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我从来都不主动TXT下载 > 我从来都不主动目录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两场谈话
我从来都不主动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两场谈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安阳本来是想拉个民间投资,丰富一下自己的资金来源,给自己注入点浙商基因。

    结果可好了,你们不是想投资老子的公司,是想要我这个人是吧?

    好好的,打起我许安阳的主意来了,我的人可比公司值钱多了!

    当然,许安阳不能这么叶志强讲,他尴尬的喝了口茶,道:“这个叶伯伯,我现在年纪还小呢,20都不到,不到法定婚龄啊。再说了,现在都是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叶芷妤还那么年轻,怎么能因为投资而定亲呢?”

    叶志强似乎料到许安阳会问这些,道:“嘿嘿,许同学,我们诸暨那边女孩子出嫁早的多的很!芷妤是个乖女孩,她最孝顺爷爷,而且我看许同学你一表人才,我家芷妤会不喜欢你?再说了,也没有让你们立刻结婚嘛,就是谈个恋爱,见见父母。就算以后不能在一起,我投资了你的公司,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啊。而对你来说,既有财富又有美人,还能少奋斗几十年,何乐不为呢?”

    说实话,叶志强这个提议是极具诱惑力的,换成一般人,100个里估计99个就答应下来了。

    别说叶芷妤是那种校花级别的美女,就算相貌普通的,哪怕是长得丑点的,一样有人会答应下来。

    像江浙一代的这些家族老板们,家里多有钱许安阳是知道的。

    可能你光看所谓的资产量不如那些大城市的公司董事长,但人家有的是实打实的现金、房子、金银,而且家族庞大,生意众多,做了女婿后半辈子衣食无忧是十拿九稳的。

    但许安阳终究不是一般人,他要是没重生过,估计也就从了,叶芷妤还是不错的嘛。

    重生了,都已经负重前行一年多了,怎么能好好的就牵着小叶的手进入爱情坟墓呢?

    再说了,就小叶那酒后的状态,还有看准公司潜力的分析能力,这个女孩绝对不简单!

    真和她在一起,许安阳又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这个女人绝对会大变样,变成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

    这样的人你要想负重前行那是不可能的了,不把你的船给凿沉了,绝对誓不罢休。

    想到这里,许安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是和叶志强打了个哈哈,道:“叶伯伯的好意,我实在是非常感激……不知道叶芷妤晓不晓得这个条件呢?”

    叶志强顿了一下,许安阳瞬间就知道,原来叶芷妤不知道,那就好办了。

    “这是芷妤爷爷的想法,当然了,我对你们公司的潜力,还是满意的,只不过嘛……”

    “叶伯伯,我的公司现在还在起步阶段,初生牛犊,看不出什么门道。不过南京的房市,倒是真的值得投入大笔的资金,未来这里会是一块价值的高地啊。”

    许安阳一套太极拳,把“赐婚”这个事给卸了下来,把话题转移到了叶志强更加感兴趣的房地产上。

    叶志强到南京来,除了关心叶芷妤的“婚事”,另外一件事就是携资炒房了。

    浙江的商人们可以说是全国最强大的炒房集团,江浙沪一带,房市最繁荣的上海、苏州,再到正在逐渐加速的南京,处处都有浙江商人的影子。

    这个传统的团体手持大量的资金,在各种投机市场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共享信息,互相拆借资金,乘着国家房地产市场的东风,资产量是一翻再翻。

    在目前国家大放水的背景条件下,南京的房市当然也被他们看在眼里。

    而对于南京房市,许安阳不可谓不了解,未来的趋势都在他的脑子中装着。

    毕竟对于银行从业者来说,房屋贷款从来都是个人业务的核心板块,一个做银行的人如果不了解房地产,那你真是白做了。

    两人越聊越是投机,叶志强本来对南京的地产还是有所了解的,但在许安阳这种开天眼的面前,还是差了很多。

    许安阳甚至让店家拿来一张地图,指着地图给叶志强讲解南京地产的板块和趋势。

    这头头是道,听的叶志强满心欢喜,道:“哎呀,许同学,你对房地产很有研究嘛!那你好好的还创什么业啊,你和我们家芷妤在一起,我们家提供资金给你,让你操盘南京的房市!”

    叶志强这话其实有道理,后来的很多现实证明,创业都不如买房,卖房创业很多人更是亏的妈都不认识,而幸运买了房的,反而比创业赚的钱还多。

    许安阳心想,现在还没到南京房地产市场最疯狂的时候呢,就和比特币一样,要等个四五年、五六年的时间才会迎风而起。

    到时候他还真的会在乎几套房子的钱嘛?

    难说,要说创业失败,应该会很在乎把。

    许安阳揉了揉鼻子,道:“楼市瞬息万变,需要很多精力,我毕竟是学生,精力主要放在学习上。再说了,叶伯伯你身经百战,我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出出主意还行,真让我操作,我哪折腾的过来啊?叶伯伯,有兴趣我们还可以聊聊上海的楼市……”

    半个小时的谈话时间,一下子又扩展到了一个小时,叶志强对许安阳的认同越来越强。

    对于什么互联网创业,点我网,叶志强不懂也没啥兴趣,但对许安阳这个人,叶志强很看中。

    他看得出来,这是个少年老成,满脑子想法的年轻人。

    他如果能做叶家的女婿,对家族的事业发展绝对有很大的助力!

