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是你们的……】
稳住别浪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是你们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百四十二章【我是你们的……】

    一个有着自己雄心壮志的种子……

    这是陈诺在听完了这个家伙的讲述后,做出的评价。

    但凡是一粒种子,谁不想自行深根,破土发育,大树参天,自成一脉!

    “所以,这里的母体已经真的不存在了么?”陈诺幽幽叹了口气,心中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的成分更多……还是震撼更多。

    这个人笑看着陈诺。

    “若是它还在这里,你们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这人摇头:“而我,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们讲话。”

    这人仿佛对陈诺的兴趣最大,讲话的时候始终关注着陈诺:

    “这里的母体已经被我消灭掉了。

    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漫长到为了做到这件事,连我自己都被束缚在这里几乎失去了自由。”

    “那么,一颗有着雄心壮志的种子先生,你是怎么干掉母体的?”

    “那么你呢?你见过的那个母体,又是怎么被杀死的?”

    陈诺皱眉思索了一下,看了看这片遗迹世界,忽然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我好像明白了。”

    鹿细细和其他人都看向了陈诺,鹿细细低声道:“你明白了什么?”

    陈诺语气很凝重:“应该是和这个地方有关系吧!那个献祭的金字塔?”

    “小子,说的明白点!这里还有很多人根本没搞清楚呢。”太阳之子不满道。

    陈诺摇头:“我只有一个大概的思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准确。”

    深吸了口气,陈诺的语气也不是很确定,但还是缓缓说了出来。

    “母体是精神生命体,也是最强大的精神生命体,能对它行成威胁的,只有……那个针对精神生命体的病毒。这也就是导致了母体文明灭亡的那个灾难的源头。

    而在我们这里,能对付母体的,也是那个厄运种子。

    厄运种子也好,精神病毒也好,都是这个范畴。

    胖老头,你几十年来猎杀那粹余孽,抽取那些恶魔的精神意识滋养厄运种子,其实也是一种负面的精神能量。

    这就做出了一个推论:要对付母体,必须是找到在精神层面上的负面能量。

    所以……就有了献祭,对么?种子先生!”

    种子没说话。

    陈诺见他并没有否认,心中越发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才继续道:

    “献祭是什么?是捕杀生灵!然后抽取它们来献祭给母体。

    这是一种什么行为呢?屠杀!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你是那个被献祭的人,比被猎捕而来,被绑在了那个献祭台上,当你看到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当你看到了自己即将被宰割。

    你会是什么精神状态,什么情绪?

    极致的恐惧!极致的绝望!极致的愤怒!极致的怨毒!极致的哀嚎!极致的仇恨……等等等等!!

    这些,不正是最最具现化的……负面精神能量么?”

    说到这里,陈诺忍不住朝着那座已经不存在的金字塔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唯一没弄明白的是,金字塔虽然历是悠久,但也不过就是几百年最多一千年的历史!

    可是……按照你刚才说的……母体就在地球。

    你说我们这些人类,这些地球生命得到进化成文明,得到点亮灵智,是因为……”

    说到这里,陈诺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那应该是更古老的时代才对了!可是金字塔的献祭,最多只有一千年不到。

    所以时间上,好像还有一个悖论。”

    这人再次笑了起来。

    “因为,献祭,并不是从金字塔开始的。”

    这话一出,陈诺身子猛的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种子!!

    沉默了几秒钟后,他忽然面露古怪的表情,长出一口气,只是盯着种子的目光力,饱含着震惊的味道。

    “我……明白了!”

    顿了顿,陈诺摇头:“妈的!你还真的够狠!”

    “明白了什么?”鹿细细皱眉。

    女皇仿佛有些焦躁——在这个地方,她是属于掌控信息量最少的人之一,此刻听的云山雾海,不由得就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陈诺没直接回答鹿细细的话,而是看着种子,语气很认真的问出了一句话!

    “所以……你在这里,在这个地方,到底献祭了几个你的同伴?”

    ·

    母体的降临,种子的诞生,毫无疑问,是在非常古老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人类恐怕还是古猿人!

    在那个时代,地球上还根本没有存在高等生命!

    那么,要杀死母体,要对母体造成创伤——哪里能找到负面精神能量?

    只有高等生命,有了智慧后,才能滋生出更加明确的负面精神能量来。

    人类才有仇恨,愤怒,背伤等等这些明确的负面精神能量。

    远古时代,地球上还没有高等生命,这个种子就算找到了母体,想杀死它,却怎么做到的?

    这是一个排除法。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那么剩下的那一个选项,不管看起来多么荒诞不经,也很可能就是唯一的正确答案!

    这个答案就是:远古时代,地球上唯一存在的高等生命,唯一能滋生出精神力量,或者负面精神力量的……

    只有种子!

    母体孕育出来的子民,彼此互相残杀,以获得负面精神能量,然后,再用这种能量,杀死母体!

