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一人得道TXT下载 > 一人得道目录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抚长剑兮斩群龙!【二合一】
一人得道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抚长剑兮斩群龙!【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铜人所化符篆归于其中,十二枚符篆齐齐震颤。

    陈错的心神,被一股力量牵引着,飘飘忽忽的升腾起来。

    不同于神魂出窍,他像是突然之间,多了一双眼睛,能观天地阴阳,能窥虚实真假,能明吉凶善恶,能察须弥介子。

    乾坤上下,宇内八方,仿佛唾手可得!

    自各处汇聚过来的、蕴含着种种玄妙的万千剪影,不再擦身而过,而是宛如雨水滴落在干涸的沼泽中一般,缓缓积蓄起来,聚少成多,虽一时无法参透领悟,却已入了陈错瓮中。

    在外,黄铜巨木的枝干上,原本隐隐显化出来的复杂纹路,开始越发清晰、深刻,泛起点点光辉,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将陈错与这棵观想之树链接在一起。

    此树,仿佛要化作真实,从此扎根大地,伫立于关中!

    陈错竟是生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自身意志似乎能沟通天地乾坤,与其中的诸多玄奥法理相合,仿佛自身将要立于此处,观看沧海桑田、天下变迁!

    在这种奇异的心境之中,陈错的思绪格外清晰,念头一动,仿佛能穿越历史长河,获得难以想象的智慧。

    “十二枚道标一旦齐聚,归于自身之后,暗合天数,就能将道标彰显于外,撬动天地之力!不过,三才不全,终究只是一时之力,无法持久!”

    “今日之局,正是那位吕氏太公的布局谋划,先是积累多年,处处布局,又故布疑阵,声东击西,这才有了当前的局面,可惜还是在各方打压之下功亏一篑,而我的雏道亦随之暴露,即便有天地之力镇压五步之上的神通,依旧十分凶险……”

    思绪之间,他的心底忽然浮现出一句话来——

    “石里藏璞玉,木中窥真金。舍我辟玄路,三生化须弥。”

    这句话乃是道隐子所留,初听之时,似是表明其人心意,但此刻陈错道标加持,念合天地,却是从中品味到了更深一层的含义。

    不过,他正思量着,忽然心念一跳,紧跟着心底泛起一股不自然的违和之感,继而与天地之间生出隔阂,从念合天地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心念流转,微妙意境萦绕心头,令他的思绪越发清晰。

    “师父所留的三枚道标,与我本身还有隔阂,无法彻底融入,难以长久维持那种念融天地的境界,而且这外界尚有威胁,不是探究之时。”

    这般想着,陈错顺势收拢心念,将心底的微妙意境和与天地相合的意念余韵收拢起来,沉淀于竖目之中。

    顿时,视野之中,万物纤毫毕现!

    他的身上,更是不断散发出一股宁静、安详的气息。

    但在此时,长安内外正经历着剧烈动荡,所以这种平静显得格格不入,极为怪异、诡异!

    以至于近在咫尺的申公豹竟是下意识的向后飘飞。

    不过,他虽然反应够快,但手中那把长剑,还是骤然崩解,四散开来,分化为五道光辉,轮转着要归于其身,结果陈错身后的一道符篆猛地一晃,便将这五道光华收拢其中!

    “这是……”

    申公豹眯起眼睛,眼缝之中精芒闪烁,却透露出一股惊疑不定的念头。

    边上的天宫之主则是出现了明显的表情变化,身上星光闪烁,凌空后撤了几丈。

    “十二道标?”

    天上,苍龙、庭衣和白骨老者亦是心有所感,齐齐朝着城中看去,见到了身玄十二符篆的陈错身影,个个都是心神跳动。

    “道标齐矣!”苍龙眼皮子一跳,“何以至此?”

    白骨老者在诧异之后,立刻屈指一算,旋即面露恍然,道:“道隐子除了拖住残道流毒片刻,必然还留下了些许手段!要助他这个弟子更进一步!良苦用心,令人敬佩!”

    “此人既齐了十二道标,就也有立道之可能!该和姜子牙一视同仁。”苍龙脸色凝重。

    庭衣冷哼一声,道:“立道,讲究天地人三才,陈小子不过是占着十二个道标,还差着远呢。”

    “听这意思,你与他果然有旧。”白骨老者接过话,“不过,今日之事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带过的了。一个姜子牙,已经引来了天下世外的关注,没人敢放任另外一个姜子牙崛起了,陈方庆今日既然暴露了,日后麻烦大着呢。”

    看庭衣还待开口,白骨老者话锋一转,道:“申公豹还在下面,看他如何应对吧,而且,就算真要动手……”他看向一脸沉吟之色的苍龙,“总要让两虎争一争,最好来个两败俱伤,省得咱们这边按下了葫芦,那边却起了瓢。”

    苍龙瞥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却被几声龙吟打断,随即便见着三条漆黑神龙,冲击过来!

