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稳住别浪TXT下载 > 稳住别浪目录 > 第四十六章 【一个BUG的存在】
稳住别浪 第四十六章 【一个BUG的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六章【一个bug的存在】

    楼顶上,陈诺啪嗒一声打着了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缓缓吸了一口。看了一眼被自己踩在脚下的黑衣人,对着耳麦轻轻道:“你们快点过来,我时间不多,还要回去洗碗呢。”

    啪,耳麦扔在地上,一脚踩碎。

    “你今晚死定的,惹上了深渊……”脚下的黑衣人试图说话。

    “弱鸡就不要抢存在感了好嘛?”陈诺叹了口气,踩在他脖子上的脚加了一分力道,黑衣人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只能拼命喘息。

    半分钟不到,天台上三个方向,同时有三个身影翻了上来。

    安德森站在中间,皮衣女在左侧,右侧则是一个穿着白色大褂如同医务人员一样的男人。

    安德森走在最前面,先是冷冷的看了看陈诺,目光最后落在了他脚下的那个叫阿尔法的黑衣人身上。

    “放开他。”

    陈诺懒洋洋的笑:“不想放呀,怎么办。”

    安德森冷笑,扶着耳麦:“猎豹,去抓住那个小女孩。”

    陈诺皱眉,就看见对面自家的那栋住宅楼上,楼顶的天台上,出现了一个彪悍的身影!而他脚下的五楼的那一层,窗户里,正是自家的客厅,客厅里亮着灯,陈小叶正在客厅看电视。

    两栋楼之间距离超过二十米。楼顶上,那个叫猎豹的魁梧男人,仿佛露出狞笑,然后翻身坐在了天台的边缘,身子缓缓一沉,就爬了下去。

    陈诺脸上原本懒懒的笑容,消失了。

    原本并没有想大开杀戒。或许可以谈谈,或许可以用点策略。。。

    但安德森的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哪怕是这些日子生活中的烟火气熏陶着,他仿佛就真的成了那个看上去可爱又有些贱嗖嗖,很狗的少年。

    单骨子里,他毕竟,曾经叫:

    阎罗!

    勾魂埋白骨,涂炭焚生灵。

    ·

    “你,在,威胁我?”

    陈诺看着安德森,目光忽然变得很平静,一字,一句!

    被这么平静的目光看着,安德森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心中一抖……隐隐的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少年的脸上,嘴角缓缓的扯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脚下一沉!

    咔!!

    阿尔法的脖子直接断裂!

    “……你!!”安德森等三人顿时一惊,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做出如此决裂的举动!

    陈诺吐了口气,笑容冰冷而残忍:“d!”

    “……杀了他!”安德森大吼,同时对着耳麦:“猎豹!动手!弄死那个女孩!”

    安德森三人,呈现出品字形包围着陈诺,最远的那个白衣人距离十五米,最近的安德森距离大约七八米。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冲向自己的安德森,他只是静静抬起了自己的左臂,张开五指,掌心对着对面自家楼宇的方向——眼睛依然就这么冷冷的盯着飞身跑来的安德森。

    对面楼宇,正准备往下跃起,破窗而入的猎豹,忽然人在半空,身子陡然一僵!

    仿佛身子周围的空气瞬间全部凝固住!

    喀喀喀几声,他全身的骨骼发出了承受巨大压力的爆裂声!

    夜空中,就看见这个人影就那么僵硬,却漂浮在五楼的位置,然后……

    咻的一下!整个人朝着陈诺这里急速射了过来!

    啪!

    脖子落入陈诺的手掌内!

    陈诺五指收紧,咔的一声,拧断!

    “!”少年狞笑。

    这个宛如恶魔一样的笑容落在安德森的眼里,他的整个人如坠冰窟!!

    隔着二十米米,将猎豹直接一把抓了过来……这种的能力……

    “见鬼!他是‘掌控者’!”安德森声音发抖:“扰乱他!!”

    安德森已经冲到了距离陈诺不足五米的地方,双手已经抽出了他的武器钢针!

    皮衣女身子一顿,停在原处,面色苍白,用力咬了一下牙,双手对着陈诺张开,低吼一声。

    陈诺扔下了猎豹的尸体,却忽然身子一晃,就觉得瞬间一团精神冲击而来,仿佛整个人在短暂的一秒钟内,就似乎陷入了粘稠的波动之中。

    但这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半秒。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瞬间全身就活动自如,扭头看向了皮衣女,轻轻哼了一声。

    皮衣女顿时惨叫!

