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妙手生香TXT下载 > 妙手生香目录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薄脆(下)二更合一
妙手生香 第二百六十四章 薄脆(下)二更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傍晚时分,含钏可算是有时间腾出手去“时鲜”看一看了。

    拐过胡同,“时鲜”门口照旧排了一列人,有些个相熟的食客见着含钏,抬手打招呼,“三两日不见您,问店里伙计也打哈哈,连带着那位胖小二也没在。咱爷几个便猜您多半是玩儿去了!”

    含钏笑起来,“您可真猜对了!背着家里老的小的,享福去了!”

    可不是享福去了吗?

    当锦衣玉食大小姐去了呢!

    含钏乐呵呵地同食客们打了照面,进灶屋尝菜,崔二见着含钏眼泪汪汪的,被拉提一个大铁勺子一打后脑勺,得嘞,啥留恋缱绻都没了。

    “好的不学,坏的学!”

    含钏看到拉提手上那根大铁勺,就想起那些年在白爷爷手下挨过的闷棒,她不敢驳白爷爷,总得要挺身而出将拉提这不好的习性扼杀在摇篮中!

    “甭学白爷爷打闷勺!”

    说起白爷爷,她去曹家过后,白爷爷托人送了两大盒品相完整、晶莹剔透的官燕盏,说是送给薛老夫人的。

    含钏晓得,这是老头儿在帮她混场子呢。

    回曹家两三天,事发突然,薛老夫人又催得紧急,含钏光是收拾东西、打点“时鲜”、安顿好几个小的和钟嬷嬷就够忙活得了。白爷爷那处,许是钟嬷嬷去说的。还有张三郎、瞿娘子,甚至铺了店面做装修的黄二瓜、远在福建的岳七娘和还没到甘肃的冯夫人,一个一个都还得挨个儿说道说道...

    找到家人,终归是件好事嘛!

    含钏心里想着事儿,手上在灶屋忙活了一阵儿,自己觉着没过许久,可一抬头望向窗棂,天际早就黑透透的了,厅堂里也就还有一桌喝酒的食客举盏碰杯,等送走这桌人,“时鲜”就打烊了。

    含钏一低头,却听回廊里步履急急匆匆的,再一抬眼,徐慨揭开灶屋的布帘子,沉着一张棺材脸走过来。

    哦对。

    还有这冷面阎王...

    含钏陡然生出几分心虚。

    她...她从始至终,压根就没想起过这冷面阎王...

    不过徐慨一向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许是知道了吧?

    含钏绝不承认自己的笑带了几分谄媚,“...徐慨...”

    徐慨没理会,脸色也太大好转。

    含钏把嘴角扯到最大,福至心灵般扫了扫灶台——还有根莱芜南肠和一小盆沥米饭。

    “还没吃饭呢吧!饿了没?刚下朝?哎呀!也别太拼了,你看看你哦,都瘦了好多了..”含钏看着徐慨日渐圆润的下巴,脸部红心不跳地扯谎,“下巴颏都窄了!这才几天呀!三天吧?你夜里饿了,照旧来‘时鲜’吃宵夜呀!要不我给你炒一份莱芜南肠小炒饭?配个豆芽杂蔬汤吧?”

    含钏絮絮叨叨的,低头撂袖子,跟着就起了热油锅。

    徐慨脸色稍稍好些,神色复杂地看着含钏。

    这小没良心的...

    这么大的事儿,一点口风都不给漏。

    能理解认亲牵扯着搬家、安顿、祭祀上香...甚至还面临着处理曹家内部事宜、直面失踪事宜的窘境...

    忙归忙,就一点儿没想到他?

    那位账房的嬷嬷第二天就去铁狮子胡同找了这丫头的师傅,说道了此事。

    他呢?

    他在家愣生生地等了两天,昨儿个是的确等不住了,傍晚跑到“时鲜”来守株待兔,结果兔子没逮到,他倒是吃了好几盘拉提为可怜他,特意制作的甜杏薄脆...

    为何他知道拉提是因为可怜他,才做的薄脆小点?

    因为其他桌都没有。

    因为拉提来上菜的时候,眼神里有藏不住的怜惜。

    这丫头,是做什么事儿,一点儿没想到他。

    不仅坏事想不到,好事也想不到。

    这习惯刚刚纠正过来三分,被曹家这么一打岔,一下子又打回了原型。

    徐慨心头闷沉,声音压了压,“别忙活了。”

    抬头看了眼含钏。

    气色看上去还行,也没瘦,也没见眉眼中有郁气。

    还行,应当还挺舒心的。

    不过想一想也是,曹家铺了万两白银找这个姑娘,如今机缘巧合之下终于找到了,怎能不偏疼?