    这龙首还未至,便先有文章之言传来,几人又察觉到血脉震颤!

    “该是以百家学说、族群血脉为核心,凝结出来的聚众道标!”白骨老者笑着,手中转轮显化,扭曲了周遭的空间,竟是引导着三条黑龙调转方向,朝着长安城内落下!

    随着这三条黑龙落下,一时之间,长安之内气氛凝重,无形有质的压迫力,令城中的寻常之人彻底昏厥。

    几条黑龙飞舞的身影,倒映在天宫之主的眼中,他收回目光,又看了一眼陈错的身影,道:“此处越发凶险,申公豹,你我该离去了。”

    申公豹却嘿嘿一笑,道:“帝君莫急,不要看着十二符篆显化,便要暂避锋芒,说不定这是虚张声势的空城计呢,总要试一试才行。”说着,也不等天宫之主回应,便欺身而起,同时头上光影一转,斑斓色彩凝聚,化作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内里投出光怪陆离之景!

    “万毒珠?”陈错见得此珠,竖目一览,便看出玄妙,已是心知肚明,“这申公豹也兼修着造化之法,同样修行了聚厚歌诀!既然如此……”

    念头一转,陈错手捏印诀,身后的两枚符篆径直飞出,一个化作头箍,朝着申公豹当头落下,一个化作惊堂木,凌空霹雳!

    哗啦!

    雷霆一响!

    关中一地,无数民事、民生之剪影聚集而来,家长里短、事无巨细,凡俗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融入其中,化作雷霆,直接劈在那珠子上!

    那珠子立时纷乱,内里无数念头奔涌而出,满溢出来!

    “好家伙,这是什么道标?蕴含何种法则?竟令毒珠膨胀,几乎要脱离掌控!”

    申公豹眼皮子一跳,感到那头上的珠子竟沉重起来,要砸落于顶,当即捏动印诀。

    结果,那头箍这时候正好落下,内里烦烦扰扰,乃是无数市井零散之言,杂乱无序,低语呢喃,贯耳穿脑,竟令他不由自主的捂住脑袋,头疼欲裂,一时法诀纷乱,毒珠坠落!

    轰隆!

    那珠子骤然炸裂,斑斓色彩如山崩海啸,朝着周遭扩散。

    天宫之主见状,感受到其中的杂思乱念,心念一跳,化作一道星光,瞬间回转于天上。

    陈错身后,又是一枚符篆飞起,化作一根戒尺,规训疏导,竟将四散的浪潮,都引向捂着脑袋的申公豹!

    “这般举重若轻,令人神通反噬,灵光逆转,越发让人好奇,这道标背后所代表的,到底是何等玄妙!”

    眼看斑斓浪潮临身,申公豹眼中贪欲显现,却不连寨,而是化作一道烟气,要离开此处,结果刚刚一动,就见一枚符篆落在陈错指尖,化作一枚五铢钱,滴溜溜的一转。

    那申公豹身形一闪,竟又回到原处!

    他脸色一变,旋即挥动衣袖!

    嗖嗖嗖。

    被他封禁其中的几个人就给放了出来。

    这袖中之法,以封镇为主,落得其中,就已损了心神,神通灵光皆暗,此时虽被放出,但一进一出,已近乎精疲力竭,哪里还有余力反抗。

    哪怕几人道行不低,这会也是头晕目眩,心念迷惘,待稍有恢复,就见得不远处陈错周身流光环绕,一时都怔在原处。

    跟着就见得斑斓浪潮,不由色变。

    好在陈错挥手之间,浪潮溃散,消弭无形,出言道:“你也是前辈高人,居然还拿人做人质?”

    “扶摇子?”

    金乌子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陈错的身份,他本就与道隐子交好,又曾在昆仑秘境观神藏之事,因而知晓不少。

    但现在感受着陈错身上如渊如海的恐怖威压,却有疑惑起来,踌躇迟疑,不曾出言招呼。

    正好这时候,几人又听见方才那出手之人,竟笑眯眯的说道:“扶摇子,贫道是见局势凶险,波及众生,这几人都是八宗传人,和你师父也有旧,算是贫道的后辈,因此出手护持,现在见你神功大成,这才放下心来,将他们交托于你,你可不要误会!”

    荡寇子在旁听着,他如何分不出真情假意,此人方才出手之时,明显满含恶意!

