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找到他!】(爆发万字大章!求月票!)
稳住别浪 第二百五十五章 【找到他!】(爆发万字大章!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月第一天,一万一千字爆发!

    求月票!!!

    我拼老命了,拜托大家支持!】

    ·

    第二百五十五章【找到他!】

    医院的急诊病房内。

    陈诺躺在病床上,少年的脸色苍白如纸,呼吸略有些急促,看上去虽然睡的很沉,却总有一丝说不清的虚弱感。

    急诊的病床旁,帘子已经拉了起来,而鹿细细等人面色阴沉的看着一个医生面色凝重的走来。

    “办理入院手续吧。”

    急诊医生皱眉看着面前的这几位家属,看到鹿细细和孙可可等女孩的时候,脸色有些惊讶,然后看到瓦内尔的时候,又有些惊奇。

    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了:“哪位是病人家属?”

    “我!”

    “我是!”

    “我!”

    “……w……”

    包括了一瘸一拐跟来的西城薰在内,四个女人几乎同时开口。

    医生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摇头道:“检查结果不是很好,你们最好办理住院手续吧,明天可以组织让肿瘤科和神经外科的专家进行会诊。”

    鹿细细要问什么,医生已经哗啦啦拿起了一张刚刚拍出来的ct片子。

    “病人的情况不太好。ct显示,左侧额多发淋巴瘤,高密度影呈毛刺状……”

    鹿细细等人都是一脸荒诞的表情。

    还是鹿细细皱眉问了一句:“医生,可以确诊么?”

    听着鹿细细仿佛语气还有些疑惑的样子,医生本能的就有些不快。

    不过毕竟是面对这么一个大美女,医生深吸了口气,还是耐着性子缓缓道:“确诊的话,肯定不能只靠一张ct。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的确诊,还需要做其他很多检查才行。

    不过……目前的情况,以我的经验看来,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国内的医生,习惯性的说法都是保留几分的。

    哪怕是基本可以判断出来的事情,医生也多半不会和你说死,一般都会说“可能性比较大”。

    鹿细细目瞪口呆。

    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怎么可能?!!!

    在巴西检查身体的时候,陈诺是一切正常的!

    前两天听陈诺的原主魂魄提起了这个“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的时候,鹿细细等人就吓了一跳。

    就在昨天之前,还强行拉着少年在金陵区了最大的三甲医院,做了彻底的检查,做了核磁共振了,显示一切正常的啊!!

    可是……为什么,这才过了一天多,拍个片子,又显示变成了有肿瘤了?!

    肿瘤那是一天之内能长出来的?!

    吴叨叨也是一脸古怪的表情,只是用眼神瞄了一下鹿细细,却没敢吭声。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医生,我想知道,这个肿瘤……它可能是一天之内长出来的么?”

    “……当然不可能。”医生瞪眼看着眼前的这个大美女。

    可惜了……长的这么好看,脑子却不太好呀。

    不过还是回答了:“任何肿瘤都不可能是一天之内长出来的。哪怕是恶性肿瘤,生长速度很快,那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玩意儿不可能一天之内,就忽然凭空长大的。”

    顿了顿,医生摇头道:“不过呢,从现在的片子显示,病人颅内的肿瘤,体积还比较小,应该算是发现的比较早了。”

    比较小?

    那也不对呀!

    鹿细细咬牙:“可是……病人昨天在金陵的医院做过检查,报告显示一切正常的。”

    “那绝不可能。”医生愣了一下后,斩钉截铁道摇头道:“肿瘤不可能是一天之内长出来的,哪怕你们家这位病人,目前看来瘤体还比较小,但也绝不可能从无到有,在一天时间内就长到这个程度。”

    顿了顿,医生似乎误会了什么,摇头道:“我能明白你们家属的心情,谁家遇到这种病,一时半会儿都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的。

    不过……现在医学每天都在进步,早发现,早治疗……

    还是有希望的。”

    “李颖婉!”鹿细细低声喊了一句。

    长腿妹子顿时会意了,立刻点头道:“我立刻让人把昨天在金陵城医院拍的片子,还有检查报告弄过来!”

