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没见过啊……】(万字大章!)
稳住别浪 第二百四十六章 【没见过啊……】(万字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万字爆发!求月票!

    球球了~)

    ·

    第二百四十六章【没见过啊……】

    孙可可今天下午补完课,回到家后在家里沙发上躺尸。

    虽然学校在放暑假,但老孙贵为副校长,还是不能休息的。为了应对即将开学后的国际部的开张和招生的事情,老孙最近这些天忙的脚不沾地,本来不喜欢应酬的性子,都晚上被教育公司的人拖去参加了两次饭局。

    下午的时候,孙可可回到家,趁着爹妈不在家,躺在沙发上歇气儿,看了会儿芒果台暑假期间重播的白娘子传奇。

    然后趴在沙发上想了会儿那只让人又爱又恨的陈小狗。

    看了两集白娘娘,电视台又开始重播小燕子了——孙可可其实不太喜欢那种太闹腾的剧,瞧了两眼没啥兴趣,就干脆溜进了父母的房间里,从杨晓艺的梳妆台抽屉里,顺了一袋面膜出来。

    趁着爸妈不在家,给自己敷了个面膜。

    其实孙可可十八岁的年纪,花朵一般的青春正盛,哪里需要敷面膜,只不过是好奇新鲜感罢了。

    敷着面膜,接到了那位小鹿姐的电话,然后孙校花直接把才敷了不到五分钟的面膜一撕,跳起来换了双球鞋,就一溜烟出门了。

    化妆什么的,不存在!

    青春无敌嘛。

    夏天傍晚五点来钟的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但是日头已经没有白天那么毒了。

    孙可可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了陈诺家的小区,老式小区也没有什么物业门卫之类的,直接就骑了进去。

    才到陈诺家楼下,就看见了几个人正在单元楼洞门口等着。

    孙可可第一眼就看见了磊哥顶着个大光头,正蹲在路边抽烟,旁边蹲着的是浩南哥。身边居然还有俩外国人。

    孙校花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磊哥,林生?你们怎么在这儿?”

    姑娘随即心中一动,脸上露出笑容来:“是陈诺回来了吗?”

    磊哥脸色有点古怪,勉强对孙可可挤了个笑容出来:“那个,可可你来了啊……”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没吭声。

    孙可可就一皱眉,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了。

    “我们在这儿等你呢。”

    “等我?”孙可可愣住了。

    自己是小鹿姐叫来的啊,怎么是磊哥他们在这儿等着?

    不过,毕竟是心中想着陈诺,孙可可暂时先压下了疑问:“那上楼吧,陈诺……陈诺是在楼上么?”

    “嗯。”张林生站了起来,把烟头扔了,在地上踩灭。

    眼看孙可可要上楼,张林生却拦住了一步,挡在了孙可可面前。

    “那个,孙可可,先别上楼,我们还等个人。”

    “……”孙可可看着张林生难看的脸色,一颗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姑娘在说话,已经明显着急了:“到底什么事儿啊?陈诺呢?”

    说着,抬头就往楼上看。

    “先别急,等一下。”磊哥过来扶了扶孙可可的肩膀。

    因为之前西北之行的遭遇,孙可可心中对磊哥和张林生两人的接受度很高,也最亲近——毕竟是患难之交。

    孙可可心中已经开始各种坏的猜测往上冒了——这会儿,都已经把自己是被鹿细细叫来这个茬儿给忘记了。

    本能的就感觉到,磊哥和张林生这两个陈诺身边最亲近的同伴都聚在这里,而且脸色都那么难看。

    那就一定是陈诺出事儿了!

    旁边的瓦内尔和塞琳娜两人,倒是安安分分的站在一旁,只是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来。

    就在孙可可正要推开张林生上楼的时候……

    “来了。”张林生忽然目光看向了孙可可身后。

    那辆商务车直接开进了小区,然后停在了楼下路边。

    车门打开,先从驾驶座位上跳下来的居然是小妖精夏夏。

    鹿细细要去找李颖婉,瓦内尔一个老外,虽然驾驶技术很好——但毕竟不认得路。

    瓦内尔别说开汽车了,毛熊汉子坦克都会开!

