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继任者】
稳住别浪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继任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四十五章【继任者】

    情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当红女演员。之前混的不怎么样,最近两年被堂本秀男看重后,连续出演了两部成绩相当不错的电视剧,就开始红了起来。

    不过这个女人很聪明也很懂事,很懂得伺候堂本秀男,在这位金主面前一直姿态放的很低,温柔顺从摆出一副很驯服的姿态。

    今晚自然也不例外。

    开门后恭敬的迎了堂本秀男进门。保镖们自然是等候在外面——并且做好了彻夜等候的准备。

    至于什么狗仔媒体的偷拍,是不用考虑的……堂本秀男作为已经混到了上层阶级,一般的传媒公司是不敢随便暴露他的隐私的。

    到了他这个层面,这些事情都不是问题的。

    今晚本来心中就带了一团火的,谋划了许久的事情,今晚终于做出了第一步。

    堂本秀男心情激动之下,动作也比平日都要粗暴一些。

    进门后,等大门关上,堂本秀男忽然就直接把顺从的立在一边的女人,一把捞了过去!然后甚至等不及进房间,就把女人拉着,按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狠狠的撕扯开对方身上薄薄的衣衫……

    ·

    片刻之后,堂本秀男气喘吁吁的爬了起来,心中仿佛畅快了许多。

    旁边的女人顾不上整理自己的衣衫,赶紧跪坐在那儿,小心翼翼的帮堂本秀男脱去身上已经扯开的衬衫和贴身的衣服。

    “洗澡水已经放好了,您要不要去泡一下?”

    “嗯。”堂本秀男眯着眼睛哼了一下。

    走到了洗手间,拒绝了女人说的帮他共浴和帮他擦背的提议,堂本秀男一个人进入了浴室,泡在了已经放好了水的浴缸里。

    这个女人很会服侍人,浴缸是恒温的,水温也调试到了自己平日最喜欢的温度。

    泡在热水里,堂本秀男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终于松弛了下来,他舒服的叹了口气。

    其实也感觉到自己是老了的。

    对付那个女人,越来越感觉到有点力不从心——不过,无所谓了,只要自己舒服就好了,至于这个女人的感受,不必在意她。反正她是从自己这里拿钱的。

    很多时候,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在自己面前演戏——演就演吧,只要演的自己开心,演的自己舒服,就足够了。

    自己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对方一个年纪做自己女儿都嫌小的女人……难道还指望有什么真感情么?那太可笑了。

    真情也好,假意也好。只要她懂得把自己哄的高兴,就可以了。

    堂本秀男并不知道的是,此刻,他自己的脑海深处,意识空间内……

    原本包裹在“厄运种子”上的那一层薄薄的精神力,终于被厄运种子的腐蚀之下,溶解掉了!

    而彻底溶解掉之前,那一丝残留的来自于陈诺的精神力,忽然仿佛是被设置预留下了某个机制一样……

    在最后一个瞬间,精神力陡然爆了开来!

    堂本秀男没有察觉,就感觉到大脑深处,仿佛忽然一下刺疼!

    这种刺疼感,若有若无,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一秒钟,就很快消失了。

    就如同普通人,平时偶尔忽然一下没来由的头疼,疼一下,疼完了也就过去了。

    堂本秀男虽然察觉到了,但也没太在意。只是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

    意识空间里,那一丝精神力的爆开,精准的就刺进了厄运种子里!

    原本厄运种子埋在人的意识空间里,应该是缓慢而均匀的一点一点的挥发。

    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厄运的气息,缓慢的散布出去……

    但是这一下爆裂,整枚厄运种子,忽然就炸开了!

    原本应该缓慢而持久弛放的厄运,仿佛在这次精神力的爆裂之下,陡然就彻底的爆了开来!

    这一下,等于就将一个原本应该长期缓慢释放的厄运,在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

    ·

    堂本秀男缓缓的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赤身裸体的迈步走出浴缸。

    顺手摘下挂在旁边的浴巾,擦了擦自己的头发,就这么一扭头的功夫,忽然脚下就是一滑!

    身子失去平衡下,就往旁白一栽,额头砰的一声,就磕在了旁边的洗手台上。

    堂本秀男痛呼一声,身子倒在了地上,额头鲜血长流。

    努力的挣扎了两下,伸手去够水池,手终于扒在了水池台上的时候,混乱中,手指抓住的一个电吹风……

    这么一用力,电吹风被他一把拽了下来……另外一头的电源,还插在墙上的插座上。

    电吹风被老头拉到了地上,他一手攥着,但是脚下满是从水缸里溢出来的水……

    ·

    公寓外,几个黑衣西装的保镖正在静静等候着。

    忽然,房门被打开,一个容貌美丽的女人,脸上带着惊恐和仓皇的扭曲就跑了出来!

    “快!快!会长大人出事了!”

    ·

    堂本秀男,是在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咽气的。

    死的时候在车上,距离抵达最近的医院的急救中心,不到五百米。

    抵达医院后,医生还是进行了一番抢救,然后在一个小时后,宣告抢救无效。

    ·

    陈诺是在半夜的时候,街道了堂本秀男的助理的电话。

    得知了堂本秀男死于浴室里摔倒然后因为触电又诱发了心脏病等问题……

    陈诺放下电话,神色平静。

    利用厄运种子,并且用预留的精神力爆裂,将厄运种子的能量一次性爆发释放,这种方式,是陈诺最近想出来的。

    第一次在堂本秀男身上试验……成不成,他并不清楚。

    不过无所谓,如果不成的话,大不了第二天自己再麻烦一下,亲自出手去补刀就是了。

    而现在看来,这个试验很成功。

    陈诺拿起了一个卫星电话,拨通给了船长。

    “东京的掘金人堂本秀男死掉了,组织里应该对掘金人的意外情况,有备用方案吧?”

