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穿越八年才出道TXT下载 > 穿越八年才出道目录 > 284.你们都做不到?但是,我真的能。(求订阅!)
穿越八年才出道 284.你们都做不到?但是,我真的能。(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同一首曲子,同一首歌,不同的人去演绎,都可以演绎出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情绪含义。

    世界名曲,在不同的大师手中演奏出来,都会有其自己的理解,表现出不同的东西。

    大师,不只是演奏技巧上的称呼,而是真正的音乐艺术大师,在音乐,以及艺术上,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并且能融入到自己的音乐当中,并被世人所承认和欣赏,这样才能真正的被称作是艺术大师。

    因为,艺术,本身就非常的唯心。

    彼之砒霜,吾之仙药。

    这句话在艺术领域可谓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个艺术大师的成就有多高,地位有多高,就看其艺术理念能被多少人认可,能产生多大的影响。

    而其最后的直观体现,其实都能用价值来衡量。

    音乐大师,地位越高的,其演出价格越高,门票卖的更贵,来看他演出的人也越多,收入就更高!

    美术大师,地位越高的,其作品肯定就越值钱。

    雕刻大师,书法大师等等,都可以用同样的价值观来体现其地位和实力。

    所以!

    很多艺术家对金钱不屑一顾,其实最后却还是要用金钱来衡量自己,即便他自己很不愿意,但是世人依旧会使用金钱来衡量其作品的价值,依旧会以此来对他们进行一个排名。

    现场的每一个音乐艺术家们都必须承认,王谦将这首他们每个人都演奏过多次的海盗狂想曲,演奏出了自己的风格,并且是很独特很吸引人的风格!

    那种阳光气息,以及欢快的丰收感!

    是他们每个人都不曾表现出来的。

    而王谦现在却是通过自己的独特情绪表达,在这首充满狂暴和血腥残忍的曲子当中,演义出了另外一面,将这首曲子的艺术性再次升华了一个层面。

    更重要的是。

    王谦将曲子升华的同时,还能进行高超的炫技。

    那几乎单手演奏的画面,让每个懂钢琴的人都看的目眩神迷,不敢置信,心中都极其的震撼。

    麦克斯和马龙,卡尔曼,道森等人都看的很是专注而严肃!

    他们都是站在世界钢琴领域顶端的人,几乎能代表这个世界钢琴艺术的巅峰,但是他们都做不到这一点。

    这首曲子,他们这一辈子公开演奏的次数至少就有数十上百次,私下练习的次数更是数不清,但是再怎么熟练,他们也做不到如王谦这样炫技。

    因为,这本身就是一首很高难度的曲子,一般演奏者能熟练的演奏出来就说明水准不错了!

    像这样的玄机,超出了他们的身体和思想范围。

    卡尔曼看了看道森,低声说道:“这是一个惊喜!”

    道森微笑点点头,低声回应道:“我必须承认,我也有赌的成分。但是,他一开场,就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这样的炫技演奏,无与伦比。”

    卡尔曼点头承认:“无与伦比。”

    麦克斯听到了,赞叹了一句:“的确,在技艺上他做到了无与伦比。但是,他在艺术上的表达,我更加欣赏。”

    马龙沉默不语,但是眼中那种赞叹是掩饰不住的,只是他不想说出来。

    其他诸多古典音乐艺术家们,以及古典音乐爱好者们,都专注地看着,听着,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诸多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大多数肯定都是不怎么懂古典音乐的,甚至大多数可能都没听过这首曲子,但是却依旧能从王谦的演奏,以及现场的气氛当中感受到其中的非同一般!

    而有人迅速在网络上赞叹地说道:“上帝,这是我见过的最炫技的现场演奏。他在这首曲子上的演奏技巧,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当然,更加让我震惊的是他对这首曲子的表达,更让我惊艳!这是我完全没有听过的表达版本,他太棒了!”

    这位发言者是某个钢琴演奏家,但是不怎么出名,不过他的发言极其专业,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和点赞。

    五分钟!

    很快就结束了。

    现场,一直都保持着寂静,除了王谦的钢琴声音,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传出。

    而到最后一段,王谦的演奏情绪突然低沉了许多,传递出一种悲伤和曲终人散的情绪,音乐节奏依旧狂暴,但是狂暴当中带着浓郁的悲伤以及发泄。

    海盗,终究会受到审判!

    终究,会变成悲剧。

    文明的秩序终究会恢复。

    这也是其他许多演奏者不曾演奏出的情绪表达。

    事实上!