    这个急诊的医生听了,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

    这种事情他倒也不是没见过……病患的家属得知查出了重大疾病,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存着侥幸心理。

    也是人之常情。

    等鹿细细和几个人低声交谈了会儿,这个医生看了一眼手表,才缓缓开口问道:“你们要办住院手续么?我们医院的肿瘤科和神经外科都是很不错的,这种从程度的疾病,最好别去其他的小医院了。”

    鹿细细一摆手,制止了医生的话,扭头看身边的几个人。

    目光从孙可可的身上最先跳过——孙可可出身的家庭背景,星空女皇是很了解的。

    然后是来历不明的西城薰,也被鹿细细略过了——从这个少女身上的穿戴看来,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剩下的是李颖婉,还有妮薇儿。

    “你们,有没有什么关系可以找的?”鹿细细皱眉道:“现在情况复杂,就算是住院治疗,我们总不能让陈诺住在普通病房吧,我们这么多人也不方便。

    而且,必须能找到最顶级的专家才好。”

    李颖婉虽然跃跃欲试,不过毕竟她也是个聪明的姑娘,闻言皱眉道:“我家里在金陵投资办厂,若是在金陵倒是可以想办法安排……但是这里是沪市……

    要不然我们带陈诺回金陵去治疗吧?”

    鹿细细摇头:“不妥,金陵城虽然也是大城市,但是沪市的医疗条件肯定更好!而且……”

    医生也适时开口道:“我建议是别让病人折腾了,颅内的肿瘤最好不要让病人再折腾,万一瘤体破裂的话……恐怕会让情况更复杂。”

    妮薇儿安静的听完……以她目前的中文水准,此刻鹿细细等人的对话,她大概只能听懂五六分的样子。

    不过,也大体明白了此刻的情况了。

    “我来打个电话吧。”妮薇儿脸色也很紧张:“你们的等我一会儿。”

    说着,金发美少女拿出手机,一边拨着号码,一边飞快的朝着外面走去。

    片刻后,妮薇儿走了回来,沉声道:“我找了一位认识的叔叔,是我父亲生前的朋友,他说会帮忙联系一下的。”

    “嗯。”鹿细细点了点头。

    对于女皇来说,在华夏实在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有势力的朋友了。

    在rb,她还有一个类似于掘金人一样的可以调用的大人物。

    但是在华夏,因为国情特殊,一向都是世界地下势力很少将触角伸过来的区域。

    急诊医生眼看病人家属还在商量,交代了两句后,就离开了。

    倒是临走之前,还和值班护士也交代了几句。

    ·

    几个人焦急的等待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后……

    一个穿着白色大褂,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老头忽然就从医院走廊里走了过来。

    身边还跟着两个稍微年轻点的医生。

    老头走进急诊病区的时候,护士台后的护士立刻站了起来,里面的护士长也赶紧迎了出来。

    “陈部长……您怎么来了?”愣了一下后,又赶紧对这位陈部长身边的另外两个医生点头打招呼:“啊,罗主任,赵主任……”

    陈部长摆摆手:“今晚谁值班?”

    他话音才落下,值班医生就已经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连带着今晚当值的几个医生都跑了出来。

    “陈部长……”

    “嗯。晚上刚好在医院,有点事情过来看看。”陈部长矜持的点了点头,语气很随意。

    值班医生赶紧道:“您这是……”

    陈部长的目光在病区巡视了一圈,看见了不远处的鹿细细等人,心中一动就走了过来。

    “哪一位,是德文希尔小姐?”

    妮薇儿立刻迎上两步:“我就是。请问你是……”

    “这位是我们医院的大外科部长,陈部长。”旁边的急诊医生赶紧介绍道。

    一个大医院的大外科部长,一般来说,都是这个医院排名最顶尖的大佬之一!

    医院的外科分为很多科,比如骨科啊,普外科啊,神经外科,胸外科啊等等等等。

    大外科部长,就是这些所有外科的老大!