    嗯……开飞机也不是不敢,灌上两瓶伏特加,就没有不敢的!

    但金陵城的路毕竟不认识,之前开去堂子街是靠鹿细细指路。

    找李颖婉的时候,小妖精夏夏是何等的聪明!直接就主动请缨给鹿细细当司机了!

    这个女孩真的是有机会就钻,一点都不放过的。

    ·

    商务车后面的门打开,然后鹿细细先从里面下来,随后下来的是一脸懵逼的长腿妹子李颖婉。

    长腿妹子的表情,比孙可可更懵逼!

    本来人在金陵城的住处待着,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陈诺的家人。

    长腿妹子立刻开开心心的跑了出来,就被鹿细细带过来了。

    鹿细细么,李颖婉是见过一次的——虽然就见过一次,但是鹿细细艳光四射,也给李颖婉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不过,她还真的以为这是陈诺的“姑姑”呢。

    鹿细细找到了李颖婉,也没多说什么,就说是陈诺出了点事儿,要请她来帮个忙。

    和陈诺有关的事儿,小萤火虫自然绝不会拒绝的,痛快的就跟了过来了。

    但一路在车上,李颖婉就着急的询问鹿细细到底是怎么回事。

    鹿细细也不说——现在说一遍,等会儿见了其他人还得说一遍。

    多麻烦!

    星空女皇这几天心情暴躁到了极点,可没多少耐心的。

    车上李颖婉问多了,鹿细细直接不耐烦,一根手指点在了长腿妹子的脖子上,把李蚂蚱直接弄晕了过去。

    李蚂蚱是没什么知觉了。

    但是把开车的小妖精夏夏给差点吓出毛病来!

    这是什么什么情况?

    一指头下去,那么一个大活人就晕过去了?

    演电影吗?武侠片吗?!

    ·

    下车后,小妖精夏夏脸色古怪的直接跑到了张林生的身边,话都不敢多说了,只是搂住了张林生的胳膊,张林生甩了两下没甩开,眼看夏夏一脸受惊讶的表情,没动了。

    “浩,浩南哥……你的这个嫂子,她……”

    “别说话,静静看着就好。”张林生摇头。

    ·

    孙可可看见李颖婉,顿时脸色就一变!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而且看着李颖婉居然是和鹿细细一块儿下车的,心中更是一团迷雾。

    李颖婉的表情,和孙可可也差不多,扭头就看鹿细细。

    那眼神的意思是:怎么还有她啊?

    鹿细细有点头疼,也有点越发的不耐烦了。

    女皇板着个脸,也不说话,直接走了过去,看了看孙可可,对她点了下头。

    “人头齐了,上楼吧。”

    “小鹿……”孙可可喊了一声。

    那个“姐”字还没喊出来,鹿细细却已经径自直接往楼上走了。

    女皇气场两米八,此刻板起脸来,更是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在场就没有人敢说话的。

    女皇当前上楼,瓦内尔和塞琳娜立刻跟着,然后是孙可可被磊哥拉了一下,也立刻跟了上去。

    张林生则对李颖婉点了点头——毕竟也是一个学校的。然后张林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长腿妹子吞了口吐沫,也迈步跟了上去。

    浩南哥倒是和夏夏落在了最后。

    夏夏一脸问号的看浩南哥,压低声音道:“那个……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浩南哥……你们的那个诺嫂……她,她好可怕啊……”

    张林生脸色古怪,却低声道:“其实我都不想让你来的,你非要来凑热闹……一会儿别说话,往后站,看着就行了。

    今天这个局面……怕是有人要倒大霉了。”

    ·

    房门被鹿细细直接就开了,走进来后,身后又陆续跟了一堆人。

    孙可可整个人都傻了!!

