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不让江山TXT下载 > 不让江山目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突变
不让江山 第一百七十七章 突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叱和余九龄两个人赶着马车从燕山营出来,这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燕山营里的事多到人人都觉得头大如斗,虞朝宗和庄无敌亲自送到半山腰,李叱好说歹说把人劝了回去。

    若是不劝的话,庄无敌就没准在把他送回冀州,然后李叱再来送他,他再来送李叱,这般往复,一辈子就过去了。

    余九龄问了李叱很多关于时局的事,他还是想去从军,可是一年多来,夏侯琢始终没有在信里提到让他过去。

    其实也不是夏侯琢食言,而是因为北疆战事这一年来格外吃紧,每天都和黑武人在厮杀,大战倒是没有,可是小战不断。

    似乎嗅到了中原大楚江山不稳,黑武人的獠牙就开始露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夏侯琢也不敢让余九龄贸然过来,他到了北疆之后也只是一名校尉,还没有能力照顾自己在乎的人。

    神雕跟着马车走了一会儿后就一跃上来,马车都抬头了,差一点把拉车的马给架起来。

    蹲在神雕后背上的狗子居然有些像是在皱眉似的,虽然它没有眉,显然对神雕这般动静有些不满意。

    四百多斤一上来,拉车的那两匹马儿都显得吃力了些。

    余九龄叹道:“心疼。”

    李叱道:“回去就吃了它。”

    余九龄道:“马肉好吃吗?”

    李叱:“我说吃猪......”

    余九龄道:“你看看神雕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猪仗鸟势,它觉得可能你不敢得罪它主子。”

    李丢丢看了一眼狗子:“先吃了它。”

    狗子就跟听懂了似的,给了李叱一个轻蔑的眼神。

    两个人驱车赶往前列县,师父长眉道人说过,如果今天天黑之前他们到不了前列县的话,明天一早就会赶到燕山营去寻他们。

    “李叱,如果虞大哥真的也想做皇帝,那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余九龄对这个问题格外好奇。

    李叱摇了摇头道:“很多人一开始造反并无目的,只是因为过不下去了,或者是看别人反了他们也反,又或者是见到造反的人能够抢来东西,可是虞大哥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应该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不想昙花一现。”

    他看向余九龄道:“可是这个天下,虞大哥就算有数万精兵良将,不称帝还可做一方诸侯,称帝的话......”

    余九龄叹了口气道:“那咱们押宝在虞大哥身上,能行?”

    李叱道:“九龄,我们不是押宝,我们这样的小人物,现在没有资格去押宝,押宝是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事,我们只要押上了,就是押命。”

    余九龄忽然间明白过来,他看向李叱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你不愿意过早去投靠虞大哥的原因?”

    李叱点头:“再看看吧。”

    余九龄问道:“看到什么时候?”

    “看羽亲王。”

    李叱道:“如果羽亲王等不及了,那么虞大哥就要有所动作了,他看起来有些优柔寡断,可他不会眼睁睁看着燕山营被毕大彤拱手送人。”

    俩人聊着天,忽然看到远处有一阵尘烟飞起,是从东北方向过来的,这条官道往东北通向代州那边,而代州有一座边关。

    李叱看到那几名骑兵已经满身的尘土,每人三匹马,显然是有要紧的军情,换马不换人,一路疾驰过来。

    若是代州那边的消息,可能是草原来犯边关,如果不是草原的人,就可能是从草原那边借道过来的黑武人。

    李叱看向那将要冲过去的士兵,大声喊了一句:“我们是冀州府节度使大人帐下的人,请问可是北疆有急报?”

    其中一名士兵嗓音干哑的回了一句:“黑武人绕路进攻代州边关,边关战事吃紧!”

    李叱从车上把几个水壶都拿起来,朝着那三名骑兵扔过去,那三人纵马之术极为娴熟,战马飞奔之际,纷纷伸手把水壶接住。

    为首那汉子抱拳喊了一声多谢,然后催马继续向前。

    李叱忽然间把拉车的马停下来,沉默片刻后说道:“九龄,你先回冀州吧。”

    余九龄一怔:“你又要抽什么风?”

    李叱道:“我要去代州看看情况。”

    余九龄急切道:“你孤身一人,去了代州能有什么用?”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李叱道:“黑武人才是咱们中原百姓最大的敌人,他们趁着快过年的时候忽然绕路攻打代州,显然是早有准备,万一代州被攻破,黑武人就能长驱直入杀到冀州城下。”

    余九龄道:“你一个人去了,就能阻止?”

    “总不能不去,人人都不去,中原也就破了。”

    李叱道:“如果是叛军之间打起来,我自然不去,哪怕是有人去攻打燕山营,我也可以不去,但那是黑武人攻打边关......你先去前列县,汇合了我师父后就回冀州,到家之后帮我和高希宁说一声,就说我年后再回去了。”

    说完后李叱抓起来他的兵器,从马车跳下去,转身往燕山方向跑。

    “李叱!”

    余九龄急的大喊道:“你这么跑路过去,要跑多久才能到冀州!”