    只是将要出口,却被身边的金乌子拦住,后者传念道:“这人神通惊人,不可轻易得罪,眼下该是碍于扶摇子的威压,不得不服软,将吾等放出,你若将他的面皮扯破,没了回旋余地,他真个毫无顾忌的乱来,咱们就糟了。”

    荡寇子一愣,也明白过来,但旋即看向陈错,心潮起伏。

    他当初也观神藏之事,如何认不出陈错来?但眼前这人,浑身气息震荡,一举一动,便引出莫大威力,这可是实打实的天地异变,而非玄之又玄的异象显化,实在难以和他记忆中那个于神藏中踏足长生之境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另一边。

    “扶摇子,你莫要误会,贫道其实是一番良苦用心,先前是担心你力有不逮,这才出手试探,现在总算放心了,同样的,大敌当前,吾等理应联手共进……”申公豹长袖一甩,就有一枚白玉飞起,落在陈错面前。

    “为表诚意,贫道将这块保留了二百年的白玉交给你,此物乃是一位老友托我保管,想来你为太华门人,定是看得出此物来历,这里面留存着三部太华秘典。”

    话音落下,他朝着陈错拱拱手,接着架起黑风,便快速离去。

    “此人……”荡寇子见着这一幕,正待开口,结果话未说完,就被一股恐怖威压打断——

    轰隆!轰隆!轰隆!

    狂风呼啸之中,三条漆黑神龙落下来!

    荡寇子等人立时感到浑身血脉逆流,而后脑海中思绪混乱,恍惚之间,更察觉到一股神圣气息,要篡夺心志!

    “不好!吾等被那人拿住,身心都在低谷,一身法力耗尽,面对道标之力,根本无力抵抗!”清微教主常无有面色凝重,深吸一口气,鼓荡起所余不多的神火,正要驱散众人心头阴霾。

    但这时,却见一道身影走到众人身前,挡在前方。

    “太公之道,底蕴深厚,更有道标十七枚,但如今他本念沉沦,道标狂乱,连道树投影都失了掌控,威能虽强,却无主宰,分兵各处,正好各个击破!”

    话落,十二枚符篆在陈错周围流转,他腾空而起,一脚踏在黑龙头上。

    那黑龙长吟,内里有诸多剪影片段蜂拥而出,要化虚为实,扭曲一片天地!

    其中书声琅琅,赫然是圣人坐于杏林,传道弟子的景象,要将陈错纳入其中,文章之声连绵,荡寇子心神荡漾,竟有几分要受其教诲的念头。

    啪!

    一声轻响,陈错轻笑一声,身上一枚符篆落下,化作戒尺。

    “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潜移默化,何必强求?圣人授弟子,塑学说,传其道,明其法,得用则留,不得用则去,此处不留圣言,且去!”

    话语声中,圣人教弟子之影模糊起来。

    旋即,陈错身形如电,挟着十二枚符篆之威,冲入那杏林之中,以五铢钱开道,腐蚀众人之心,又有铜人持兵挥舞,惊得众弟子四散奔逃,而后镰刀横扫,演化农田景象,竟使得这些圣人弟子一个个上山下乡,心气渐消。

    圣人杏林之影,随之消弭无形!

    那漆黑神龙,更是在天上、天下诸多眼睛的注视中轰然炸裂!

    “还是要用道标,来攻伐道标!”天上,申公豹抚须而笑,一副尽在掌握的模样,“吾等坐山观虎斗即可。”

    “你刚才可不是这般说的。”庭衣语带嘲讽,“翻脸比翻书还快。”

    申公豹看了她一眼,笑道:“这不正是帝君所求?老夫不过顺水推舟罢了,若陈方庆真能挣扎存活,那老夫就是为他鞍前马后,又有何妨?”

    呼呼!

    说话间,余下两条漆黑神龙暴怒起来,似是物伤其类,咆哮暴躁,周身黑光迸发,又有两道虚幻光景铺展开,降临人间!

    一个是部族聚集,共推霸主之景!

    一个乃大巫祭神,千人叩拜之相!

    “刚才是圣人学派,现在又是血脉氏族、巫祝宗教,太公之道,聚众之法,果然是人间的各种组织形式,并非只局限于王朝!大为受教!”

    感慨声中,陈错身边十二道符篆齐齐落下,尽数融入其身!

    霎时间,他浑身金光大盛!

    “若太公意志尚在,不被外力扭曲狂乱,我便是道标齐整,亦不是对手,但现在……”他一伸手,水火长剑被拿在手中,“组织若失去了掌控,没了主旨意志,等于失了初心精神,错乱了根本,便只剩下维持自身存在这一个本能,要将之破灭毁坏,可就容易太多了。”

    说话间,他屈指一弹,两个头箍落在两条神龙头上,市井俚言、流言蜚语便侵入神龙体内,于是舆论变化,人心离乱,矛盾衍生,越发激化,自内演变!

    两条神龙立时迟滞,庞大身躯扭曲内卷!

    陈错立刻持剑而上,挥剑之间,五铢开路,九歌渺渺,紫星高照,铜人舞刃!

    .

    .

    漆黑巨木之中,被金符锁链捆住的吕尚忽然有所感应,张口喷出十七道清气,其中三道已然暗淡。

    但他不惊反喜。

    “此诚大破大立之机,道虽曲折漫长,却可将这残躯打扫干净,从头再来!”

    咔嚓。

    随着三道清气暗淡,金色符篆亦有所破损。

    吕尚抬起手来,捏了一个印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