    小鹿姐居然开了陈诺家的门?!

    本来就不大的陈诺家的房子,一下进了这么多人,客厅就顿时拥挤了起来。

    鹿细细看了看家里这么些人,然后看见了灰猫从卧室里缓缓的跑了出来,然后蹦跶到了电视机上。

    “喵~”

    鹿细细点了点头,不再看灰猫。

    “小鹿姐……你……”孙可可用力咬了咬嘴唇:“你和陈诺……”

    犹豫了一下,孙可可憋出了一个词:“……认识?”

    鹿细细看着孙可可惊慌的表情,还有那已经有些泛红的眼眶儿。

    忽然心中也有些软了几分。

    鹿细细轻轻叹了口气,甚至过去,拉着孙可可坐了下来。

    孙可可心中焦急,有心说什么,但是鹿细细气场太强,一句话压在喉咙里却就是说不出口。

    鹿细细和孙可可先坐下了,然后目光环了一周,看了看众人,皱眉冷冷道:“都站着干什么?”

    众人轰然而动,坐沙发的坐沙发,坐椅子的坐椅子。

    最后落下磊哥没地儿坐了,干脆就一屁股坐地上了。

    “好,先说最重要的实情吧,旁的事情等会儿再讲不着急。”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眼光看了看孙可可,还有金陵城的这些位。

    “陈诺出了点麻烦,他……这次出去办点事,然后受伤了。

    具体的过程你们不需要知道,但现在的情况是,他受伤挺重的。

    而且……昏迷不醒。

    嗯,简单点说,医生说他现在是植物人的状态。”

    植物人!

    孙可可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陈诺呢?他人呢?在里面……”

    看了一眼鹿细细,鹿细细对她点了点头,孙可可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一把就甩开了鹿细细的手,往里屋冲了进去!

    同样的还有李颖婉,长腿妹子强行压着心中的疑惑,刚才也坐在了沙发上,一听这话,也直接跳了起来,紧跟着孙可可的步伐,就冲向里屋。

    瓦内尔本来想阻拦,却被鹿细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让开了里屋的路。

    磊哥和张林生也吓住了,两人愣了一下后,也同时蹦了起来,冲了进去。

    很快,里屋就传来了两个姑娘的放声大哭。

    ·

    陈诺的卧室里。

    孙可可和李颖婉两人一边一个坐在床边,也是一人一条胳膊,抓住了陈诺。

    俩姑娘正哭的梨花带雨,一口一个陈诺的大声叫嚷着。

    磊哥和张林生面色铁青,站在床边上。

    眼看鹿细细站在了门口。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林生扭头看鹿细细,语气里带着几分森然!

    “受伤了。”鹿细细摇头。

    “谁干的?”张林生眼睛有点红。

    磊哥也是咬牙瞪眼。

    “哎……”鹿细细叹了口气,对这两人反而态度越发温和了一些——这样的反应,才是真朋友!

    “你们别问了,那样的对手,不是你们可以去报仇的。而且……对手也已经被我们干掉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办法能让他醒过来。”

    想起这位陈诺小爷那一身鬼神般的本事,磊哥和张林生同时都是泄了气。

    确实如鹿细细说的……能把陈诺弄成这样,那样的对手,自己这种人根本不够资格参与报仇的。

    “事情已经了结了。”鹿细细继续道:“仇家也已经死了。医生说陈诺的状况是植物人,但是如果回到熟悉的环境,有熟悉的人和他说话,有可能让他产生反应。

    虽然希望也很小,但终究是有一丝指望的。

    所以,这就是我今天把你们都找来的原因。

    你们都是他认识的人,亲近的人,或许……”

    说到这里,鹿细细眼睛也是一红,闭嘴不说了。

    ·

    “呀!!他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在家里躺着!应该送到医院啊!!找最好的医生才行啊!!”

