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我不是神豪TXT下载 > 我不是神豪目录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真汉子’
我不是神豪 第四百二十二章 ‘真汉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王凯都不敢看了,一个疯的,两个疯的,这两位说不准将来还真的能走到一起去,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真的假的,他是绝不敢看了,害怕被人报复。

    整个游戏馆,一楼空无一人,门口的会客区,空无一人,苏天养都悄悄离开了,走之前,到是跟克洛德一样,都暗示了苏辰一下,危险是没有,但你要小心,真要挨揍了,喊一声,顶多挨几下我们就能进来救你。

    一个女孩,算得上是千金之躯了,一个人,到处乱跑,是心大吗?那得是绝对的实力所衍生的自信,再者,克洛德和苏天养都看出来了,这小女孩可不是一般人,若不是四目相对,早早传递出我没有让他置身危险的想法,克洛德他们俩也不可能将苏辰自己留在这。

    苏辰低下头,挽起裤腿,脱掉袜子,直接连鞋子一同,甩进了垃圾桶。

    呼!

    温热的水,泡脚很舒服。

    “要不要我给你洗啊?”童寻川走过来,就在苏辰面前站着,顺手将裤腰带给抽了出来,腰肢卡住了裤子,这腰带也只是装饰作用,可落到她的手里,那这东西可能产生的作用就多了很多。

    “怎么,要让所有人看我的笑话?”苏辰坐稳,身体向后靠着,以最舒服的姿势坐着。

    “别装了,硬挺着有意思吗?吓坏了吧,我真要是动手,能不能吓得你现在马上跳起来喊外面的保镖?”童寻川拉过一把椅子,翘着二郎腿在苏辰面前也坐下,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那五官长相搭配的娇俏可爱,瞬息之间消失无踪,跟长相不太搭的阴冷气质出现。

    苏辰露出一张谦卑的笑脸,也不端着了,赶紧双手合十冲着对方施礼:“别别别,别跟我一样的,玩一天,累了吧,来来来,泡泡脚,舒服。”

    说着,弯下身子,低下头,以好不防备的姿态将后背全部留给童寻川,这时候她要用那裤腰带,随时随地都可以完成想要完成的动作。

    却带着一点点的懵愣和不可思议,都没有来得及阻止,真的就让苏辰脱下了她的鞋子,还帮着她脱下袜子,托着她的纤纤玉足,放在了洗脚盆内。

    要知道,苏辰捂了一天的脚,尽管被水浸泡闻不到味道了,可一个漂亮女孩的漂亮脚丫,就这样放进了水盆之中,放在了已经被汗脚弥漫‘污染’了的温水之中,脚盆虽大,可四只脚在里面,立刻就产生了‘肌-肤-之-亲’。

    啪!

    反应过来的童寻川,手一抖,腰带如长鞭,直接抽在了苏辰的后背上,在最后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稍稍收力,但这一下,也是抽得结结实实。

    苏辰没任何反应,缓缓抬起身子,似乎刚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盯着童寻川叹了口气:“算了,大小姐,我就是个最底层的小草根,你们的游戏我玩不起,你这样的我也承受不起,这一下,你也出气了,你家那边不用管,我来搞定,你不需要在我这里发泄,我想就凭我这个长相,这副德行,也难以入得你的眼,真要是个大帅哥,温柔体贴听话或是霸道总裁,想必你还会有几分兴趣,我这样的,你也别失望,当个朋友,我想我还是个非常好的朋友。”

    “相信我,做朋友,你会从我这里得到更多,而我也不会让你白白索取,需求你帮忙的时候我也不会客气,互惠互利,也不需要我们之间非得有那么一层关系。”

    童寻川哼笑看着他:“好好坐着,舒服点,嗯,对,向后靠。”

    苏辰面无表情,他可以面带微笑继续做‘游戏’,不想而已,疼不疼,那是火辣辣的疼,甚至都能感觉到后背被抽打到的地方正在肿起,还有肌肤破开的一点咝咝啦啦的疼痛。

    童寻川:“很好,我就喜欢听话的孩子。行了,你也别说废话了,那些话对我毫无意义。我知道,你现在是散财童子,是上面眼中的乖宝宝,这个时候真的惹翻你,各打五十大板,我回家还要多被打五十大板。你有句话说对了,真的长得不咋地,气质也没有,除了有钱你在我眼中一无是处,没一点点吸引我的地方,让我想要忍了就觉得难以下咽。不过你别得意,真的各打五十大板,我也扛得住,我内心可是纯爷们,打完了我继续找你麻烦,在继续各大五十大板,谁叫我表面,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呢?这个社会,总是对女孩子的容忍度高一些,惹完挨打,打完再惹,千锤百炼。”

    呃!

    下一秒,童寻川愣住了,这是一次彻彻底底完全超出她意料之外的事件。

    眼前这画面,此地就两个人,且监控设备是关闭的,谁也不敢开,好奇心再爆棚,谁也没胆子大到窥探这两个人私下里的相处。

    苏辰身子微微前探,伸出右手,抓住了某处饱满的存在,就这么直直的抓上去,两人各自双脚泡在一个脚盆内,距离很近,这样的距离,这样的动作,并没有多大的难度。

    “嗯,不错,不是垫出来的。”苏辰还转动了一下手,还捏了捏。

    爷们,两个男人之间,这动作不算是太出格吧,不至于原地爆炸吧?

