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我从来都不主动TXT下载 > 我从来都不主动目录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难以平衡
我从来都不主动 第三百七十八章 难以平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头到尾,许安阳都没有露面。

    他现在是什么身份,肯定不能让人看到的。

    所以,他选择在厕所里抽烟,等邹凯良把事办完。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邹凯良出来,脸上的神情竟有一种少见的畅快感。

    许安阳扔了支烟给他,问道:“怎么样,搞定了?”

    邹凯良平时不抽烟,不过他还是接过烟,道:“搞定了,搞定了…让他签了条子,摁了手印,这个月就还钱。”

    “这个月就还钱?哼哼,好吧,反正你盯着吧,如果是我,我让他今天晚上24点之前必须要还!”

    “他…他还是要时间的…要和家里凑钱…”

    许安阳上前,整理了一下邹凯良的衣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记住,这个世界上,欠钱不还的人,是最不值得同情的。更何况他不是一般的欠钱不还,他是把你的钱给卷跑了。我看你做事对自己挺狠的,就是对别人不够狠,要改改。”

    邹凯良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的确为了创业,他吃了很多人都吃不了的苦。

    学历不高的他一开始创业根本没什么人支持,是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一些钱,在出租屋内开始接业务。

    他什么单子都接,只要能赚钱就行,能赚一分是一分。

    有段时间吃不起饭,天天都是泡面,吃到后来整个人都是一股子泡面味。

    现在他闻到泡面的味道就想吐。

    为了创业,没有时间陪女朋友,没有钱在南京买房子,结果吹了。

    去年听说了女朋友回老家结婚的消息,他大哭一场,然后继续工作。

    一直到和许安阳合作前,他的公司终于有了起色,跟着和许安阳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公司业务终于稳定了下来。

    作为合伙人的黄任超给过他帮助,在他最缺钱的时候支持了一把。

    所以这份情他一直记着,在公司做起来以后没有亏待他,对他做甩手掌柜,不懂业务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一直到今天,见到这个落拓的家伙,邹凯良心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对自己心狠,对别人心软。

    然而在许安阳的逼迫下,当他看到黄任超乖乖签了协议答应还钱后,他的心里还是感觉到无比的畅快。

    这件事办完后,许安阳让老潘给一起来的几个小伙子发点红包,钱到时候会打给他。

    老潘直摇手,道:“哎呀哎呀,帮忙是应该的,哪能收你钱呢。”

    许安阳道:“不是给你,是给你兄弟的,你现在苹果手机卖的飞起,当然不差那几个钱了。手下兄弟朋友不要吃饭的?别TM搞到最后说我做人小气,这事给我记得啊!”

    老潘这才答应下来,同时保证这件事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也不会泄漏出去。

    邹凯良的事摆平以后,邹凯良终于可以安心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

    而他很快就接到了一个大活儿。

    一天上午,许安阳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在学校上课。

    也不能一堂课都不上啊,好歹还是个学生呢,而且是班长,要做好榜样。

    更何况,上午是王雅曼老师的课。

    要说王老师也是辛苦,从大一到大四,再到研究生都有她的课。

    新老师嘛,课业肯定是繁重的,加上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大学老师的生活一点都不轻松。

    课上,王老师的讲课依旧很精彩,今天上的是大三的专业课,《政治社会学》。

    “……其实政治学的运用是非常广泛的,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只在国家、高层大事上才会出现。人从社会属性上来说,是一种天生的政治动物,这是群居动物所具有的天然特性。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政治都有它的用武之地。举个简单的案例,有这么一个三口之家,爸爸,妈妈以及女儿,女儿今年五岁,有个毛病,就是不肯吃饭。一到吃饭的时候就又哭又闹,父母都拿她没有办法。后来一位著名的社会学矫正专家观察了这个家庭,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注意到,每次孩子不吃饭,都是妈妈来强制她吃饭,而爸爸看到女儿哭的不行就会安慰女儿,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可是效果并不好。后来这位专家做出了一个建议……”

