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穿越八年才出道TXT下载 > 穿越八年才出道目录 > 285.感谢您给我上了一课!我也有一首曲子!(求订阅!)
穿越八年才出道 285.感谢您给我上了一课!我也有一首曲子!(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埃尔顿的眼睛一直盯着讲台上的王谦和马尔斯,见到两人如此对峙有些着急,这是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但是,事已至此,他意境没有办法做什么。

    毕竟,这种场合,那么多人看着,不是他一个人能阻止的。

    他周围的诸多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也不会允许他去阻止马尔斯。

    因为,在他们看来,此刻的马尔斯身上是带着曼哈顿学院荣誉的,是代表着他们所有人的!

    所以!

    他们都会支持马尔斯!

    听着马尔斯的演奏,埃尔顿听到有校友低声说道:“马尔斯钻研作曲二十多年,终于要有所成就了。当年,马尔斯可是拒绝了许多邀请,选择留校继续进修作曲创作,然后留下任教,这首曲子肯定会是他的代表作!”

    另外有人赞同:“不错,只是前奏,就非常的不错。”

    埃尔顿轻轻点头,他也承认,马尔斯的这首曲子算是一首比较好的钢琴曲了。

    尤其是在这个古典音乐凋零的时代,更是比较难得的作品。

    只是,他心中用这首曲子和王谦已经发表的几首曲子对比了一下,发现还是有所差距!

    作为一个钢琴家,他一分钟就能迅速分辨其中的好坏和差距。

    不过……

    他知道。

    讲台上两人的赌约和曲子的好坏无关,而是要看王谦能不能一遍就记住马尔斯这首首次公开演奏的曲子,要看王谦能否在之后完整的重复弹奏出来。

    埃尔顿还听到有人说道:“这个华夏小子,太自以为是了。我看他等下怎么收场,一遍就记住一首陌生曲子,这是上帝都做不到的事情。”

    “别说了,认真听吧,这首曲子还不错。”

    安静下来!

    大家都开始认真的欣赏马尔斯的这首曲子。

    埃尔顿却是在为王谦担心。

    不得不说,他刚才一上台和王谦接触之后,就真的被王谦演奏的音乐以及那种纯粹的大艺术家气场所征服了。

    只是,他比较疑惑。

    一般,有这种纯粹艺术家气场的人,都是绝对纯粹的艺术家,基本上是不可能说谎的,也不屑于说谎。

    因为,如果喜欢说谎,那么就成不了纯粹的艺术家,尤其是在自己的艺术领域内说谎,那更加不可能成为纯粹的艺术家。

    那么……

    王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埃尔顿看不懂这个年轻人了。

    现场一片安静!

    马尔斯演奏的也是一首钢琴小品,只有四分多钟的长度,演奏的极其专注,也极其投入,情绪表达非常的饱满。

    演奏完了,马尔斯的神色都变得沉静了许多,身上多了一种忧伤的情绪,还有回忆的气息。

    这就是他这首曲子的主旋律。

    坐在钢琴前,马尔斯一时间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坐在那里看着钢琴发呆了一会儿,在回味自己刚才的演奏。

    他还有些恍惚和不相信。

    因为,他创作这首曲子定稿一年多以来,完整的演奏过上百次,但是从没有哪次演奏的有这次这么完美!

    也因此,他现在对这首曲子有了更多的想法,很想将其中的一些细节再次完善一些,或许能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能表达的更加完美,更加吸引人……

    啪啪啪啪……

    现场,热烈的掌声将马尔斯唤醒了。

    埃尔顿周围的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首先主动使劲地鼓起掌来,埃尔顿也跟着一起热烈的鼓掌。

    全场也被他们带动的马上一起使劲的鼓掌!

    热烈的掌声席卷全场。

    马尔斯也从自己的思考和意境当中清醒过来,然后略带遗憾地站起身,遗憾没能在刚才那种状态下继续多多思考一些音乐上的东西,或许再深入思考一会儿,就能彻底完善这首曲子。

    可惜,场合不对!