    一般来说,都是本医院外科领域最牛逼最顶级威望和学术地位最高的人来担任。

    若是论在医院里的实际权力,恐怕比一般的副院长都要管用。

    而且,在沪市的三甲大医院,能当大外科部长的这种顶级专家。

    至少都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那种顶级医疗大拿才有资格坐这种位置!

    ·

    妮薇儿既然开口了,陈部长先是打量了她一眼,心中就有数了。

    他改换了英语对妮薇儿道:“德文希尔小姐?莫里斯教授和我通过电话了,请你放心,你的亲人在我们医院一定会得到最好的治疗。我和莫里斯教授也是老朋友了……嗯,这样,我先了解一下病人的病情吧。”

    陈部长对待妮薇儿的态度就和善了许多,微笑着说完,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急诊医生。

    急诊医生会意,赶紧去把ct片子和病理单拿了过来。

    陈部长拿起ct片,直接举起来对着天花板的灯光先看了会儿,看着看着,眉头就拧了起来,放下后,摇头道:“去办公室,拿读片灯看吧,看的更清楚点。”

    眼看陈部长带人率先就走向了医生办公室,鹿细细等人跟在后面。

    鹿细细趁机拉住妮薇儿问了一句:“你找的是什么人?关系够么?”

    “应该够吧,莫里斯教授是我父亲生前的朋友……是皇家医学院的资深教授,帝国勋爵。

    嗯,他还是《柳叶刀》的资深审文专家。”

    最后这句话,鹿细细顿时就明白了。

    什么不列颠皇家医学院的教授也好,都不至于让华夏国沪市这家大医院的部长太过如何。

    但是一个《柳叶刀》的资深审文专家,那就不同了!

    《柳叶刀》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医学学术期刊,没有之一!

    在全世界的医学界,能不能在柳叶刀发表论文,能发多少,是衡量一个医学专家的学术地位的标尺!

    在华夏国更是如此,在世界顶级的核心期刊上能发表学术论文的话,更是和医学专家本身的名望,前途,甚至是职称,都紧密挂钩的!

    一个《柳叶刀》的资深审文专家,当然至于让人跪舔。

    但是,在无关大局的情况下,结交一下,结个善缘,却是绰绰有余了。

    ·

    办公室里,这位陈部长很认真的读了片子,然后扭头看了身边的其他两位医生。

    “罗主任,你是神经外科的专家,你也看看。”

    罗主任其实在一旁早就看了,不过陈部长既然发话,他还是又从凑近了,多看了一会儿才开口。

    “片子显示的情况很典型,左额多发……嗯,不排除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我看可能性很大,不过最好是再做相关检查吧。”

    陈部长点了点头,然后看鹿细细等人,主要是看妮薇儿:“德文希尔小姐,我们的意见是,病人最好是立刻住院,然后进行相关的一系列检查。”

    说着,仿佛生怕妮薇儿是个小姑娘听不懂,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

    “病人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所以我的建议是,他需要尽快得到治疗才行。当然了,具体的决定,还需要你们来决定。”

    陈部长的英语虽然带着口音,但是却还是很流利的。

    顶级的医疗专家,需要保持和国际医学学术界的交流,阅读最新的学术论文,所以英文功底还是必须要有的。

    “不用考虑了,我们立刻办理住院。”鹿细细先开口了。

    陈部长看了鹿细细一眼,眯了一下眼睛,不过还是又看向妮薇儿。

    “嗯,我的意见一样,我们办理住院吧。”妮薇儿想了想:“非常感谢你,陈部长……”

    “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我和莫里斯教授是也是老朋友了。”

    妮薇儿毕竟是贵族家族里成长起来的,立刻就听出了对方话中的意思,于是点头,用很认真的语气道:“我一定会告诉莫里斯叔叔,您对我提供的帮助!我也代表莫里斯叔叔,感谢您的友谊!”

    陈部长浅浅了笑了笑。

    随后这位大佬看了看手表,道:“好了,罗主任,你让人来帮他们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我还有事,先回办公室了。”

    有这位医院的顶级大佬开口,自然一切都不是问题。

    不过就在陈部长离开前,鹿细细又开口说了一句:“陈部长。”

    “嗯?还有什么事情么?这位……女士?”