    哭了会儿的李颖婉,毕竟是那个性子刚烈偏执的萤火虫,第一个就从焦急和软弱的情绪之中跳了出来!

    甚至顾不得许多,对鹿细细大声嚷了起来。

    鹿细细神色平静,丝毫不生气,淡淡道:“最好的医生已经找过了。”

    “那可能是找的还不够好!”李颖婉大声道:“我让我妈妈立刻联系金陵城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

    说着,长腿妹子就立刻要掏手机。

    鹿细细摇头,走了过去,伸手就把李颖婉的手机拿了过去:“别乱来了。

    之前给他治疗的医生,是巴西总统的私人医疗顾问团队,已经是世界顶尖的水准了。”

    李颖婉一愣。

    她听明白了。

    巴西虽然不是一流发达国家,但也是世界大国之一,能给这样的国家的元首当医疗顾问的,水平绝对也是顶尖的。

    那些人都不行……金陵城估计也找不到更好的医生的。

    “而且,他的伤,也并不是医术范畴可以解决的……具体的我没办法和你们解释。

    你们就试试看能不能对他说说话,让他能有点反应吧。”

    鹿细细扔下这句话,却被房间里两个女孩哭哭啼啼的场面弄的头疼,干脆就转身出了房间去客厅了。

    房间里,孙可可抱着陈诺,哭的伤心之极,却看见躺在床上的陈小狗,毫无反应。

    脸色也是平静如沉睡一般。

    看着就越发心碎难忍,眼泪就止不住的流淌。

    李颖婉愣了一会儿后,也是回头过去重新抱住了陈诺的一条胳膊。

    ·

    房间里一开始自然是场面一片混乱。

    但是人么,哭了好长一会儿后,情绪释放掉了,总有慢慢平静下来的那一刻。

    孙可可终于哭完了,然后姑娘用力一抹眼泪,扭头目光就去找磊哥。

    磊哥一向办事最靠谱,也最有主意。

    上次西北回来,那些麻烦就是按照磊哥的主意给解决的。

    此刻孙可可身边又没有别的认识的人,眼泪汪汪的,下意识就去瞧磊哥。

    “磊哥……你,你有什么办法么?”

    磊哥这会儿用力抓头皮。

    这事儿……它也不是光头磊能解决的啊。

    想了想,磊哥低声道:“丫头……诺爷不是一般人,这个咱们几个都是知道的。

    这次诺……”

    说到这里,磊哥忽然一个激灵!

    强行把后面那个“嫂”字吞了回去!

    好家伙!

    幸亏老子反应的快啊!

    方才从头到尾,鹿细细都没说明她自己和陈诺的关系!

    而且看着孙可可和鹿细细的称呼,还有看到自己和张林生过来的惊奇的样子……

    好像也不知情啊!

    不行!

    这窗户纸,人家一家几口怎么捅都行。

    但是老子光头磊绝不能当捅破窗户纸的人啊!

    “这次……诺爷的这些朋友带他回来……那肯定,这些人也不是普通人!

    要想办法,这些人多半才是出路!我们都是普通凡人,距离诺爷他们那个层面太远了。

    这事儿吧,他们才是主心骨。”

    这话顿时点醒了孙可可!

    孙可可立刻起身来,松开了陈诺的胳膊,掉头就出了卧室!

    女孩走到了客厅,看见了鹿细细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孙可可深吸了口气,眼眶红红的,却用力抬起手背来,擦了擦眼睛,然后走到了鹿细细的面前。

    鹿细细抬头看孙可可:“…………”

    噗通!

    孙可可直接跪在地上了!

    “小鹿姐,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和陈诺怎么认识的,是什么关系……

    但既然人是你带回来的……你自然是跟他一个世界的人……

    我……我知道我是没办法帮他什么的……

    我……”

    说到这里,孙可可用力抿了抿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继续道:

    “我求求你,你想办法救救他吧……”

    ·

    鹿细细沉默着,然后伸手把孙可可从地上拽了起来。

    没回答孙可可的话,鹿细细却迪生问道:“你们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他有反应么?”

