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我从来都不主动TXT下载 > 我从来都不主动目录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请教
我从来都不主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 请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05年的超级女声开始,大众明星选秀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互联网还不是很发达的那一年,通过电视、短信投票,草根造星的疯狂和魅力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其实选秀这个东西,欧美、港台已经玩了好多好多年了。

    像香港有很多90年代耳熟能详的歌星、影星都是通过选秀比赛脱颖而入,进入娱乐圈开始为人所熟知,有的成为偶像,有的成为巨星,有的又重新回归路人。

    国内之前娱乐圈都是走的学院、体制路线,演员、歌手从专业院校毕业后,进入文工团、歌舞团或者各种体制剧院工作,成为有编制的演员,歌手。

    市场经济发展后,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产业肯定也要发生改变。

    选秀这一极为迎合市场观众审美志趣的活动,开始风靡全国,影响力首先就是波及到了高校中。

    也就是从超女那年开始,南京地区各大高校都开始搞自己的校园歌手选秀节目,尤其是十佳歌手这个活动品牌,成为了华工未来几年最有影响力的校园活动之一。

    年轻人嘛,情感丰富,喜欢听歌、唱歌、跳舞,其中跳舞难度稍微高一些,唱歌入门的门槛要低很多。

    现在ktv又非常发达,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麦霸。

    而麦霸中又有那么一两个天赋好的,在唱歌上多花点功夫学习学习,唱好几首有难度的流行歌曲,可以在学校比赛、晚会上高歌一曲。

    如果唱得好,台风又帅气、漂亮,就能赢得优先择偶权。

    许安阳自己不就是这样,就会弹唱一首歌,在迎新晚会上露了把脸。

    后来有几次晚会都邀请许安阳再去唱,许安阳都没有再开嗓,迎新晚会就成为了绝唱。

    毕竟他的目标是当一个老板,不是做一个歌手,他想自己好歹也要等到退休的那一天,再高歌一曲才行。

    李花提到给十佳歌手做赞助,许安阳本来是看不上的,华工就那么大,也没有新生进入,做太多宣传是浪费,已经起不到开拓新市场的作用了。

    但李花说全南京的高校有一个十佳歌手的总决赛,这点许安阳就很在意了。

    “花姐,这十佳歌手的决赛,在什么地方进行啊?”许安阳喝了一口冻顶乌龙,说实话品不出什么东西来,他对茶实在是没啥研究。

    “在浦口,南京气象学院……来,你可以试试我家这个冻顶乌龙,可以给公司每个人来一点。”

    李花一边说着,一边不忘推销自家的乌龙茶。

    “气象学院……他们的校区在浦口吧?”

    “是啊,在浦口,这次活动是南大、东南、气象学院几个学校的学生会发起的,气象学院承办。到时候会邀请各校十佳歌手的前三名参加晚会,进行网络投票,会在校内网上同步直播。时间应该定在五月末六月初,学生期末考试之前吧。”

    “花姐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许安阳插了句嘴,她对李花的信息真实度还是有些怀疑的。

    这个口花花的家伙,别骗自己,到时候买了她几包乌龙茶,最后什么都没捞着。

    “怎么,你还不相信学姐我的消息可靠度?我告诉你,这次南京地区大学生最佳歌手晚会,我可是特邀主持人!你说我的消息可靠不可靠?只要你同意,我们马上就可以联系晚会的组委会,商量赞助的事情。”

    李花这么一说,许安阳还是相信的,他又喝了口茶,道:“嗯…这茶叶不错,哎,能不能放两包在我这儿,我喝喝看,大家觉得好喝的话我就常年买,怎么样?”

    李花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下许安阳这个小狐狸,但毕竟这次来主要是想搭伙搞赞助,晚会组委会那边也是很想和点我网合作。

    因为点我网无心插柳的二手教材交易市场,在南京高校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已经从过去单纯的交易二手教材,变成各种旧货、二手货交换了。

    充分说明了,在自由宽松的环境下,人们能自发的形成交易市场。

    许安阳明白这一点,没有着急上火的要割韭菜,而是继续投入力量进行平台的维护,提供良好的交流体验,扩大点我网的知名度。

    “行吧,那放两包茶叶在许总这里,下午我们有时间好好谈一谈这件事。”

