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一百章 【李堂主怒惩王老虎,鹿女皇情挑陈阎罗】(下)
稳住别浪 第一百章 【李堂主怒惩王老虎,鹿女皇情挑陈阎罗】(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章【李堂主怒惩王老虎,鹿女皇情挑陈阎罗】(下)

    解题过程错误,甚至被误导之下弄错了关键信息——但是误打误撞得出了正确答案的李堂主,这一夜注定无眠了。

    对于李青山而言,在最初的惶恐,暴怒,以及冷静下来后,他忽然得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想法:这或许,有可能变成自己的一个转机?

    毕竟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坐轮椅的。

    何况是上半辈子纵情声色的李堂主,让他后面的人生坐轮椅,当太监,像他这样的男人,自然是不甘心的。

    之前是没办法。

    报复么,不敢,知道打不过,只能认怂。

    可求饶……也没由头。

    不过,老于江湖的李青山毕竟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背地里弄清楚了“张林生”的身份,就是为了心中的一丝万一的遐想做了准备。

    不得不说,这些能从草莽之中混出头,成为一方大佬的,真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

    对于陈诺而言,这一夜也注定无眠了。

    鹿细细就抱在怀中,这个女人看似已经睡着,但陈诺终究还是不太敢动弹,生怕子一个动作,又把这个女人惊醒。

    这就很难受了!

    怀里的这个女人,虽然温温软软的,可此时此刻在陈诺的感觉,却仿佛抱着一个火山。

    其实鹿细细已经醒了。

    酒虽然未全醒,但清醒的意识已经恢复了几分。

    鹿细细之所以闭着眼睛也没动,其实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面对这个“老公”了。

    酒醉上头的感觉渐渐消散后,此刻的鹿细细,跟陈诺用这么亲密的姿态抱在一起,对于鹿细细而言,心中其实也有些惶恐的。

    本能的,鹿细细觉得这种的姿态太过亲密了,心中有点没办法接受。

    但是理智上,却又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老公。

    夫妻之间抱在一起,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吧?

    而且……貌似是自己主动抱上他的?

    两人这么互相装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鹿细细装不下去了。

    陈诺敏锐的感觉到怀里的这个女人身子开始微微的扭了几下,然后越扭越多,似乎越来越不耐。

    而且就连呼吸也有些急促了起来。

    陈诺低头,恰好就看见鹿细细偷偷抬起眼皮来偷瞧自己。

    两人的眼神交错在了一起,鹿细细赶紧垂下眼皮去。

    陈诺问道:“醒了?”

    “嗯。”

    “你怎么了?”

    陈诺继续问——大概是这一个多小时抱习惯了,陈诺甚至没察觉到,其实鹿细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手,反而是陈诺自己,双手还环着女人的腰,甚至一只爪子,仿佛自然而然的就搭在了鹿细细的大腿上。

    “你……你能先松开我一下么?”鹿细细低头哼哼唧唧道。

    “呃?”陈诺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讪讪的抬起了爪子。

    鹿细细一等陈诺松手,顿时身子就从陈诺的怀里跳了起来,然后一溜烟的,跑出了客厅,冲进了洗手间里去了。

    陈诺不由得一笑:哦,水喝多了啊……

    洗手间的门紧闭,陈诺坐在客厅里,忽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片刻后,鹿细细非但没有从里面出来,反而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这个女人放水洗澡了。

    陈诺有些好奇,不过随后一想,也不奇怪:鹿细细身上的衣服又是酒又是西瓜汁的,女人么,都比男人爱干净,洗澡也正常。

    但是这个一个澡洗了有快一个小时的时间,鹿细细还不出来,就让陈诺有些好奇了。

    里面的水声已经停了有很久了,但是鹿细细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出来。

    陈诺也不好意思问。

    终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洗手间里传来了鹿细细弱弱的声音。

    “老公~……”

    “啊?”

    鹿细细的语气很害羞,仿佛嗓音都有些颤抖:“你能帮我个忙吗?”

    “嗯?”

    “那个……你能把我的衣服拿给我么?”

    “……”忽然之间,陈诺愣住了!

    ……糟糕了。

    家里,哪来的女人换洗衣服?

    ·

    鹿细细洗完了燥,头发擦干,就用头绳直接扎了起来,也没吹干。但随后整个人就抓瞎了。

    没衣服啊……

    看着换下来扔在盆里的脏衣服,实在是横不下心再捡起来穿上。

    这里既然是自己家……那么应该肯定有自己的衣服的。

    在哪里呢?

    卧室的衣柜?

    可自己总不能光着从洗手间里跑出去吧?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门外客厅坐着的是自己的老公,自己是人家老婆。按理说这种尺度,洗过澡忘拿衣服了,光着出去,也没什么……

    但,鹿细细就是没办法做出这种事情。

    名义上是老公,但其实那个年轻人,对鹿细细而言,还很陌生。

    虽然今晚自己喝了酒,抱也抱过人家了,还把人家扑倒,还主动贴在那个男人的怀里睡了好久……

    但清醒过来后,鹿细细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光着出去?杀了自己都不行!

    憋了好久,才终于开口喊了一声。

    没办法了,只能让陈诺帮忙拿一下了。

    却不知道,自己给这位“老公”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

    既然是夫妻两口子。

    家里的照片什么的,可以借口是之前发病一把火烧了。

    记忆什么的可以说是发病忘记了。

    但两口子住在一起生活了一年时间,家里连一件女人的换洗衣服都没有,那就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吧!!

