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穿越八年才出道TXT下载 > 穿越八年才出道目录 > 238.你不让写?我偏要写,现在就写!(求订阅!)
穿越八年才出道 238.你不让写?我偏要写,现在就写!(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薛振国和雪漫父女两也从双星离开了,拒绝了苏江生和李黄江几人的做客邀请。

    他们也只是来听王谦讲课的,听完了,也达到了他们的预期,还对王谦发出了去京大讲课的邀请!

    他们此行的目标都已经完成了,已经定了下午回京城的机票。

    在双星附近的饭店一边吃饭,雪漫一边在操作手机,在自己的微博上针对王谦的两首作品发表了一篇长文,然后将王谦夸赞成为了华语文坛当代古诗词第一人,同时也是书法领域内第一人!

    雪漫低声说道:“爸,王教授当得起当代古诗词和书法领域第一人吧?”

    薛振国慢慢地吃着饭,没有看手机,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女儿点点头,嗯了一声。

    在薛振国看来,吃饭要有规矩,食不语!

    不过,因为现在不是在家里,也没有外人,所以薛振国对女儿没有管,任由其玩手机和说话。

    雪漫继续说道:“我已经公开说了。”

    薛振国轻轻皱眉看了女儿一眼,随后想了想,还是没说话。

    单纯在才华和天赋实力上,薛振国是真的挑不出王谦身上的毛病!

    王谦身上唯一的毛病就是年轻,以及出身普通!

    如果王谦已经五十多岁,还有不少的上佳作品积累,也出身书香世家,名校毕业的话,只怕会成为当代文坛泰斗级的人物,而且还没人会不服!

    这就是资历的问题!

    越是这种圈子,就越是讲究资历。

    年轻人想压制老一辈?

    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你的才华再逆天,人家不承认你,也不给你进入圈子的机会,更没有机会拿奖刷资历,你就没辙了,只能自娱自乐。

    这就是老一辈手中最大的权利。

    雪漫还是一边吃饭,一边翻看着手机,轻声说道:“很多人都对此不赞同。杨叔叔,周叔叔,还有几位我认识的,还有很多不认识的,都在公开说王谦配不上这样的称号。”

    薛振国点头,放下筷子,点头道:“这很正常,他太年轻了!”

    雪漫:“嗯,还有很多人抓着王教授说的三国不放。王教授说要写一本三国人物的。但是,很多人说他没有资格给三国修史,这不是胡搅蛮缠吗?”

    薛振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想了想,轻声说道:“他的确没有资格给三国修史。不过,写的话,就无所谓了。”

    雪漫将手机展示给父亲看:“你看,贾爷爷都公开说王教授是戏子……”

    薛振国拿起手机看了看,看到西北文学界泰斗级别的人物,贾富清在微博上公开说道:“一个戏子,要为三国修史?凭什么?”

    薛振国看到这里,稍微沉默下来。

    因为,贾富清比他都高一个辈分,是整个华夏文坛内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乃是西北文化圈子最大牌的存在,一辈子写过几本大作,有也有传记,还有文史类学术作品,并且反响都很大,几乎拿过国内所有文学类的奖项,现在还是西北某名校的名誉校长!

    所以,薛振国看到贾富清这样说王谦,却也不好说什么,两家不是敌人,双方所在的圈子还互相有所交往。

    他还是晚辈,也就没有资格去评论贾富清,当下将手机还给女儿雪漫,淡淡地说道:“这种事情,你就别去参与了,看看热闹就好了。”

    雪漫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贾爷爷就是欺负人呗!”

    薛振国轻声说道:“这里面的事儿,很复杂,你年纪小,不懂,也别乱说话。下午回去了,你安心准备你的论文就好了。”

    雪漫哦了一声,低下头继续吃饭,但是还是一只手在手机上写道:“王教授说的是三国人物的,怎么成了修史?”

    很简单的反问,点击发送!

    不管父亲如何想,如何要求。

    雪漫反正是要不顾一切地要支持王谦!