    李叱回头喊道:“我去燕山营借马!”

    余九龄也想跟着李叱一起去,可若是两个人都走了,没人告诉长眉道人和燕先生,那两个能急疯了。

    余九龄决定先去前列县,把车马交给燕先生他们,然后他再转头回去往代州方向赶路,反正他跑的快,追上李叱应该不成问题。

    一个时辰后,燕山营。

    虞朝宗看到李叱有回来了十分意外,李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大当家,借我两匹快马。”

    虞朝宗见他神情如此急切,连忙说道:“多少都可以,你先告诉大哥出了什么事?大哥还能帮你。”

    李叱把代州那边黑武人来犯的事说了一遍,虞朝宗就面露难色。

    “兄弟。”

    虞朝宗看向李叱说道:“若是家事,不管多危险,大哥陪你一起去,可是这事若你去了,黑武人凶残,边关又没有一个你认识的人,太危险了。”

    “我知道。”

    李叱道:“大哥只管借给我两匹快马就好。”

    “我陪你去!”

    庄无敌从旁边站出来说道:“边关若破,黑武人便可南下,咱们信州这这一带的百姓也会惨遭黑武人屠戮,大哥,你让我也去吧。”

    其实李叱本想劝劝虞朝宗带兵前去支援,可是他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虞朝宗的顾虑。

    第一,他带兵去了,武亲王的大军若到了就没准趁机把燕山营剿灭。

    第二,就算是战事吃紧,武亲王也带兵支援过去,无心对付燕山营,可是燕山营也一样会被排挤,甚至可能会被安排到和黑武人正面交战。

    身为大哥,虞朝宗要思考的确实太多了。

    “大哥!”

    庄无敌道:“我只带我本营几百兄弟去,能帮一些是一些,我们也可说是冀州城里的帮派,自发要到边关帮忙,不会轻易泄露身份。”

    虞朝宗沉思片刻后说道:“那你们现在就去兵械库取所需物品,能带多少带多少,老七你记住,第一要保证你和李兄弟安然回来,第二尽量把兄弟们都活着带回来。”

    “放心!”

    庄无敌拉了李叱一把:“咱们走。”

    两人都是急性子,办事效率很快,没多久庄无敌就召集了他麾下的几百人,庄无敌也不强求,明说是去代州边关打黑武人,愿意去的就去,不愿去的就留下。

    结果三四百人的队伍,倒是有一小半不愿去的,庄无敌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二百人左右去兵械库领了兵器装备,又找来战马,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俩人已经带着二百骑兵出了燕山营。

    城墙上,毕大彤站在那看着李叱和庄无敌带着队伍狂奔而去,他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一群傻子,抵抗黑武人入侵,有官军在,用的着你们跑去?”

    他自言自语道:“只是可惜了我那两箱银子,看来又打了水漂......”

    李叱和庄无敌并骑而行,庄无敌大声问道:“你想过没有,我们到了代州边关,城中边军未必会让我们进去。”

    李叱点头:“想过。”

    他回答道:“等快到地方再说。”

    从燕山营到代州路途并不算很近,这般赶路的话,也要走上至少四五天,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他们也不知道赶到代州边关的话会是什么样。

    与此同时,代州边关。

    城墙上,将军谭千手累的扶着墙喘息着,又一次击退了黑武人的攻势,可是他手下将士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

    这边关内一共只有一千二百名常驻于此的边军,这里历来防备的都是草原人而非黑武人,谁也没有想到,草原人居然给黑武人让出来一条路。

    “该派的人都派出去了吗?”

    谭千手问。

    “回将军。”

    他的亲兵队正也喘息着回答道:“该派的都派出去了,分别往信州,代州城,幽州,冀州等地送信,如果不出意外,最快来的代州城内的府兵,大概有三千人,明早就该能到。”

    谭千手摇了摇头:“代州那边,可能不会来人了。”

    他和代州城守军将军刘牧不和,两个人势同水火,这个时候,刘牧不会最先赶过来,就算是来的话,也是等别处的援兵到了后他再带兵过来。

    “武亲王那边派人去了吗?”

    “派了。”

    队正回答道:“可是武亲王大军现在应该在冀州还往南的地方,想赶来,会比冀州军还要慢。”

    谭千手沉默下来,冀州军?

    冀州军是羽亲王说了算的,羽亲王现在什么心思已经快人尽皆知,他多半不会分派兵马过来,他还要保存实力去谋大事呢。

    “清点伤亡!”

    谭千手撑着身子站起来喊了一声。

    “是!”

    手下人答应着,每个人的声音听起来都那么疲惫。

    半个时辰之后,亲兵队正脸色沉痛的回来,声音很低的说道:“将军......清点过了,咱们伤亡过半,只剩下五百人左右还能打。”

    谭千手沉默片刻,回头看了看城墙上飘扬着的大楚战旗。

    “就算是只剩下一个人,也不会让黑武人从咱们守着的边关过去。”

    城外,黑武人的号角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谭千手抓起硬弓,大声喊了一句:“大楚边军!”

    数百人整齐回应。

    “寸土不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