    ·

    “我们从母体诞生,诞生在这个星球上。

    当我们觉醒后,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去寻找并唤醒母体,也可以得到自己的生命存在的意义。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其他的种子个体,想必都是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岁月。

    但是,但凡是生命,终究是需要走上一条进化的道路的。

    身为这个星球上当时唯一的智慧生命,高等生命,我们也不会例外。

    生命在满足了低级需求后,总会自然而然的追求更高级的需求。

    对于我们而言,我们在发现了,自己可以完全拥有自己的生命价值,生命意义后……

    我们得出了第二次觉醒。

    就是……我们的生命价值,道路的方向……在何处。”

    ·

    漫长的历史之前,在那个远古时代苍茫的地球上。

    可能是坐在荒原,可能是坐在山顶,可能是坐在山洞口,夜晚仰望满天星斗和月亮,当这些远古的地球上,唯一存在的高等生命——种子们。

    当他们在得到了自由的生命,并享受到了生命的自由后……

    当他们开始进入了思考自己生命价值,生命方向的时候……

    第二次觉醒,悄悄的就来临了。

    ·

    进化!朝着更高级的层面进化!

    这是每一个高级生命体,印刻在基因上的,天然最本能的也是最高的追求!

    ·

    和人类的进化不同,人类的进化是生命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

    在物竞天择的法则下,披荆斩棘。

    而种子却不需要这样!

    他们诞生的时候,就得到了母体的传承,拥有部分的精神印记。

    他们不需要摸索,不需要茫然,不需要在黑暗之中找不到方向!

    他们很清楚更高级的生命是什么样子的,也很清楚进化的方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

    一个幼崽,不管你想或者不想,不管你希望或者不希望,不管你愿意或者不愿意……

    这个幼崽最终将会成长成什么样子呢?

    答案非常简单,只有一个:

    成长成……爹妈的样子!

    ·

    种子的“爹妈”是母体!

    ·

    种子们是得天独厚的。

    他们是这个星球上当时唯一的高级生命体,他们在这个星球上没有天敌!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完全可以成为这个星球的主宰甚至是远古的神灵。

    因为,他们拥有几乎不可能死亡的生命!

    他们是精神生命体。

    按照母体文明的模式……精神生命体存在的本体是精神生命,而不是肉身。

    他们可以根据需要,根据情况,更换自己的肉身形态。

    可能刚诞生在星球上的时候,一个种子可能最初的形态是一只猛犸象。

    它可以用猛犸象的形态度过自己的一生。

    当某一天,这只猛犸象忽然被一群剑齿虎猎杀的时候,当一只剑齿虎尖锐的牙齿撕裂猛犸象的喉咙的时候……

    精神生命体完全可以抛弃掉猛犸象的肉身,然后成为这只剑齿虎!

    当这只剑齿虎年老体衰后,种子也可以完全抛弃掉衰弱的肉身,然后寻找一个新的,年轻的,健康的生命,然后……

    类似于夺舍!

    ·

    它们几乎可以说是不死之身了!

    能杀死精神生命体的,唯独只有一种东西:负面的精神能量。

    也就是说,在那个时代,在地球上,能杀死种子的,只有种子。

    除此之外,它们没有天敌。可以一直存活下去……

    ·

    “别的种子,或许很满足于这种生命的状态。

    但总有人不满足的。就像一个群体,有人浑浑噩噩,有人却仰望星空思考生命的方向。

    而很庆幸的是,我觉醒了,其他的种子却没有。

    更清醒的是,我是所有种子里,比较强大的一个。”

    陈诺听懂了种子的这番话。

    他觉醒了,别的种子没有觉醒——意味着他可以在其他种子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去偷袭别人!

    他是比较强大的一个——意味着,他拥有足够的实力去杀死其他弱小的种子,如果他实力太过弱小的话,恐怕就很难了。

    ·

    “当思考完了生命的意义后,我不再茫然,不再浑浑噩噩。

    我很清楚自己的生命价值和生命的方向在哪里了!于是,我开始行动。

    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那个时候,想定义时间这个东西,太过模糊了。

    总之,在寻找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有一天,我找到了一个同类。

    另外一枚种子。

    而且很幸运的是,我的精神力量,比他要强大。”

    “你杀死了他。”陈诺平静的说道。他用的并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叙述的语气。

    种子仿佛轻轻的叹了口气:“……是的。”

    同样平静的回答。

    ·

    种子杀死了另外一枚种子。

    精神力量的强大,让它可以压制这个对手。

    这并不仅仅是杀死对方的肉身……精神生命体,杀死肉身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精神生命体,却可以吞噬掉对方。

    当这个种子杀死了第一个同类后……

    也是生命力的第一次,他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东西:负面精神能量!

    被杀死的一方,被吞噬之前,爆发出了一种对于两人而言都很陌生的情绪。

    愤怒!绝望!悲伤!不甘……

    这些临死之前滋生出来的负面精神能量……

    让这个拥有“雄心壮志”的种子,非但没有得逞,反而差点就被搞死掉了!