    如王谦这样有才华,有实力,还人品过硬的同龄人,怎么可能不支持?

    ……

    而这次争论,原本是有来有往的。

    很多人支持王谦,也有很多人反对王谦,双方几乎是你来我往的,各有争论,支持王谦的有理由,反对王谦的也有理由!

    可是。

    随着泰斗级的人物贾富清加入到反对王谦的一方。

    反对王谦的声音一下子暴涨了起来。

    很多成名作家,成名学术圈的老一辈文学工作者也都纷纷站出来贬低了王谦。

    让那些支持王谦的许多年轻一辈不敢再公开大声的和对方争论……

    因为,那些反对和贬低王谦的许多人,都是他们认识的长辈,或者是家里长辈的朋友之类的,他们怎么敢公开去反对?只能闭嘴保持安静了。

    如某拿过国家级文学大奖的作者张跃公开说道:“靠着天赋灵感和敏捷思维,固然可以在诗词领域以及楹联领域内惊艳一时,但是没有扎实的知识底蕴,以及多年的笔下积累,是写不出真正大作的。”

    “所谓新派书法,也只是一家之言而已,谁承认他自己的书法字体是新派书法了?只是某些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罢了。”

    “年轻人,不要太张扬,安心的做学问就好了。没有人想打压你,但是如此浮躁的心思,为了名利不断炒作自身,现在还被自己冠以当代第一人的称号,我是看不下去了,才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

    张跃成名三十年,只发表过两部长篇,但是都拿到了国家级大奖,并且都被拍成了长篇电视剧在央视播出,被称作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其作品几乎影响了一代人。

    同时,张跃是西北某省作协主席,兼任某名校中文系教授,说是文化圈子内的中坚力量也不为过。

    最重要的是,张跃是贾富清的学生!

    除了张跃,还有不少文化圈子内的实权派人物都站出来支持贾富清!

    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西北文化圈子里的人物,京圈和南方圈子的人没有太多。

    网络上!

    支持王谦的声音一下子小了很多,许多年轻一辈都不太敢说话了。

    贬低反对王谦的声音高涨,并且迅速冲上了各大社交平台的热度前几名,非常多的人都参与其中讨论了起来。

    不少人都被自己认识的一些权威专家学者带了节奏。

    “客观地说,刘教授说的没毛病呀,王谦自己都说了他是一个演员,一个戏子而已,有什么资格为三国修史?”

    “什么被摧毁的图书馆的资料,我都不信!都是他的一家之言。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久为什么没有其他人知道?”

    “王谦一心想要在娱乐圈发展,根本不是做学问的人,出国唱歌赚钱而已,还强行给自己冠以为国为民族争光,可笑可笑……”

    “三国历史,在千百年的战乱当中被摧毁的差不多了,王谦凭借爷爷讲的几个故事就想修史?开玩笑也讲个认真点的好嘛。”

    ……

    ……

    王谦和秦雪荣坐在车上,一边看着微博消息。

    刚开始,他还在看着许多人支持雪漫的说法,支持自己在文学领域的成就和地位。

    可是,没有十分钟。

    舆论貌似就有反过来的迹象……

    王谦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即便两世为人都在娱乐圈,见惯了许多这种舆论操控,但是这么迅速的舆论反转,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而这一切。

    就是贾富清的那句质疑带起来的节奏热度。

    王谦在微博上看了看,看到雪漫依旧在支持自己,但是赞同其言论的人是大幅度减少了,许多之前和自己互动支持自己的娱乐圈的人都销声匿迹了,甚至还有几个二三线明星还删除了刚才支持王谦的言论。

    比较难得的是。

    双星的苏江生站出来支持自己了,不过是代表个人。

    苏江生:“王教授今日在双星的讲课,让我们受益匪浅,尤其是在古诗词领域以及楹联一道上,许多师生都表示学到了不少东西。所以,在古诗词以及书法领域,我想王教授的水准是不需要质疑的。而三国历史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太小题大做了。王教授说过了,他只是想写一本和三国有关的而已,又不是真的为三国修史,等作品出来了看看就可以了。”

    “我个人是支持王教授的。而且,我在这里再代表双星中文系,向王教授发出邀请,希望王教授能来我校中文系任教,给予正式教授职称,享受应有的待遇!”

