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极限警戒TXT下载 > 极限警戒目录 > 1358节 神枪
极限警戒 1358节 神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逸飞是在用平静遮掩住内心的惊异!

    方才一招,几乎是性命之搏!

    他知道眼见不为实后,见酆都判官虚虚实实的攻来,立即闭眼采用感知判断酆都判官的存在。

    肉眼无法分辨哪个幻影是酆都判官,但他的感觉能告诉他最危险的地方是哪里。

    在阴沉不见天日的渡劫迷宫多年,他早就训练出以感代目的能力。

    他选择刺向酆都判官的双眼。

    方才他一剑刺中对方的手臂,感觉如刺在铁板之上。一之谓甚、岂可在乎?他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知道眼前的这个怪人难以理喻,第二次出手选择攻击人体常见的薄弱之处。

    双眼是酆都判官的强项,但在这时候,却变成酆都判官的弱点。

    可一剑仍是无功。

    酆都判官不但身法诡异、身躯如铁,反应亦是远超当初被擒的时刻,他居然一把扼断林逸飞的长剑。

    见到长剑在酆都判官手中扭曲,林逸飞内心悸动——这世上究竟是什么能力,能将几天前,还是他手下败将的人变成这般的匪夷所思?

    他飞快的向沈约望了眼,见沈约只是皱眉看着众妙之门。

    酆都判官仰天笑了起来,“天王,你不用动手,看我将他们尽数杀了,再和你图谋大计。”

    他说话间,将那扭曲断剑在众妙之门上用力一抹。

    这举动很是诡异,但下一刻,断剑竟像融了般、化作铁水流动在众妙之门上。

    岳银瓶等人几乎不信自己的眼睛。

    沈约见了,亦是惊奇非常,他感觉那像是金属到达了很高的温度,才会产生的液化现象。

    但这本不可能!

    无人能够凭借双手制造那种高温,这世上也没有一双手,可以硬生生的将金属变成液态。

    奥妙在众妙之门上?!

    酆都判官和众妙之门产生了微妙的联系,可以利用众妙之门完成一些不可想象的事情?

    沈约始终没有出手,除了是要看杨幺的举动,更是要看看众妙之门究竟能做什么。

    一个门会做什么?

    古怪的念头,却是现实的想法。

    众妙之门会移动!

    从天柱山移动到洞庭湖,它不是简单的移动,它一定要完成某些事情,这是天柱山太空船那批人的东西,会不会是某种实验仪器?

    太空船那批人虽然不见了踪影,可众妙之门还按照那些人的指令在运行?

    金属流动的诡异让林逸飞不敢轻举妄动。

    酆都判官一招镇住众人,嘴角诡异笑意更浓,而那些金属液体在众妙之门上流淌,已经形成一副不小的图画。

    林逸飞微有耸身,决定再次出手。

    他虽不知道具体会有什么险恶的事情发生,却感觉越是拖延,对他们越是不利。

    身形才起,林逸飞倏然横剑,挡在了牛皋的面前,同时厉声道:“小心!”

    有尖锐的声响倏然响起。

    在林逸飞稍有行动之际,酆都判官一挥手,就有无数类水滴的颗粒从众妙之门上挥出,直射岳银瓶、牛皋和林逸飞。

    林逸飞知道牛皋无反击之力,立即挡在他的面前运剑。

    水滴是那断裂铁剑的金属液态,在空中迅猛的划过,片刻间化作根根铁针,射到三人面前。

    林逸飞、岳银瓶都算久经沙场之辈,可从未见过这般奇诡的景象,林逸飞不敢怠慢,断剑圈转,早使出万流归宗之法。

    他和牛皋之前,瞬间形成一个涡流。

    就听嗤嗤嗤声不绝于耳,林逸飞收剑时,就见断剑的平面上沾了难数的细小颗粒,为之骇然。

    可更让他骇异却是岳银瓶的举动。

    无数铁针袭来,岳银瓶眸光泛寒,却是轻叱一声,不进反退,纵越当空,一枪刺出。

    哪怕用盾牌抵挡,要尽数挡住那些铁针劲刺也非易事,何况是长枪?

    酆都判官见状,双眼碧绿更浓,低声道:“你在……”

    “找死”二字不等说出,酆都判官眼中突有骇异。

    岳银瓶一枪扎在空中,不知用力过猛还是怎的,枪身产生极为剧烈的震荡,空间亦荡,竟和林逸飞使出的万流归宗产生的情形大同小异。

    铁针被震荡相应,偏离了方向,扩散射开,刺在岳银瓶身后的墙壁上。

    岳银瓶却仍持枪而冲。

    她一枪竟然给自身杀出条通路,下一刻,不但破了酆都判官的密集铁针,甚至一枪将酆都判官刺在了众妙之门上。

    空中静寂。

    岳银瓶眸中不喜反惊,脚步奇快的移动,手中长枪并不掉转,径直回戳过去。

    她的长枪通体金属,枪杆回捅,若是穿在一人身上,亦能戳出个窟窿。

    方才她势在必得的一枪竟被酆都判官躲过,酆都判官随即从她身后攻击。

    酆都判官身法奇诡,超越正常的武学范畴,可岳银瓶却如背后长眼般,因为她知道对方的偷袭仍不能超越心理范畴。

    酆都判官变化诡异,岳银瓶那一枪更是突兀,完全不按常理,让人变化不及。

    当!

    有火光四溅。

    咫尺间,酆都判官抓住了枪杆,冷哼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辉!”

    不久前,这一枪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可如今,酆都判官终究不想再次躲避,他也是个骄傲的男人,一把抓住枪杆,酆都判官随即大喝一声,将枪杆按向了众妙之门。

    他要融了岳银瓶的长枪。

    都说夜叉神枪将用的是杆神枪,他毁去了那神枪,就如毁去岳银瓶的根基。

    方才融了林逸飞的断剑,给了酆都判官极大的信心,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所不能。

    岳银瓶内心凛然,只感觉对方夺枪之手力道大的出奇,绝非她能够力抗,她最擅长的是精巧的枪法,而并非和对手力抗。

    变化不过刹那。

    从岳银瓶破针攻敌,到她两度刺杀酆都判官未果,再到长枪被困,不过是转瞬间。

    只感觉对方力量无俦,岳银瓶突然放弃回夺长枪,反倒用力前送。

    酆都判官猝不及防,他饶是得到了非人的神通,可若论武学造诣、变化精巧,自然远不及岳银瓶。

    枪中力道本是凝聚了他和岳银瓶双人之力,他亦无法控制,长枪倏然脱手,已经扎在众妙之门上。

    岳银瓶倏然再探纤手,长枪重回掌握,下一刻,她本要趁势再度攻击,可蓦地怔住。

    不止是她,众人均是神色惊奇。

    长枪闪亮,闪亮的不止是枪尖,不知为何,长枪通体泛着耀眼的光芒!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