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长夜余火TXT下载 > 长夜余火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车祸(求保底月票)
长夜余火 第一百六十七章 车祸(求保底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禅那伽的回答,龙悦红、白晨一阵惊喜,就连蒋白棉也产生了类似的情绪。

    她其实并没有太大把握对方一定会答应,只是循着某种感觉,提出了请求。

    而那种感觉来自于对禅那伽一言一行的观察和记忆。

    “谢谢你,禅师!”商见曜将手伸出窗外,表情诚恳地挥了两下。

    禅那伽表情没什么变化地说道:

    “几位施主请带路。”

    他将深黑色的摩托转了个朝向,重新翻身上去,拧动了油门。

    白晨依靠旁边的巷子,娴熟地将车辆掉了个头,往红巨狼区老k家开去。

    蒋白棉沉吟了一下,坐在副驾位置,自顾自开口道:

    “禅师,我们那位同伴的仇家还是有点背景,藏着些谜团的,贸然上门,我怕撞见不该撞见的人,碰到不该碰到的事,到时候,即使有你劝阻,也未必能够善了。

    “我们之前往金苹果区去,就是想拜访一位贵族,他是那位的宾客,经常参与一些隐秘的聚会,很可能知道点什么。

    “等从他那里了解到大致的情况,后续就知道该提防什么,选择哪个时间段,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了。”

    骑行在车辆旁边的禅那伽直接让声音响起于蒋白棉等人的脑海内:

    “你们根据自己的安排去做就行了,如果不对,我会阻止你们。”

    “好的,禅师。”蒋白棉舒了口气。

    这时,商见曜一脸疑惑地说道:

    “禅师,我看你慈悲为怀,为什么不想想办法解决‘最初城’的奴隶问题、工厂环境问题和劳动强度问题,为什么不试着带领青橄榄区的底层公民、外来流浪者,和贵族们对话,帮他们争取到更多的权利和生产资料,共同建设美好的新世界……”

    别,别说了……蒋白棉在心里无力地喊了一句。

    她并不太清楚“水晶意识教”的理念和禅那伽的追求,如果对方真的自诩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那商见曜的这些问题就像往对方脸上抽巴掌,一个接一个。

    涵养差点的,说不定当场恼羞成怒,让“旧调小组”生不如死,涵养好些的,额角血管估计也会暴跳。

    而且,“菩提”领域的代价有一定概率是精神缺陷。

    蒋白棉担忧的同时,龙悦红更是有些瑟瑟发抖,他看见白晨握着方向盘的右手也凸显出了青筋。

    喂怎么能不看场合说话?

    这很要命啊!

    这样的咆哮中,龙悦红倒也没有生气。

    他知道商见曜不是故意的,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能控制住,那就不叫代价了。

    这一次,禅那伽沉默了很久,沉默到“旧调小组”除商见曜之外的三名成员开始考虑要不要破釜沉舟,暴起发难。

    终于,他略带叹息地说道:

    “打不过。”

    “……”这个回答诚实得让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都嘴巴半张,不知道该怎么接。

    商见曜试图开口前,禅那伽又补充道:

    “而且,我们‘水晶意识教’的重点还是在精神的锤炼和意识的修行上,‘慈悲’只是照见本性后的自我明悟与认知,并非每一位僧侣都会这样,不过,那些僧侣也不会管这些闲事,不会来拦截你们。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年纪也不小了,见过很多事情,深以为再差的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强,在没有把握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前,最好不要拿别人的生命来成就自己的野心。”

    “对贵族们来说是这样,对那些底层公民和荒野流浪者来说,反抗仅仅是因为活不下去了。”商见曜很有辩论精神地回了一句。

    禅那伽再一次沉默。

    蒋白棉清了清喉咙,故意岔开了话题:

    “禅师,你们‘水晶意识教’的戒律之一也是不能撒谎?”

    “对,出家人不打诳语。”禅那伽如实说道,“但可以选择不回答。”

    他驾驭着黑色摩托,身体略微前倾,灰袍随风摆动,除了那颗光头和手里的念珠,竟没什么不对。

    隔了几秒,禅那伽开口说道:

    “你们对灰土众生的苦难似乎也有一定的认知。”

    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全人类。”

    禅那伽短暂未做回应,似乎在倾听商见曜的内心,看他所思和所言是否一致。

    过了一阵,禅那伽略带感叹地说道:

    “施主有如此大宏愿,难能可贵,贫僧年轻之时都不敢这么去想,现在更是保守。”

    你是在夸商见曜有赤子之心,还是损他好高骛远,不切实际?蒋白棉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至于禅那伽能不能听到她这句话,她也不知道。

    禅那伽继续对商见曜道:

    “你所言皆是所想所行,内心澄清,意志坚定,有光芒自照。

    “可惜,执也是妄,不能窥破这一点,终无法见意识如水晶。

    “施主若是对如来正道有兴趣,贫僧愿意做你的引路人。”

    我艹……龙悦红没想到商见曜竟然还得到了禅那伽的欣赏。

    正常人不是应该对他那些话语嗤之以鼻或者当做玩笑吗?

