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至尊豪婿TXT下载 > 至尊豪婿目录 > 第七十二章 修习
至尊豪婿 第七十二章 修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陈清风走后,吕泽在房里打坐,12岁他哪里懂什么心无旁骛,虽然在打坐,但这心,却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

    晚上的时候,吕泽已经从以后的孩子要和自己一样帅想到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了。

    “师弟,吃饭了。”

    叫吕泽吃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师兄云生。

    虽说他心里挺不服气的,但毕竟是师伯的意思,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更何况看面相,吕泽倒也是一个好相处的。

    “好的,师兄。”

    吕泽睁开眼睛,起身要去吃饭。

    “哎呦~”

    他一个不小心了,直接摔倒了。

    吕泽:“……”

    “第一天打坐都这样。”

    云生对吕泽说道。

    吕泽起身,只觉得腿软的不行。

    “还能起来去吃饭吗?”

    “当然!”

    吕泽精神起来。

    云生无奈笑笑,扶着吕泽去了外边的食堂。

    屏山上的人不算多,除了他们四个,还有吴清羽收的几个徒弟。

    食堂也不算大,但饭菜的口味齐全,吕泽要了两份家乡菜,虽说味道不算正宗,但也慰藉吕泽的相思之情。

    没得错,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吕泽就开始想家了。

    晚上,吕泽回到房间去睡,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

    他推开门,是云生。

    “想必师弟还没有睡吧?”

    吕泽穿着睡衣,“正像睡呢!”

    “师弟还习惯吗?”

    云生问他。

    “还,还好。”

    吕泽回答,又是看向云生,“师兄比我大,想必在很早之前就来了屏山。”

    “嗯,我是五年前来的。”

    云生对吕泽说道。

    吕泽:“师兄,不想家吗?”

    “家?呵。”

    云生叹下一口气。

    “我是一个孤儿。”

    吕泽:“……对不起。”

    “这有什么啊!”

    云生说道:“在屏山不用太过拘谨,你如果不习惯,我们还可以去山下。”

    吕泽答应下来。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吕泽发现,这位师兄似乎真的很好说话,只是觉得,他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师弟,你会弹琴吗?”

    “会一点。”

    吕泽回答。

    小的时候,在秦家,爷爷可逼着他没少弹。

    “有时间切磋切磋。”

    说完,云生离开。

    吕泽也准备睡觉了。

    夜神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古怪的古筝声……

    翌日清早,吕泽按照陈清风的吩咐去了后山,陈清风一早就在等他了。

    “师父早。”

    吕泽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陈清风没理,而是递给他几块小石头。

    吕泽:“……”

    见吕泽一脸疑惑看着自己,陈清风只好说道:“两根手指夹住这块石头,把他们弄碎,你就是入门级的了。”

    听了陈清风的话,吕泽接过石头,然后开始练习。

    ……

    到底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在练习了好几次之后,吕泽不但什么都没学会,手指也夹出了血。

    “罢了,明日再练吧!”

    陈清风无奈说道。

    吕泽低着头,一脸的自责。

    “你不用多想。”

    陈清风拍了拍吕泽的肩膀,“去吃早饭吧!”

    就这样,吕泽白天去后山修炼,下午打坐,晚上会和师兄溜出去玩。

    可几天下来,吕泽的手除了受了更多的伤,功力却是一点都没有涨。

    吕泽就更加自责了。

    这一天,他没有去后山继续修炼。

    陈清风去了后山没有看到吕泽,原本打算离开,却在后山的一个角落看到了吕泽的身影。

    “你怎么在这?”

    听到师父的声音,吕泽马上起身,“师父。”

    “今早怎么没有联系?”

    陈清风问他。

    吕泽心虚似的把手指藏到后边,这样的细节却被陈清风发现。

    “吕泽,你不用这样的。”

    陈清风无奈说道。

    “可是,我根本练不好。”

    他低着头,“昨天有个师兄说,我这么笨,干脆下山算了。”

    “谁说的?”

    陈清风一脸无奈,“我的徒弟已经很聪明了。”

    说着,他拿起吕泽的手,上边满是伤口,“你之前对王冠宇他们的那股气场去哪了?你就真的那么在意他们的话?”吕泽:“……”

    陈清风拿起吕泽的另一只手,“你只需要把伤养好。”

    “师父!”

    吕泽喊他。

    “我要怎么才能达到入门级?”

    “这还不简单?”

    陈清风看他,“你只需要心无旁骛地修习,便可达到!”

    当晚,吕泽想了好多,他要好好练习!绝对不能辜负了师父的好意!

    第二天一早,吕泽起了个早,先是心无旁骛的打坐,再去吃早饭,他可没忘记师父的嘱托。

    到了食堂,云生已经在等他了。

    “吕泽,你练地怎么样?”

    吕泽看着自己包成萝卜的一双手,“师父要我手好了再练习。”

    “我就说嘛!”

    云生笑笑。

    “师弟,你也别闷着个脸,我刚来屏山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会,后边也是练了好几年。”

    “也许吧!”

    再次回到房间,吕泽继续心无旁骛地打坐。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吕泽念叨着这两句话。

    也许是心急,吕泽体内力量一直受着干扰,导致了后边的走火入魔……

    “啊~”

    吕泽大喊一声,他现在只觉得身体好烫,就快要爆炸那种……

    吕泽睁大眼睛,想着要让自己清醒一点,身体却越来越难受,眼皮也越来越沉,到最后直接昏睡了过去……

    发现吕泽晕过去的是吴清羽手下的徒弟,吕泽今天没有来食堂吃饭,云生有些心急,这才叫了他过去看看吕泽。

    “吕师弟,吕师弟?”

    见吕泽不敲门,他只好把门推开,却看到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吕泽……

    “吕师弟!”

    他跑出外边,叫了几个手下的师弟,“快去请陈师伯!”

    等到吕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陈清风、吴清羽、还有云生也在。

    “师父?”

    吕泽还以为是自己睡晚了,想要起身,却发现动一下就疼得受不了了。

    “你别乱动!”

    陈清风有些严肃。

    吕泽又看了看其他人,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

    难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吗?吕泽心想。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