    陈部长笑眯眯的看着鹿细细。

    鹿细细缓缓道:“还有一个情况,是病人的病情,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明一下。”

    顿了顿,鹿细细飞快的将陈诺一天前在金陵做检查,并且检查见过一切正常的事情,说了一边。

    陈部长听了,顿时皱眉:“金陵?哪家医院?”

    鹿细细报了一家金陵著名的三甲大医院的名字。

    陈部长听了,脸色顿时凝重起来:“那应该不会误诊啊……你确定,拍了核磁共振,医生读片后说一切正常?”

    “是的,是他们的影像科主任亲自读片做的诊断。”

    陈部长一脸古怪:“这就……离奇了啊。”

    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的影像片的甄别,虽然不敢说是多复杂多难懂。

    这么说吧,这个病虽然很重,但是核磁也好,ct也好,一般来说,片子上是可以清楚的看出来的。

    这种差别,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也不至于弄错。

    何况,金陵城也是省会城市,三甲大医院的影像科的主任,水平绝不可能弱的!

    怎么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片子和报告已经让人送来了,应该晚些时候会送到。”鹿细细补充道。

    “好!片子送到了,你们可以立刻拿给我看!”陈部长也是生起了疑惑。

    ·

    陈诺的住院被安排在了神经外科的住院部,而且是单人病房。

    最好的条件。

    国内的公立医院,这种单人病房对普通病人是不开放的——哪怕是普通的有钱人都不行。

    曾几何时,这种病房有一个别称,叫做高干病房。

    2001年,后来稍微口子送开了一些,一些顶级的富人也可以享受到这种待遇。

    当然了,那种家里只有几套房,资产几百万的普通的小富人家,还是很难的。

    ·

    单人病房的条件非常好。

    有单独的卫生间,淋浴房。

    房间里有餐桌,茶几,沙发。

    还有电视柜,衣柜。

    当然了,病床还是那种小小的病床。

    这一点,和很多人以为的,单人病房怕不是病人睡的都是高级双人大床是不同的——那不肯能!

    稍微专业一点的医院,哪怕是再怎么优待,也都会给病人睡医疗用的病床!

    不是为了舒服不舒服,而是为了,万一出现紧急情况,便于抢救和治疗!

    ·

    “陈部长,那些人是什么来头?让你晚上的都跑去亲自处理?”

    在陈部长办公室里,那位罗主任笑着问道:“看着就是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嘛。”

    “不列颠皇家医学院的莫里斯教授给我打的电话,说是他的朋友……好像可能还沾点亲戚吧。”陈部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随后叹了口气:“莫里斯是《柳叶刀》的资深审文专家,能结交就结交好一点吧。到了我这个年纪,倒是不差核心期刊论文了……不过,咱们医院里的那么多专家,总是需要发期刊的。”

    “您也是为大家费心了。”罗主任也是叹了口气。

    陈部长语气忽然一转:“不过那个叫德文希尔的小姑娘,倒也不能小觑了的。

    莫里斯那个家伙我认识,是个古板而且眼高于顶的家伙……

    不列颠人么,傲慢都是骨子里的。

    而且他本身就是个贵族。

    能让他特意打电话过来托付的,那个小姑娘说不定身份也不一般。

    没准也是个大贵族出身呢。”

    罗主任一愣,皱起眉头小心翼翼道:“不列颠的大贵族……那……我们是不是要通知外事办出面一下?”

    “暂时不必了,病人资料显示是华夏人,就不必请外事办介入了。”

    顿了顿,陈部长皱眉道:“不过病人家属刚才说的事情,我倒是很好奇……按理说,金陵城三甲医院的影像科主任,不可能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的……”

    ·

    几个小时后。

    鹿细细亲自拿着资料走进了陈部长的办公室。

    资料是李颖婉在金陵的司机连夜开车送来的,沪宁高速公路,一路狂飙,四个小时不到送到了医院。

    几分钟后,看着读片器上的那张金陵城医院里的核磁共振的片子,陈部长的嘴巴张了张,仿佛惊讶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扭过头,摘下眼睛,陈部长皱眉看着鹿细细:“你确定,这是病人的片子?昨天拍的???”