    但是,灵感却不会常有,下次再有这样灵感充沛的时候,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马尔斯神色平静地站起身来,对着所有鼓掌的人轻轻鞠躬,微笑着说道:“谢谢……这首曲子,我命名为纽约海的女神,这次是我首次公开演奏,谢谢大家的欣赏,也谢谢王谦先生给我了演奏的机会。”

    马尔斯说着,再次对着旁边一起鼓掌的王谦轻轻鞠躬,带着一些真心实意的感激。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是在王谦的那种纯粹的音乐艺术家气息影响下,是不可能演奏的如此完美的,也不可能还有更加深刻的感悟。

    更重要的是!

    如果不是王谦,他没有机会在如此全球瞩目的讲台上演奏这首曲子。

    对他这样首次发表新作的新人作曲家来说,绝对是一次天大的难得机会。

    或许,他会因此而一飞冲天,成为纽约钢琴作曲家当中的代表人物。

    所以!

    虽然心中主观上依旧对王谦有所抵触,依旧比较厌恶王谦吹牛的事情,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需要记住王谦对他的赠予。

    王谦笑而不语,只是随着大家一起鼓掌。

    热烈的掌声也持续了很长时间,足足有三十多秒才慢慢安静下来。

    现场一双双眼睛再次看向讲台上的王谦和马尔斯。

    很多现场的音乐艺术家们都对马尔斯的这首曲子给予了比较高的评价。

    有人称赞:“这首纽约海的女神,是一首不错的钢琴曲,有比较高的潜力。”

    有人客观评价:“曲子基调非常不错,节奏也比较完整,只是衔接上还是稍微有点瑕疵。如果今年没有听过致雪荣,魔都进行曲,少女的祈祷,魔都狂想曲,梦中的婚礼等这几首曲子的话,我或许会认为马尔斯的这首曲子是非常好的作品。但是,现在我只能说,这首曲子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的作品,算不上好的作品,比我刚才说的那几首曲子有比较明显的差距!”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立刻看过去,发现是纽约著名音乐评论家伦纳德,大家就没有说什么了。

    因为,伦纳德是古典音乐领域内少有的几位最权威的评论家之一,是大家都很认可和支持的一位评论人,从业四十多年来,没有说过假话,更没有说过错误的评价,口碑和信誉非常好。

    所以,他们也必须承认,伦纳德刚才的评价是比较可观的。

    马尔斯的这首曲子在古典音乐凋零的时代固然算是比较好的作品,但是和王谦的几首曲子一比,的确差距明显!

    所以,一下子夸赞马尔斯的声音就少了许多。

    何朝惠则是低声说道:“这位马尔斯如果不和王教授比的话,在作曲家里面,已经算是不错了!这首曲子,再修改完善一下,有可能会流传开来。”

    杨建森点头赞同:“是的,我也认为还可以。但是,还比不了王教授的几首曲子!不过,他刚才的演奏状态非常好,看来每一个钢琴作曲家也是一个钢琴演奏家,这是一个公理!”

    周围几人听了这话都笑了笑,都觉得这是个玩笑。

    毕竟,不懂钢琴,怎么创作钢琴曲?

    不过!

    秦雪荣,秦雪鸿,刘胜男,陈晓雯,萧冬梅,茹可,以及苏菲,泰勒等人都没有笑,也没有心思说什么,而是全神贯注地看着讲台上的王谦!

    刚刚略有议论的现场也沉寂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盯着王谦!

    大家都还清楚地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还记得那个关于两个人生的赌约。

    马龙,麦克斯,卡尔曼,道森几人也都神色严肃地看着王谦,都在思考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要如何收场!

    如果王谦做不到!