    许安阳把李花的两包乌龙茶塞进了抽屉里,道:“我呢下午还有课要上,这件事呢主要就交给颜筝去处理,她是我的助理,所有的赞助相关事宜,由她全权负责。我最后拍板就行了。颜筝啊,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啊,到时候需要去气象学院,你就跟着去一趟。”

    场地换成了大的,一些事情也要交给其他人去做。

    过去对外谈合作许安阳都会亲自出马,现在颜筝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再说和学生会的人谈,用不着许安阳去,去了反而像欺负小孩子,谈的还不一定愉快。

    许安阳这么说,李花也没辙,两包乌龙茶都被他收进抽屉了,还能抢回来不成?

    “对了,不知道许总这次有没有兴趣参加十佳歌手比赛啊?听说大一迎新晚会上,许总弹唱一曲,很是惊艳呢。”

    许安阳摇头,道:“呵,我说了那是我朋友写的一首歌,我拿来随便唱唱而已。我还是比较喜欢做生意,唱歌这种事情,交给小孩子去做好了。”

    “许总你不是小孩子嘛?”

    “我心理年龄比较大啦。对了颜筝啊,把上个月的财务数据拿来给我看看吧,还有,我们的报销制度要尽快建立起来……”

    许安阳的话中已经有了送客的意思,李花心领神会,和颜筝互换了联系方式,离开了点我网的办公室。

    李花走后,许安阳对颜筝道:“喂,以后花姐过来你提前短信告诉我一声,这女人,受不了她。”

    颜筝道:“花姐人挺好的啊,大家其实都挺喜欢她的,公司搬过来的时候她帮了不少忙了。她过来的早,这里比较熟。”

    “怎么,你也被乌龙茶给收买了?”

    “没有啊,我实话实说嘛!你现在越来越甩手掌柜了,很多事甩给我们做,这次谈什么晚会合作,你又让我去,我哪有那么多时间!这学期法学的专业课越来越多,我还要管班里的事情。”

    颜筝抓紧机会和许安阳吐槽,法学专业的课程是相当有难度的,颜筝又是班长,学校的事情就一大堆,还要管公司的事,她都没时间管许安阳了。

    许安阳心想,我要是不给你做事,我的自由不是没有了吗?

    养金丝雀最好的法子,不是把金丝雀关起来,而是让她出去抓虫子,忙起来。

    只要一忙,就没空盯着你转,这样你就有精力周旋了。

    而且,许安阳本来就不喜欢那种好吃懒做,想靠着两张嘴吃男人的女人。

    他就是喜欢工作能力强的,智商高的,有事业心的,就能给自己带来帮助,同时也给了自己自由和空间。

    这么想想,许安阳觉得自己和西门庆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喂!你想什么呢!”颜筝见许安阳不说话,踢了他一脚。

    “啊?没什么,这个…这件事让你做绰绰有余了,反正是和学生会谈合作嘛,有什么好怕的?法学班的事,我来帮帮忙好了。你连那么多商家都能搞定,搞定学生会,那叫杀鸡用牛刀。我告诉你,这次让你去谈判,是想让你体验体验,知道一下自己现在有多厉害。相当于高三做多了启东、如东的卷子,来两张北京、上海的卷子在放松放松,提升一下自信心。”

    在许安阳手下干活,钱是没拿多少,但学到的东西真的相当多。

    这点颜筝自己都承认,如果谈判,如何营销,如何沟通,如何有效的管理时间。

    许安阳是手把手的教,一点一点的示范,把颜筝、陈康这些人给慢慢带了起来。

    许安阳多年的工作经验可不是白费的,他用心教的都是社会上的金玉良言,和学生自己摸索,或者干脆还没有开始摸索,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可以想见,颜筝绝对可以顺利完成合作谈判的任务。

    “对了,我把我们赞助的相关价格、项目都告诉你,反正你自己便宜行事吧,我相信你!”

    许安阳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拍了拍颜筝的屁股,弄得颜筝怪不好意思的。

    自从两人真有点什么后,许安阳反而开始注意和颜筝保持一点距离,防止引起更大的怀疑。

    这偷偷来一下,弄得颜筝心神一荡,悄声道:“要不晚上…”

    “晚上的事,我们晚上再说吧……我要去上课了!你下午也有课吧,走走走,一起去上课吧!”