    这种情绪演绎是海盗狂想曲完整曲子当中最后一小节的主旋律表达。

    而现在演奏的这一段,是中间最高潮的一段,表达的就是海盗生活的狂暴以及血腥。

    所以,演奏者们也基本上不会在这一段当中来表达后面结束小结的情绪带入!

    而王谦根本不知道这首曲子,也不熟悉曲子的完整,所以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理解,让这一小段高潮部分,将整首曲子的情绪表达都传递了出来,让这一小段曲子变成更加完整,似乎本身就是一段完整的人生。

    从杀戮掠夺到丰收,再到最后的审判死亡!

    有开始,有高潮,有结尾。

    这就是人生。

    听到最后一段。

    每个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感悟,以及一种悠远的赞叹,仿佛从其中看到了自己的人生。

    叮当叮………

    最后几个音符落下。

    王谦双手缓缓离开了钢琴。

    现场依旧寂静。

    绝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王谦刚才营造出的那种完整人生的意境当中,让许多人都产生了诸多的想法,所以一时间没能清醒过来。

    但是,小部分人一直都保持着清醒,如麦克斯,马龙,卡尔曼等顶级音乐艺术家们,一直都保持着比较清醒的头脑,虽然也震撼与王谦的演奏和情绪感染,但是一直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不会被王谦的情绪带入太深。

    所以,他们都眼神清醒而震惊地看着讲台上坐在钢琴面前的人影。

    距离王谦最近的埃尔顿也保持着清醒,因为他时刻都在对比,用自己的演奏和王谦的演奏进行清晰的对比。

    不断的对比下来。

    他发现。

    自己的演奏的确比不上王谦的演奏!

    不说王谦的炫技他根本做不到。

    就说曲子的表达,以及现场的感染力,他就差了王谦一个档次!

    可是……

    埃尔顿眼神略带迷茫——我已经做到了做好,我已经超常发挥了,我已经演奏出了世界级大师水准了……

    如此还和王谦有着明显差距!

    那,眼前这个华夏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水平?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埃尔顿变得迷茫起来。

    而王谦演奏结束之后,也坐在位置上没有立刻起来,也在慢慢的回味刚才自己的演奏,这让他比较疲惫!

    这是他最高水准的演奏技巧了,同时也是全力以赴的一次演奏。

    因为,他是的确不知道这首曲子,所以完全用临时超强的记忆能力,来复刻埃尔顿的演奏,再在其中加入自己的理解。

    其实,这种天赋才是最牛逼的。

    坐在这里继续酝酿休息了一会儿。

    王谦才缓缓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对着现场所有人轻轻一鞠躬,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谢谢……”

    现场所有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掌声,也立刻如爆炸一般的响了起来。

    啪啪啪啪……

    所有清醒过来的人,都立刻本能的使劲地拍打自己的手掌,将掌声送给刚才那让他们都沉醉的演奏。

    一双双眼睛都盯着王谦。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没有了一开始的那些冷漠和审视,都带着惊叹和惊喜,以及震撼,和不敢置信。

    没人敢相信,刚才的那种几乎超越前人的演奏,是讲台上那个他们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年轻华人演奏出来的。

    也没人敢相信,刚才那让他们眼花缭乱的炫技演奏,是这个年轻华人做到的!

    他太年轻了……

    相对于他的演奏实力和技巧,年轻的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华夏访问团这里反映最是激烈。

    何朝惠,杨建森,彭东湖三人首先带着自己的团圆们直接站了起来,将自己最热烈的掌声送给了王谦。

    杨建森激动的面色通红,语气极其激动地说道:“厉害,太厉害了。我就知道王教授一直都有隐藏自己的全部实力,我们一直都没能让他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这才是王教授,这才是真正的他……”

    彭东湖也说道:“只有站在真正国际顶级舞台,王教授才会拿出全部的实力,真厉害。刚才我以为埃尔顿的演奏已经无可挑剔了,但是没想到,王教授的演出更加完美,更加完整,他炫技时候的手,我都看不清楚,太快了,太厉害了!”

    单手炫技演奏如此高难度的演奏,他们在之前连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高难度曲子可不是说说而已,每一首公认的高难度曲子,都有绝对的难度,一般人连完整演奏出来都很难!