    作为邀请方地主的柯蒂斯学院是要站出来救场的,他们不可能真的任由王谦离场然后草草结束这场世界瞩目的音乐艺术课。

    道森教授看了看卡尔曼,心想等下只能邀请卡尔曼上台去演奏一首曲子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了。

    而舞台上的马尔斯此刻却是突然说道:“王谦先生,我想放弃刚才的赌约。可以吗?”

    寂静的现场瞬间哗然!

    许多看热闹和等着王谦倒霉的人都非常不解马尔斯在做什么,他们都等着王谦做不到,然后履行赌约灰溜溜的走人,接着他们就可以高高在上的公开放肆嘲笑王谦了……

    可是……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马尔斯,竟然要放弃这个赌约?

    曼哈顿学院的校友们,大多数人都非常的不解,忍不住愤怒地议论起来。

    “马尔斯在做什么?他为什么放弃这个驱逐这个骗子的机会?”

    “马尔斯被下了巫术吗?他是不是被那个华夏巫师控制了?”

    “他在做什么?”

    埃尔顿眼神闪烁,听着周围几个校友愤怒的发言,心中大致能猜测到马尔斯身上发生了什么,转头看了几位愤怒说话的校友,想解释什么,可是看到他们以及周围大多数人都不接和愤怒的表情,就沉默下来。

    他知道,现场的大多数人,依旧还是希望看到王谦倒霉的!

    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没有亲身去讲台上近距离的体会王谦的人格以及气场魅力,是无法真正扭转态度的。

    埃尔顿叹气,目光看着马尔斯,低声喃喃道:“老伙计,我支持你!”

    现场一片议论的时候。

    马尔斯看着王谦,不管传入耳朵的声音,真诚地继续说道:“王谦先生,我觉得,站在你和我的位置上来说,刚才的赌约太儿戏了。我们完全可以纯粹的聊聊音乐,不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觉得呢?”

    他现在是真的不希望王谦在这里难堪收场,他不忍心看到王谦如此有才华的人受到打击,从而一蹶不振。

    王谦和马尔斯对视着,也无视了周围诸多议论声,看出了马尔斯眼中的真诚,微笑着说道:“马尔斯先生的提议,我非常赞同。我们都是音乐人,聊聊音乐就可以了。不需要用音乐当赌注,来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是对音乐艺术的亵渎,你觉得呢?”

    王谦也反问了马尔斯一句。

    马尔斯一愣,觉得王谦这是在顺坡下驴,随后立刻回答道:“当然,我认为这非常对,音乐是一门艺术,我们应该用最纯粹最崇高的心理来讨论音乐,而不是将音乐当做赌博的工具,那是亵渎!”

    两人的话,传遍了全场,后面的投影当中还能清晰的看到两人的表情!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现场的议论声顿时热闹起来!

    很多等着王谦倒霉的人说话都大声了起来。

    “哈哈哈,华夏小子这是变相的认输了,他怂了。”

    “我就知道,华夏小子是骗子。但是,马尔斯先生为什么放过这个骗子?”

    “太失望了,我还等着看他狼狈离开呢,那一定好看极了,可惜最后马尔斯却放过了他,这是为什么?”

    “马尔斯难道被他洗脑了那?”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马尔斯在最终即将胜利的时候放弃了?”

    “什么艺术?我们要看履行赌约!”

    ……

    现场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尤其是中后排的声音最热闹。

    因为,座位越靠前的人,地位越高,修养和涵养也越深厚,不会轻易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大多都沉默以对,只是很多人眼神之中也有明显的失望。

    还有如道森教授,卡尔曼,麦克斯等人都略微松了口气,他们都不希望现场太难堪。

    何朝惠,杨建森,彭东湖等华夏访问团的人也都明显放松了许多,一下子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欧美音乐艺术家们的友好态度。

    苏菲略微皱眉,低声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按道理,马尔斯是不太可能放弃赌约的。有可能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泰勒思索着说道:“我两年前去曼哈顿学院听过课,当时就是马尔斯先生的钢琴课。他当时演奏过一首曲子,远远不如现在的水平,刚才他的演奏算是超水平发挥了,把一首算是半成品的作品,演奏出了非常高的现场感受,这是你父亲那样的顶级大师才能做到的。很显然,马尔斯先生不是马龙先生那样的顶级大师演奏家。”

    “你再想想,刚才埃尔顿先生上台也超水准演奏了海盗这首曲子!”