    那一声“哼”的声音,仿佛直接贯穿了她的大脑,落入了她的灵魂深处,噗的一声,口中喷出一团血雾!

    就在这个时候,安德森已经到了陈诺了面前!一枚钢针刺出,却一击落空!

    再看眼前这个少年,身子却在地面上直接滑了出去,刚好迎着那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

    “医生?好久不见。”陈诺做了个鬼脸。

    医生面色铁青,手指一抖,一道雪亮的刀光激射而出!陈诺脑袋一歪,刀锋擦着他的脸颊而过!陈诺已经直接贴上了医生的正面!

    医生另外一手挥过,指间夹着另一片手术刀,陈诺眯起眼睛来,伸出手轻轻一弹。

    叮!

    手指准确的弹在了刀片上,医生惨叫一声,夹着刀锋的手指指骨爆裂,并顺着一路蔓延,带着整条右臂骨骼顿时碎裂!!

    医生倒在了地上,可是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陈诺满是凶残。

    陈诺微笑,忽然又抬手,凌空一抓!

    空气之中,一枚无声无息从后面射向陈诺的手术刀,被他直接用两根手指捏住!

    “在等这个?控刀么,上辈子我就知道了。”

    说着,少年直接夹着这枚手术刀,插进了医生的喉咙里,顺手一切……

    嗤……

    半个脖子被切开,鲜血却没有喷洒出来,而医生直接瞪大了眼睛。

    “。”

    陈诺冷笑道,回头看着安德森。

    安德森眼珠子红了!

    低吼之中,他全身肌肉隆起,脖子上几条青筋犹如丑陋的蛇一样盘踞,风一般的掠去。

    陈诺眯着眼睛,身子飞速的左右飘逸,躲开了安德森的连续几次突刺。

    安德森的力量已经爆发到了极致,几次突刺,身子几乎是用一种近乎诡异的角度伸展或者折叠……

    然而却全部落空!

    躲闪的过程里,两人掠过皮衣女的身边,皮衣女口中的鲜血已经吐完,只是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彻底呆滞,口鼻,甚至是眼角,耳朵里,都在静静的流淌鲜血。

    陈诺伸手轻轻在她额头一点。

    咔的一声,皮衣女的脖子沿着脊椎骨,尽数断裂!

    “。”陈诺退后两步,冷笑看着安德森。

    安德森呼吸粗重,睚眦欲裂!忽然,他双手飞快的甩了几下,几枚钢针朝着陈诺激射,而自己却飞速的后退!

    跃出了几米后,身子一翻,就跳出了天台!

    十多米的高度,安德森呼啸而下,刚一落地,才转身,就看见少年近在咫尺的一张脸,距离自己不到半米!

    “想跑?”

    陈诺微笑,伸手,捏住了安德森的脖子,然后轻轻一跃!

    两人再次跃起十多米,重新落在了楼顶天台。

    “等,等等……”安德森虚弱的喊了一声。

    咔!

    脖子再次扭断!

    “。”陈诺看着安德森软了在了地上,轻轻吐了口气,撇了撇嘴角。

    眼神扫过天台,五具尸体。

    少年吐了口气,自言自语:“陈诺,legendary。”

    ·

    十分钟后,停在路边的一辆商务车缓缓启动,陈诺坐在驾驶座上,冷静的发动汽车,他甚至没有忘记在发动汽车之前,先系安全带和打方向灯,然后驶上公路。

    身后的车厢里,深渊组织的五个人,五具尸体,分别坐在不同的位置上。

    汽车一路往南,大约半个小时后,行驶到了一片水库的区域,进入了几个岔路后,停在了一个荒郊野外偏僻之处。

    陈诺停下车。

    他从安德森的尸体上搜出了一个卫星电话,看了看,笑了一下。

    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后,拨通。

    “安德森,这么快就打过来,看来行动很顺利……”电话那头,一个沙哑的声音愉快的说着。

    陈诺静静的等他说完,微笑道:“船长?很抱歉,包括安德森在内,你的五名手下,都死了。”

    “…………”对面沉默了几秒钟,声音变得冷峻:“你是谁!”