    ·

    “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我大病了一场。

    我病了很久很久,在一个山洞里哀嚎打滚,躺了不知道多少个昼夜。

    在最虚弱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自己也会死亡,会彻底消散掉。

    但是,最终,我一点一点的康复了过来,一点一点的恢复。

    甚至,因为吞噬掉了那个同类,康复过来后的我,变得比之前更强大了!”

    随着种子的叙说。

    陈诺摇摇头:“你找到生命前进的……钥匙了!”

    种子微笑:“是的,钥匙,我找到了。”

    ·

    精神生命体可以用吞噬精神生命体的方式来强大自己。

    ——这是第一把钥匙。

    生命爆发出来的负面精神能量,会对精神生命行成可能致命的威胁。

    ——这是第二把钥匙

    活过来的这个雄心壮志的种子,在思考出了这两个结论后。

    很快,就想到了第三点!

    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精神生命体,是谁呢?

    不是种子!

    而是,母体!

    ——这是第三把钥匙!

    ·

    如果你面前是两个分叉路口。

    往左走,你可能捡到一百块钱。

    往右走,你可能捡到无数的财富。

    你会往哪里走?

    这个问题,不言而喻。

    ·

    雄心壮志的种子,很自然的,将主意打在了母体的身上!

    他开始重新踏上了寻找母体的道路!

    从诞生,到第一次觉醒,放弃寻找母体。

    再到第二次觉醒,重新寻找母体。

    生命的前进,仿佛走上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轮回,兜兜转转,回到了先前的道路。

    但是,结局,却已然不同!

    ·

    “我在前进的道路上,寻找母体,也在寻找同类。

    终于有一天,我找到了这个地方,找到了这里的,一个沉睡中的母体碎片。

    我知道它只是母体的一部分。

    但纵然是一部分,它的强大程度,也是我无法去吸收无法去杀死的。”

    “你没有唤醒母体。”

    “当然没有。”

    “你非但没有唤醒它,反而在这里,引来了你的同类,在这里杀死了你的同类,用它滋生出来的负面精神能量,去伤害母体?”

    “过程要更复杂更艰难的多。”种子摇头:“就如同无数次的摸索,我终于摸索出了一条可行的办法。”

    ·

    雄心壮志的种子,找到母体,在这个地方,引来了一个同类。

    杀死了同类,并且用同类的负面精神能量,去伤害了母体。

    母体被伤害了。

    就如同一个人被捅了一刀后,流出鲜血。

    然而母体流出的不是鲜血。

    母体被伤害后,流出的是大量的精神能量。

    雄心壮志的种子,得到了好处。

    按照原计划,它应该是继续去引来其他同伴,然后在这里继续杀死同伴,按照重复的做法来,伤害母体,让母体“流血”,然后它“喝血”。

    但是它计算出了一个问题。

    地球上的种子数量并不多。

    准确的说,是“能滋生出负面精神能量的高等生命”并不够多。

    种子太少了。

    按照它的计算,就算是自己成功的把所有的种子都引导到这里来,杀死,然后伤害母体……也无法杀死母体,无法让母体“流光血”。

    自己也不可能将这个母体全部吸收光!

    它需要更多的“能滋生出负面精神能量的高等生命”!

    ·

    “那么,就回到了先前我问你们的一个问题了。

    你们认为……你们人类,从古猿跳脱到了人类……这么一个进化。

    你们的星球,能出现这么么庞大的生物链,那么多神奇的物种,生命……

    这一切,真的是天给的?”

    面对这个问题……

    包括陈诺在内的,在场的所有人。

    忽然之间,心中都有了答案!

    ·

    种子改变了做法。

    它依然开始寻找并吸引同类来到这里。

    在这里杀死同类,让母体流血。

    但是它却并不去吸收那些“血”了!

    它花费了巨大的代价,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在这里,一个一个的杀死同类,让母体持续的流血!

    但是,它却并不吸收。

    而是,让这些“母体之血”,回馈给了这个世界。

    回馈给了地球!

    ·

    陈诺面色古怪,眼角一跳一跳,盯着面前这个种子。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用力吐出来,然后再重复……

    这种深呼吸,他做了好几个,却仿佛依然无法将内心的那股沉甸甸的压抑全部排遣出来。

    终于,盯着这个种子,陈诺苦笑道:“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们,你其实是……”

    “用你们人类的伦理或者是逻辑来说……

    从某种意义上,我可以算是你们的……创始神。”

    听了这句话,在场的几个人都是面色狂变!

    而陈诺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创始神?

    我颗去你马的创始神吧!

    ·

    ·

    【叹口气,这段太难写了。这段我写了一个晚上。

    其实我写出了一万多字出来,把这段其中的很多过程写的非常详细。

    但自己看了一遍,又觉得太过繁琐了,很多细节没必要展示的,于是忍痛删掉了六千多字。、

    现在这个版本,算是我自己觉得能交代清楚,同时也阅读起来比较顺畅的。

    就这样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