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日月风华TXT下载 > 日月风华目录 > 第六三七章 落魄
日月风华 第六三七章 落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风微凉,麝月在一棵大树下睡了一觉,醒来之时,感觉前所未有的舒坦,先前的疲惫已经消散不少。

    虽然她也很想尽早赶到杭州大营,但实际的情况却由不得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前行。

    烧饼她终究没有吃下去,走到夜里,经过一处山林,她实在是再也支撑不住,提出要歇息一晚再继续前行。

    秦逍并没有反对,公主不急,他一个做臣子的自然更不急。

    就在一棵大树下,麝月靠着大树,几乎是在片刻间便即沉睡。

    她实在是坚持不住。

    从抵达苏州直到今晚,她除了在刺史府小眯了片刻,根本没有好好休息。

    在京都之时,就算是天大的事情,她也会按时休息,中午时分还会睡个午觉,毕竟按照太医的说法,睡眠对一个女人的容颜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这样连续两天两夜没睡,这金枝玉叶的娇贵身子实在是支撑不住。

    身体积压的疲惫,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睡眠。

    缓缓睁开眼睛,夜风之中,四周的树叶发出沙沙之声,身下却颇有些柔软,记得自己是靠着大树睡下,却不知什么时候躺下,看了一眼,竟发现身底下竟然是一堆干枯的软草,难怪睡着的时候并不觉得身下坚硬。

    但很快她就想到,能够看到身下的软草,只因为身旁点了一堆篝火。

    猛然间想到什么,麝月猛地坐起身来,第一件事情便是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上,见到衣衫整齐,这才松了口气,随即便看到坐在火堆边上的少年郎,火光之下,那张脸青涩之中却又带着硬朗。

    “醒了?”秦逍抬起头,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看向麝月道:“水袋子我已经洗过了,附近有山泉水,十分干净,你不用担心。”

    麝月“哦”了一声,发现那只水袋子就在边上,问道:“你没睡?”

    “这山里有野物。”秦逍眼圈微黑,明显是缺乏睡眠:“两人都睡了,被虎狼吃了都不知道。”顿了顿,问道:“是不是饿了?”

    废话!

    麝月心想都已经快两天没吃东西了,又不是神仙,怎能不饿?

    秦逍不问还好,这一问,麝月感觉腹中更是饥饿,忍不住想到之前的烧饼,虽然烧饼难看又难吃,但总能填饱肚皮,比饿着肚子要强,只是之前拒绝烧饼,这时候再开口索要,面子上实在是过不去。

    “再坚持一会儿。”秦逍道:“殿下运气好,刚才打到一只野兔,我已经洗剥干净,用不了多久就能吃。”这时候将已经串好的野兔横在篝火上,麝月这才知道他方才是在串兔肉。

    “你去找兔子?”麝月犹豫一下,轻声问道。

    秦逍道:“不敢走太远,本来想看看附近有没有野果,刚好这野兔被我撞上,打了过来给殿下解馋。”心下对小师姑大是感激,若非小师姑传授的美人星手法,要打到这只野兔并不容易。

    麝月看着火光下少年郎的面庞,美眸中显出复杂之色。

    “这些干草.....?”

    “殿下体谅些。”秦逍叹道:“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找到这些干草,给你垫在下面,这样睡着会舒服一些。”犹豫了一下,才道:“殿下睡得有些沉,叫了两声你没醒,所以扶着殿下躺下了。”

    麝月轻嗯一声,

    她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检查过自己身上,一切都是完好无损。

    那一瞬间脑中还真是担心秦逍趁自己睡着后对自己图谋不轨,毕竟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有着绝对的自信,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面对自己都不可能无动于衷,荒郊野岭,秦逍真要趁人之危也未必不是不可能。

    好在自己的担心是多余,心想自己还真不该这样揣测秦逍。

    秦逍很安静地烤肉,麝月一开始只是坐在那边看着,但随着兔肉渐渐散发出香味,麝月忍不住起身靠近过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篝火上的兔肉,感觉自己的口水似乎都要流出来,竭力保持着公主的仪态,问道:“你会烤肉?”

    “不是什么高明的手艺。”秦逍抬头,淡淡笑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这个本事。”双臂环抱胸前,遗憾道:“只是很可惜,这样肥美的野兔并非经常能碰上,如果有佐料,一定是美味无比。”

    麝月干脆坐在火堆边,抱着双膝,火光之下,将她美貌的脸庞映的更是妩媚动人。

    “殿下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外面的生活。”秦逍忽然道。

    麝月一怔,疑惑道:“怎么讲?”