    女士的外衣,外套,长裙,裤子,甚至是内衣……家里一件都没有。

    怎么都说不通吧!

    ·

    鹿细细其实已经是鼓足了勇气才开口的。

    门外,陈诺听了鹿细细的要求,仿佛沉默了几秒钟。

    “好,你等一下哈。”

    “噢~”鹿细细压着心中的羞涩和忐忑,静静的坐在了马桶上等着。

    这一等,就过了足足有七八分钟时间。

    鹿细细虽然心中又是着急,又有些好奇,但却碍于面子,却也怎么都不好意思开口再催促。

    耐着性子等着。

    终于,洗手间的门被拍了两下。

    鹿细细腾的一下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啊!你别进来!”

    说着,手忙脚乱,拿起了浴巾遮挡在胸前。

    洗手间的门被她打开了一条缝,陈诺就看见鹿细细一张涨红的脸,一半是害羞的,一半是水气蒸的。湿漉漉的头发扎了个马尾就在脑后。

    浴巾下,雪白的脖子和肩膀……

    陈诺赶紧挪开眼神——眼神不能再往下了,再往下就要404.

    闪开目光,低头把手里的衣服递了过去,陈诺赶紧把门关上。

    门里面,鹿细细也是羞红了一张脸。

    低头看手里的衣服.

    一件纯棉的白t恤,一条运动短裤。

    还有一条女式黑色的**。

    鹿细细刚要开口再喊陈诺——飞行员帽子没给啊。

    但转念一样……哪有人晚上在家里洗完了燥还穿那玩意的。

    自己若是开口让老公去拿,未免太过刻意和见外了……

    于是,作罢。

    衣服穿上去还行,就是黑色的**有点瘦,有点小。

    ·

    关上洗手间门后,陈诺长出了口气。

    转身进厨房里,打开窗户,把手里的一个标签给扔了出去。

    那条黑色**,是新的。

    至于哪里来的嘛……

    ·

    鹿细细换好了衣服,有些扭扭捏捏的从洗手间里出来,只是双手抱在胸前,这个姿势有点怪异。

    不过也没办法,白色的纯棉t恤有点宽大,而且……白色的衣服,容易透。

    房间里的灯没全开,昏黄的灯光下,鹿细细抿着嘴,就这么走到了陈诺的面前。

    陈诺坐在沙发上。

    鹿细细忽然深吸了口气,然后就这么坐了下去……

    就和刚才从陈诺怀里跳起来之前的姿势一样。

    之前怎么趟的,现在又怎么趟回去了。

    不敢抬头看陈诺,却只是低着头,把脑袋藏在陈诺的肩膀下。

    陈诺愣了一下。

    不过怀里的女人没动,就这么靠着自己……

    “睡吧。”

    “……好。”

    窄窄的沙发上,两人又重新这么别别扭扭的抱在了一起,就这么紧紧贴着,睡在沙发上。

    其实……家里有卧室,叶子的卧室还有个床。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

    一个没开口问。

    一个没开口说。

    就这么,相拥着,躺在沙发上,就这么睡着……

    昏暗的客厅里,两人的呼吸非但没有稳定下来,反而越来越急促。

    陈诺就觉得心中的那团火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双手环着鹿细细的腰,不由自主的,越收越紧,几乎都要把鹿细细的腰给勒断了。

    鹿细细的呼吸,就像一条脱水的鱼一样的急促,忐忑,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滚烫的呼吸,就喷在陈诺的脖子上……

    忽然……

    “老公……”

    “嗯?”

    陈诺低头,看着鹿细细。

    鹿细细没抬头,垂着眼皮,似乎不敢看陈诺的眼睛,却低声道:“改天……好么……

    ”

    女人的声音微微的在颤抖。

    “啊?”

    鹿细细深吸了口气,扭过头去,低声道:“对,对不起啊。我知道,你是我老公,你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但,但,但我,我没准备好……”

    陈诺:“……”

    鹿细细继续道:“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我心里没有准备……”

    说到这里,女人鼓足了勇气,抬起头看着陈诺,低声道:“你,你给我点时间,好么?“

    陈诺静静的看着鹿细细脸上的惶恐和无措,还有眼神里的那一团柔弱……

    忽然之间,心中的那团邪火,居然就这么退了下去。

    陈诺吐了口气,仿佛轻轻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鹿细细湿漉漉的头发。

    “嗯,别想这么多,睡吧……”

    ·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曲晓玲下班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身上还带着烟气和酒气,走上了楼来。

    抹黑掏钥匙打开了自家房门。

    才一走进里屋,曲晓玲陡然一个激灵!

    家里进贼了?!

    房间里被翻的乱七八糟!

    尤其是衣柜门大开着,里面的衣服也被翻的乱七八糟!

    曲晓玲赶紧打开了家里的灯,仔细的看了一遍后,有点茫然。

    梳妆台上摆着的首饰盒都没动,里面有条金项链也没丢。

    但是……

    衣柜里,自己上个星期才买的几条新的**,没了?!

    卧槽!

    谁特么这么缺德!偷人内衣啊!!

    ·

    【今天的更新送到。又晚了点,这章暧昧的戏份有点不太好写,限制太多了。

    对我来说,过年的假期结束了,明天恢复正常的更新,每天两章了。】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