    “……没有。”孙可可眼泪又落下来了。

    鹿细细眼神阴沉了一下,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仿佛要把心中的焦躁用这种方式排遣出去。

    “磊哥和林生都在和他说话……但是他也都没反应。”

    “嗯,好,我知道了。”

    鹿细细:“让人都出来吧。既然没用,就别在里面待着了。”

    一会儿功夫,磊哥和张林生倒是出来了,只是李颖婉却死活不肯出来,坚持守着在床边——鹿细细也随她了。

    “孙可可和李颖婉留下,其他人,都先离开吧。”

    鹿细细发话了。

    磊哥和张林生一愣,不过也随后意识到了什么。

    这是人家,一家几口要解决什么内部问题了!

    “瓦内尔,你和塞琳娜出去找地方先待着。”

    “好。”毛熊汉子立刻点头:“那个,达瓦里希……”

    “他自然由我守着。”鹿细细皱眉。

    瓦内尔不说话了。

    至于出去找个地方待着,小事儿而已。

    “喵?”趴在电视机上的灰猫开口了。

    鹿细细看了它一眼:“……你可以留下。”

    ·

    女皇一发话,大家轰然而散。

    磊哥和张林生各怀心事,倒是小妖精夏夏心中还有点懵逼。

    嗯,还有一点点没看过瘾的心思。

    这就完了?就这?

    没看够啊!

    不过张林生带着夏夏出门的时候,自然会对她交待的。

    ·

    当家里就剩下了三个女人一只猫的时候……

    嗯,里面床上还躺着一只陈小狗。

    鹿细细倒也干脆,直接带着孙可可就重新进了卧室。

    任凭李颖婉就坐在床边拉着陈诺的手不停的抽泣。

    鹿细细沉默了一下,拉了把椅子过来,就坐在了床尾。

    房间里,孙可可和李颖婉在床的两边,一边坐一个。

    鹿细细坐在床尾的椅子上。

    门口那只灰猫悄悄的爬了过来,趴在门口仿佛头看,鹿细细扭头看了一眼,一挥手……

    砰!

    房门关上了。

    ·

    房间了沉默了会儿后。

    “姑姑……刚才,对不起,我情绪太激动了,不该对你大声叫嚷。”

    李颖婉起身,对着鹿细细鞠躬,用力抹了抹眼泪,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

    孙可可一愣:“姑姑?”

    孙可可立刻扭头看鹿细细:“你……姑姑?小鹿姐?”

    李颖婉冷冷道:“孙胖子!你怎么和姑姑说话呢!这是陈诺的姑姑!”

    孙可可瞪眼:“???”

    李颖婉心中虽然悲痛,但此刻也自然生出一丝丝的不以为然来。

    陈诺的姑姑都不认识……哼!

    “我其实不是他姑姑。”鹿细细板着脸开口了。

    “mo??”这次轮到萤火虫瞪眼了。

    看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少女,鹿细细哼了一声。

    眼神落在了两个女孩的手上。

    两个女孩,一边一个抓着陈诺的胳膊呢。

    “准确的来说……你们现在抱着胳膊的,躺在床上的这个男人……”鹿细细说道这里,抿了抿嘴唇,才缓缓说了下去。

    “他是我……老公。”

    ·

    “……什么?!”

    “你胡说!!”

    两个女孩同时尖叫出来。

    不同的是,孙可可顿时松开了陈诺的手,吃惊的瞪着鹿细细。

    而李颖婉则是反而死死抱紧了陈诺的手,扭头对着鹿细细龇牙,一副护食的样子。

    鹿细细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两个女孩。

    沉默了会儿……

    孙可可用力咬着嘴唇,然后从床边缓缓的站了起来,直视着鹿细细!