    “哼…”

    ……

    许安阳感觉逃过一劫,下午还有王雅曼的社会学原理课。

    昨天两人一夜的激情,到现在许安阳都觉得值得回味,就是这腰略微有点疼。

    到了教室,王雅曼已经在讲台前调试ppt了,她的ppt做的一如既往的认真、精美,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功夫。

    今天王雅曼穿了一条黑色的纱裙,过膝,露出白生生的小腿,脚上是黑色的高跟鞋。

    这打扮和过去相比,要出挑很多,而且她还化了妆,虽然只是换了一种口红颜色。

    之前许安阳记得她用的都是偏橘色的口红,低调淡雅;而今天用的是豆沙红,更加厚重,也更加的诱惑。

    一个女人的装扮往往由她的心情所决定,看得出来王彦军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她不仅心情不错,整个身体的状态都很好,在经历了昨晚那美妙的经历后,她整个的状态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许安阳的眼睛没有在王老师身上多停留,他怕暴露太多的东西。

    毕竟这回不同,和其他学妹、学姐搞来搞去是一回事,和老师搞一起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不能害了王雅曼,所以以后肯定要多加小心才行,学校是个相对封闭的地方,八卦一旦传开,覆水难收,影响时候很大了。

    许安阳找了个比较偏的位子,王雅曼见许安阳进来,眼神同样没有任何异常。

    她照例拿过花名册,让许安阳点名。

    许安阳接过花名册开始点名,手、眼神、说话的语气异常普通。

    在没有发生什么的时候,要做点什么,让事情好发生。

    一旦发生了点什么,就要忍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把一切都隐藏起来。

    所以,如果你发现两个人言语间暧昧,动作有些亲近,他们之间可能有发生点什么的意向,但很可能还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们只是在试探对方而已。

    而真正发生了什么的人,往往会让你没有丝毫的察觉。

    当然,很多人掩饰的并不好,还是会被看出端倪来。

    许安阳和王雅曼倒是不同,许安阳一向聪明,而王雅曼同样是个聪慧、有耐性的人。

    课上的普通而平淡,王雅曼的讲课依旧吸引人,后排来了大二、大三的男生过来听课。

    许安阳一样听的很认真,社会学中有很多东西的确很有意思。

    今天的课程着重讲了马克斯-韦伯提出的“科层制”,讲述了官僚制度对整个社会运行的影响。

    “科层制让整个社会处在一个非常稳定、规范的运行状态下,不过科层制也有很多弊端,其中一个重大的弊端,理论上来说,在科层制只升不退的晋升机制下,一个人一定会做到一个他无法胜任的位置上。怎么理解这个说法,比如说一个人从村长开始做起,他在村长的位置上做的非常出色,在选拔中胜出,提拔到了镇长。作为镇长,他的能力依旧可以胜任,还是做的很出色,上面很赏识他,提拔他做了县长。但是,一个县的管理工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做的很平庸,从此晋升无望,就一直做着县长的位子。但事实上最适合他做的工作,其实是镇长,可是他到了县长的位子已经无法再下来了。在庞大的科层体制中,会有很多这样滞留在自己无法胜任工作岗位上的人,他们的能力没有得到真正的发挥……”

    说实话,许安阳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听社会学原理的课,发现很多东西与工作后的实践相结合后,果然能带来启发。

    就光这个科层制的利弊,银行内就体现的非常明显。

    许安阳第一次在课堂上做起了笔记,听的是一脸认真。

    等到第一节课下课,许安阳都想上去问两个学术问题,和王老师探讨一下。

    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决定上厕所,没有上去问问题。

    在卫生间,他却收到了王雅曼发来的短消息:“今天听课这么认真?”

    许安阳回道:“老师课讲的太好了,我都开始做笔记了。”

    “那你听懂了吗?还有没有问题?”

    “大部分懂了,有一些不明白的。”

    “那晚上要不要老师给你解答一下?”

    许安阳一看,完犊子,这30岁的女人不好惹啊,昨天还没够吗?

    许安阳撒完尿,摸了摸自己的腰子,想到昨晚的旖旎,突然燃起一种舍命陪君子的激情。

    “好啊,晚上去老师宿舍请教问题。”

    发完,许安阳就把短信都给删了,没留下一点痕迹。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