    王雅曼正在认真地讲述这个案例,眼睛扫了扫讲台下,注意到许安阳正拿着手机在那儿发短信。

    许安阳最近换了一个新手机,之前的诺基亚终于被淘汰了,换了全新的IPhone。

    许安阳不仅给自己换了,也给王雅曼买了一个新的IPhone,王雅曼很喜欢。

    但自从换了手机后,王雅曼发现许安阳似乎和自己的联系变少了。

    而且智能手机上的功能真的是无比丰富和强大,让人眼花缭乱。

    王雅曼敏感的心,一下子多疑起来,她担心许安阳变心了。

    其实许安阳没有变心,他只是花心而已,不会变的。

    之所以联系变少,是因为搬去新公司后,他在学校的时间大幅减少了。

    他没办法像过去那样,中午下班能约王老师去食堂吃个饭,晚上碰面很方便。

    在张府园工作,使他的校园生活在变得短暂,和王老师相处的时间也在变少。

    “许安阳,你来说一说,这位专家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啊?”许安阳刚刚在和宋唯冰发信息呢,有了IPhone之后,装上公司的点信系统,发消息实在是爽多了。

    “呃…这位专家给出的建议,我认为是…让爸爸什么都别管,只让妈妈管女儿吃饭。”

    许安阳思考了一下,他还真把答案给说出来了。

    王雅曼本来还想和许安阳说“上课要好好听讲”,没想到许安阳有在听,而且给的答案很准确。

    这一口气憋在肚子里没发出来,王雅曼轻哼了一声。

    “许安阳说的没错,专家给出的建议就是爸爸回避,由妈妈监督女儿吃饭。刚刚我说了,人类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小女孩也不例外,她在这个最简单的三人组织结构中,找到了支撑点,利用父亲的怜爱来对抗母亲的监督,起到化解的作用。一旦卸掉父亲这个支撑点,女儿单独面对母亲,很快就乖乖吃饭了……”

    王雅曼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许安阳,他低着头又继续在发短信了。

    王雅曼的心里只觉得火烧火燎的,心想他一定是在给哪个女人发消息吧。

    许安阳的确是在和女人发消息,不过不是在发什么情话撩骚,而是在聊正事。

    宋唯冰有事情找到了许安阳,问他能不能做一些公关,是关于刘子欣的。

    “我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南京,你去机场接我吧,我们见了面说。”

    “好,那我今天早点下班去接你。”

    发完消息,过了一会儿,下课铃响了。

    许安阳起身,心里想着宋唯冰刚刚说的事,心想正好把这件事交给邹凯良去处理。

    结果他刚从教室出来,王雅曼就追了出来,叫住了许安阳。

    “你今天上课在干嘛,不好好听讲一直在玩手机。”王雅曼怒气冲冲。

    许安阳有些讶异,班里的同学都还在呢,怎么突然就把他叫住了。

    而且上课玩手机,这不是大学生上课的基本操作么。

    过去许安阳在课上也没少用手机,因为工作原因,他每天要发的消息可太多了。

    可是见到王雅曼生气的脸,他大概猜到了为什么。

    “不好意思王老师,我工作上的事,我下回不敢了。”许安阳很恭敬地回道,生怕引起其他同学的注意。

    王雅曼也冷静了下来,她瞪了瞪眼,转身回到教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气冲冲的离开了。

    许安阳叹了口气,心想女人的心思真是天上的云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打雷下雨了。

    想了想,许安阳还是给王雅曼发了条消息,约她中午一起吃顿饭,在一号门的大马餐厅。

    王雅曼看到短信后,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答应在大马餐厅见。

    结果两人见面后,情况却并没有好转。

    许安阳想好好和王老师聊一聊,可是公司里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

    他现在还能在学校上课,还能坐在餐厅里吃饭已经是个奇迹了。

    公司在扩张的过程中,各种事简直如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

    作为公司的最高领导,他需要不停的做出决策,下决定,给指示。

    总公司已经预定,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在北京开设第三个分公司,开始进军北方市场。

