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至尊豪婿TXT下载 > 至尊豪婿目录 > 第二十五章武道宗师现身?
至尊豪婿 第二十五章武道宗师现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雷鸣大作,而且可着一个地方劈,这种事情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各方面平平无奇的江州,这里天气也很少有异样。

    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昨日一电从古树群劈到了荒山,今日竟然还又接上了。

    而且看逐渐聚多的雷云,不断加强的雷柱子,今天的奇观肯定比昨天要强。

    到了这个时候,江州人民都不敢相信城南那是妖怪渡劫了。

    这最起码得是个能逆天的存在,不然老天为什么只逮着城南劈?

    城南人民倒是觉得很无辜,他们自己也一脸懵逼,此刻他们比别处市民朋友多出的唯一好处就是,看那雷云和雷柱子看的更清楚。

    这次的异象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现在也没有人在如之前那样是看好戏的心态了。

    这样的天气,他们都不敢出门,甚至外边的许多店面都歇业了。

    吕泽坐在雷柱子里,不断吸收着那未染尘垢的乙木之息。

    他这边的异象传的很远,昨天那个仙风道骨的武道宗师一直在注意这这边的情况,昨天雷云出现的时候他还没在意,但看吕泽打出的雷电蓝芒之后就重视起来了。

    今天这里再度出现异样,他已经顾不上什么,飞身往南荒山赶,来寻他认为的隐世高人。

    吕泽眉心蹙紧,他现在已经到了承接乙木之息的最后阶段。

    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原以为要用最起码两三天的时间才能收集完乙木之息。

    可没想到,今天布阵的时候多打了几个引雷的决印,引来的就不是昨天那样的小雷了。

    不过是半天的功夫,他丹田内的乙木之息已然聚齐。

    吕泽收手,撤去地上的引雷阵,同时撤去那锁雨阵,落到树下,静心调息起来。

    山上的动物惴惴不安,都愣愣的躲在一起报团取暖。

    而此刻,从另外一座山巅飞来的人,倏地停滞在了半空中,一脸疑惑之色,“奇怪,这雷怎么消失了?难道那位高人已然离开?”

    他不知晓吕泽撤去了引雷阵,还以为那天地变化时候高人引来的,高人走了,自然就走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查探一下高人是否走远的老头脸色突然一边,攥紧拳头,“该死,这些小辈,竟然趁我不在搞事情,看来今天注定无缘跟高人见面了!”

    老头低声轻叹,朝南荒山依依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这才快速朝京城的方向飞去。

    吕泽双手放在膝上,眸子缓缓睁开,感受着体内磅礴的乙木之息,一阵神清气爽。

    “这就是十成的乙木之息?”

    他抬手,催动灵力便能看见手上雷电之力浮出,蓝芒吞吐。

    神妙功法第一层就是收乙木之息,同时将之化为己用。

    这纯正的乙木之息比天下任何雷系功法都强大,他是雷系的起源,是祖宗。

    万法归一的道理吕泽也懂,他收了祖宗,日后遇到那些衍生的东西自然是技高一筹的。

    吕泽握拳,本想试验一下十成乙木之息的微粒,忽然感觉到远处有一群战战兢兢的可怜目光在看着自己。

    “算了……”他收手而立,走到了吕婉贞的墓碑前,抬手放在墓碑上,朝山下看去。

    这两天南荒山上的异象整个江州市都有目共睹,日后这南荒山怕是不会安宁了。

    “我放过你们,现在该轮到你们报答我了。”

    吕泽朝远处报团的动物们看去,淡淡的开口。

    他从来不知道老虎跟兔子,刺猬跟蛇这些东西可以和睦共处。

    “吼~”

    动物们不敢动弹,都是警惕的看着吕泽,站在最前边的老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似乎在请吕泽说出吩咐。

    “山上的林木,你们的家,我会让人过来修复,这座坟,日后由你们守护。”

    吕泽漆黑的眸子一一扫过那些不安的动物,漠然的吩咐着。

    动物是人最好的朋友,这句话吕泽从小听到大,他也相信这些大自然创造出来的生物力量是无穷的,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

    “吼~”

    老虎又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似乎是答应了。

    吕泽颔首,什么都没说,径直朝山下走去。

    那些动物给他行了一路的注目礼,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敢动弹。

    雨势停歇,江州市的天再度明亮起来,那些关了的商铺也重新打开了。

    毕竟都是商人,逐利而来,逐利而去,抓到赚钱的机会是一点都不会放过的。

    吕泽从南荒山下来,本打算直接回家去的,可一想起来徐秀蓉的聒噪,他就不耐烦,索性改了方向在江州溜达起来。

    神妙功法第二层修的是风的力量,风,无色无形,只能用身体去感受。

    他现在最缺的可就是风的力量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来接洽适应一下。

    江州市说大很大,说小也小的很,吕泽从南城出发,没多一会儿就到了西城。

    西城跟南城接洽的地方,有个小茶馆,茶馆里每天有人话些家长里短。

    以往吕泽闲暇的时候也会在这个地方喝杯茶放松放松,只不过,以前每次过来,他都带着满身的烟火气。

    不是刚刚卖完煎饼果子就是刚刚做完饭洗完衣服,伺候舒服了齐家人才得空。

    今次可算是孑然了,他依旧坐在常坐的一个靠窗的位置,一样要了杯价格亲民的茉莉花茶。

    他虽然懂茶道,但没有什么追求,好茶能说出一二三来,孬茶也能入口。

    尤其是这些年的生活,磨平了他身上的轻狂,也带走了富家少爷的毛病。

    对吃食和生活并不追求享受。

    大雨初歇,整个江州的空气都异常新鲜,吕泽深吸一口气,呷了一口杯中茶,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听茶馆里的人侃大山。

    这些人也是闲的没有去处,这刚才雨歇就跑出来谈论之前吕泽引出的异象了。

    听到有人怀疑那是妖怪渡劫引来的异象,吕泽嘴角勾起一抹淡不可闻的戏谑。

    俗世的人酷爱胡思乱想,许是他们都太闲了。

    “哎,你们听说齐家的事情没有?”

    “齐家?齐家怎么了?”

    “这你都不知道啊,齐家可是出了大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