    猜是这么猜测,可心里仍有些不放心。

    “曹家怎么样?”徐慨言简意赅。

    含钏低头想了想,抿唇笑,“挺好的。”不由自主地笑起来,“祖母和善,哥哥暖心,家中人口不多,处事简单。”想起那两个牌位,含钏眼神暗了暗,“...只是父亲与母亲在十年前坠崖身亡,我头上那个疤就是马车跌落山崖时磕到石头造成的...记不住之前的事,恐怕也是磕到头的结果...”

    徐慨伸手摸了摸含钏的头,声音逐渐柔和起来,“我找来找去,寻来寻去,却没想到你的亲人,原就在咱们隔壁。”

    含钏拿围兜子擦了擦手,也笑起来,“谁说不是呢?翻来覆去地找,还去山东找也没有一丁点线索。”突然想起什么来,“我见到当初签字画押把我卖到宫里的那对夫妇了!上次他们受了刑遭了罪,心里绝对不对,连夜逃到了雍州。哥哥一个晚上便把那两人捉了回来,拷问了许久,剁了...”

    含钏止住了话头,剁手这种血腥事儿,就不用给徐慨说了吧...

    免得徐慨认为曹醒是带着漕帮恶习、杀人不眨眼的盲流子。

    含钏话锋一转,语气真诚,“这几日着实是太忙了,忘记同你说了。往后我有任何事,都一定记得跟你汇报。”

    约莫是小姑娘认错的态度太过真诚,徐慨难得地笑出声,终于舍得搬了两个竹凳子,和含钏面对面地坐在灶台边上。

    灶上的火还没熄,火苗子忽明忽暗,传出一股好闻的柴火香。

    火光旁的小姑娘,眼神里藏着水,清清澈澈的,半点杂质都没有。

    徐慨为何喜欢含钏?

    他问过自己很多次这个问题。

    后来看到含钏那双狭长上挑的眼睛,他有些明白了。

    从掖庭出来里厮杀出来的姑娘,很少很少会有人眼神如此澄澈,心境如此干净真诚。

    真诚地做事,真诚地做人,就像她手下制出的菜品,真真切切地,不掺杂一丝水分。

    这样真、这样纯的一个姑娘,竟是曹家人?

    就像一窝狼崽子里生出了一只白兔子,一大簇剑竹里生出一支脆生生、白嫩嫩的小竹笋。

    徐慨一边摇头,一边无可奈何地笑起来。

    当真是世事弄人,造化弄人。

    “你笑什么呢?”含钏伸出手烤火。

    徐慨先是摇头,后来想了想,仰头轻声道,“你...了解曹家吗?”

    含钏愣了一愣,

    徐慨换了种说法,“你了解曹醒多深?”

    说起一直很推崇喜欢的曹醒,含钏弯了眉眼,“哥哥很好,性情平和温柔,常年挂着笑,几乎不大声斥责或是色厉内荏。相貌也好,你看出来了吗?我同哥哥有五六分的相似,特别是嘴边的梨涡!我的在左边,哥哥的在右边,我们笑的时候才会出现!”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

    徐慨知道她一直有多向往家,与家人。

    徐慨点了点头,没反驳,侧头想了想,轻咳一声道,“曹醒其人,为人滴水不漏,在京中八面玲珑曹公子的美誉。来北京城里不过短短半年,便将京畿漕运使司经营得有声有色。如今的漕运使司年愈六十,家中老妻一直想回乡落叶归根,众人皆猜测,曹醒将会是下一个京畿漕运使司的三品大员。对了,曹醒几岁来着?”

    含钏不假思索答道,“还未到二十四。”

    徐慨眼风扫了眼含钏。

    含钏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肩膀——自个儿错事在先,再见徐慨,确实有些心虚气短呀...

    “二十四五岁的漕运三品大员,风评赞誉极佳,交往之人无人说他不是,又有天下漕帮背书,且去年曹家非常懂事地捐了十万两雪花银给朝廷疏通河道。”徐慨做了个总结,“曹醒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

    含钏与有荣焉地点点头。

    自家哥哥前途不可限量,自然是好的呀。

    徐慨话锋一转,“可这样的人,与你口中的性情平和温柔、遇事挂笑,丝毫不沾边。”

    徐慨顿了顿,“你知道曹家是怎么起家的吗?”

    漕运怎么起家的?