    苏江生再次展现出了绝对的诚意,在现在网络上许多人讨伐王谦的时候,他站出来个人支持王谦,并且公开代表双星中文系发出任教邀请,这绝对会承受一些来自西北文学圈子的巨大压力。

    但是,苏江生依旧做了,为王谦承担了一些压力。

    王谦心中稍微感动,对苏江生的邀请,有了一些意动。

    别人对他好,王谦自然也要有所回报!

    同时,浙大的唐河鹏和吕春湖两人也都站出来代表个人很坚定地支持了王谦。

    唐河鹏:“王教授在古诗词和书法上的才华以及实力,真的不需要质疑,说是当代第一人,真的不为过。谁要是不服,可以正面和王教授比试一下就可以了,我反正是自认为没有资格去挑战王教授!”

    吕春湖:“最近研究王教授的新派瘦金体书法字体,已经颇有感悟。说实话,这种瘦金体书法字体,的确有其他书法字体所不具有的美感,我尤其喜欢这种飘逸自然之美。只可惜至今为止没有得到一幅王教授真正的书法作品。”

    ……

    刘胜男刚刚在秦雪鸿的别墅,稍微看了看网络上的舆论,就将正在进行装裱的侠客行书法作品拍了一张照片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上,简单地说道:“王教授敢写一首侠客行,来为出国为国为民族争光而壮行,你们不在背后支持就罢了,还要贬低自己人!谁能写出一首侠客行,还能用自创的大师级书法写出来?不能,那就麻烦请安静!”

    “王教授说了只是写一部三国题材的而已,又不是正史,抓着这个来攻击?有什么意义?显示自己的权威性?太无聊了!”

    这是刘胜男为数不多地在网络上公开如此不客气地说话,几乎是指名道姓的怒怼了。

    刘胜男的微博下面也是瞬间热闹起来。

    “胜男说话真好听,我喜欢,哈哈哈,那些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人,就该这样说!自己不不做事,也不让别人做事。”

    “胜男和王教授是真朋友呀,为朋友两肋插刀!”

    “如果王教授送我这样一幅作品,我不只能为王教授骂人,我甚至可以为王教授砍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侠客行真迹吗?呜呜呜,胜男,能转让吗?你开个价。”

    “胜男说的好,支持王教授,支持胜男……”

    ……

    王谦也看到了刘胜男的微博,点赞转发了一下,没有马上说什么,只是搂着秦雪荣,安静地坐在车上,一路回到单元楼下!

    告别双星的司机师傅。

    王谦和秦雪荣回到家,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

    秦雪荣给王谦拿了点吃的,看着王谦有些严肃的面色略带担忧地说道:“你有心事?不开心?”

    秦雪荣还不知道网络上的事情,刚才一直靠在王谦身上帮王谦按摩放松。

    王谦轻声说道:“没什么,去做午饭吧,咱们在家吃。”

    秦雪荣当即开心地笑起来。

    她喜欢和王谦两个人在家里相处的感觉,两人做饭吃饭,就好像在过日子一样,平淡而真切,但是却幸福满满。

    秦雪荣当即答应道:“好呀,我去买点菜,你在家好好休息。”

    王谦笑着点头!

    秦雪荣马上拿起一个菜篮子,还挂在胳膊上在王谦面前左右看了看,嘻嘻哈哈笑起来,好像自己是一个很会过日子的贤惠妻子一样,然后就迅速出门去了。

    王谦站在门口,靠在门框上目送秦雪荣出门走进电梯才关上门回来。

    打开电脑!