    童寻川没动,手里的腰带也没有扬起来,反倒是笑了。

    苏辰赶紧收回手,完了,玩大了,占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

    童寻川笑了:“玩大了吧?真的引起我的兴趣了,似乎这样联姻,也挺好,你爸爸妈妈都是好人,我会好好孝顺他们,除此之外,没人能管到我了吧,千亿家财,就算是婚前协议,不是一半一半,也足够我挥霍了。我又不需要担心你是三十分钟还是三秒钟……”耸了耸鼻子,继续说道:“嗯,身上也不是让人讨厌的味道,看在钱的份上勉强可以接受。你完了,苏辰,成功让我觉得你还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了。”

    双脚抬起,带着水,直接就搭在了苏辰的腿上:“今天先这样,我兴致来了,得去找我的宝贝们舒服舒服。”

    左蹭蹭,右蹭蹭,向内蹭一蹭,擦干了脚,撇撇嘴:“艹,你不行的啊。”

    要不是很确定自己打不过她,苏辰很想冲动一把,直接按倒,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汉子,以后有再多的麻烦那是以后的事情,当着我的面跟我装犊子,叔叔可以忍,婶子都不能忍。

    穿好袜子,穿好鞋,童寻川站起身向外走,走到门口,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过头自信的笑着:“姓邢的那个王八蛋,是不是也给你打电话了,她是主动要求联姻的,是不是让你远离我,是不是说我沾上了就甩不开。跟你透个底,跟她,吃了你都不带吐骨头的,跟我,嗯,你给我花钱,我至少不会吃了你,哄好家里那些人,你再帮我养着一群小宝贝,嗯,好,就这样,勉勉强强,你还算是个不错的挡箭牌,就这么定了。”

    苏辰:“那明早,我去接你,领你逛街。”

    童寻川眯着眼睛,看了他几秒钟,突然变脸,露出那娇俏可爱无敌萌的笑容:“好啊,中午请我吃大餐。”

    “好。”

    ………………

    克洛德是在车上给苏辰上药,他没有吭声,也没有喊疼,默默的顺着额头往下流汗,啪嗒啪嗒的汗珠,足以证明这疼痛超出了他正常对疼痛的忍耐范畴,只是在故意坚持着而已。

    一个老式的大学家属楼,前面就是知名的航空航天大学。

    没有电梯的三楼。

    不是成规模却很安静的小区,规划的停车位不多,却足够小区内住户使用,还不占用大家对于绿化和休闲娱乐的使用空间。

    敲门。

    这是苏辰见到另一副面孔的周东景,一个居家男人的形象,进门后,厨房处一道身影出现,围着围裙,短发,精干知性,还穿着前面大学内部队教员的服装。

    “柴宛如,我爱人。”

    “苏辰。”

    已经十点多,这不是晚餐也不是夜宵的一顿饭,柴宛如还是烧了一条鱼炒了两个小青菜,搭配冷拼的酱牛肉。

    没有饭,两个酒杯,柴宛如冲着苏辰笑了笑:“晚上还有工作要做,就不陪你了,你们俩慢慢喝慢慢聊。”

    “您忙。”

    相敬如宾,除了这四个字,看不出来周东景和柴宛如任何别的东西,苏辰还注意到,这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柴宛如进的明显不是主卧,而书房是另外一个房间。

    “喝酒吧。”苏辰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了,也没有什么需要知道的了,周东景邀请自己到他的‘家’来做客,已经回答了自己所有的问题。

    依旧是以往的风格,周东景自顾自的喝着,苏辰偶尔举下杯陪着。

    “其实,我们之间是有感情的。”

    不说这句还好,说这句话,给了苏辰更大的压力。

    他们这样的人,都在承担着无法抗拒的一切,想要逃离命运,周东景的态度很明确,没必要非得顶着来,换个思路换个方式,只是名义上被束缚,生活还是你的生活。

    一个多小时之后,周东景示意苏辰等等他,他将桌子收拾了一下,碗筷也刷了,几道菜也都直接倒入了垃圾桶,刷完之后,收拾好垃圾袋,拎着,穿上鞋子,跟着苏辰一起下楼。

    苏辰知道,他晚上不在这住。

    “别回头。”周东景叫住了想要回头看一眼的苏辰。

    三楼,灯亮着,窗前,柴宛如倚窗而立,盯着周东景的背影,看着他上了苏辰的车离开,才重新熄灭客厅和餐厅的灯,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自己的工作。

    就在一条街之外,走路可能不需要二十分钟,一个新的高档小区门口,周东景示意停车,下车后,看着苏辰,道出一句真心话:“那两个丫头,都不合适,我唯一能帮你的,你也看到了,可以介绍一个在门户上压得住她们的家庭给你,但相应的,你需要维系后未来妻子家的所有人,然后,是相敬如宾,家里只有不愿意回去的冰冷。”

    有一句话,苏辰没问,周东景没说,但他的行为举止和这最后一句话,等于那句话说了答案给苏辰。

    “为什么这么多人看中我,是我的钱吗?”