    “我有一个猜测!”

    泰勒眼神略带激动地总结道。

    苏菲和姜煜都同时说出:“王谦帮助了他们!”

    三个钢琴领域的天才,都同时想到了这个可能。

    尤其是姜煜,她突然明白了许多。

    为什么她半年来跟着王谦,只是一两天偶尔才有一次机会请教王谦,但是钢琴水准却是提升迅速?几乎比她在央音学习几年提升的幅度更大。

    为什么每个月,她都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从之前和泰勒有明显差距,到现在绝对不输给泰勒苏菲的实力水准?

    为什么,每次她在王谦身边演奏钢琴的时候,似乎都更加的沉入,更加的顺畅,能更加轻易的融入自己的情绪?演奏效果都更好?

    之前,她一直忙于伴奏,忙于演出,所以没有细想这些,慢慢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

    她仔细想来,眼神顿时恍然,也有一丝激动和巨大的幸福感!

    原来!

    一直都是王谦在帮她。

    原来!

    在王谦身边,她的确享受到了特殊的加成。

    原来!

    她一直享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待遇,王谦一直在给她最好的东西,她却不自知!

    一股幸福感,包围了姜煜,让她想哭,双手轻轻地颤抖,很想不顾一切地扑到王谦的怀里。

    苏菲迅速说道:“王谦帮助了他们,让他们能更加轻易的演奏出完美的水准。所以,他们都被征服了,所以,他们最后都不想成为王谦的敌人!”

    泰勒点头:“是的,我想就是这样!”

    两人虽然猜测到了这个可能,但是心中却都还是有所疑惑。

    那就是!

    王谦是怎么做到的?

    是怎么帮助他们发挥出最完美状态的?

    她们两人和王谦的合作次数非常有限,只有一次,所以没有体会到王谦的那种纯粹的大艺术家气息的加成。

    所以,她们不能理解。

    而周围几个听她们说话的人,也都感觉比较玄乎。

    如中森美雪,千羽真珠两人,都沉默地看着王谦,眼神带着疑惑。

    只有同样和王谦合作半年的慕容月,非常赞同这个观点。

    她和王谦合作以来,在乐器的演奏理解以及对音乐的理解上面,都有明显的进步。

    所以,她才能在短短半年内,成为了世界顶级架子鼓演奏者!

    她自信,面对那些历史上传奇乐队的顶级鼓手,她也不输对方。

    而这些,都是她在王谦身边感受和进步的。

    除了现场的诸多议论声!

    在欧美的网络上更是一片炸锅。

    欧美观众也都是幸灾乐祸等着最后的结果呢,等着最后的赌约履行呢!

    谁爱听你们演奏的古典音乐?有这时间,我们去刷刷视频,刷刷脸书推特,看看油管不好么?

    大家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你们一群古典音乐家老头子们,听着不感兴趣的钢琴曲,不就是想看八卦,想看看最后王谦怎么倒霉吗?

    可是……

    这个曼哈顿的马尔斯,最后时刻突然放弃了赌约?

    你想放弃!

    我们不同意!

    欧美社交网络上出现了大量有关这个节目的发言。

    “我不同意放弃赌约,要履行赌约,赶走他。”

    “最后时刻,为什么放弃?”

    “打赌了就要认输,这个华夏王谦也知道自己输了,所以就赞同放弃了,太不要脸了。”

    “王谦果然是个骗子!”

