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至尊豪婿TXT下载 > 至尊豪婿目录 > 第六百一十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至尊豪婿 第六百一十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风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看着柏氏地产的股票一路狂跌,知道这是李彪的手段,正在办公室里高兴呢,李彪打来却让自己也放出唐氏集团的重大利空消息,唐风经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玩的,这是摆明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思啊。

    “李彪,现在唐氏的股票可正在一路上涨,现在放出去利空的消息简直就是放唐氏集团的血啊!”

    “唐总,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老婆抓不住流氓啊,你想想你身边的那些老鼠,你在想想江州的四大家族,想让他们进入你的圈套你还不得花点本钱?况且你身边的这些家伙哪一个不是老狐狸,常规手段又怎么能让他们乖乖的钻进圈套?”

    唐风思考了一下之后,还是选择按照李彪的方法去做,道理唐风都懂,可是让自己出血掉肉的,真是疼啊!

    “唐总,信息放出来的不要太刻意,最好是选择不让你身边的那些人察觉才好,而且就算是砸锅卖铁这回你也要把价格掉下来的股票全部吃回去,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

    “好,我明白了。”

    挂掉李彪的电话,唐风就开始安排手下的去办这件事。唐氏集团的消息这些天四大家族的人没少往外放,但是唐氏集团通过自己的行动全部都予以了回复,不仅没有给对手留下什么机会,反而让股民对唐氏集团更加的有信心了,可是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局面就要这么拱手让人了,唐风还真是有点心中不爽。

    不过唐风能有什么办法,就像李彪之前说过的,危急就是危险与机会并存的,也许通过这一次的重新洗牌,唐氏集团会迈上一个更高的台阶,至于花一些本钱,也是在所难免的。

    李彪在心里下了一盘大棋,这个时候唐氏股票如果下跌的话将会把四大家族牢牢的套在股市里动弹不得,到时候想要怎么来拿捏柏氏地产就由自己说了算了,而且唐氏集团的老鼠仓想要一举拿下,必须要把这些老鼠打疼,这些建老鼠仓的人大多是唐氏集团的内部高管,跟这些人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跟这些家伙必须要打一场心理战。

    李彪把这些建老鼠仓的家伙已经透彻的分析过了,这些人普遍都有三个特点。第一,这些股东和高管们大多不懂股票,但是却都在不懂装懂,凭借着自己知道的一些内幕消息在玩股票;第二,这些高管和股东们一个比一个贪昧,而且一点都不想吃亏,就算是一个小亏都不想去吃,各个都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第三,这些股东和高管认为自己高高在上,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以为自己完全可以掌控住局面。

    基于对这些高管的准确分析,李彪才想出了让唐风放出风去,让唐氏集团的股票下跌到市值的百分之二十以上到百分之三十之间,只有真的让这些家伙感觉到肉疼,让这些家伙感觉到危急才能让他们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这也是李彪没有办法之中的办法。

    李彪打出的是一套组合拳,这边打压着柏氏地产的股票,那边又打压着唐氏集团,这一波眼花缭乱的操作背后,没有几个人能够看明白,但是李彪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别人越是看不明白,就越有利于自己浑水摸鱼。

    晚饭时间到了,吕泽在酒吧的厨房里为这十几个人做了几道拿手菜,这十几个人虽然每天都很忙碌,但是吃着吕泽每天做的美味可口饭菜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辛苦了。而且这些人都明白,跟着李彪这样的大佬做事能学到很多东西,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历练机会,就算是自己花钱都找不到这么难得的学习机会,何况现在吃着这么美味的饭菜,这些员工的干劲十足,谁都没有怨言。

    其他员工都在一楼酒吧的桌上吃饭,此时的李彪由于已经连续两天没合眼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睡着了。吕泽没有让其他员工叫醒他,而是自己盛了两份饭菜上了二楼。

    酒吧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酒了,吕泽看这几天李彪确实够辛苦的,在酒柜上选了一瓶非常不错的威士忌带上了二楼。

    吕泽将饭菜放到了办公桌上,将威士忌的酒瓶轻轻的打开,但是还是打出了一些轻微的响声。李彪平时睡觉很轻,听到声音一个机灵从睡梦中惊醒。看了看眼前的吕泽,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才搞明白是怎么个事情。

    “哇!泽哥,这饭菜好香啊!”

    “知道你爱吃红烧肉,今天特意给你做了。”

    “谢谢泽哥!”  李彪经过与吕泽几天的相处,已经跟吕泽混的很熟了,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吕泽和李彪的脾气相近,又年龄差不多,在平时也有很多的共同话题,这让两人刚接触的时候就感觉像是老朋友一样。

    吕泽比李彪大了一岁,所以李彪很自然的叫了吕泽为泽哥,但是吕泽给李彪起的外号就不那么好听了,吕泽直接称呼李彪为彪子。而且每次叫李彪为彪子的时候吕泽都会感到非常开心。

    “泽哥,你做的这个红烧肉简直太完美了,堪称下饭神器啊!”

    “嗝…”

    正对着饭菜狼吞虎咽的李彪一说话打起了嗝,吕泽立刻拿起身边的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李彪接过矿泉水瓶,立刻大口的喝了起来,喝了两大口才算止住打嗝。

    “泽哥,这能怪我吗?要不是你把菜做的这么好吃,我能噎着吗,这事的主要责任在你这个厨子。”

    李彪强词夺理了一番之后继续对着盘子里的红烧肉发起进攻。将盘子里剩下的几块红烧肉通通倒进饭碗里,然后将盘子里的肉汤都没放过,一起倒进了饭碗里。

    就着一大口红烧肉,猛的扒拉两大口米饭,米饭中泡着肉汤带着香甜,一碗米饭几口就被李彪吃下肚子,嘴角挂着红烧肉的油渍,一脸满足。

    吃下一碗白米饭的李彪竟有些眼角湿润,吕泽看了一眼半天没动静的李彪问道:

    “彪子,你怎么了?”

    “泽哥,你做的红烧肉太魔性了,让我想起了我妈做饭的味道。”

    “我擦!挺大个老爷们还想妈了?”

    李彪被吕泽一说,强忍住就要流出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彪不想在吕泽面前哭鼻子。

    可是吕泽看到李彪的样子却想起了很多的往事,转过头走进了二楼的卫生间。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