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不让江山TXT下载 > 不让江山目录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对手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三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叱看到了地图上标注出来的那些位置,本想记在心里,可是看了一会儿后却微微叹了口气。

    听到他叹息,房梁上的人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样被你所杀的人,到现在为止有几个了?”

    李叱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向房梁上。

    那黑衣人抓了他的长刀,从房梁上一跃而下。

    他好像很自负,没有喊人,也没有急于动手,反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李叱。

    “十一个,你是第十二个。”

    黑衣人道:“但你却和他们不一样。”

    李叱指了指那地图:“这种伎俩都差一点让我也上了当,如果他布置的时候用点心,而不是xjb乱标,我刚才可能也被你杀了。”

    李叱在看地图的时候,没多久就看出来这地图根本就是一个摆设,上边标注出来的位置,最起码有三四处不适合屯兵。

    黑衣人道:“像你这么冷静的人不多,之前来的人,大概都是潜入进来,手忙脚乱的用带来的纸笔迅速的抄抄写写,而你却只看了几眼就分辨出地图有问题......所以,你应该不是青州之内那几位什么王的手下,你是从哪儿来的?”

    李叱道:“你话真多。”

    说完朝着后窗掠了过去。

    黑衣人笑了笑道:“还没人能从我手里逃走。”

    那一刀从李叱身后而来,明明还有很远,可是李叱已经感觉到了背后有一阵逼人的寒气。

    第一时间李叱就做出了判断,这个人的强,超出了李叱之前所对敌过的任何一人。

    李叱怎么都没有想到,像甘道德这样一个人的书房中,居然还藏着如此的高手。

    不得不说,李叱这次也算是大意了。

    他在向前疾冲的时候做出了判断,立刻向侧面移动,在刚刚闪身的那一瞬间,刀从他身边飞了过去。

    如果他笔直前冲朝着后窗继续冲的话,这一刀就必定会洞穿他的身体。

    李叱在避开的那一瞬间也看到了,刀柄上连着一条细细的锁链,刀是飞出来的。

    在李叱稍稍一停顿的时候,刀又被拉了回去,寻常人用这样的软且长的兵器,比如链子枪,前边的东西都不会太大,链子枪的枪头也比寻常枪头要小一些,不然的话难以控制。

    而这人用的则是一把重刀,比起大楚的制式横刀来说还要稍稍大一些。

    这么大这么重,控制起来有多难可想而知。

    见李叱居然避开,黑衣人显然也有些吃惊。

    之前潜入甘道德书房里的小贼,他这样杀了十一个,本以为李叱是第十二个,却没有想到这个小贼着实不一样。

    李叱转身面对黑衣人,右手一翻,手里多了一把匕首,见他的兵器只是一把匕首,黑衣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长刀再次出手,直奔李叱心口,李叱的匕首格挡出去,可是就在那刀将飞至李叱身前的时候,黑衣人一拉,紧跟着一抖手,刀便停在半空,李叱的格挡就空了。

    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黑衣人的手抖了一下锁链,锁链犹如波浪一样往前,速度奇快,然后那波浪就打在了刀柄上,原本几乎算是悬停在半空的刀被打的再次向前。

    这种匪夷所思的出招,把李叱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非但是李叱从与人交手以来遇到的最强的敌人,也是最诡异的敌人。

    长刀往前飞,李叱尽力侧身避开,那刀还是在李叱的肩膀上划开了一条口子,衣服被切开。

    而李叱的左手伸进鹿皮囊中,抓了一把粉末洒了出去。

    黑衣人脸色一变,骂了一声该死,迅速把刀拉回来,同时后撤。他担心那粉末有毒,不敢再次欺身向前。

    李叱一抬手把匕首扔了出去,犹如一道流光直奔黑衣人心口。

    黑衣人似乎是有所预判,在流光穿过粉末的一瞬间,他的长刀已经收回来挡在身前。

    当的一声脆响,黑衣人居然被匕首上的力度撞的向后退了一步,这让他大为惊讶。

    下一息,他听到了后窗响动了一声,他从侧面绕过去避开粉末,长刀比人先一步飞出了后边窗口。

    就在他掠出后窗的一瞬间,他听到了正门那边也传来吱呀一声。

    黑衣人大怒,硬生生止住身形,转身就掠了回来,再看时,前门打开,刚才那小毛贼应该已经从前门逃了出去。

    刚刚的粉末,后窗的响动,都只不过是那小贼的疑兵之计而已。

    黑衣人暴怒之极,这是第一次有人能从他的手下脱身,这种怒火让他几乎都无法忍受。

    他几乎没有犹豫就从前门冲了出去,到门口看到有两个人倒在地上,正是门外的护卫。

    “有点本事。”

    黑衣人加速往前疾冲,很快就冲出了院子。

    而门后边,李叱迈步出来,迅速转身回到屋子里,他居然没有立刻遁走,而是还很从容的在书房里又翻找了起来。

    李叱在书桌旁边仔细看了看,书架上所有的书册都是整整齐齐的,而且几乎都是崭新的,绝大部分都没开封。

    书架又如此巨大,想要找出来什么非同寻常的地方,绝非易事。

    可是李叱断定了如果有秘密的话,就一定会在这书架上,因为刚刚在那黑衣人冲出去的瞬间,朝着书架瞥了一眼。

    李叱在刚刚那一刻,那么短的时间内,脑海里就做出来几步行动的判断。

    第一步,洒出粉末,让黑衣人误认为他已经害怕,只想逃走。

    其次,他抓了就近的东西扔向后窗,把后窗打出响动,黑衣人随即追了出去。

    然后李叱冲到前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前边两个护卫打翻,他却没有从前边撤离,而是站在了门板后边。