    “我……我是他女朋友!”孙可可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从嗓子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我不信她说……”李颖婉刚要开口。

    “你闭嘴!!”孙可可陡然提高了音量,对着李颖婉低吼了一声!

    孙可可眼睛充血,对着李颖婉冷冷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陈诺的女朋友!我和他从几年前就是同学,一直认识!

    他喜欢我,给我写过情书对我表白过!

    然后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后,终于走到了一起!

    身边的人,同学,家人,都知道这一点!

    这些跟你李颖婉有什么关系!

    是你,你忽然在有一天,跑到这里来,总是纠缠着他!

    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你,也从来没有接受过你!

    现在,这个女人……”

    说着,孙可可咬牙,伸手一指鹿细细,冷冷道:“这个女人忽然出现,说陈诺是他老公……

    好!好啊!!

    可就算如此!这件事情该去惊讶,该去难受,该去伤心……

    哪怕是该和这个女人大吵大闹的!

    是我孙可可才对!!

    因为我才是陈诺的女朋友!

    有人要抢我的东西!要紧张要着急!也是我才对!!

    你李颖婉凭什么叫嚷!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颖婉:“…………”

    长腿妹子傻了!

    一向姿态柔弱,一向如同小家碧玉一般,柔柔弱弱温温和和的孙校花,此刻却忽然刚强了起来!

    啪!

    啪!

    啪!

    坐在那儿的鹿细细,居然抬起手来轻轻的拍了几下巴掌。

    “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其实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鹿细细叹了口气:“我现在算是真的开始明白,为什么陈诺会喜欢你了。”

    孙可可的脸色变了,面对鹿细细的时候,再也没有之前的那么和善和柔弱无措。

    她咬着牙,盯着鹿细细:“我不需要你的赞赏和欣赏!”

    站在星空女皇面前的孙可可,以凡人之躯,却爆发出了生平仅见的勇气来。

    用这种弱小但是却坚强的姿态,死死的捍卫着自己的感情。

    ·

    “你到底是什么人!”孙可可盯着鹿细细:“所以……从认识你的时候,到你和我来往,你其实就一直抱着特殊的目的,是吗?

    你把我蒙在鼓里?”

    鹿细细不回答。

    “现在陈诺昏迷不醒,你却忽然对我说,他是你的……你的……”

    孙可可咬牙,却终究没有说出“老公”这两个字来。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一面之词吗!!陈诺现在难道还能坐起来,证明你的话吗?!”

    孙可可气势全开,如同一只还没有长大的小兽,对着强大的敌人,龇牙咧嘴着,愤怒的低吼,试图守护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鹿细细依然没有回答。

    过了会儿,女皇才轻轻叹了口气。

    “可是……你虽然这么大声叫嚷,但气势……你已经信了。”

    “…………”

    鹿细细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轻轻道:“就在你刚才对我发火的这些话看来……

    孙可可,你对我说的话,其实是相信了。

    你生气,你发火。只是你在心慌了,是么?”

    轻轻两句话,如同一根针,直接戳破了孙可可的伪装。

    她整个人就如同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顿时,气势干瘪了下去。

    鹿细细低声道: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呢,你可以痛斥我,然后对着陈诺也一番怒骂,骂他渣男,骂他混蛋!虽然……他可能听不见,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然后你可以转身扭头离开,走出这个房子,然后彻底离开!以后这里的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和你再也没有关系。

    你也就从这个可笑而荒唐的局面面,彻底解脱了!”

    话音未落,孙可可身子猛的一震!

    女孩的嘴唇微微颤动,仿佛要说出什么来,但是一双小手捏成拳,捏的死死的!

    却偏偏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愤怒之下,甩门而去?

    这个念头,瞬间在孙可可的脑子里……不是没有过!

    愤怒的和这个渣男一刀两断,然后走出这个屋子,让这些愤怒,这些委屈,都立刻远离自己!