    甚至,有些顶级难度曲子,要完整顺畅的演奏,光用两只手都不够,还需要手肘和胳膊的临时帮助按下琴键才能顺畅的演奏出来。

    像王谦这样几乎单手炫技演奏如此高难度的曲子,在整个古典音乐历史上,从来都有人做到过。

    不说这节课后续会如何发展,光是现在王谦一开场的这场演奏,就足以进入世界古典钢琴音乐历史,被后来所有学习钢琴的人所铭记和膜拜。

    何朝惠的脸上是灿烂的微笑,目光盯着王谦,说道:“等王教授从北美回去了,他就会去央音讲一节课,这是我央音的荣幸。今天这节课,我想可能会计入古典音乐历史。”

    杨建森和彭东湖都羡慕地看了看何朝惠。

    等今天这节课结束之后,他们能想象,王谦在世界古典音乐领域内的地位将会火箭一般的上升。

    等王谦回国之后,将会是载誉而归,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钢琴第一人,明明等几位年轻钢琴家都比不上。

    到时候王谦去央音讲课的待遇以及关注度也会大不一样,可能真的会吸引国际上诸多古典音乐名校和大师的关注,对央音在国际上的名声有巨大的提升。

    这……是他们国内每一所音乐学院做梦都想要的。

    华夏国内的艺术院校还在最初步阶段,也就是扬名!

    国际上著名的古典音乐名校,如柯蒂斯,曼哈顿,茱莉亚,伊斯曼等等,早就过了扬名积累名气的阶段,已经进入了沉淀治学的阶段,光环已经铸就,只需要享受世人追崇就好了,接下来就是不断的治学提升自己。

    这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做到。

    显然,华夏国内诸多艺术院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积累底蕴。

    而王谦,或许将来就是央音积累底蕴的一个重要人物。

    杨建森,彭东湖两人的眼神都闪烁着思索的光芒,显然也在思考将来如何和王谦拉拢关系,从王谦身上积累更多的名气帮助学校提升国际地位。

    热烈的掌声。

    一直在持续。

    泰勒和苏菲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丝震撼。

    泰勒之前在魔音交流课上见过王谦的现场演奏,但是那时候的王谦显然没有现在这样拿出全部的实力来演奏一首高难度曲子,所以给她的感觉也不一样,上次在洛杉矶演奏的魔都狂想曲难度也一般,没有这首海盗狂想曲来的震撼。

    苏菲是在洛杉矶演出上见过王谦的现场演出,还互相交流过钢琴演奏,只感觉王谦深不可测,但是也远远没有现在实际上的现场演奏来的有冲击感!

    苏菲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这就是她梦寐以求追求的境界!

    双眼看着王谦,苏菲只想现在就上去扑到王谦的怀里,主动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就在钢琴上,钢琴和王谦,将会是她生活的全部。

    两人都清楚地看到了和王谦的那种巨大的差距。

    她们没有了那种世界顶级钢琴天才的骄傲,感觉在王谦的演奏面前,自己是那么的拙劣,如同一个初学者。

    千羽真珠,中森美雪,陈晓雯,茹可,姜煜,慕容月等等在音乐领域有所成就的人,都感受尤其明显,都深深的被王谦此刻展现出的强大精彩的现场演奏实力而震撼。

    每个人都使劲的鼓掌。

    掌声,持续了足足一分钟才停止下来。

    比刚才给埃尔顿鼓掌的时间更长。

    大家也明显非常愿意给王谦送上如此持久的掌声。

    虽然,他们都有门户之见,都有一些歧视的心理。

    但是,在如此强大而精彩的演出面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剩下的,就只有欣赏,和期待!

    还有……

    挖掘!

    期待从王谦身上挖掘出更多的惊喜。

    掌声。

    逐渐停止下来。

    王谦就站在那里,面向所有人,很坦然地接受了如此之久的掌声,等掌声稍微停歇下来了,才开口说道:“埃尔顿先生,对我刚才的演奏有什么评价?”

    埃尔顿苦笑着说道:“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和您相比,我的天赋的确远远不够,我想我需要更加的努力,来弥补天赋上的不足。”

    面对如此精彩的演出。

    埃尔顿也不得不公开承认王谦说的对。

    你牛逼,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只是……

    埃尔顿心底依旧是不怎么服气的。

    毕竟……

    和你相比我天赋是不足。

    可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你!

