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黑雾之下TXT下载 > 黑雾之下目录 > 第1042章 世界的最底层
黑雾之下 第1042章 世界的最底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在看什么?”

    天阳走了进去,小汐桐听到他的声音,正在玩着皮球的她,立刻把球一丢,咯咯笑着走过来,张开了两手要天阳抱。

    天阳把她抱了起来,用脑袋顶着小家伙的肚子不断蹭着,蹭得小汐桐哈哈大笑。

    跟她玩闹了一阵,天阳才抱着她在月光旁边坐下。

    月光扫了他一眼道:“吃饭了没有?”

    天阳老实地摇了摇头,月光就喊红袖去给他准备吃的。

    小汐桐抱着他的脖子,跟猴子似的,小脚丫在天阳的胸口上一阵踩蹬,就爬到了他的肩上去,然后用手去捉他的银发,仿佛发现什么好玩的事物,小手一捉一放,玩得起劲。

    天阳靠在椅背上,看着墙上的投影屏,原来里面正在播放一则报道。

    看上去像是荒野上某座小型堡垒受到了袭击,堡垒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撮撮难民正在废墟里挖掘,抢救着食物。

    “这是哪里?”天阳随口问道,然后伸手一托,托住了从肩膀上滑下来的小汐桐。

    “铁兵堡,距离赤洲堡不远的一座堡垒,拥有几座铁矿,是这片区域的金属材料供应商。”月光不知什么时候戴了副眼镜,她抬了下眼镜道,“从难民的描述来看,袭击他们的,应该是当时进攻赤洲堡的那些人。”

    “地狱堡?”

    天阳看了旁边散发着知性美的女子一眼:“那座神秘的堡垒又有行动了...”

    月光点着头道:“现在深海堡正呼吁堡垒里的居民,最近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最好不要离开堡垒。”

    “荒野似乎变得不太平了啊。”天阳伸手将小汐桐给拎了下来,让她躺在自己的双腿上,他一边感叹,一边用手跟小东西玩闹。

    月光没什么表情地说:“荒野就从来没有太平过,不过,这地狱堡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在此之前,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天阳知道她去过的地方很多,如果连月光都不知道地狱堡的来历,那样的话,恐怕这座神秘的堡垒,是最近才在荒野上活动的。

    只是,拥有那样的军事力量,显然不是普通的堡垒。不说超级堡垒,但至少,得有像擎天堡、深海堡这样的体量,才能够撑得起战争的消耗。

    可如果真有这么一座堡垒的话,以它的规模,不可能直到现在才为人所知。

    除非,它一开始,就存在于别人所不知道的地方。

    那会是什么地方?

    这时红袖已经在桌子上准备了饭菜,月光就将小东西拎过去:“你去吃饭吧。”

    “好。”

    ...........

    战争之主教会,东陆枢机院。

    一间会议室里,主教古云摘下一顶用银线勾勒出诸多圣纹的帽子,理了理日渐稀疏的头发,坐在了长桌左侧第一张椅子上。

    片刻之后,陆续有人进来。

    继古云之后,第一个踏进会议室,

    是一个高大的老人。年纪看上去已经直奔七十而去,但那魁梧的身形却让许多年轻人感到惭愧。

    他留着很短的头发,方正的脸上,五官深刻,下巴遍布银色的胡渣,它们像钢针一般,坚硬且锐利。

    这个老人同样穿着主教圣袍,看了古云一眼,便落坐于右侧第一张椅子。

    这是枢机院里的另一位主教,名叫‘关烽’,他是职级7的战神。性格暴烈,哪怕已经年迈,却仍有一言不和就动手的臭脾气。

    在关烽后面,是一个个黑衣执事,他们皆身着黑色圣袍,戴着兜帽,脸上是一张银色的面具。面具的左侧,都有一个数字,从0到7,合共八人。

    八名黑衣执事分成两边,坐在两位主教的下首,将长桌两侧的座椅全数填满。

    不过,在会议室的左边墙壁处,还摆放着几张桌子,那是给负责记录的教士,以及旁听的人员使用的。

    很快,这部分人员也来到了。

    在那其中,一个女人跟着走了进来,正是当日为异神寄生后,被接到了枢机院的司祭慕晴。

    最后。

    会议室一侧,有扇小门打开,穿着白色圣袍,仿佛普通老人的大主教黄裳微笑而至,安详地坐在了长桌的最上首。

    他先后和古云以及关烽两位主教寒暄几句,随后,这位东陆枢机院的负责人清了清喉咙道:“那么,开始吧。”