    “如果是从前,以你的尊贵,当然不可能坐在地上。”秦逍笑道。

    麝月这才回过神来,这地下硬邦邦的,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不适。

    “秦逍,你路上很少和我说话,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麝月看着秦逍问道。

    秦逍道:“公主难道不知,说话也是消耗体力的事情,如果途中边走边说,不但速度会慢,而且加快消耗体力。”

    “你懂得还真是不少。”麝月淡淡道。

    秦逍再次伸手翻转了一下兔肉,道:“出身越普通,越要懂得多,这样才能保护自己。”

    麝月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等到兔肉焦黄之时,秦逍取下烤好的兔肉,扯了一条肉实的兔腿递给了麝月,如果是从前,没有任何佐料,而且还是这样不算干净的烧烤,麝月肯定是看也不看一眼,毕竟什么样的山珍海味她没吃过。

    但此刻那股兔肉香味钻入鼻中,让本就饥饿不已的公主殿下在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很痛快地接过,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秦逍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只听得麝月“哎哟”轻叫一声,这兔肉刚刚烤好,烫的很,她立刻将口中肉吐出,“呼呼”直吐气。

    秦逍看在眼里,心下好笑,心想这普天之下,能看到麝月如此饥不择食的样子,恐怕也只有自己了。

    麝月很快就反应过来,猛地抬头看向秦逍,见秦逍正盯着自己看,瞪了一眼,恼道:“看什么?你在笑话本宫?”

    “没有。”秦逍摇摇头:“我没有笑。”

    “你脸上没笑,心里在笑。”麝月白了他一眼,这倾国倾城的公主殿下一翻白眼,妩媚之中更添娇俏,背过身去,对着兔肉吹气。

    秦逍从背后看麝月,心想公主不愧是公主,虽然只是穿着粗布衣衫,但从背后看过去,琵琶般的玉背挺直,从挺拔的侧背下来,纤腰呈内弧线,再往下去,以平滑流畅的曲线向两边扩展,形成饱满滚圆的臀部线条,如此流畅的背部曲线,只怕是最高明的画师也难以描摹。

    大唐以腴为美,但标准却很严格,增之则非,减之则瘦,而麝月却是恰到好处,该纤细的地方细弱杨柳,可是该有料的地方,也绝不会让你失望

    ,无论是丰满的胸脯还是圆实的腴臀,都是出类拔萃。

    等麝月转过身来时,秦逍的目光已经移向别处。

    其实兔肉略有一丝腥膻,而且没有佐料,味道也不算极佳,但对饥肠辘辘的麝月来说,这是有生以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一只兔腿转瞬间便即解决,却依然没有填饱肚子,回过身见到秦逍并没有吃,有些诧异:“你怎么不吃?”

    “接下来还要赶路,不是每天都能打到野兔。”秦逍道:“未雨绸缪,这些兔肉存上一两天没什么问题,你吃不惯烧饼,兔肉给你留着路上吃,我吃烧饼就可以。”从包裹里拿了一只烧饼出来,见麝月呆呆看着自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麝月心下还是有一些感动。

    “是不是没吃饱?”秦逍又扯下一条兔腿递过去,麝月犹豫了一下,脸颊微有些发红,却还是很实在地接了过去。

    这条腿吃完,麝月过去拿了水袋子,也在不顾什么仪容,咕咕灌了一大口,这才感觉浑身一阵舒坦。

    “你的手艺不错。”见秦逍看着自己,麝月有些不好意思,夸赞道:“比宫里的御厨手艺好多了。”

    秦逍哈哈一笑,道:“多谢殿下谬赞,不过小臣可不敢和宫里的御厨相比。也许等殿下回宫之后,再想起今晚的兔肉,会觉得难以下噎。你觉得好吃,只是因为真的饿了。”

    麝月正想说我不会忘记今晚的兔肉,但又想对这一名臣子说这话似乎不妥,吃饱喝足,又恢复了高贵的姿态,淡淡道:“你先睡一会儿吧,明天还要赶路。”

    这副过河拆桥的姿态,秦逍不以为意,摇摇头,道:“还是殿下继续睡吧,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养足精神。”

    “你是不是有心事?”麝月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是出类拔萃,见秦逍眉宇间微锁,轻声问道。

    秦逍犹豫一下,才道:“不知道顾.....顾大人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麝月神情也黯然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顾白衣一行人此刻肯定早被盯上,是否能甩开追兵全身而退,谁也不能保证,在江南的地面上,被追兵咬死,想要顺利脱身绝非易事。

    “还有内库那边,也不知道情况如何。”秦逍想到费辛和胖鱼还在内库那边,自己离开苏州,都没有机会去通知,心下略有一丝惭愧。

    麝月抬头看向夜空,只是树林茂密,枝叶挡住了天空,她眉宇间的黯然之色更浓,苦笑道:“我花了近十年时间,本以为江南尽在掌控之中,谁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比起秦逍的担心,麝月的担心自然完全不同。

    她能够在朝中与夏侯一族分庭抗礼,归根到底,不仅仅是因为公主的身份,最要紧的是手里掌握着内库,内库是她手中最重要的武器,也是最大的底气。

    而内库的底气,却又来自于江南。

    如果没有江南世家的支撑,内库也绝无可能有今天。

    所以对麝月来说,她虽然远在京都,但江南却是她的根基之地。

    如今江南世家叛乱,自己竟然在根基之地狼狈逃亡,这对她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没有了江南,自己手中的内库 几乎就已经是名存实亡,即使安全回到京都,没有内库,没有江南,再想与夏侯家一争高低,简直是痴心妄想。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