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九十二章 【听我慢慢给你说】
稳住别浪 第九十二章 【听我慢慢给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十二章【听我慢慢给你说】

    砰砰,砰砰,砰砰……

    陈诺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咔,咔,咔,咔……

    房间里墙壁的挂钟秒针在响。

    暧昧?

    暧昧个屁啊!

    吓的!

    今晚鹿细细把郭老板扔在地上,用个树杆子给人家抽成陀螺的样子可还历历在目呢。

    陈诺眨巴着眼睛:“……不是,你刚才叫的啥?”

    鹿细细眨巴着眼睛:“……啊?我刚才叫了什么?”

    陈诺觉得自己脑子乱——他不知道,此刻鹿细细的脑子特么更乱!

    那双勾人的眼睛就这么望着陈诺——但显然聚焦不太准。

    有点茫,有点迷,有点懵。

    这么说吧,就像一个酒量一般的人,灌下去了两瓶江小白,酝酿了半个小时后,又出来被风一吹。

    梦中总是听见一个粗壮而嘶哑的女人声音喊“老公”。

    鹿细细鬼使神差的醒来,看见面前这个男银,还在摸自己屁股。

    自然而然的就喊了句老公。

    带问号的。

    陈诺傻了呀!

    什么老公?

    哪来的老公?

    怎么就老公了?

    按照一般的剧本,这会儿女皇醒来,不应该是先问“我在哪儿”,或者“你是谁”这种台词才对嘛?

    这辈子,陈阎罗和女皇还没照过面呢。

    知道你疯!但不知道你疯到一见面就喊老公的程度啊。

    愣了几秒钟,鹿细细的眼神从迷离之中渐渐的有了焦距。

    “这是什么地方?”

    嗯,这句台词对了!

    但下一句……

    “我是谁?”

    哈?

    不该是问“你是谁”嘛?

    陈诺更傻了。

    陈阎罗目瞪口呆的看着星空女皇……手还在人家屁股上没动。

    忘了!

    ·

    鹿细细脑子里一团浆糊般,心中无数个疑问跳了出来,但却没有一个答案的。

    自己怎么就醒来,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怎么就身边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还在摸自己屁股。

    怎么就梦里梦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不停的喊老公——那个声音是自己嘛?

    然后,最后就是一个经典的哲学拷问: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

    “我,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鹿细细有些惶恐无助的看陈诺,眼神勾人的很。

    陈诺没说话——不知道怎么接啊!

    鹿细细越发的焦急,双手用力抓自己头发:“我,我想不起来了……我到底是谁?我……”

    陈诺偷偷摸摸的想收回爪子,手指才一动,鹿细细已经一把攥住了陈诺的手腕子。

    “你……你知道不知道?”鹿细细声音带着颤:“你认识我,你知道的?对不对?这里是什么地方?”

    “呃,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你先告诉我,这里哪里!”鹿女皇有点要抓狂的意思,心态眼看就要崩。

    陈诺就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全身气势陡然飙升!眸子里的迷离渐渐有些要往狂暴的趋势转化!

    杀气!

    暴虐之气!

    咔!

    房间里大衣柜上的镜子陡然就裂开了!

    鹿细细在心态失衡下,力量开始不受控制的爆发!

    女人的眼睛里仿佛有风暴形成!忽然之间,她手腕一抖,陈阎罗直接就从床边飞了出去,身子砸在了墙壁上,正要挣扎,鹿细细已经飞身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步就闪到了陈诺的面前!

    那双纤细的手,直接就抓住了陈诺的喉咙,女人冰冷而狂暴的声音:“快告诉我!!我是谁!!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皇说到这里,又加了一句:“你刚才为什么在我睡着的时候摸我!!!!”

    手指收紧如钩!陈诺就觉得呼吸不畅。

    陈阎罗的念动力开始自然而然的开始抵抗着。手攥在鹿细细的手腕上,试图用力把她的手撕开……

    念动力之下,鹿细细的手仿佛被电了一下,被弹开!陈诺趁机一个拧身就闪过,但是鹿细细反应极快,一把就扯住了陈诺的衣服,嗤的一声,一件好好的t恤就被直接撕裂!

    陈诺一巴掌拍开了鹿细细的手,反手去拿鹿细细的手腕脉门,但是被鹿细细一头就撞在了胸口,整个人再次被贴在了墙壁上,然后陈诺就觉得鹿细细的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忽然之间天旋地转!

    “欸?!”

    一个过肩摔!

    陈诺直接就扔到了床上去,厚厚的席梦思床垫顿时四分五裂,连里面的弹簧都崩掉了!

    床架子咔嚓一声垮了!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鹿细细已经翻身骑在了陈诺的身上!

    陈诺眼睛里闪过一丝煞气,抬手一掌拍去,鹿细细根本不躲,任凭陈诺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鹿细细身子一个踉跄,却双腿一卷就把陈诺的腰部钩住了,两人在已经四分无力啊的床垫上翻了个滚,陈诺没能挣扎开,继续被鹿细细压在身下。

    鹿细细一手抓住了陈诺的手用力按在床上,一手再次扼住了陈诺的喉咙。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不是坏人!你刚才是不是要在我睡着的时候害我啊!!”

    陈诺全身力量已经爆发了出来,但是却因为等级差别,被鹿细细全面压制!

    鹿细细眼角乱跳,显然整个人已经处于不受控的状态。

    陈诺喉咙被扼住了,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妈的这个老女人实力果然好强!自己现在打不过……

    卧槽,她这是要杀人了啊!

    我……”陈诺吐着气,差点连舌头都要吐出来了。

    我他妈说不出话来啊!!!