    “嗯。”鹿细细点头。

    “这绝不可能!!”陈部长的语气,和晚上那位急诊室医生的语气几乎如出一辙:“一天时间,同一人的脑部机体变化,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变动。

    器质性的病变也不可能在一天时间就……”

    陈部长揉了揉眉心,又扭头去看了一眼那张片子。

    片子的角落下,是有机器自动生成的拍片的日期和时间的。

    又确认了一遍后,陈部长摇头道:“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要么,就是金陵城那家医院的核磁共振机器坏掉了,出故障了!

    要么,就是你们取片子的时候,取错了别人的片子!”

    鹿细细静静听完,点了点头:“所以……医学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科学的事情没有绝对的。”陈部长苦笑道:“但至少,以我所学几十年的专业来看,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

    鹿细细目光闪动,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好的,我明白了。”

    “今天早上,会给病人做一个彻底的检查,到时候,其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一切自然就清楚了。‘

    请你们家属相信科学,一份ct可能出错,但一系列的诊断依据行成了金标准的诊断链,就不太可能出错的。”

    鹿细细礼貌的告辞出门。

    陈部长却依然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读片器上的片子,揉了揉眉心,又凑过去多了两眼。

    “不可能的啊……一定是机器出故障了……哎。”

    ·

    早晨的一系列检查过程里,陈诺都是处于昏迷状态的。

    不过当护士抽完了最后一管子血后,躺在病床上的陈诺却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醒来后,陈诺立刻看见了坐在病床沙发上的几个女人。

    鹿细细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孙可可,李颖婉,妮薇儿,西城薰,一字排开坐在长沙发上。

    瓦内尔和塞琳娜不在,出去办事儿去了。

    吴叨叨倒是在。

    陈诺听见了洗手间里传来一阵冲水的声音,就看见吴叨叨推开厕所门,手里拿着一卷报纸走了出来。

    “咦,师弟醒了啊?”吴叨叨笑嘻嘻打了个招呼。

    陈诺脸色阴沉了下去。

    “我……我怎么在……”

    “你晕倒了,我们送你来的医院。”

    鹿细细已经走到了病床前,看着陈诺沉声道:“你先不要着急,等我把话说完,你再说什么也不迟。”

    “……嗯,你说。”

    “你生病了。”鹿细细缓缓说着,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这里是沪市的xx医院,一家很大的三甲医院,你昏迷的时候,我们请了这里最好的专家给你做了检查,也会诊了。

    所以,现在情况还是比较明确的。”

    “我得了什么病?”

    “……还是之前说的那个,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鹿细细说完,审视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陈诺听了,脸色居然很平静,无喜无悲的,然后低头沉默了会儿。

    片刻后,少年缓缓抬起头来,脸上居然露出一丝仿佛自嘲一样的笑容来。

    “嗯,我知道了。”带着苦笑,少年淡淡道:“我就说么,我哪里有那么好的运气。一个绝症,说没就没了?

    所以……昨天你们拖我去金陵城的医院检查,那次检查是误诊了,对么?

    我其实还是有病的?”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的。”鹿细细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陈诺皱眉道:“我在这里……”

    “你在这里治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会给你最好的医疗条件。”

    少年似乎说什么,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发现身子虚软无力,皱眉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上面还插着点滴针。

    “我的东西呢?”陈诺问道。

    孙可可立刻起身走了过来,拿着一个单肩包递给了陈诺。

    陈诺接过,从里面翻出了奶奶的遗像,少年松了口气。

    他双手抱着遗像在怀中,然后不再说话,扭头看着窗外。

    脸色上,依然无喜无悲。

    鹿细细静静的看着少年,从他的脸上和眼睛里,仿佛看不出这个年纪的年轻他人该有的半分朝气。

    哪怕是得知了自己绝症在身,似乎也只是那么漠然的表情。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你……”

    “我不挣扎了,随便吧。你们想对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陈诺抬起眼皮来,看了房间里的众人一眼:“反正……那个绝症,我也是要死了的,不是么?