    “大骗子,滚出北美。”

    “华夏选手王谦,我永远都不会给你投票的,你不配!”

    “就算马尔斯放弃了,王谦也不准放弃,因为愿赌服输。”

    “滚吧,王谦……”

    ……

    推特,脸书等社交平台上,几乎一面倒的是骂声。

    骂马尔斯放弃。

    骂王谦脸皮厚是骗子,敢赌不敢输。

    王谦和马尔斯在现场的讲台上,肯定不知道外界的评论,但是他们都能听到现场的议论声。

    因为,那些中后排的观众们,似乎是怕他们听不到,议论的声音非常大,说话也非常难听!

    马尔斯想马上下台让这件事迅速结束,然后把讲台交给王谦,进入王谦自己的讲课节奏,他有些后悔上台来了,也理解了埃尔顿的感受,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让王谦受到伤害!

    但是!

    这时候。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王谦缓缓来到钢琴前坐了下来,轻声说道:“马尔斯先生应该知道,我也创作过几首曲子,还在北美传播的很广。我想,我有资格对您的这首曲子点评一下,我们现在就聊聊您的这首曲子,你愿意听吗?”

    正想找借口告辞离开的马尔斯一听王谦要说自己的曲子,马上就终止了心中的打算,这是他几年的心血凝聚,心中想着王谦的那几首曲子,的确都在自己的这首曲子之上,王谦是有资格评价自己的作品的,当下也比较想听王谦的评价,说道:“当然可以,我会听的很认真,你请说。”

    马尔斯对王谦用了请字。

    现场的议论声低了一些,一些人也想知道王谦怎么评价马尔斯的曲子。

    当然,大家都觉得,王谦这是找借口结束刚才的赌约话题,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很多人依旧不依不饶地在讨论着这个赌约的事情,声音还不小!

    坐在前排的诸多音乐艺术家们,看向王谦的眼神也略带失望,好像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画面。

    马龙回头看了看女儿苏菲,再次看了看王谦,轻轻皱眉,觉得这样的王谦,似乎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道森和卡尔曼两人对视一眼,都眼神深邃而犹豫。

    不过。

    这时,王谦的双手在钢琴上轻轻的按下琴键。

    几个音符立刻响起,所有人都感觉好像有些耳熟。

    似乎,就是刚才听过的马尔斯那首曲子的前奏?

    现场逐渐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盯着王谦,耳朵都竖起来听着王谦演奏的音符。

    王谦一边演奏,一边低声说道:“这首曲子在完成度上来说,已经趋近于圆满,就快完成了,如果再给你足够的时间,肯定可以完成的更好。我认为其中稍微有些瑕疵,我一边演奏,一边和马尔斯先生聊聊。这里……”

    王谦突然停了下来,再次重复刚才几个音符,认真地说道:“这里的几个音符衔接不够流畅,对整首曲子的情绪基调表达没有什么帮助,会让人从曲子当中脱离出来!”

    说完!

    王谦继续弹奏下去,弹奏了一小节,又停了下来,再次不断重复前面的一段音符,说道:“这里,也是一样,小节转换显得比较突兀,我觉得可以让这里衔接更加顺畅一些。”

    所有的议论声音,已经彻底安静下来。

    大家都神色凝重,眼神惊讶地看着讲台上的王谦,以及站在王谦身边整个人也处于震惊状态的马尔斯。

    那些还在抓着刚才的赌约不放的人们,此刻也都闭嘴不语了,都瞪大眼睛看着王谦。

    很显然!

    来现场的人,要么是从事音乐的音乐艺术家们,要么就是懂音乐的高级音乐爱好者。

    所以,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和看到,王谦正在重复刚才马尔斯演奏的曲子,并且一段一段的讲解其中的音符!

    有没有错误?