    黑衣人绝对不会想到李叱居然没有逃走,他的第一反应必然是朝着院外追。

    此时此刻,李叱站在书架前边仔细看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其中一本书,同样是新书,封皮还在,但是上面有留下的指印,确切的说,就是拿的次数多了,会比其他的书脏一些。

    李叱立刻把那本书抽出来,感觉分量不对劲。

    这本书很厚,大概有手掌横向的厚度,但分量却显然轻了一些。

    李叱把书往怀里一揣,转身朝着后窗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上当的黑衣人又从前门冲了回来,再看到李叱的那一刻,黑衣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小贼!”

    黑衣人暴喝一声,朝着屋子里加速冲过来。

    李叱回头对他笑了笑,黑巾当着脸看不到嘴角的笑意,但是那黑衣人一定看到了李叱眼角的笑意。

    “我是大贼。”

    李叱纠正了一句,然后朝着后窗掠了出去。

    他人才出后窗,那把长刀就飞了过来,而李叱在纵身而出的那一瞬,双手往后一扫,把后窗关上了。

    砰地一声,长刀击碎了后窗飞刀外边,李叱一伸手抓住刀柄,手腕翻转,长刀斩在后边的锁链上,当的一声把锁链斩断。

    然后李叱一甩手把长刀又掷了回去,那刀突然回到屋子里,黑衣人还在拉着锁链,反应不及,刀在他的肩膀上划过,切出来一条血口。

    这一刻,黑衣人真的吓着了,头皮都炸了起来。他回头看着那把刀,他的刀已经戳进地面的墙中,整个刀身都穿透了墙体,这一掷之力有多大?

    不久之后,青州王王府就被屠王军彻底封锁起来,不准任何人随意进出。

    李叱他们也都被封锁在王府大院中,除了他们之外,凡是王府之外的人,也都被集中控制起来。

    不多时,甘道德就赶了回来,此时此刻,院子里有数百人被围在那,李叱他们之外还有很多修缮王府的工匠。

    因为要准备封王大典,王府里要张灯结彩,要重新粉刷漆面,所以工匠也不少。

    “都在这了?”

    甘道德看向那黑衣人,黑衣人点了点头:“能找到的都在这,但是不确定那小贼有没有逃走,但......”

    他看向甘道德道:“只要他在这些人中,就一定跑不了,我伤了他的左肩。”

    甘道德立刻吩咐一声:“挨个仔细去检查!”

    归元术看向郑顺顺他们,他们也在人群之中,这一刻归元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归大人。”

    甘道德看向归元术,指了指:“那是你的人?”

    甘道德也认出来郑顺顺。

    归元术俯身道:“回大王,那是我手下人,我派他们回来搬运东西。”

    “搬运什么?”

    甘道德立刻就追问了一句。

    归元术回答:“粗的红绳,因为这种东西采买不到,所以都是我们几个,数日来几乎不眠不休用红布自己编出来的绳子,大殿的会场要用到,怕误了大王的盛事一直都在抓紧时间制作,昨日才都做好,今天来搬运。”

    甘道德一怔,他吩咐一声:“打开箱子看看。”

    手下人立刻冲上去,将箱子打开,里边都是红布编成的绳子,这几口箱子里都是。

    甘道德在这一刻,不得不有几分感动。

    他看向归元术道:“着实是......辛苦你们了。”

    归元术担心的是李叱,如果李叱肩膀上的伤势暴露的话,那就算是有红绳在,他们也一样难以脱身。

    “检查一下他们。”

    甘道德稍稍有些歉然的对归元术道:“还请归大人理解。”

    归元术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但此时还不能撕破脸,所以俯身回答:“大王放心,我的人会配合搜查。”

    却见李叱他们并没有什么异样,都把上衣解开,甘道德的人仔细看过,没有人的肩膀上受伤。

    李叱的肩膀上,连一道印记都没有,而且衣服看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其他人也已经搜查完毕,所有人的肩膀上都没有伤,非但没有伤,也没从任何人身上搜出来什么可疑的东西。”

    甘道德看向黑衣人,黑衣人脸色愧疚道:“那小贼诡计多端,应该是已经逃走了。”

    甘道德皱眉:“你怎么可能会失手?”

    黑衣人低下头:“确实是大意了,不过我会把他找出来,我那寒刀伤人,刀口不会愈合,只要他在无来城里,就一定能找到。”

    甘道德点了点头:“去找。”

    他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黑衣人肩膀上的伤口,那已经不是切开的口子,伤口是个缺口,显然被黑衣人自己把之前伤口两侧的肉剜掉了。

    甘道德压低声音说道:“除了归大人的手下人之外,其他的,都杀了吧。”

    归元术脸色大变。

    “大王。”

    归元术立刻压低声音劝道:“封王大典在即,不易见血,不吉利,而且影响大王声誉。”

    甘道德一怔,点了点头:“那就等大典之后再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