    考虑到“菩提”领域的觉醒者很可能也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这算是精神病人间的互相欣赏吗?

    龙悦红刚闪过这么几个想法,就恨不得拿出榔头,把自己敲晕过去。

    这会被听见的!

    “他心通”之下,内心活动丰富程度远胜于语言的他备感受限。

    禅师,你们“水晶意识教”的圣餐是什么……蒋白棉在心里咕哝起来。

    “禅师,你们‘水晶意识教’的圣餐是什么?”商见曜颇感兴趣地开口询问。

    白晨抿了下嘴唇,似乎在强忍笑意。

    她好像也猜到了商见曜会这么问,

    禅那伽如实回答道:

    “我们没有圣餐,只有圣物,圣物是菩提和塔。

    “至于吃的,我们忌辛辣刺激的食物,其他没有限制,只是不能吃亲手杀死的猎物。”

    火锅和烧烤也算辛辣刺激的吧?至少大部分是……龙悦红下意识去想这样的戒律能限制住什么。

    商见曜叹了口气,一脸悲悯地说道:

    “禅师,也许我和菩提无缘。”

    禅那伽也不强求,驾驶着摩托,继续跟着“旧调小组”往金苹果区而去。

    …………

    金苹果区边缘,一栋属于某个家族的别墅。

    “旧调小组”和禅那伽在较远的地方观察着这里,等待预定的目标菲尔普斯出来。

    这位贵族子弟昨晚参加了老k家的秘密聚会,上午多半起不了床,所以“旧调小组”才选择下午前来。

    等待了一阵,他们终于利用望远镜看见了目标。

    黑发蓝眼,脸颊肌肉略微下垂的菲尔普斯边走出房屋正门,登上汽车,边捂嘴打了个哈欠。

    他的两名保镖一前一后上了车,将他护在安全位置。

    车辆启动,沿花园内的道路出了铁栅栏大门。

    远处的白晨见状,踩下油门,隔着较远的距离,跟随起菲尔普斯。

    眼见红巨狼区在望,白晨加快了车速,没用多久就追上了目标,然后,直接超了过去。

    菲尔普斯的司机本来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是比较警惕对方会不会突然打横,拦在前面。

    可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憋屈。

    这破车竟然敢超过自己!

    看我超回来!司机重重踩下了油门。

    轰的声音里,前面那辆车正巧准备转弯。

    砰!

    菲尔普斯的车辆撞在了“旧调小组”租来的那辆车侧后。

    幸运的是,司机毕竟是受过训练的,及时踩了刹车,打了方向盘,让车祸变得不那么严重。

    这样的撞击里,龙悦红哪怕系了安全带,也是一阵头晕,险些受伤。

    反倒是更靠近碰撞位置的商见曜,身体素质出众,一点也没受影响地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他看了凹陷进去的车尾侧面一眼,猛地冲向菲尔普斯那辆车,大声嚷嚷道:

    “怎么开车的?”

    作为贵族,菲尔普斯当然不会说“都是我司机的错”,只是给身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那保镖立刻下了车,掀起衣角,露出了腰间的手枪。

    商见曜露出恐惧的表情,冲着车内的菲尔普斯喊道:

    “你看:

    “你的车受损了,我的车也受损了;

    “你有同伴,我也有同伴;

    “所以……”

    他这番话语就像一个受到惊吓的人既倔强又慌乱的表现。

    菲尔普斯表情变化了一下,对保镖道:

    “算了,认识的人。”

    那名保镖虽然已跟了菲尔普斯好几年,但毕竟不是和对方从小一起长大,加上“推理小丑”的影响,对此没有任何怀疑。

    见到菲尔普斯,商见曜抱怨道:

    “你司机也太莽撞了吧?

    “算了算了,以我们的关系没必要计较这件事情。”

    菲尔普斯满意点头:

    “没问题。”

    这时,商见曜左右看了一眼,故意压低了嗓音:

    “我昨晚好像看到你去了马斯迦尔街……”

    他没说自己的立场,也没询问是什么聚会,只是状似无意地提了这么一句。

    菲尔普斯骤然警惕,环顾了一圈,很小声地说道:

    “一个狂欢派对,取悦‘曼陀罗’的……”

    ps:求保底的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