    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也都只是听过一遍,他们都没有记下来刚才马尔斯弹奏的所有音符,只是大致能记住旋律。

    他们都能听出,大致的感觉上似乎没有错。

    而且,看着站在王谦身边陷入呆滞状态的马尔斯,就能知道,可能王谦弹奏的应该没什么错误。

    不然,马尔斯不会如此震惊。

    王谦的演奏和讲解还在继续,针对其中的每一个自己理解的可以修改的地方都停下来进行了专门的讲解。

    短短的四分多钟的曲子,王谦弹奏加上讲解,用了二十几分钟才说完。

    而此刻。

    现场已经是一片寂静,比之前每一次寂静的时刻都更加的寂静。

    没有人说话。

    甚至很多人呼吸都放缓了,似乎这样可以更加安静一些。

    很多音乐艺术家们,听了王谦的讲解,都觉得王谦说的非常有道理,自己似乎对钢琴曲创作都有了一些更深入的理解和提升。

    第一排的马龙,麦克斯,卡尔曼,道森几人都瞪大了眼睛,认真的听着王谦说的每一句话,认真的听着王谦演奏的每一个音符。

    当王谦讲解结束的时候,几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其他人眼中的那种震撼和不敢置信!

    比较认可和佩服王谦对音乐理解的同时,也满是疑问!

    他怎么做到的?

    这是现场几乎所有人心中滋生出来的疑问。

    包括华西访问团的所有人,心中也有同样的问题。

    王谦最后双手离开琴键,对一直沉默的马尔斯说道:“马尔斯先生,这是我认为的这首曲子应该可以修改的地方,你觉得呢?如果你有不同的想法,你可以说出来,我们可以当着大家的面,一起探讨一下。音乐,是我们今天的主题,这也是一次比较难得的实际操作讨论。”

    马尔斯双眼略微呆滞,脑海之中还在回荡着刚才王谦的演奏,以及逐段逐段的讲解以及修改意见,依旧还有些不敢相信,仿佛自己在做梦一样,眼神左右看了看,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看着王谦,缓缓开口,声音却是带着沙哑和苦涩:“王谦先生,我想,我想,您说的已经非常透彻了,我,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应该说什么。您对音乐的理解,超出我太多了。今天能上台和您当年聊音乐,还有幸给您演奏了我没有完成的新曲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马尔斯逐渐清醒过来,心中很是苦涩和难堪!

    他可以确定。

    王谦的弹奏,没有一个音符是错误的。

    完完全全的弹奏出了他创作出的这首曲子的每一个音符。

    没有任何错误。

    节奏上也完全正确。

    甚至!

    王谦的每一个讲解和修改意见,都让他觉得受益匪浅,觉得就应该这样修改才是最完美的。

    想到自己刚才还认为,自己放弃赌约是对王谦的饶恕,是放过了王谦,让他有一种优越感!

    现在想想……

    马尔斯只感觉难堪的无地自容,很想马上逃离这里,甚至想离开纽约,害怕见到这些圈内的熟人。

    他以为他饶恕了对方。

    最终,真相却是对方大度的放过了他。

    小丑,原来是自己!

    耳边传来王谦那醇和的声音,让马尔斯心中的负面情绪少了许多,听到王谦说道:“马尔斯先生太言重了。我说的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理解而已。音乐本身就是自己思想的表达,你不必这样认可我的想法,或许是因为你现在思路没有那么清晰,等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可能就会有比较完整的想法。”

    马尔斯逐渐清醒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对王谦轻轻弯腰九十度鞠躬说道:“谢谢,王先生,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思考我的音乐和我的人生。今天,您真的给我上了一课,不只是音乐课,更是人生课。”

    现场一片寂静,此刻看到马尔斯对王谦如此行大礼,很多人也都保持着沉默。

    因为,在许多人看来。

    这似乎是应该的!

    王谦刚才以德报怨,放过了马尔斯一马,对现场的诸多非议也没有任何怨言,德行足以让他们佩服,马尔斯这一个大礼感谢,是应该的。

    不过,王谦迅速走开,没有接受这个大礼:“马尔斯先生,这是做什么?我完全不能承受!”