    既然都要死了,那么怎么样,也就都无所谓了吧。”

    鹿细细忽然语塞,不知道再对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少年再说什么好了。

    沉吟了一下,鹿细细看了一眼吴叨叨:“吴师兄,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

    高干病房楼下的花园里。

    鹿细细和吴叨叨站在一棵大树下。

    “他沉睡的时候,我检索了一下他的意识空间。“鹿细细缓缓道:”为了印证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你说的,关于生魂,残魂的那些理论。”鹿细细飞快道:“陈诺现在的精神意识空间里,他的精神力非常的虚弱。

    嗯,比他刚醒来的时候,我对他进行了检索的时候,又衰弱了很多。

    直观一点说,大约衰退了有30%左右。”

    吴叨叨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会不会是他昨天在明珠塔上……嗯……

    完成了心中的执念,所以他的魂魄力量就开始加速消散!

    那么,一旦他魂魄消散掉,我师弟岂不是就能回来了?”

    鹿细细面色却很凝重:“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现在面临一个新的问题……他的那个绝症!

    一天时间,好好的人忽然就又得了绝症!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的魂魄散去,换成了我老公的魂魄回来……

    但是绝症缠身,我老公就算醒来了,也是死定了的!

    而且,这个事情也太过诡异了。到底这个绝症是怎么会一天时间又变出来的……”

    吴叨叨张了张嘴,他也说不出什么个所以然来。

    鹿细细叹了口气:“我不是什么太聪明的人,不过幸好,这件事情,我已经找人帮我分析了。

    楼上病房里的那些女孩都是普通人,所以这件事情,我会请人分析,给你和我一起听。

    必要的时候,吴师兄,唤醒我老公,还是要靠你的法术才行。”

    说着,鹿细细拿起了电话,飞快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等了会儿后,那边接通了。

    “奶糖,我发送的事情的经过和全部的资料,你都看过了么?”

    鹿细细的语气居然变得柔弱了几分,带着一丝哀求和指望:“我现在完全没有头绪,可就靠着你来给我分析这件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啊……”

    鹿细细的电话开的是免提。

    吴叨叨立刻就从电话那头听到了一个清脆而稚嫩的咳嗽的声音。

    “……咳嗯……鹿细细,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啊……你和那个……”

    “好了,你先别说其他的,赶紧给我分析一下吧。”鹿细细叹了口气。

    “……好吧!”电话那头,小奶糖少年老成的笑了起来:“其实逻辑非常完整了,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逻辑还是能顺出来的。”

    顿了顿,小奶糖用奶声奶气的童音开始了飞快的讲述:

    “我理出来的逻辑如下,听好了啊!

    首先呢,月份,陈诺查出了绝症,对吧?

    既然你们现在在沪市的医院又确诊了。

    那就证明了,陈诺的原生者,去年的那次诊断是正确的,他确实得了绝症!

    然后呢,在月23日那天。

    你们后来认识的那个陈诺,寄生在了这个躯壳的身上,也就是夺舍了!

    从此,一个普通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实力强大的能力者!

    而且根据你告诉我的,这个家伙的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掌控者。

    掌控者哎!!!

    鹿细细,你已经是我所知道能力者里最顶尖的天才了!

    可纵然是你,也不可能在半年时间内,从一个普通人进化到掌控者吧!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你的那个老公,也就是夺舍后的陈诺,是一个拥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神奇力量的人!

    而且,他夺舍后,大半年时间里,他都保持着健康的状态!

    原来的身躯患的绝症,居然在他夺舍之后,完全消失了啊!

    嗯,也许不是消失,而是被他的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神奇的力量给压制住了!

    然后,时间推移到了这个月的十几天前。

    后来的陈诺在和你一起经历了亚马逊雨林的冒险后,身受重伤,可能垂死。

    然后,他的灵魂消失了——也可能是过于衰弱了,耗费太大了。

    然后呢,原主的魂魄,啊,你们说的是残魂,对吧?