    “是的,上面有人说,你苏辰手里的钱,如果都用在正地方,那于国家而言是一份功绩。有些人,想要这份功绩,也想用这份功绩去换取一些资源,对你影响不大,充其量是控制一下你的钱别去肆意妄为的花在国外即可。”

    ………………

    苏辰去了兮兮的家,他并没有烦躁,只是觉得每天将自己的心思放在类似的争斗算计上,纯粹是浪费时间,他不享受甚至可以说厌恶类似的生活,有人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在他这里,有那时间,真心不如去享受生活里没有享受够或是没有享受过的事情上。

    对人?

    与人相处是这个世界上最累的一件事,且无聊至极。

    被迫无奈的进入这‘无聊至极’的生活,他也需要相应的放松。

    跟兮兮在一起,很放松。

    换成别的人,觉得自己时间被这些不想接触的事情占用了,那就压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工作,游戏研发、网剧拍摄、游戏竞技海选等等一大堆事,想要忙,苏辰可以每天都有工作。

    在他这,他是宁可放弃工作,真到了需要我决策的时候,我没时间,那不着急,先压一压,哪怕是网络上一大堆的粉丝着急了,想要玩一玩一号馆衍生出来的网络游戏,那对不起,先等一等。

    我每天用来享受生活的休息时间是神圣的,不容更改的。

    被烦心事弄得一天心情不顺畅,工作的事暂停,下面的人你们能做的就去做,做错了不怕,花点钱再纠正回来。苏辰从不担心放权的事情,网络本就是毁誉参半的地方,直到现在馅饼家族已经傲视群雄在乐乐,依旧有不少的诟病声音和谩骂指责的声音。

    所以苏辰从不在意某个自己安排人去做的事情前期搞砸了,他也不怕放权,一件事投入的钱,哪怕因为放权给下面的人搞砸了,全赔了,他也不会觉得无法接受,相反还会觉得很不错,能用一点钱看清楚一个人。

    每一件事,看似投入都很大,那是外界将他的固定财产计算在内,显得投入大。

    游戏庄园内的项目,做差了一个,重新来过好了,有价值的是游戏庄园整体的投入,而这整体,又不会轻易被毁掉,就算是一些人算计苏辰,想要搞臭他的名声,也无所谓,毁誉参半的名声,真心也不是一两件在他整体财富影响力面前堪称小事的事情能够造成有效杀伤力的。

    他想停,就可以停,想要休息就能休息,除了不管如何失败都拥有着超强价值的大型固定资产,他投资其他项目其实都不大,哪怕是ccc魔影工作室和top特效这两家公司,最核心的还有几项申请了专利的特殊技术,两个公司都破产,苏辰拿着这些技术,也能换回一大笔钱。

    剩下什么网剧、电视剧、网络游戏之类的,一分不赚,都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更何况无论是投资《雪中悍刀行》、《穿越火线》题材电视剧、跟兄弟传媒合作的侦破电影,投资都是以乐乐为依托,旁人看是苏辰让利于乐乐,是乐乐的忠实帮手,实际上,老子投资一分钱了吗?

    《沉默》第一笔回馈,就是四千万。

    《沉默》的电影版权,可能存在的续集,甚至岛国和棒子国也都在购买翻拍版权。

    一部华夏的网络侦破剧,以乐乐为平台,直接火到国外,亚洲多个国家引进,播放后俱是爆款,几位主创也都红到了国外。

    只要‘网络照进现实’赚钱,苏辰宁愿别的方面赔钱,多赔一些也无所谓,真的网络赚到了二十亿,系统给的奖励,足够自己十倍二十倍百倍的去进行一些赔钱投资。

    今天是第一次给乐乐大额充值,一下子就是充值五千万,还是充值给别人出去挥霍,他一点也不心疼,如果能用钱解决掉自己不断发展不断名气大所带来的一些衍生必然麻烦,那他毫不犹豫的愿意拿出更多。

    从来都是很现实的苏辰,从来未曾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我有钱了,我想怎么花怎么花,我完全不需要顾忌别人,钱在我兜里,我完完全全说的算。

    一个‘贪’字,这世界就不是乌托邦,所以他早就有很充足的心理准备,到现在出现的是邢青栀、童寻川这样的麻烦,其实他都可以很自傲的说一句,我一直运营的很好。周东景能最后时刻说出那么一句真心话,他也该很自豪,不能说是做人做事成功,至少在这方面,没有拖后腿。

    在兮兮身边,苏辰可以放轻松状态的去考虑问题,面对着他后背那一道抽打的痕迹,兮兮很心疼,还专门重新拿着药,给他小心翼翼的上了一遍,并且晚上洗澡的时候,是拿着温热的毛巾,一点点给他擦拭的身体。

    “别心疼,怎么说也是小小耍了一次lm,挨这一下,我差不多也心里有数了,下一次,就该是我反击了。还不能太早的治好,我得带着它,去当筹码。”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