    “想必各位都已经拿到古云主教的远征报告,这次逆界远征,我方可谓损失惨重。包括周幕在内,我们损失了好几位银冠骑士。”

    “另外,还出现了一名叛逃者。”

    “自我们战争之主教会,东陆枢机院成立以来,还没有出现过这么严重的损失。”

    大主教说到这里顿了顿,古云几乎是无缝衔接地站了起来,长叹一声道:“这次远征,损失惨重,我责无旁贷,已经向总院提交了辞呈。”

    对面的主教关烽呵呵笑了声,嘲讽意味十足。而明眼人都知道,即使这次远征失利,总院的圣座,也不可能就这样把一位主教踢走。

    每一位主教对教会来说,都是珍贵的人才和战力,除非总院的圣座脑袋被门夹了。否则,古云至多也就被责怪几句,甚至不会做出实质性的处罚。

    当然,不会归不会,该表现还是得表现,否则的话,总院的面子往哪里挂,圣座还如何服众?

    大主教安慰了古云几句,然后道:“尽管这次我们损失惨重,但几位银骑士,到底还是成功进入了‘坟墓’,进入了‘世界的最底层’。”

    “四大教会里面,如果单论对逆界的了解,我们教会若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黄裳笑意淡淡,眼神中却带着几分骄傲:“我们研究逆界已经很久了,并且也确实获得过数块‘黄昏石板’,从而解读出不少和逆界有关的秘密。”

    “根据石板上的信息,以及这几百年来对逆界的研究和解析,我们普遍认为,‘坟墓’是逆界的基石,位于众多逆界的最底层。”

    “坟墓和诸多逆界存在着无形的联系,从坟墓出发,能够前往任何一座逆界。这也是为什么,坟墓里栖息沉眠着众多古老意志,同时,那些事物又偶尔会出现在其它逆界的原因。”

    “因为,坟墓和逆界之间,是相通的,存在着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通道。”

    说到这里,黄裳轻咳了声,举手道:“题外话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们要说的,是关于那个叫天阳的年轻人,关于他的调查情况 。”

    “从古云主教的报告里我们得知,当时从坟墓回来的除了擎天堡的军官之外,还有天阳,以及星洛这个背叛者。”

    “但他们没有和擎天堡的军官一起回归,而是留在了逆界里,当时我看到这个报告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脱离了远征军,他们要如何在逆界里生存?然而就在不久之后,我们从各地的堡垒获悉一些信息,从这些信息里,我们发现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那个叫天阳的年轻人,以及星洛,似乎从逆界里回来了。这让我不由做出以下的猜测,那个年轻人,是否在逆界中知悉了某些奥秘。”

    “他是否已经接触过黄昏石板,因此,他掌握了连接我们这个世界,以及逆界之间的‘通道’。因此,才能够和星洛一起离开了逆界。”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担心,担心这个年轻人会为世界带来灾难。在和圣座沟通之后,我们得到了允许。”

    “为了世界的安全,我们必须将这个年轻人控制起来。同时,背叛者星洛,也必须受到惩罚!”

    “基于以上理由,我已经安排了诸多执事,对那个年轻人展开调查和追踪。”

    “现在,就请几位执事为我们讲一讲他们的调查结果吧。”

    说到这,大主教停了下来,并朝面具有数字为0的黑衣执事看去。

    那名执事轻轻点头,随后拿出一块电子板,一边查阅一边说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个叫天阳的青年,他在古云主教未曾回归之前,便已经出现在荒野。他第一个出现的地方是高山堡,在那里,他袭杀过一个商队的人员。”

    “我们获取到的某些消息看来,他已经加入了红宝石商队,并且展开了远行。因此,才会有后续的行踪,他去过的地方众多,其中就包括了暮光堡、丰收堡、流光堡、黄金堡等地。”

    “并且在那些地方,都有过行动,造成破坏。”

    “特别是在黄金堡,他参加了‘银河擂台赛’,留下的记录最多。”

    在长桌的对面,一个面具上的数字为‘1’的执事补充道:“就在最近,我们还发现,他出现在了深海堡,并且和该堡的一个家族成员发生了冲突。”

    这时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个执事走了进来,将一份材料放到了那0号执事的手边,这才退出。

    0号执事翻看之后,抬头道:“我们刚刚收到了消息,深海堡中一个丁姓家族,在昨晚宣告覆灭。而造成这一切的,便是他。”

    “天阳!”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