    这个想法,孙可可的脑子里不是刚才没有过的。

    但……

    鹿细细静静的等着孙可可,但是孙可可身子抖成一团,却偏偏死死的咬着牙,一个字都不说。

    鹿细细心中叹了口气。

    “那么,你还有一个选择。

    第二个选择就是,想办法把这个家伙弄醒。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当面和他讲清楚,让他给你一个交代。

    在这之前,我们之间,先没必要这么互相撕咬的。”

    说完,鹿细细看了一眼李颖婉:“这些话,这两个选择,对你也是一样。”

    李颖婉:“……”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长腿妹子用力点了点头。

    她冷冷道:“对我来说,可以。反正欧巴一直都是和孙可可在一起的,我的努力不会停止!至于你……不过是又多了一个对手罢了!”

    “我会等他醒过来!”孙可可用力忍着眼泪,但还是没忍住,一颗颗泪珠滚落下来,然后飞快的擦掉,对着鹿细细道:

    “就算他对不起我,就算他变心了,就算他除了我之外又有了别的女人!

    那些交代,也是该他亲口对我说的!亲口给我交代的!

    而不是你对我说了,我就要离开!”

    鹿细细居然笑了一下。

    孙可可却忽然转身离开了房间。

    ·

    几分钟后,鹿细细走出卧室,却看见孙可可一个人在厨房里,蹲在角落的地上。

    双手捂着脸,正在无声的啜泣。

    身边,摆着一包纸巾。

    鹿细细皱了皱眉,缓缓的了过去,伸出手来。

    孙可可感觉到了手掌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女孩扭了一下身子,冷冷道:“你别碰我。”

    鹿细细嘴角露出一丝奇特的笑容来,似乎是冷笑,又似乎是自嘲。

    “其实,我对你没有厌恶的感觉。”鹿细细低声道。

    “……”孙可可放下了手,扭头看鹿细细。

    “太多的事情,我没法三言两语告诉你。

    我只想对你说的话是……

    我可能,没有办法一直陪着他走过今后这个人生。

    而他一直喜欢的,想过的生活,也……”

    鹿细细说到这里,皱了皱眉,才摇头道:

    “可能,几年后,我就会彻底的离开,彻底的走掉,彻底的消失的。

    到那个时候,其实你可以继续陪着他,在他身边,和他一起过那种,他想要的生活的。”

    孙可可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鹿细细。

    一时半会儿,她也没办法消化鹿细细说的这些话的意思。

    “好了,现在,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鹿细细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

    重新回到了房间里,鹿细细看着两个女孩,犹豫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为难。

    “现在有个马上要做的事情……嗯,看看也差不多到时间了。”

    “什么事情?”李颖婉问道。

    孙可可也看着鹿细细。

    “他已经昏迷了十天了。而且,后面也不知道还要昏迷多少天。”鹿细细摇头:“但是……你们知道的,一个人就算昏迷了,但是身体机能还在的话,每天都要……”

    “要什么?”孙可可有些懵:“要吃饭么?我可以做的。”

    “要流质食物么?”李颖婉皱眉思索:“我可以让医院送来,还是需要注射点滴的营养液?”

    “…………”鹿细细犹豫了一下:“这些事情都容易解决的,我要说的事情是……”

    女皇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排泄。”

    俩少女:“(*)”

    “我是每天用力量锁住了他某个部位的括约肌,然后定时了给他松开,让他排泄掉多余的水分……嗯……”

    女皇尽量用这样的言辞和少女们解释。

    孙可可和李颖婉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和红晕。

    “之前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鹿细细淡淡道:“既然现在你们也在这里,那么……我也可以继续自己做,不过……你们别嚷嚷就行。”

    “我可以!”

    “我可以!!不用你来!!”