    我和其他人相比,天赋还是很能打的,已经比绝大多数学习钢琴的人强出很多了。

    只是,这话埃尔顿不会说出来了,因为在王谦那征服他的演奏面前,怎么说都是狡辩,不如直接躺平承认就好了。

    王谦伸手在钢琴上轻轻按了一下音符,说道:“你的天赋也不错,经过我刚才给你的演绎,我想你回去好好感悟一下,对你的演奏实力或许会有所提升,我很期待和你下次见面,你会给我带来什么惊喜。”

    埃尔顿眼中恢复了平静,看着王谦竟然轻轻的一鞠躬,郑重地说道:“谢谢王谦先生对我的帮助,我回去会好好努力的。”

    王谦让开了半步,没有接受埃尔顿的大礼:“不必这样,埃尔顿先生,回去休息吧!”

    埃尔顿点点头,在所有人略带惊讶和思索的注视下,走下了讲台,面色平静而带着憧憬,丝毫没有那种失败的颓废和不甘心,似乎他才是胜利者一样。

    大多数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气势汹汹上台找茬的埃尔顿,被打脸了,怎么不恼羞成怒?而是如此平静,甚至还感谢王谦?

    一双双眼睛疑惑地看着埃尔顿。

    只有麦克斯,马龙,卡尔曼,道森等少数世界最顶级的音乐艺术家才大致明白埃尔顿身上发生了什么和他这么做的原因。

    埃尔顿没有说话,很坦然地面对大家的目光,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老同学马尔斯马上凑到埃尔顿耳边问道:“伙计,刚才发生了什么?”

    周围来自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友们也都看向埃尔顿,有关心,有幸灾乐祸,还有不屑和看热闹的。

    埃尔顿微微一笑,看着讲台上的王谦,认真地说道:“伙计,你不亲自上台感受一下,你不知道那种感觉。这位王谦先生身上有一种非常神秘的气势,能让我更好的进入状态,我刚才一上台,就好像升华了一样,能把我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甚至能超常发挥,演奏出我想要的完美状态。”

    “非常的奇妙!他是一个真正的大艺术家,我从没见过的大艺术家。他给我指点了方向,我回去消化了这些,可能会大幅度提升钢琴演奏水准。”

    埃尔顿最后给王谦很高的评价。

    马尔斯和周围几人都带着明显的怀疑和不相信。

    马尔斯皱眉说道:“伙计,你在说什么?他会巫术吗?怎么让你短时间大幅度提升?这不可能。他刚才的演奏技巧也好像巫术一样,我都不敢相信!而且,难道你忘记了,他说他是第一次听海盗狂想曲吗?”

    埃尔顿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说道:“是的,他说他是第一次听海盗狂想曲,在之前完全不知道这首曲子。然后就第一次演奏,还演奏的如此完美?我刚才都忘记了,上帝,这简直不可思议!”

    马尔斯点头说道:“不错,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上帝来了也不可能做到。所以,我觉得,他是在说谎。他肯定练习这首曲子非常久了,才能如此熟练的掌握,才能如此高难度的炫技。绝对不可能第一次演奏……”

    埃尔顿皱眉,看着王谦,眼中稍微有些失望。

    他刚才还认为王谦是一个真正的大艺术家!

    可是,转眼却发现王谦似乎在说谎,在作秀!

    这不是一个大艺术家应该做的事情。

    马尔斯看埃尔顿沉默,低声说道:“我来拆穿他。”

    埃尔顿一惊,刚想说话。

    可是,马尔斯已经直接站了起来,高举着手,对着讲台上正走向黑板想写什么的王谦大声说道:“王先生,我有一个疑惑!”

    所有人都看向了马尔斯。

    讲台上的王谦也停下了脚步,看向马尔斯,微笑说道:“好的,这位先生,你可以说出你的疑惑。当然,我希望是和音乐有关的。”

    事实上。

    现场非常多的人都是以疑惑的眼神看着王谦的。

    这么多人,大家可都没有忘记刚才发生了什么,都有和马尔斯一样的疑惑。

    只是,大家都刚才还沉浸在王谦的演奏意境当中,清醒过来之后就在思考和等机会提出。

    这毕竟是一节课,王谦是主讲人,总不能不给王谦讲课的机会,一直在提问找茬吧?

    那太不礼貌了。

    但是,马尔斯身为埃尔顿的好朋友,也是曼哈顿学院的校友,想要维护埃尔顿和自己学校的荣誉,所以就不管不顾地马上站起来提问了。

    大多数人都能想到马尔斯想问什么,神色都略带期待。

    在数千双眼睛的注视下,马尔斯大声说道:“王谦先生,我记得,你刚才说。你是第一次听海盗狂想曲,是吗?”

    几千双眼睛立刻再次看向王谦,期待王谦的回答。

    王谦面对数千双眼睛的注释,很是坦然而自信地回答:“是的,我说过!”