    ·

    维京群岛的某处,一栋框架式结构的楼宇里,站在硕大的玻璃窗前,一个中年男人面色极其难看的拿着一支卫星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语气很平静,甚至仿佛就像闲谈一般轻松。

    “深渊组织,地下世界组织评价b级。总部地址,维京群岛,坐标经纬xxxxxxx……

    主要成员,骑士级七人,勋级三人,爵士级空缺。

    啊,抱歉,你们现在只剩下三个骑士,两个勋级了。

    首领,外号船长,三十九岁,身高六英尺。能力,水质控制。

    实力等级,破坏者级。”

    电话那头,那个年轻的声音若无其事的继续说着。

    “你们在瑞士银行的秘密账户是xxxxxxxxxxxxxxxxxxx,总部的那个液压式防爆保险库的电子密码是xxxxxxxxxxxxxx

    对了,你专属的那条游艇,我没记错的话,酒柜里储藏了几箱90年的拉图。

    ……怎么样?

    还要我继续说下去么?”

    “…………”船长面色苍白,心中被一股寒气笼罩:“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捏死你加上你们组织所有人,难度并不比捏死蚂蚁困难太多的人。”电话那头依然很平静。

    “……你想要什么。”船长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情绪。

    “你可以顺着这个电话的定位,然后给你的五个手下收尸,记得做的干净点。

    然后,从此之后,深渊组织的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只脚踏上东亚的任何一块土地。

    你死,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我说的够清楚了么?”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船长咬牙,但是语气却下意识的尊重了许多。

    他整个人都仿佛坠入了寒冰之中。

    这个电话……最让船长震惊的并不是安德森五人组的团灭。

    而是对方,直接用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把自己的这个深渊组织的底细,扒的一干二净!!

    他甚至惊恐的回头看了看四周!生怕仿佛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告诉我么?”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阎罗。”

    ·

    陈诺挂掉电话,把电话扔在了车里,然后下车,锁门。

    车钥匙就扔在了地上。

    少年双手插着裤兜,吹着口哨,缓缓离去。

    ·

    船长放下电话,然后转身,慢慢的走到了身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他的每个动作都很缓慢,因为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全身力气都仿佛被抽去了!

    内心深处,抑制不住的是一种恐惧。

    是的,恐惧。

    这并不代表着船长这个人是个懦夫或者胆怯。

    而是这个电话的内容,带来的讯息,太过吓人!

    这个家伙,把自己的组织,所有的隐秘,所有的底细,都如同扒光了一般的暴露了出来!甚至连自己的私人游艇上藏的什么酒都知道……

    这样的一个对手。

    若是真的是充满了敌意的话……

    船长心里做出了一个判断:对方说的,捏死自己不比捏死蚂蚁更困难。

    这种话,显然,就不是虚张声势。

    该死的安德森……他是惹怒了一条藏在暗中沉睡的巨龙吗?!

    安德森的五人组,一个半勋级,四个骑士级。

    要做到团灭五个这样配置的组合,船长自问自己是绝做不到的。

    那对方……是什么级?

    超越“破坏者”……掌控者?或者更高的……领主级?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真的是捏死自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了。

    不,也可能对方不是一个人……可如果是一个组织的话……

    那就更可怕了!

    一个知道深渊组织全部底细,全部隐秘的,敌对组织?连自己组织最隐秘的账户,坐标,甚至是保险库的密码都知道……

    这样一个对手,要覆灭深渊的话,有多少难度?

    船长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嗯

    阎罗!他记住这个名字了,带着恐惧的情绪,记住了。

    沉默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船长重新拿起电话。

    “安德森全员任务失败……根据定位,派出清道夫,清理痕迹,然后……全员撤离。”船长咬牙:“另外,对东亚事务暂时做出切割,东亚的专员和掘金人,全部回收。注意,是彻底切割!”

    `

    陈诺看着已经睡熟的妹妹,弯腰轻轻把陈小叶抱起到卧室里,盖上被子,又调试了一下空调的温度,关门出来。

    走进浴室里,陈诺飞快的脱去了衣服,然后在旁边的一个澡盆里,放满了冷水。

    少年清瘦却结实的身躯,缓缓的浸泡在了冰冷的澡盆里,陈诺长长的吐了口气。

    冰冷刺骨的水,似乎一点一点将充斥着身体里的那股几乎失控的暴戾的力量引导了出去……

    水面下,他浸泡在水中的部分,躯体表层的肌肤,在汗毛孔里,渗出了一丝一丝的鲜血。

    “还是有点着急了呀。”少年皱眉,却依然在笑,感受着身体里那股撕裂的疼痛。

    嗯,自己现在的力量恢复到了什么级别了……

    算了,算这个没太大的意义。

    原本,自己的力量就不该在那些家伙设定的体系内的。

    自己……是个bug啊。

    上辈子,就是了。

    ·

    【邦邦邦~】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