    涉及利益的生意,总归是不好做的,利益越大,越是腥风血雨。

    徐慨面色微凝,“德祖皇帝,也就是我的曾祖父即位,斥巨资修缮大运河,那时的运河甚至还未通到山东。曹家当初只是江淮地带的砖瓦匠,应诏修缮运河,曹家祖辈性情刚毅,且颇为仗义,在堤坝上渐渐打出了名堂,堤坝上做工的劳力都愿意跟着他混,修一处堤坝,他便集结一众劳力,五年间,江淮地区运河河段打通,他手下有了三五百人的追随。”

    这段发家史,薛老夫人和曹醒没同含钏说过。

    准确来说,还没亲近到这份儿上?

    虽是血亲,可一隔十数载,相互间的接触和亲近总是需要时间的。

    含钏手撑着下巴,静静地听徐慨向下说。

    “三五百人的追随,可干事,却不可干大事。且追随者均为体壮义气的劳工,多的是一把子憨力气和挂在嘴边的兄弟仗义。曹家祖辈便扯了‘漕帮’的大旗,一个码头一个码头地打,设下民间的‘钞关’卡口,向来往的船只收取运送货物价值的一定量钱财。”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含钏脑子里突然迸出这句话。

    “有人惜命给钱,自是有人硬气不愿给。遇上不愿给的船只怎么办?”徐慨神色平和地看着含钏。

    含钏冲口而出,“打!既是立了这规矩,只要有人带头不给,那再收这笔费用,就无人愿付钱了!必须杀鸡儆猴!打服气了才行!”

    徐慨:...

    还真是曹家的人呢...

    没抱错...

    徐慨转了目光,火苗在灶中此消彼长,好不热闹,“是,曹家祖辈也是这么想的,遇上头硬的,曹家祖辈放出狠话‘水路河道不可白过,过者要么留财要么留命’。”

    所以这种民间集会的发展之路,泰半都带了点血腥气的...

    “曹家祖辈是硬气的,宁肯漕帮的人死十个,也要死咬船只给钱保命。死的人,漕帮照顾他家眷亲属往前往后三代。”徐慨继续说,“行船经商,求财也得有命花。漕帮不要命,过往的船只要命,如此一来过‘钞关’时那一定数额的打赏,渐渐地就成了定律。漕帮有了钱,买船只、置产业、通渠道、做生意,借由水上之便利,一口气拿下来了漕粮、信笺的航运。”

    这就是漕帮的发家史,这就是曹家的发家史。

    含钏喟叹一声,见灶中的火快熄了,赶忙拿竹杖挑一挑。

    徐慨意有所指,“曹家的发家史,是染血的大运河。要从黑的变白的,就少不了锃亮的黄。”

    含钏没听懂。

    “漕帮要赚银子,要拓地盘,且如此头硬,便必须打通官府的通道。曹家收‘钞关’,有三分之一的银子都落入了朝廷的腰包。在漕运水路上,曹家只要不过界,他们做什么,官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之前在户部当差,朝廷每年的进账收益本子有三千八百余本,其中三百本都是漕帮奉上的。”

    这是自然。

    你想喝汤,就得让朝廷吃肉。

    否则,朝廷连你的刀和拿刀的手,一块儿收走。

    不过,徐慨同自己讲曹家的发家史作甚?

    含钏看向徐慨。

    徐慨垂眉轻声点破提醒,“你说曹醒温和平静,能小小年纪被曹家当做继承人推出来的少年郎,岂会是一头温顺的羊?在曹家,凡事多留心眼,不要别人对你笑笑,便觉得是知根知底的好人。就算是有亲缘血脉,你们也十几年没见了,曹家入京想做甚?你父母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曹醒与你祖母有什么打算?这些事要想,更要琢磨。不要傻乎乎的,大宅院里凡事皆有学问,不要盲听盲从,更不要不听不从...”

    和老头子没什么分别。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

    徐慨为何一直以为自己啥也不懂,甚也不会?没了他,就立刻哭哭啼啼、带雨梨花?

    含钏仰头笑起来,笑弯了眉眼,突然想起什么来,拿起铁夹子扑灭了灶间的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灰里掏了两只烤得流出蜜糖的红薯。

    含钏被烫得直摸耳垂,一边摸一边说话,“知道了知道了!”冲徐慨使眼色,“吃吃红薯吧,焖了好几个时辰,铁定好吃。”

    徐慨:...

    行吧。

    他面对含钏,总是不由自主地变成一个话多多的老头子...

    就像顺嫔一见他,就叨叨叨个没完一个道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