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至尊豪婿TXT下载 > 至尊豪婿目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起疑
至尊豪婿 第一百三十一章 起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信一脸神秘,她在吕泽耳边小声说:“我今天晚上,会去你的寝室,我们到时候再说。”

    吕泽答应下来。

    很快,到了晚上。

    吕泽看了看外边,现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可他应该相信阿信吗?吕泽叹气,如果阿信把他们之间的聊天内容透露给杨君豹,那他可就这辈子也走不出【健康书院】了,可是事到如今,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吕泽不禁恨自己为什么要答应的那么快,如果阿信告诉了杨君豹,那一切就全都完了!

    不过……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相信阿信了。

    这会儿,阿信的敲门声打断了吕泽的思绪,吕泽推开门,果然是阿信!

    “我说,你就不怕我卖了你?”

    阿信半开玩笑说道,语气里还有些俏皮。

    走进宿舍,吕泽连忙把门关上。

    “我继续跟你说季灵芝的事。”

    阿信顿了顿,说道:“那天,我经过杨君豹的办公室,看到季灵芝出入杨君豹的办公室,还衣衫不整的,我后来有问过……”

    说着,阿信攥紧拳头,“我问他为什么把季灵芝找来,他说我多管闲事,还打了我一巴掌……”

    吕泽皱眉,“他还打你?真是个人渣!”

    “后来季灵芝就经常出入杨君豹的办公室了……”

    说完,阿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吕泽叹气,递给阿信一张纸巾,“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阿信信誓旦旦说道:“我跟了他那么长时间,我是最了解他的人。”

    说完,阿信叹下一口气,“那时候啊,我们是同乡的,他是校门口不学好的小混混,我是一个学生,有一次我被人欺负了,是他帮我解的围,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跟着他了……”

    阿信回忆着,眼里满是泪花。

    “那时候,我爸妈不同意我俩,因为他比我大太多,我就跟着他私奔,这些年我们还摆过地摊,直到后来我怀孕流产,他偷偷和别人结婚了……”

    说完,阿信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吕泽攥拳,“可真是个人渣啊!”

    “那姑娘是校长的女儿,也就是【健康书院】的前院长,院长没多久就去世了,他一个人吞并了家产,还和那女人离了婚,那时候,我都准备放下了,可因为他,我还是决定在赌一把,也是因为那次,我走上了不归路……”

    阿信说着,低下了头,“我那时候还不到二十五岁,就跟着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我也越陷越深,可结果,他还是辜负了我……”

    吕泽:“……”

    他此时看着一旁痛哭流涕的阿信,内心毫无波澜,但总不能就这么让一个女人哭,吕泽有些无奈,安慰道:“别哭了,消消气……”

    阿信还是继续哭。

    吕泽皱眉,他或许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严厉的阿信老师居然有这样的一面,这样让人无法想象得到的回忆。

    吕泽问道:“所以,你现在是打算报复了?”

    “也是为我自己赎罪。”

    阿信看着吕泽回答,眼神里也满是鉴定,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嗯,我信你。”

    阿信问道:“那请问,我要怎么做?”

    吕泽拿出一支录音笔,“你把季灵芝的消息透露出去,然后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时候,让我顶包就行。”

    “可是……”

    阿信有些犹豫,“我担心你……”

    吕泽:“……我不需要你担心,你只需要这么做就好。”

    “嗯。”

    阿信点了点头,“我会照做的。”

    “……”

    如今再见到阿信,吕泽只觉得鼻子有些酸。

    他回到寝室,这会儿寝室的男学员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吕泽对他们笑笑,“往日里可从来没有这样积极过。”

    那几名男生回过头,他们因为张俊的事或多或少孤立过吕泽,这会儿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阿泽,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对。”

    一个男声低着头对吕泽说道。

    身后的几个男生见他说了,也跟着重复起来。

    吕泽:“……”

    “咳咳~”

    吕泽说道:“今天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可是见不到了,不过很感谢这两个月的陪伴,不管是相爱还是相杀,起码经历过不是?”

    “是啊!”

    他们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这段时间也算是交到了朋友,不如晚上聚聚吧,也说不定下次能不能一块聚聚呢!”

    “我看行!”

    见他们都答应下来,吕泽也不好拒绝什么了。

    晚上,吕泽来到【健康书院】的操场上,想到往日里被罚站的地方,居然在有一天成了他们聚会的地方,内心暗爽。

    小明举起啤酒,“各位兄弟们,我先干了,你们随意啊!”

