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不让江山TXT下载 > 不让江山目录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都到了啊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都到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在蜀州地图上都不显眼的县城,迎来了建城以来最重要的时刻。

    百姓们觉得这是江湖大事,毕竟马帮的前三号大人物都到了。

    可是只有大人物们心里才明白,他们和时代比起来,也不过是小角色而已。

    他们现在的大,别说放在天下,就算是放在蜀州,也仅仅是在西南这一带有所才能显出地位。

    他们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就在这小城中了。

    县衙大堂此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这原本是官员所在之处,变成了马帮的聚义堂。

    作为马帮的总舵主,骆久虹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也就是县令大人曾经做过的那个位置。

    而这位县令,已经在几个月前被杀。

    有些讽刺的是,可能杀害了县令大人的凶手今天就有可能也在这大堂上。

    “大哥。”

    狼帮的大当家孙左乙看向骆久虹,眼神关切:“这些日子大哥必定辛苦了,身子骨没事吧?”

    骆久虹道:“身子没事,心力交瘁。”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就全都沉默下来,虽然不是一个帮派,可是死去的人他们也都熟识。

    尤其是四当家尤余刃,平日里和其他帮派走动的事,大多是他来操持。

    过年过节,生日寿辰之类的日子,也都是他记着,亲自带礼物去或者是派人送过去,每年都不曾遗漏过谁。

    这样一个好人,就惨死在了这县城中。

    骆久虹指了指大堂的地面:“老四的尸首,前几日就在那停放着......我守夜的时候坐在他身边,我说老四啊,夜深人静了,你也该回来了,你回来告诉我一声是谁害了你,我给你报仇。”

    所有人全都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不管是心里有鬼的还是没有鬼的,此时心里大概都会微微颤那么一下。

    熊帮大当家莫希言道:“大哥,这事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吗?而且我听闻,凶手胆大包天的在现场还留了字?”

    他起身,抱拳道:“诸位都是尤先生的至交好友,尤先生被人杀死在这,这个仇,大家都有份。”

    孙左乙道:“哪里用你多话,我们自己不知道?”

    莫希言看了孙左乙一眼,这一眼中的含义,好像没有那么友善。

    这让骆久虹心里微微一怔。

    这两个人可是一起来的,若不是约好了,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巧合的事。

    来的时候还看到这两个人并骑而行,有说有笑,此时却表现的不大和睦,十之七八是在做戏了。

    就在这时候,曹猎带着叶小千从外边走进来,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就落在他们两个身上。

    按照马帮地位,当然没有人能比得过骆久虹,所以他坐在主位上。

    可是曹猎来了,骆久虹这主位就坐不住。

    他起身介绍道:“这位是宁王的结义兄弟,从豫州来,姓曹,兄弟们,可以称呼他为侯爷。”

    曹猎刚要客气两句,莫希言却横跨一步拦在了曹猎身前,却没有看着曹猎,而是回身对骆久虹道:“大哥,你只管坐着。”

    骆久虹已经把座椅让出来了,可是莫希言这个举动,就直接把矛盾给点了出来。

    “希言,不要无礼。”

    骆久虹道:“侯爷远来是客,你不能没了规矩,也没了待客之道。”

    “他可不是客人。”

    莫希言道:“从根本上来说,他是蜀州的敌人,宁王的大军已经攻入蜀州,各地百姓被宁军糟蹋的苦不堪言,不知道多少人死于兵祸战乱,大哥你说他是客人,我可不认。”

    曹猎:“孙子,那你敢杀了我吗?”

    莫希言一怔。

    这话就不他妈像是一个正经做官的人说出来的,更像是江湖中人的语气。

    这一句孙子你敢杀了我吗,把曹猎身后的叶小千都给逗笑了。

    莫希言道:“这位侯爷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出口成脏啊。”

    曹猎:“这还叫脏,我脏起来,别说是你,你列祖列宗都出来保佑你,加一块都扛不住。”

    莫希言大怒:“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曹猎:“那你还等什么呢?如果你敢直接杀了我的话,你还哔哔什么?给自己鼓劲儿吗?”

