

    啪啪!

    啪啪啪!!

    连续左右开弓,好几个耳光抽在了自己的脸色上!

    脸上皮肉的疼藤,让他瞬间清醒了几分。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这个情绪太不对劲了!!

    陈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一秒钟后,他试图强行凝聚精神,飞快的在墙壁上开始写字!

    “2007年,4月!

    南极任务!!

    鹿细细!!

    其他人员……”

    啪!

    再次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把自己从烦躁和情绪翻滚中再次拉扯出来!

    继续写!!

    “认识鹿细细,不愉快的遭遇……

    被踹进冰川……”

    然后呢?

    南极还发生了什么?

    ·

    房间里,陈诺满头大汗,气喘如牛,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一张脸被自己抽的高高肿起,宛若猪头!

    但是,此时此刻,陈诺被心中巨大的恐惧和茫然所充斥着!!

    南极……

    发生的事情……

    自己……

    记不清了!!!!!

    ·

    是的,仔细的检索自己的记忆!

    仿佛一直以来!

    是一直长久以来!

    自己心中对于南极的事情,就只留下了几个深刻的印象和情绪。

    一次重要的,不开心的,痛苦的回忆……

    和鹿细细的初次相识,纠葛的开始……

    悲伤的回忆……

    然后……

    每次想到这里,自己就抗拒自己再往下回忆了。

    仿佛每一次都是!

    而此刻,在强行的肉体痛苦的刺激下,强行逼迫自己回忆的时候……

    陈诺忽然震惊的发现……

    往深处挖掘这段记忆的时候……

    居然是……

    一!片!空!白!!

    ·

    扔掉了笔,陈诺重重的坐在了床边上。

    他茫然的看着墙壁上的字……

    “我……这是怎么回事?!”

    ·

    直勾勾的躺在了床上后,陈诺很快闭上了眼睛,然后似乎慢慢的,睡着了。

    片刻后,陈诺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

    面色平静,眼神空洞的站在墙壁旁。

    他伸手在墙壁上轻轻抚过……

    墙壁上的乳胶顿时剥落!

    然后,他将桌上的纸团拿起来,塞进了嘴巴里。

    一下,一下,一下的咀嚼!

    然后吞下。

    最后,他重新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呼呼沉睡……

    ·

    【邦邦邦!

    求月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