    马尔斯嘴角溢出一丝笑容,觉得已经拆穿了王谦的谎言,马上语气强硬地追问道:“可是,为什么你只听了一次就能演奏出来,还能演奏的这么完美?”

    大家继续盯着王谦!

    在场要么是会弹钢琴的演奏家,要么就是非常懂钢琴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所以都非常清楚一首高难度曲子要演奏的非常好,需要经过多么久的练习,还需要经过非常深入的了解和感悟,才能拿到大型演出现场去演奏!

    只听了一次,没有练习过,就直接现场演奏?

    作秀性质的玩玩,没问题,大家都不会认真!

    可是,正儿八经的演奏,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不可能演奏的很好,甚至都不可能完整的演奏出来,会搞砸一场演奏会。

    毕竟,曲子那么长,你能记住吗?你只是听了曲子,都没有见过谱子,怎么记?

    记都记不住,怎么演奏?

    大家都非常本能的认为,王谦是在吹牛逼作秀。

    就连道森教授都将信将疑。

    何朝惠和杨建森,彭东湖等人也有一丝怀疑。

    泰勒和苏菲,姜煜等人也同样有些疑惑!

    因为这实在是太难了。

    只有秦雪荣和秦雪鸿姐妹两是完全笃定的相信王谦,不管是什么样的事,只要王谦说了,她们就相信。

    一双双眼睛都带着质疑,疑惑,期待的情绪盯着王谦。

    还有许多人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觉得王谦要翻车了。

    可是!

    出乎他们许多人的预料。

    王谦面对所有人,回答道:“很简单,听了,就记住,然后再想想主题,接着再演奏出来就可以了。我以为大家都可以,看来只有我可以?”

    回答的很简单!

    很多人都想笑,觉得王谦在忽悠他们!

    也有些失望。

    觉得,王谦有着如此高潮的演奏技巧和实力,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吗?

    大家都可以?

    忽悠鬼呢!

    现场没有一个人可以。

    马龙都忍不住低声对麦克斯说道:“他太急躁了,这种不太可能做到的事情,认个错也并没有什么,他刚才的演奏已经征服了大家,现在承认说错了,大家都会原谅他,还是会期待他后面会讲什么!”

    麦克斯也点头:“是的,我就比较期待他的这节课了,期待他讲解的音乐。他刚才的演奏的确非常的精彩,是我见过的最精彩最好听的海盗狂想曲,他有一种魔力,能将一首曲子演奏的更加好听。”

    道森和卡尔曼等人都皱眉,没有说话,看王谦要怎么做!

    马尔斯马上大声说道:“你说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根本做不到,也没有人能做到。”

    气氛激烈起来。

    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情绪。

    而看直播的观众们也都兴奋起来。

    固然,王谦的演奏很精彩,埃尔顿的演奏也很精彩,但是大多数电视机前的观众还是对古典音乐不太感冒的,还是喜欢看这样有冲突的画面!

    这才精彩。

    收视率马上蹭蹭蹭的上升。

    王谦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看着马尔斯说道:“你做不到,其他人也做不到,但是这不代表我也做不到。先生,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可以做到。虽然,刚才这样做让我很疲惫,但是我做到了。”

    马尔斯迅速说道:“我不相信你没听过海盗狂想曲。我现在上台演奏一首曲子,如果你能马上完美的演奏出来,我就相信你说的!”

    王谦缓缓走到钢琴跟前,笑着问道:“为为什么要向你证明这些?你相信与否,我不太在乎,我知道我说的是实话,这就足够了。”

    现场响起一片议论声。

    “他怕了!”

    “哈哈哈,他怕了!”

    “他不敢!”

    “我就知道他一直在说谎,可惜这样一个说谎的人竟然有那么优秀的钢琴演奏实力,上帝真不公平。”

    很多等着王谦出丑的人,都立刻忍不住开始议论起来,认为王谦这就是害怕了。

    马尔斯听到这样的声音,胆子也大了起来:“王谦,你是害怕了吗?我可以和你打赌,我赌你做不到。如果我输了,我马上向你道歉,然后离开这里。如果你输了,也要向所有人道歉,并且马上停止这节没有意义的课,离开这里,你敢吗?”