    莫希言刚要动手,骆久虹已经从主位上下来,走到曹猎身边:“侯爷,还是先请上座。”

    “等一下。”

    狼帮的大当家孙左乙站起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哥,这个外人,就算是客,也坐不得那主位吧。”

    他走到曹猎身前,因为他个子比曹猎要高上半个头,所以看曹猎的眼神就是那种居高临下的看不起。

    此时的曹猎已经放开了,他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所以就和这孙左乙对视着。

    不但对视着,还主动打了个招呼。

    他很客气的问了孙左乙一句:“请问你看的这么仔细,是丢爹了一直在找吗?你应该是认错了,我和你爹不是一个辈分。”

    他可是刚刚骂了莫希言一声孙子,此时这话提起来,叶小千忍不住又噗嗤一声。

    叶小千心说曹公子,牛-逼啊。

    孙左乙因为这句话立刻就炸了,莫希言没动手,他却忍不住。

    手瞬间就握住了腰畔的刀柄,骆久虹一把将孙左乙的手按住。

    “你这是要做什么?”

    骆久虹沉声问了一句。

    有骆久虹挡在两个人之间,孙左乙知道自己也没机会动手,可若就这么收了刀的话,他的颜面也就找不回来了。

    所以一时之间,两个人就僵持在那,骆久虹的手不离开,他的手也没有离开刀柄。

    曹猎回头看向叶小千问:“你见过这种场面吗?”

    叶小千:“没有。”

    曹猎道:“我倒是经常见,以前我家里养过一条小狗,只有一尺半左右,明明又弱又怂,可就因为是我的狗,所以就敢朝着人家大呼小叫的,恨不得把绳子挣脱开冲出去扑咬,但只要我真的把绳子松开了,这怂狗立刻就不叫了,躲在我身后连个屁都不敢放。”

    他说完这一番话后,叶小千心说曹公子你是大爷,你是真怕对方不敢当场杀了你啊。

    因为这番话,连骆久虹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起来。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曹猎可没有骂他是狗,最多最多,也就是说他是那根拴狗的绳子。

    此时莫希言反而不气了,好像孙左乙被骂的更狠,他心里倒是有点开心。

    毕竟,他只是被人家骂了一句孙子,而孙左乙都被人骂成怂狗了。

    所以莫希言在旁边和了个稀泥,他也拉了孙左乙一把:“兄长,不要和他们这些外人一般见识。”

    骆久虹也劝了一句,孙左乙也就只好顺着台阶下来了,他没有再发狠,是因为他知道一会儿才是发狠的时候,现在就先放这个家伙一马。

    曹猎原本就有点贱气,和李叱认识久了之后,这种贱气提升了一个境界。

    所以他才不嫌事大呢,见孙左乙的手离开了刀柄,他噗嗤一声笑了。

    没说什么,真的就只是噗嗤一声笑了。

    可这一声轻笑,对于孙左乙来说,就刚才骂了那一句怂狗还要难以接受。

    叶小千看到孙左乙眼神里凶光一闪,他立刻上前一步,手放在了剑柄上。

    只要孙左乙真的敢抽出来那把刀,那就别管之后会是什么样了,现在就干吧。

    虽然说孙左乙和莫希言两个人都是带着几千人队伍来的,而且已经把县城给围了。

    可此时此刻,在这县衙附近,马帮的人数和宁军的人数基本相当。

    这种情况下,怕什么,如果真的要打的话,此时打起来,比马帮的大队人马进城再打,还要有利的多。

    所以不管是曹猎还是叶小千,都不怕在这个时候真打起来。

    骆久虹怕。

    他拉了孙左乙一把:“回去坐着,不管什么事,都先坐下来踏踏实实的商量着办。”

    “坐可以。”

    孙左乙道:“可是这主位,如果大哥真的打算让给谁来坐的话,也不是这个外人。”

    他看向门外:“请高将军进来。”

    门外,他带来的那些随从往左右分开,之前站在这些人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迈步而出。

    这个人看起来大概四十岁左右年纪,叶小千看了看这个人,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是这个人身上的军武气质。

    哪怕不看他动手,只看他走路的姿势,看他眼神和表情,就能判断出这个人一定从军多年。

    骆久虹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左乙道:“这位,是言雨生言大将军帐下的高将军,特意赶过来为咱们马帮主持公道的。”

    他看了曹猎一眼,然后冷笑道:“有些外人到了咱们蜀州之后,觉得没人敢惹,所以横行无忌,竟敢杀人!”

    他抬起手指着曹猎的眼睛:“这里没有你的座位!”

    曹猎:“指你爹呢?”

    叶小千在他耳边轻声提醒:“是他爷爷。”

    曹猎装作恍然:“唔......指你爷干嘛?”

    “哈哈哈哈哈。”

    那个被称为高将军的人从外边迈步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还以为,宁王派来的人最起码是个知书达理的,原来是个泼皮无赖。”

    曹猎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你麻痹。”

    高将军:“?????”

    曹猎:“再笑把你舌头揪出来。”

    然后指了指孙左乙:“塞他皮炎子里。”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