    许安阳已经初步决定,让杭州的徐林义去北京做老总。

    虽然许安阳在杭州已经强调了营销的重要性,但总体来说,有吴汉超在,技术党的势力还是会更胜一筹。

    所以,干脆让徐林义去北方,他本身就是北方人,让他做北区老大打开北方的市场。

    有了外卖先行,后面团购就会紧随其后,这也是许安阳固定的战略了。

    徐林义去了北京,杭州方面肯定会缺人,而人事工作许安阳都要过问。

    毕竟,从总公司到分公司,中高层的人事权都握在总公司的手里。

    许安阳能不忙么。

    一顿饭吃下来,两人的话没说多少,许安阳的电话是接了不少。

    到最后,王雅曼心情反而越吃越糟糕,没吃几口就要结账走人了。

    “王老师…”

    “你别叫我王老师!我在你眼里,终究是个老师是不是?”

    “不是…不是说好…”

    许安阳心想,咱说好了,只要在学校附近,都称老师的,防止改不了口。

    可是,女人生起气来,是不会讲道理的。

    正说着呢,电话又来了,是许安阳的新助理蔡忆文打来的。

    “许总,江苏电视台打电话过来,想约您一个采访,您看…”

    “先记着先记着,我下午回去再处理吧。”

    “您说下午要上课的。”

    “不上了不上了,我待会儿就回公司。”

    许安阳哪儿还有心情上课啊,还是先处理工作上的事吧。

    挂掉电话,王雅曼还是臭着脸,道:“刚刚电话又是个小姑娘的声音嘛。”

    许安阳笑道:“这是我的助理打来的。”

    “你的助理又是女的?”

    “呃…是女的的,女孩子做事比较细心…”

    “哼~你回公司忙去吧,我下午还有课呢,我先走了。”

    说着,王雅曼拎起包去前台付了钱,转身离开了餐厅。

    许安阳本想追出去,可是一想,追出去又能说什么呢?

    最近陪伴她的时间和次数太少了,她心里有怨气。

    这时候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不顺心的。

    还是放一放,让她自己去想想吧。

    王雅曼从餐厅离开,结果发现许安阳并没有追出来。

    心里不禁有些凄然,她以为他会追过来的。

    是不是自己太作了?他终于没有耐性了?

    王雅曼有些自怨自艾地想,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还在和一个小自己十岁的男孩子置气。

    真不知道谁三十岁,谁二十岁。

    想到年龄,王雅曼心中又叹了口气。

    父母催婚的压力像山一样压在她的心头。

    加上许安阳工作忙无法陪伴,她的心情才会如此糟糕吧。

    她的确很爱许安阳,可爱情这个东西,很容易被现实给摧残掉。

    王雅曼所要面对的一个残酷现实,就是她和许安阳之间太不相配,根本无法走向婚姻。

    尤其是看着年轻得志的许安阳在职场和校园里都春风得意,那种差距感更让她感到煎熬。

    爱情一开始往往是不平等的,但长久的爱情,需要平等的感觉。

    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失衡了。

    许安阳能感觉到,但他真的没时间和精力去顾及了。

    下午回了公司一直忙,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机场接宋唯冰。

    后来,宋唯冰自己打车离开机场进了城,两人约了在新街口吃饭。

    “最近你可是够忙的啊,说好的去接我,都不去了。”

    在张府园的一家西餐厅,宋唯冰看到许安阳后嗔怪道。

    宋唯冰虽然刚从北京赶回来,风尘仆仆,不过精神看起来不错。

    她穿着白色的职业装,耳朵上挂着金灿灿的耳环,这是许安阳送她的生日礼物。

    “北京分公司在筹备,没法儿不忙啊。”

    “怎么,要把分公司开到北京了?那以后你可以常来找我了。”

    许安阳心里苦笑了一下,还好冰姐在北京,不然真有点照应不过来了。

    不得不承认,工作忙是一方面,另一方,和夏晗晴的恋爱吞噬了许安阳大量时间。

    这个细腻粘人的双鱼座,牢牢勾住了他。

    “对了,刘子欣那个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安阳提到了正事。

    “没什么,就是想给她造个绯闻。不过绯闻这个东西嘛,你说它有,大家都不信,你说它没有的时候,大家反而信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