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极限警戒TXT下载 > 极限警戒目录 > 892节 醒悟
极限警戒 892节 醒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光之下,并无什么新鲜事。

    阳光散去后,方初意眼中已有痛苦之意——叶毕落对田妮儿说的话看起来如老大哥般的关怀,让人感觉到温暖,但他心中只有寒冷。

    沈约眼中有丝怜悯之意,他看得穿太多光明正大下掩藏的罪恶,看到这里,也基本明白为什么会有那种出人意料的结果。

    有些人看了他的习惯,就会知道他的人生轨迹;

    有些事情,看了开头,就可以知晓了结局。

    叶毕落也喜欢田妮儿,不动声色的动摇田妮儿的心意,不动声色的给予田妮儿关怀……

    有时候,好人的模样,不更容易博得别人的信任?

    可叶毕落的手段并不光明——无论他说的方初意喜欢纯洁一说,还是认为方初意对女人的拒绝的手段是冷漠,听起来都是事实,但实际上又不是事实。

    田妮儿或许已经看到了世间太多的丑恶,但她对于这些包装的心思,却没有太大的分辨力。

    这不过是田妮儿的第一次恋爱。

    人这一生,付出身体的时候或许很多,但付出真情却已罕有。

    初恋总是青涩、忐忑、患得患失的存在。

    初恋男女的情感都是脆弱的,尤其对于某些心怀自卑的初恋者。

    叶毕落看起来却是老油条般,他对人的心思拿捏很到位,他的关怀,悄无声息的改变着一些结果。

    其实哪怕当初方初意有所察觉,也说不出什么,叶毕落说的是某种事实——混淆的事实。

    这世上,很多人已经看不穿谎言,更无法对真假夹杂的言语进行分辨。

    更何况,方初意一直对叶毕落很是尊重!

    日落,月起。

    方初意咬牙在等着下一个场景的出现。

    他握着拳头在等待。

    影像外的叶宣儿心中在想——虽说是思想互通,但也必须是美杜莎肯敞开心扉,才会有这些影像出现。

    美杜莎为什么肯回忆过去,她是否已经开始准备改变什么?

    改变是因为明白了什么了吗?

    田妮儿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这一次,事情发生在医院外。田妮儿走出了医院,脚下穿着的是那贴着亮片的绣花鞋。

    众人望见,倒都知道这个时间点发生在什么时候。

    在遭受到如意的羞辱后,田妮儿当夜没有去见方初意,时隔三天,她再次选择去见方初意——穿着叶毕落给她买的那双绣花鞋。

    她还是想见方初意,想和方初意说些什么,但她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方初意的“冷漠”。

    在不停的心理暗示下,她已经没有那么自信——不再自信自己第一眼的感觉,不再肯定方初意是为她出手,是为她挨刀,是因为爱她、向她表达爱意买了那双绣花鞋。

    喜欢自信的时候,感觉一切都是前行的助推力,沮丧不安的时候,感觉一切都是打击的存在。

    她的表情很有些落寞,她走出医院,环顾着让她畏惧的黑夜,一时间不知道前往哪里的模样。

    在经过一棵大树的时候,田妮儿蓦地有了丝警觉,低声道:“谁?”

    她的手摸进了口袋。

    沈约望见,感觉那里应该藏着一把小刀。

    风雨飘摇中,田妮儿谨慎的防备着明枪……

    可她如何抵抗那不经意到来的暗箭?

    一人从树后走了出来,冷冷道:“方初意并不喜欢你的。”

    众人都有些意外。

    树后那人竟是如意那个护士。

    方初意脸色突变,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脸色益发的难看。

    田妮儿见到是如意,缓缓的松开了握刀的手,挺起了胸膛,“你家在海边住吗?管的那么宽?”

    她仍不肯放弃,不肯放弃自己的爱,但她的反抗看起来已经异常的无力。

    方初意心中蓦地有丝痛楚,时至今日,他才知道那沉默无语的面对,已经让田妮儿用尽了全力。

    他为什么不能明白的更早一些?

    如意冷冷笑道:“你一定以为方初意是爱你的,他为你挨刀,为你出头,为了你杀了豹子……”

    “是!他是爱我的!”

    田妮儿的声音中有些不为察觉的颤抖。

    “可哪怕他爱你,知道你是个烂货后,恐怕也会改变了主意。”

    如意淡淡道:“他为你出头,或许只是因为一时冲动,但冲动过后,男人就会考虑很多事情。他如今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娶一个烂货让人去戳脊梁骨呢?”

    田妮儿嘴唇张张,却没有反驳。

    如意一刀就戳中了她的要害——她的要害就是方初意,她爱他,如何会让方初意因为自己而受到那难言的苦痛?

    那种苦痛,她一辈子不想再遇,甚至不想去回忆。

    这让她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

    “当然了,你还可以和他去一个根本没有人知道你过去的地方,从此默默无名的度过平淡的一生。”

    如意看着田妮儿道:“但方初意如今崭露头角,事业正处于上升阶段,你忍心为了自己的私欲,害了他的一生?”

    沈约神色微变。

    他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这不太像是个护士能说出来的话。

    不同的人,层次看法也是不同的,如意被方初意拒绝后,怎么会被打通任督二脉般,眼界大开?

    如意更是让人开眼道:“你当然知道方初意买了一双绣花鞋?我听他说,他准备将那双鞋子送给他最爱的女人。”

    田妮儿咬着嘴唇,面无血色,“他没有将鞋子送给你。”

    她目光下望,已看到如意的鞋子。

    “他是没有将鞋子送给我。”

    如意淡淡道:“可他一直也没有将鞋子送给你的,是不是?”

    田妮儿身躯颤抖起来。

    “你还不明白为什么?”

    如意盯着田妮儿很是快意道:“哪怕他曾经想将鞋子送给你,但知道你是个烂货后也早改变了主意。”

    田妮儿不由退后。

    如意却是乘胜追击道:“方初意是个照顾别人脸面的男人……”

    她似乎忘记了不久前,方初意才扫了她的脸面,“他不说,但你何必死皮赖脸当作不知道呢?你每天去见他,他可曾和你说过什么?没有吧?他根本不想正眼看你……”

    她话未说完,田妮儿眼中噙泪、嘴唇颤抖时……

    方初意突然冲了上去,厉声道:“你撒谎!”

    众人均是怔住,谁都没想到这种时候方初意会冲出去,更没有想到方初意看着如意,咬牙道:“是叶毕落让你说的这一切,是不是?!”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