    可惜他看起来似乎对叶家的千金没有什么兴趣啊。

    不知道是芷妤缺乏吸引力,还是他另有高枝?怕是第二种可能吧。

    叶志强自己有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工作,一个在国外读书,说实话论谈吐、见识,都远不如许安阳。

    他心想自己要是有个女儿就好了,怎么说也要把许安阳勾过来做女婿不可。

    两人聊了很久,叶志强看看时间不早了,他还有事要去办,只好和许安阳道别。

    许安阳说了半天,其实就是希望叶志强能投资,但和叶芷妤恋爱甚至结婚,他真的做不到。

    叶志强知道许安阳的心思,道:“小伙子,我还是那句话,我投资的是人不是项目。这点上来说,我觉得你不错,放心,投资的款会到位的!至于和芷妤的事,你再考虑考虑,我们家的宝贝千金,难道你还看不上眼?”

    听叶志强这么说,许安阳放下心来。

    商人终究是商人,投资看中的终究还是价值,而不是感情。

    送走了叶志强后,许安阳长舒一口气,以后他的工作重点内容,可能就是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

    回到网络创业中心,在前台许安阳看到叶芷妤,想和她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芷妤则道:“许安阳,有客人在办公室里等你。”

    “是吗?谁啊?”

    “嗯…好像姓卢。”

    “卢?年纪轻的还是年纪大的?”

    “年纪轻的。”

    听叶芷妤这么说,许安阳知道,那肯定是卢欢了。

    进了办公室,果然卢欢正坐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拨弄手腕上的手表呢。

    许安阳和吴汉超共用一个独立办公室,同时这里也充当会客室的作用。

    看到卢欢,许安阳心里突然想起晚上在宋唯冰那里看到的那张照片。

    他心中怀疑,是不是卢欢找人拍的?还是有人正好拍到,送给了卢欢呢?

    心里这么想,许安阳脸色如常,道:“真是稀客啊,小卢总,有日子不见了?”

    自从上次公安局一别后,两人自然没有机会再见面。

    许安阳倒是见到了小卢总的老子卢正强,还弄到了这个网络创业中心。

    这让卢欢很是不爽,自己一直想搞这里的办公室,他老爹却不肯给,给了许安阳这个小子。

    上次酒店那件事,卢欢最后也没查出来到底是谁干的,毕竟太丢人了,你越是去查,知道的人就越多。

    那个爆他菊花的基佬,听说人已经跑到广东去了,估计是不敢回南京了。

    卢欢现在都觉得自己拉屎好像有点漏风。

    并且现在他总是疑神疑鬼的,老觉得有人要害他,整个人都瘦了。

    “哎呀,许总啊,确实好久不见,搬到这里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都没给你送点礼物什么的。”

    两人一番寒暄,许安阳想知道卢欢来到底是为了什么,结果试探了半天,发现卢欢什么也不为,他就是过来找许安阳聊聊天,说说话。

    这倒是让许安阳有些意外,心想这个小卢总水平有进步嘛。

    一个真正的生意人,大部分社交都是不带目的的。

    如果你每次去拜访别人都是带着事情去,久而久之别人也只会把你当做生意伙伴,而不是朋友。

    而一个真正的生意人,从来都是广撒网,不带目的结交各色朋友。

    等到真的有事时,翻开通讯录一看,就能找到那个能帮上忙的人。

    这时候临时抱佛脚,肯定就来不及了。

    像小卢总这样的朋友,许安阳是愿意去交的。

    虽然早期拒绝了他的投资,但那是早期。

    等到后面需要变现的时候,说不定就需要小卢总这样的接盘侠呢。

    两人相谈甚欢,许安阳这一下子叨叨叨的,真是说了不少话。

    幸好他见多识广,什么话题都能接上,人话鬼话都会说,聊天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

    又是半个小时的闲扯,小卢总说的差不多了,从沙发上起身。

    临别,他突然对许安阳道:“许总,有空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光坐在办公室里谈,也没什么意思啊。”

    许安阳道:“好啊,什么时候我安排一下。”

    卢欢道:“嗯可以,诶对了,我觉得,那个什么海浪酒吧就不错,不知道许总去玩过没有?”

    许安阳一下子警觉起来,这小子,话里有话。

    看样子那张照片的确和他有点关系。

    不过两人又确实有一些误会。

    许安阳依旧不动声色,开诚布公的道:“我去过一次,不过是特殊情况。小卢总不会不知道,那里是男人的酒吧吧?”

    卢欢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本来想点一下许安阳的,那张照片的确在他手中,而且有交给一个媒体朋友,准备发布出去,弄个丑闻出来。

    但他思前想后还是没这么做,决定到许安阳这里探探口风,万一是误会呢?

    现在看许安阳的样子,还真有可能是误会?

    许安阳观察道卢欢的脸色,道:“小卢总,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关于上次的事情,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把这个事情弄清楚。”

    卢欢重新坐回沙发,听许安阳说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