    残魂趁机又出来,占据了这个肉身。

    可是呢,这个原主的残魂,却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老公那个家伙,所拥有的神奇的力量,也因为随着他灵魂的消失被带走了!

    不但神奇的掌控者的实力不在了。

    就连原本被压制了大半年的绝症,也重新冒了出来!

    你听明白了么?听出问题在哪里了么,鹿细细?”

    鹿细细犹豫了一下:“问题在哪里?”

    “问题在后来的那个陈诺,所拥有的神奇能力?”吴叨叨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咦?你身边还是有一个智商勉强在线的人嘛。”电话那头,小奶糖大大咧咧道,然后声音含糊了起来,仿佛正在咔咔咔的不知道啃着什么东西。

    吴叨叨却飞快道:

    “你的意思是,后来的那个陈诺拥有神奇的能力!

    他的魂魄在的时候,就能压制住绝症!

    他的魂魄一旦离开,绝症就出来!

    所以,现在的问题,只要把他的魂魄弄回来,这个什么绝症……”

    “这个绝症,应该就会重新被压制下来!

    具体的原理我不知道。

    但是,逻辑分析,推论出来,就是这样的结果。”

    小奶糖含糊不清的飞快说着,然后又问道:“鹿细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居然有了个老公呢!

    你不是一直告诉我,男人是最讨厌的东西么?

    还有,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我……”

    啪!

    电话被鹿细细挂断了。

    ·

    “……”

    白发萝莉一手捧着个苹果,一手捧着手机,目瞪口呆的看着挂断的手机,愣了两秒钟。

    “鹿细细!你长本事了啊!居然挂我电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是有了男人,就不要徒弟了嘛!!!”

    ·

    “……”鹿细细沉默着收起了手机,才抬头看吴叨叨:“所以,根据她的推论……

    现在只要能唤醒我老公的魂魄回来……那么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绝症也能被压制下去!

    吴师兄,你有办法,现在唤醒我老公的魂魄么?

    你说的那个喊魂术……”

    吴叨叨脸色一变!

    “这……可是,楼上病房里的那位,可还没死呢!

    他的魂魄还没散去……此刻强行喊出他的魂魄来……

    就等于谋害无辜之人!

    有悖天道!!”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吴师兄!

    但是你看到了!他的魂魄在这里,一天时间,绝症就发展到了这么快!

    我也不知道,他的魂魄之力到底什么时候能散去。

    我们到底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他‘自然死亡’。

    万一时间拖的太久……恐怕不等我老公的魂魄回来,绝症就已经杀死了他的肉身!

    那个时候,就什么都晚了!”

    说到这里,鹿细细皱眉,回头。

    孙可可就站在了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两人。

    “你都听清楚了吧,孙可可。”

    孙可可抿了抿嘴:“你……知道我来了?”

    “你是个普通人,若是让你走近我十米的距离我都察觉不到,怕是我也早就死掉了。”鹿细细摇头:“既然没阻拦,就不怕你听到。”

    “你们……在商量怎么杀死他么?”孙可可毕竟是有些不忍。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若是他迟迟不死的话,绝症就要杀死他了!一旦肉身死亡,我们认识的那个陈诺,怕是就回不来了!

    夺舍夺舍,若是舍都没了!还夺个什么舍!”

    “可是……”孙可可毕竟是个慈善的性子,低声道:“这么做不行的……昨天在明珠塔上,他抱着遗像拍照的样子,你们也都看到了。

    他……他其实,实在是个无辜的可怜人。”

    吴叨叨忽然眼睛一亮,插嘴打断道:“鹿弟妹啊……你确定,你前会儿在他昏迷的时候,检查过。

    他的精神力量,已经衰弱了30%这么多?”

    鹿细细看了吴叨叨一眼,对“鹿弟妹”这个称呼没反驳什么,点了点头:“是的。”

    “那就……可能是,他昨天完成了一个执念了!

    所以魂力消散了一部分啊!

    现在还没彻底消散,那就是一定还有执念没完成!