    马尔斯站了起来,看着王谦郑重地说道:“谢谢你,王谦先生,我想下去休息一下,再好好思考您刚才说的话。”

    王谦点点头,对马尔斯伸手说道:“好的,请!”

    马尔斯再次对王谦郑重的点头致意,接着对在场所有人轻微弯腰致意,然后才跨步走下讲台,走回自己的位置而去,迅速坐了下来,脸上依旧还有一些激动情绪的红晕,还有一些尴尬情绪地发烫。

    埃尔顿淡淡地说道:“你感受到了?”

    马尔斯点头:“是的,他是一个纯粹的,伟大的音乐艺术家。我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他这样的人。”

    埃尔顿:“是的,很可惜,他是华夏人,我以后想找他聊音乐都没有机会。”

    马尔斯也遗憾地说道:“是呀,太可惜了!”

    而周围的诸多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都对此非常的不解,纷纷向马尔斯问及。

    “马尔斯,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弹奏的正确吗?有没有错一个音符?”

    “他真的做到了吗?”

    “马尔斯,他会巫术吗?”

    “马尔斯,你怎么回事?”

    几个曼哈顿校友的质问,让马尔斯略显恼怒,恼怒这些人对一位伟大艺术家的贬低以及歧视,转头对几人严肃地说道:“你们闭嘴,你们不要再贬低议论他了,他应该被称赞!”

    几个曼哈顿的校友都是一愣,纷纷不能接受地看着马尔斯。

    刚才马尔斯上台之前,可是和他们一样的呀!

    现在怎么回事?

    不过!

    有一部分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保持着沉默,他们显然都明白,王谦给马尔斯留了大大的面子,也算是间接给曼哈顿音乐学院保留了足够的面子!

    如果马尔斯因为这个赌约直接道歉离场了,那么他们这个小团体估计也会没脸继续待下去,都会一起走。

    同时,曼哈顿音乐学院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现在……

    虽然大家依旧会对他们有所议论。

    但是,没有那么明目张胆,也算是在可控范围内。

    这些,显然是王谦给他们赠予的。

    所以,这些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都保持沉默,眼神认真地看着王谦,第一次转变心态,以仔细听课,虚心听课的心态来看着王谦,听着王谦的话,而不再是找茬和不屑的心态!

    这种转变,在现场几乎是普遍性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都知道,刚才王谦几乎是故意给马尔斯留了面子,也给在场大部分人都留了面子。

    所以,都对王谦的这种德性比较佩服。

    当然……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所有人都被王谦这种强大的天赋所征服和震撼,也对王谦那深刻的音乐理念以及理解所折服。

    听一遍陌生的曲子,就能记住,并且完整的演奏出来!

    还能找出其中的一些瑕疵,加以讲解。

    这是绝对不可思议的强大音乐天赋。

    在现场寂静和情绪转变的氛围当中。

    王谦再次再钢琴前坐了下来,轻声说道:“听了马尔斯先生的纽约海的女神。我想起了我之前偶然创作的一首曲子,也是描写我想象中的河边的女神的。刚才给马尔斯先生了一些修改意见。那么,我现在也把我的这首曲子演奏出来给大家听听,大家也可以给我这首曲子一些意见。”

    “我这节课,一切都以音乐为主体,也以真实内容为主,我们聊音乐。”

    王谦对所有人说道。

    本来一直寂静的现场感。

    此刻突然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这是迟来的掌声。

    这是送给刚才王谦以德报怨,并且展示出强大天赋的掌声。

    同时!

    也是送给王谦这节课音乐为主的掌声。

    没有空谈,没有废话,没有段子。

    就聊音乐,实质性的音乐。

    王谦微笑接受大家的掌声,同时坐在钢琴前,在心中酝酿这首曲子的意境情绪。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