    ·

    备用方案自然是有的。

    几十年历史的深渊组织,在全世界拥有十多个掘金人,这些掘金人替代组织掌控并经营着巨额的财产。

    深渊组织拥有一套完善的方案和组织架构,用来确保这些掘金人哪怕是出现了意外死亡,或者背叛行为,等等情况,也能确保组织的财产不会流失。

    几十年的历史的组织,怎么可能不考虑这些呢?

    堂本秀男是rb的掘金人,掌控了深渊组织在rb的财产。

    将这么多一笔财富,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自然是有风险的。

    多年来,深渊组织不是没有遇到过掘金人背叛的情况……

    一般来说,掘金人不过就是普通人,哪怕是背叛了。深渊组织自然会派出人手进行制裁。

    背叛者,弄死就好了。

    但主要是要确保财产的安全。

    ·

    第二天一早,一辆汽车就停在了西城薰家的门口。

    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只带了一名司机,没有带任何随从,就按响了西城薰家的门铃。

    陈诺在客厅里接见了这位清早上门的陌生人。

    “我叫东田一郎!目前在公司里担任副社长以及对外事务部的部长,并同时也是会社的一名小股东。”

    东田一郎,就是深渊组织放置在堂本秀男身边的暗子。

    身份不扎眼,平日里也不显山不露水。

    根据东田一郎自己的讲述,他被深渊组织招纳已经已经八年,得到的命令是,除非堂本秀男死亡!或者接到深渊组织的直接命令。

    否则的话,他就一直保持潜伏状态。

    而堂本秀男一旦死亡,他就被激活,然后负责出面接管公司在日本的庞大财产,确保财产不会流失。

    “公司肯定是要混乱一些日子的。不过这些年我也有一套自己的班底,虽然人数不多,但忠诚度方面可以确保,而且对公司也足够的了解。接手的话,可以在短期内就将公司的运作恢复正常。”

    东田一郎恭恭敬敬道:“可能会乱一些日子。主要是堂本会长死后,公司是在他名下的资产,财产的继承问题,和公司的归属问题会有一些纠纷……不过都并不难解决。

    公司的股权问题,很早就有安排,堂本秀男只是名义上的大股东,但其实股权由一份代持协议的,股权真正的归属是一家海外投资公司。

    至于堂本自身的股份,他没有子女,一些旁系亲属或许会争抢,我们也有专门的律师进行处理。

    一份早就准备好的遗嘱,会由堂本生前的他自己的律师拿出来,可信度方面不会引起人的怀疑。”

    陈诺笑了笑:“遗嘱你们都准备好了?那份遗嘱是真的还是假的?”

    东田一郎笑了笑,语气很平和:“让您见笑了!不管它是真是假……现在,它只能是真的,也必须是真的!”

    “这么说,不需要我出手帮你做什么了?”

    “暂时不需要,我工作了十年,就是为了准备这一天的到来,早就设定了很多方案和计划的……当然了,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真的需要您或者组织出手的话,我也会再次拜访您的!”

    说着,东田一郎缓缓的拿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盒子,推到了陈诺面前。

    “这是在堂本会长的办公室里,他的私人保险箱里找到的东西,我不敢擅自处理!”

    陈诺似笑非笑的看了东田一郎一眼。

    这人四十岁的样子,相貌看上去属于忠厚老实的那一款,这副相貌,仿佛天然就会很容易让人生出信任感的那种。

    打开了盒子,陈诺随意翻了一下。

    一个账本,上面记录的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包括和一些议员之类的政坛人物的政治献金之类的事情。

    还有一些是堂本秀男自己的隐秘的资产。

    最后,陈诺看到了一个黑色的章鱼怪的u盘。

    他这次才真的笑了。

    这个东田一郎,是个聪明的人。

    堂本秀男对姜英子出手多次,都是用了章鱼怪网站的账号。

    如果东田一郎这个继位者。敢隐匿下这个u盘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家伙也不老实有二心。

    那么可能陈诺就要再出手,再弄死一个了。

    现在看来。

    很好。

    这个家伙脑子很清楚。

    他潜伏了十年,就是为了替代掉堂本秀男。

    终于一天等到了这个机会的时候,他没有做出任何节外生枝的事情。

    这个家伙,靠不靠的住,现在还不清楚。

    但至少,脑子很清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

    “很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了。

    我是一个很喜欢偷懒的人,希望你能把事情都处理好,最好不要来劳烦到我。”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这个东田一郎:“以后,你就是组织在rb的信任掘金人了,恭喜你了,东田会长。”

    “是!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做好工作!”东田的脸上露出一丝按耐不住的激动的表情——不管是不是装出来的,但是这个态度,至少是对头的。

    “还有一件事情,我刚到东京的时候,曾经吩咐过堂本秀男,帮我找一个人。”陈诺慢悠悠道:“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负责做的,但是直到他死前,也没有给我消息。这个事情,也就交给你做吧。”

    “是!我一定努力做好您交代的事务!”东田一郎深吸了口气:“不知道,您要寻找的人,是……”

    陈诺略一沉吟,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的茶杯里蘸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在桌面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东田一郎仔细看了看,牢牢记在心里。

    陈诺微微一笑,顺手把字迹擦了去。

    “我一定会全力去寻找您交代的这个人!一定会在最快时间,给您好消息的!”

    ·

    【两更。一万字。

    求月票,邦邦邦】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