    “随意!随意!”

    几个男生附和道。

    今天的晚宴很热闹,女孩子聚在一块聊日常,男孩子划拳打牌,一个个就像是撒了欢的猴子,除了那两个人……

    吕泽看向坐在角落默默发呆的张俊和唐宇成,唐宇成一脸忧愁望着月亮,张俊则是陪在唐宇成身边。

    这两个人,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一块啊!

    吕泽叹下一口气,然后走向他俩。

    “怎么就你俩在这儿喝闷酒啊!”

    唐宇成:“我这么不合群,还是一个人待着好了,起码还有张俊陪我。”

    吕泽顺着唐宇成去看的方向看月亮,“如今真相大白了,你应该释怀了才是。”

    “呵~”

    唐宇成冷笑,“释怀……”

    第二天一早,吕泽睁开眼睛,对着镜子照了照他的黑眼圈。

    这会儿,吕泽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跑过去接电话,是那个当初在警察局审问他的警察。

    “原来是邓警官,有什么事吗?”

    “杨君豹承认了所有的罪证,就是不愿意承认他杀害季灵芝,我和小五在那问了大半天了,他也不肯透露一个字。”

    吕泽:“……”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电话里说:“那我一会儿过去一下……”

    挂断电话,吕泽开始怀疑,杨君豹为什么承认了所有罪证就是不愿意承认是他让季灵芝自杀的?难道真正的凶手真的另有其人?

    !!!

    这时候,吕泽突然想到季灵芝出事当天,还是杨君豹通知的!

    如果人真的是杨君豹杀的,他又怎么可能会透露这些消息?

    想到这里的时候,吕泽已经到了警察局。

    杨君豹就被关在看守所,不过一天不见,人就憔悴了不少。

    他见到吕泽大骂道:“MMP!你小子敢阴我?”

    “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坐以待毙吧?”

    吕泽坐下来摊了摊手。

    “呵~”

    杨君豹冷笑,“你小子倒是有本事,那些证据你恐怕是一早就知道的。”

    “算是吧?”

    吕泽看了看杨君豹,勾了勾嘴角,这一举动可把杨君豹气坏了。

    “是不是阿信那个女表子透露给你的?你俩还真是狼狈为奸!我呸!”

    “不,你错了。”

    吕泽说道:“从你做【健康书院】的院长那一刻起,到你现在的处境,就算没有人害你。你也是一样的结局,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因果报应这句话?”

    “呵呵~”

    杨君豹骤然冷笑,“你小子还真是会说!”

    “说正经的,你既然都承认之前犯下的所有罪,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承认是你杀的季灵芝呢?”

    “你信?”

    杨君豹挑眉,又长叹一口气,“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有脑子的,想不到,是我高估你了。”

    “什么意思?”

    吕泽皱眉,“你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

    杨君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你还没听出来?”

    吕泽:“……”

    “我这个人虽说没什么好名声,但绝对不会背黑锅,季灵芝不是我杀的,我为什么要承认?”

    ……

    从看守所回来,吕泽的心里一直在重复杨君豹说的那几句话,既然不是杨君豹杀的,还能有谁,谁还有杀死季灵芝的动机?

    按理说,虽然在【健康书院】的时候和季灵芝的接触并不是很多,但仇家并没有几个,无非就是……

    唐宇成!

    吕泽突然想到那天晚上聚餐,唐宇成的一切举动……

    难道,是他杀的吗?

    想到这里,吕泽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到【健康书院】,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线索。

    可这会儿,他突然在街上看到林俊清挽着齐采珊的胳膊,二人举动十分亲密,这在吕泽看来,是十分扎眼的。

    “珊珊,我们明天就订婚了,是不是应该置办一些小家具?”

    林俊清笑着,挽着齐采珊走进一家商场。

    齐采珊皱眉,恨不得离林俊清十米远,“……我今天身子不舒服,改天再约。”

    林俊清冷笑,在齐采珊耳边很轻声说:“乖,做戏也要做全套,更何况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好不配合。”

    齐采珊:“……”

    林俊清又用那种气音在齐采珊耳边柔声说道:“要是你不配合,我想你是知道后果的。”

    齐采珊瞪了林俊清一眼。

    “乖啦!”

    林俊清浅笑,拉着齐采珊去了那家商场。

    而吕泽,自然把这些都看在眼里。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