    王谦先登上千千静听,看到九草纲目的总下载数据已经过了七千多万,将近八千万的程度,很显然已经创造了最新的单曲二十四小时下载记录。

    而且,是一个可能谁都无法打破的记录!

    其他人的单曲,一年能拿到七千万的下载就已经是超级好成绩了!

    单日过七千万下载?

    存在于梦幻中,或者做梦都不敢这么想。

    不过,过了二十四小时之后,九草纲目的下载数据就开始锐减,虽然相对于其他平台的歌曲也已经很恐怖了,但是相对于前二十四小时达到七千万左右的下载数据,就显得很普通了。

    但是,这就是王谦在千千静听的号召力,可以短时间内将大部分的用户号召过来下载,后面就没有多少了……

    怒放的生命,晚安北京两首歌也都拿到了超过五千万的下载数据!

    英语摇滚新歌的下载数据同样超过了五千万!

    茹可的鲍家街乐队发布的几首新歌,此刻的下载数据同样也超过了五千万,达到了超巨级别的歌手应该有的成绩,也损失奠定了其超巨咖位。

    千千静听,正在创造华语乐坛的新历史,并且借此将腾飞平台压制的低调无比,这两天没有一首大牌歌手发布的新歌出现。

    王谦的心情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只是平静地看了看,知道这个结果就足够了,然后登上了千千文集,将侠客行,以及临江仙两首作品上传了上去。

    接着。

    王谦才登陆微博,在微博上发言说道:“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侠客行和临江仙两首作品已经发布在了千千文集上,喜欢的朋友可以去下载了。”

    “同时,刚才我看到有些朋友对我在文学领域的位置有些争议。我亲自在这里说明一下!首先,我没有说过我要参加什么作协之类的,我也的确不是书香世家,不是名校毕业。所以,这是实话。而且,我以后也不会参加作协,也不想拿什么奖。所以,大家不论给我什么地位,我都不在意。”

    “其次,我的古诗词作品,以及现代诗作品,好与不好,我真的不在乎那些什么专家教授学者的评价。支持我的人喜欢就好了。浙大,双星邀请我去讲课,也是对我的厚爱,我一开始也是拒绝的,自认为没能力去讲课。只是一次次的邀请让我盛情难却,所以我不得不去,最后也算是讲课成功了,不负厚爱。”

    “并且,我已经接受了京大的讲课邀请,等我从北美回来,可能就会去京城一趟,履行欠下的几个承诺。”

    “所以,你们看,你们的承认与否,对我真的没有影响。”

    “原本,我不想理会这种事,因为我从不炒作,也从不去蹭热度,更从不说废话!但是,这次,我决定回应一下。”

    “我说过,我要写一本有关三国的。我有自知之明,我没资格写学术作品,所以我只是写一本而已,这也不行?你们未免管的太宽了。”

    “这本,我不只是要写,而且我还要现在就写。”

    “名字已经想好了,就叫三国演义!”

    “将会发布在千千文集平台!”

    “今天晚上十二点,我就会上传,写了多少,到时候我就上传多少,欢迎大家看”

    点击发送!

    王谦这次说话也不是那么客气。

    几乎是直接回应那些人的质疑。

    所以,马上就再次在几大网络社交平台上掀起了一波震动。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王谦会如此公开而强硬的回应来自西北文化圈子的质疑以及打压!

    很多人都以为,王谦会服软。

    毕竟,王谦之前一直表现的很谦逊低调,温文尔雅,仿佛一个谦谦君子。

    这样的性格和品行,面对前辈的质疑,应该也会自我检讨,并且恭维对方,以换取认可?

    这是很多年轻一辈文学工作者的做法……

    不管前辈怎么说,我认错就是了,这样就能慢慢融入进去了,慢慢自己也熬成前辈,然后以同样的方式去对待下一代年轻人,如此形成一个循环……

    可是……

    王谦此刻,对此说:“不,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你不让我做,我偏要做,还要马上就做。”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