    我们只要找到执念给他完成了……没准就会自己消散掉了!

    那样……我们也就不用做那种造孽的事情了!”

    还有执念?

    鹿细细凝神想了想……

    “我可以去试试。”孙可可鼓足勇气道:“我们这些人里……他其实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我!你们对他来说都是陌生人,但我不是……

    我,我可以和他聊聊,谈谈,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和执念!”

    ·

    病房里,陈诺抱着相框依然在发呆。

    他没有察觉到,鹿细细等人回来后,交谈了几句,房间里的人陆续都出去了。

    就连那个日本女孩,也都看了自己几眼,不甘心的出去里。

    房间里,最后就只剩下了孙可可一个人。

    孙可可先过去把房门关上,然后搬了把椅子到病床边。

    少女犹豫了一下,对着陈诺轻轻开口:

    “那个……陈诺同学,我们……我们可以聊聊么?”

    陈诺缓缓的抬起头来,平视着孙可可。

    ·

    半个小时后,孙可可走出病房来,来到了走廊的尽头,大家都坐在走廊尽头的长椅上。

    “他怎么说?”鹿细细最先站了起来,李颖婉等人也都起身,看着孙可可。

    被一帮“情敌”盯着的孙校花,心中先是紧张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等鹿细细询问,孙可可还是先开口了。

    “我和他聊了一会儿,他说……

    这个世界上,他最在意的人已经去世了,所以他对这个世界其实没什么留恋的。

    对于死亡,他表现得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担心和害怕,他只是想静静的等死就好了。”

    鹿细细听到这里,眉头紧皱。

    “……不过,他还说起,如果可以得话,他其实很想在死之前,见一个人。”

    “他想见谁!你快说!!”几个女孩顿时来了精神。

    鹿细细皱眉:“是……他母亲么?还是他妹妹?

    嗯,想见妹妹的话容易……打电话去香港,让蒋老师把他妹妹立刻带回来就好了。

    见母亲的话……”

    鹿细细眉头一挑:“我……”

    “可别啊!我的大姐啊!!劫狱犯法!!”吴叨叨吓的脸色一白。

    鹿细细皱眉道:“说什么呢!我是说可以带他去探监。”

    孙可可摇头:“不是的,你们都说错了。

    他没说想见小叶子……陈诺收养小叶子,是……在夺舍之后!所以,现在的陈诺,其实根本没见过小叶子,所以也没有什么感情,没有执念的。

    至于他的母亲,他说也没什么想见的。他对母亲,没有爱也没有恨。”

    “那他……”

    “他想见他父亲。”孙可可低声道:“他的亲生父亲!那个当年和他母亲离婚,然后一走了之,抛弃掉了他们母子的男人。”

    众人:“…………”

    孙可可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深深吸了口气:“他的原话是……”

    女孩脸色有些恍惚,想起方才在病房里,那个少年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原本平静和淡漠的脸上,露出来的那种扭曲的痛恨的样子!

    ·

    “我想见他一面,问他一个问题。

    不是问他为什么当年要和我妈妈离婚。

    我也不想问他,为什么抛弃掉我不管不顾多年——这些我都不想问。

    我只想问他,为什么,连奶奶生病那么长时间,临终躺在床上,喘着气,叫他的名字,就想见他一面,看自己亲儿子一眼……

    可他都没有回来,一直没有出现!

    我奶奶可是他的亲妈啊!

    他抛妻弃子我都可以懒得去恨他!

    但是,他的亲妈,他都可以不管不顾……

    我就想见他,然后当面亲口问他一句话:

    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嘛?!我奶奶生下你,养大你,是养了个畜生吗?!”

    ·

    沉默了几秒钟……

    鹿细细忽然用力一摆手。

    “找!!找到这个人!找到陈诺的父亲!!把这个人找出来!!”

    ·

    【一万一千字大章爆发,求月票!

    别问为啥一章了,我这一章抵别人三四章的字数的啊啊啊啊啊啊!!

    求月票!

    求月票!

    满地打滚求月票!

    真的拼老命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