    两个女孩都立刻果断开口,然后盯着鹿细细。

    鹿细细冷笑了一声:“你们要做也随你们,以后我们可以分配一下,轮流来照顾他就是了。”

    孙可可深吸了口气:“行,你告诉我怎么做,我来!”

    鹿细细皱了皱眉:“我会松开绑定在他身上的力量,然后……嗯,厕所里有一个准备好的尿壶。

    你……扶着他,让他……就好了。”

    “扶着他?”孙可可有些为难:“我,力气不够,我怕抬不动他。”

    “这个不用你,我会用念力把他的身子弄起来站立好。”

    “那你还让我扶着他?”少女继续疑问:“你既然能……那还需要我扶什么?”

    鹿细细眯起了眼睛。

    “嗯……就是,扶着啊。”

    “……”

    “……”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忽然之间,两个少女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懂了!

    “那个……一定要用手扶着么?”孙可可涨红了脸。

    “也可以不用。”鹿细细故意淡淡道:“如果你不介意事后洗床单就行。”

    其实女皇故意在试探了。

    既然能用念力操控陈诺的身子起来,那么扶不扶的……自然用念力也可以办到。

    只不过,这两句话一试探么……

    两个女孩,跟陈诺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深,就立刻明白了!

    原来……

    没见过啊……

    ·

    “灰猫!”

    鹿细细开口喝了一声。

    “喵~~”

    灰猫立刻跳到了房门口。

    “厕所里那个尿壶,你去叼过来。”

    灰猫:“????”

    叼,叼……

    叼过来?!!

    尿壶?!!

    猫毛都要炸了好吗!!!!

    本猫不想出去住酒店,留在家里就是这个待遇吗?!

    “你以为留下你是为什么!让你干活就快点干。”鹿细细眯起了眼睛。

    灰猫身子缩成一团,立刻一溜烟跑了去。

    ·

    片刻后,洗手间里,灰猫疯狂的趴在水池旁拧开水龙头,疯狂的在水边漱口,一双爪子疯狂的扒拉自己的舌头。

    房间里,鹿细细手里拿着尿壶,然后随手递给了李颖婉。

    “然,然后呢?怎么做?”孙可可红着脸。

    “先脱他裤子。”

    鹿细细一句话,反而让孙可可的手顿时缩了回去。

    鹿细细叹了口气,干脆走了上去,掀开了陈诺身上盖着的毯子。

    露出陈小狗穿着的短裤。

    女皇看了一眼旁边脸色古怪的少女们,心中冷笑,伸出手就去拉陈诺的短裤上的绳子。

    活扣,一拉,松紧绳拉开了。

    然后另外一只手就拉住短裤往下扒……

    忽然!!

    一只手,陡然就按在了鹿细细的手掌上!!!

    鹿细细心中一震!

    猛的抬头,就看见躺在那儿的陈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瞪的老大,就这么盯着自己……正在扒他短裤的手!

    旁边的两个少女,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李颖婉手里的尿壶都扔飞了!

    “欧巴!醒了!!”

    “陈诺?!”

    鹿细细也是吃惊的看着陈诺,然后脱口而出:“老公啊?”

    陈诺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鹿细细,然后看了看房间里的另外俩少女……

    咕嘟一下,一口吐沫咽了下去。

    “陈诺!陈诺!!”

    孙可可伸手去拉抓陈诺的肩膀。

    “欧巴!!”

    李颖婉也一把扯住了陈诺身上的t恤。

    陈诺却死死的按住鹿细细的手,仿佛生怕自己的短裤就这么被扒了下去。

    鹿细细一脸激动,声音都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颤抖。

    “你,你,你醒了?!”

    陈诺:“…………”

    一秒钟后……

    陈诺深吸了口气,身子努力往后缩,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鹿细细:

    “你,你是谁啊!

    这……这是我家?

    你怎么进到我家里来的?

    你为什么要脱我裤子?”

    ·

    【月票月票月票~】

    ·

    ·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