    “你是坏人!你一定是坏人!!”鹿细细手指继续收紧。

    陈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厉芒。忽然间全身爆发出一团力量,然后坐在他身上的鹿细细陡然被弹了出去!整个人飞到了天花板上,把吊灯都砸的直接碎裂!

    两大高手同时都爆发出了真正的力量。

    砰砰砰砰……

    房间里的大衣柜镜子率先经受不住,直接炸裂!

    鹿细细落在地上的时候,双手一撑,不等站稳,凌空一抓,就又一片镜子的碎片落在她手里,反手就刺向了陈诺!

    陈诺心中暗骂,卷起了床上的床单,念力之下,床单被她束布成棍……

    嚓!锋利的镜子碎片,在鹿女皇的力量加持之下,把布棍切去了一截!

    嚓嚓嚓嚓嚓嚓……

    狭小的房间里,两人瞬间交手七八次,陈诺再看手里的布棍,就剩下个布头了!

    卧槽,打不过!

    最后陈诺再次被鹿细细抓住了,压在了墙上,那尖锐的镜子玻璃碎片,就顶住了陈诺的咽喉!

    “去死吧!恶人!!”

    喂!讲道理!一分钟前你还喊我老公呢!

    “等一下!!”陈诺果断认怂:“我不是坏人!!”

    玻璃挪开了一厘米。

    “那你说啊!!我是谁!!!”

    “你姓鹿!梅花鹿的鹿!!!生日是9月7日!喜欢吃麻辣烫喜欢喝冻酸奶!讨厌吃香菜!”

    手又松了点。

    鹿细细盯着陈诺:“我……姓鹿……嗯,好像是的……那你是谁?对了!你刚才为什么摸我!!”

    想到这里,离开的玻璃碎片又顶了上来。

    “我……”陈诺眼珠子转了转,眼睛里流露出真挚的一塌糊涂的柔情来。

    “我是你老公啊。”

    “……啊……”鹿细细低呼了一声,手一松:“那,那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我家……啊不对,是咱们家啊。”

    啪!

    手里的玻璃碎片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鹿细细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了去,噗通一下跪坐在了地上。

    双手捂着自己的脸。

    “我……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陈诺沉默了几秒钟,眼神瞬间变幻了几次,然后终于变成了那张诚恳无害的年轻人的脸庞,目光真挚的一塌糊涂。

    陈阎罗蹲了下来,看着星空女皇。

    “你别急,听我慢慢给你编……啊不,慢慢给你说哈。”

    ·

    不承认是老公?

    刚才若是承认的慢了一秒钟,怕是就要被扎穿喉咙了。

    ·

    “我们结婚已经一年多了。之前本来好好的,但是你脑子这里出了点问题,然后就开始隔三岔五的犯疯病。

    哎,我也是没办法啊。

    有时候你两三天疯一次,有时候你一天疯一次……每次发疯的时候,就会失去记忆,什么都记不住,把我当成陌生人。然后把家里东西砸的乱七八糟。”

    “啊……我,我这么……”鹿细细捧着自己的脸,无辜的看着陈诺。

    “对啊!可不是么!”

    此刻两人坐在客厅里,陈诺一指客厅里的电视机和空调。

    “你看看,这些电器都是新的对吧?

    可你看咱家的房子多老啊!这么老的房子,哪来的这么多新电器?

    因为老的都被你犯病的时候砸掉了。”

    “呃……”鹿细细有些惶恐:“我……我这么过分么?”

    “哎,也不能怪你。”陈诺柔声道:“生病么,不怪你的。就是可惜了,咱家本来就没钱……哎,咱爸也生着病。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不信你看看,咱爸还躺在隔壁房间里呢!”

    “啊!”

    鹿细细跳了起来,跑去了里屋的另外那个房间,推开门看了一眼。

    昏昏暗暗之中,果然看见床上趟了个半大老头。

    身后传来这个陌生老公忧心忡忡的声音。

    “咱爸那是个脑梗中风的毛病……为了给他治病,家里本来就经济很紧张了……

    你又总砸东西……

    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嗯,房间里果然还有一股子药味。

    心里顿时就信了三成。

    这人……真不是坏人么?

    也对……哪有坏人做坏事,把女孩领到自己家里来,家里还有个病人……不符合逻辑啊。

    “可……可我真的是你老婆?你真的是我老公?你……有证明么?

    照片?

    啊对了!我们结婚总有照片和证件吧?”

    陈诺一脸沧桑,摸出烟盒自己点了一支。

    抽了口烟,才仿佛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

    “哎,没了,都没了……几个月前你发病的时候,一把火都烧了。”

    鹿细细有点不信了:“那……那怎么证明你是我老公?”

    陈诺想了想,凑了过去,在鹿细细耳边低声道:“你身上……嗯,就在……的地方……有个米粒大的红痣。”

    鹿细细听到这里,脸一红,却跳起来跑进了洗手间里去。

    过了片刻后,女人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双腿有点发软。

    “我……我真是你老婆……你真是我老公?”

    “可不就是么。”

    鹿女皇坐下来,努力消化着心中的杂念……

    “那,我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

    “你叫鹿细……”陈诺想到这里,忽然想起今晚给人换衣服的时候……果断改了口。

    “你叫鹿依依。”

    嗯,c不配你,e才对嘛。

    鹿女皇听到这里,眼神里露出一丝迷离。

    鹿依依?

    好像很耳熟啊……

    嗯,隐约中,她仿佛就感觉,自己的名字应该就是姓鹿。

    而且应该后面俩字就是叠字的。

    沉默了好久……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女人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惶恐,还带着深深的内疚。

    终于,鹿依依抬起头来:“那个……你……”

    “什么?”

    “老,老公……”鹿依依喊的有些拗口,脸上也有些红,低声道:

    “老公啊……对,对不起。”

    “嗯,没关系,下次别这样了。”

    ·

    【晚上还有一更】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