    听到马尔斯的话,现场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两人。

    这个赌约,显然玩儿的很大,几乎都赌上了自己的人生。

    埃尔顿伸手拉了马尔斯一下,想阻止马尔斯,但是马尔斯不管不顾,已经做了,那就要做到底,根本不理会埃尔顿的阻止,一双眼睛直视看着王谦。

    气氛很是凝滞起来。

    王谦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看着马尔斯,伸手说道:“请!对了,先生你叫什么?”

    马尔斯直接走出了座位,走上讲台,说道:“我叫马尔斯,毕业于曼哈顿音乐学院。现在是曼哈顿音乐学院的在职钢琴老师,我想我有资格对你提出质疑。”

    王谦看了看埃尔顿,大致明白了他们的关系,也明白了马尔斯如此不依不饶的原因,点头说道:“当然,任何人都有资格对我提出质疑,只是我偶尔也不想回答这些质疑。不过,既然马尔斯先生你意愿如此强烈,那我满足你的要求,这台钢琴暂时交给你了。”

    马尔斯步伐沉稳地走上讲台,身上也有一股自信的气质,但是站在讲台上看着王谦,就不自觉地矮了一头。

    一股和煦而醇厚的艺术家气势立刻将他包围起来,让他心中的诸多负面情绪都少了许多,心思变得纯粹起来。

    马尔斯瞬间明白了埃尔顿说的话!

    也相信了埃尔顿说的话。

    这种气质和气场,他二十年前上学的时候,在已经去世的一位老师身上感受到过。

    那是一位名声不显,但是钢琴演奏实力却不输任何世界顶级大师的老艺术家,不求名利,只求艺术的纯粹大艺术家,那种纯粹的大艺术家气质非常有感染力,让他学习的时候都会更加投入,演奏钢琴的时候也会有更好的状态!

    那位老师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类似的气质了。

    没想到……

    他现在在这位华夏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这样的纯粹的大艺术家气质。

    甚至,比他记忆中的那位老师更加浓郁,更加有感染力。

    马尔斯心中有些难以置信,目光惊异地看了看王谦,一时间心中有些不忍,轻声说道:“王谦先生,我不是刻意针对你。我只是不希望你说谎,我希望你做一个真正的音乐艺术家。如果你现在能给大家道个歉,承认刚才的错误,我现在就离开,我放弃这个赌约。”

    马尔斯的话通过话筒传向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期待王谦难堪的人都很是惊讶地看着马尔斯,不知道已经上台的马尔斯,怎么突然退缩了?为什么要放过这个华夏人?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埃尔顿知道马尔斯身上发生了什么。

    王谦笑了笑,说道:“谢谢你,马尔斯先生。不过,我想你可以继续了!赌约什么的,我也不去计较了。我们现在就单纯的聊聊音乐,怎么样?”

    马尔斯轻轻皱眉,盯着王谦,心一横,说道:“好吧,那我们就聊聊音乐。我最近这些年在专心教学,所以有时间和精力来研究创作。我花费将近五年时间,创作了一首钢琴曲,这首曲子我还没有公开演奏过,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我现在就演奏这首曲子,如果你还能做到听一遍就能完整的演奏出来,那么我认输。”

    王谦依旧保持着微笑,看着马尔斯说道:“哦?马尔斯先生自己创作的曲子?那我很期待,我自己也创作了几首曲子,或许我能给你一些意见。请开始吧。”

    马尔斯深呼吸了一下,调整自己的状态,然后坐了下来,整个人迅速的进入了最好的状态,这让他惊讶,同时也再次明白了埃尔顿的话,眼神惊异地看了看王谦,看到王谦的眼神之中只有期待和鼓励,还有绝对的自信。

    这让他变得不自信和自我怀疑起来,不知道自己的质疑到底对不对?

    马尔斯迅速放下心思,双手马上落在了琴键上,将这首只有他自己会的原创曲子演奏了出来!

    很显然。

    前奏一响起。

    大家都能听出来,这是一首偏向抒情的钢琴曲,节奏比较柔和。

    马尔斯的演奏也极其的投入,同样进入了他自己最巅峰的状态,将这首倾注了他心血的曲子也几乎完美的演绎了出来,超出了他之前私下里的所有演奏效果。

    毕竟,他是创作者,能更加清晰而投入的演奏出曲子当中的内涵情绪!

    现场也再次恢复寂静。

    大家都期待而审视地看着马尔斯。

    这是马尔斯的原创曲子,是第一次公开演奏。

    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自然会审视这首曲子的质量,也期待马尔斯是否能给大家带来惊喜。

    古典乐器领域,最近二三十年的发展几乎停滞。

    大家都期待好的新作品问世。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