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至尊豪婿TXT下载 > 至尊豪婿目录 > 第十一章你不离我不弃
至尊豪婿 第十一章你不离我不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是因为太困了,齐采珊回到房间就倒头睡下,连被子都没盖上。

    吕泽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塞进被子里去。

    他半跪在床边,伸手抚过齐采珊的脸颊,轻声道:“既然你不离,那我便不会弃!”

    若说以前,吕泽觉得自己对齐采珊的感情还有些模糊,那现在清晰了。

    不是说齐采珊等了他一夜,他就没出息的爱上了,而

    等的这一夜,就证明齐采珊的心开始动摇了。

    吕泽早先就挺喜欢齐采珊的,那个女孩,小小的,却很倔强。

    每次齐家人欺凌和侮辱自己的时候,她总是挺身而出,虽然有时候不怎么及时,但自己被人欺负的哭了都不说什么。

    诚然,她也看不上吕泽,但至少不会更被人一样踩他一脚。

    吕泽对她无微不至,是真心喜欢,也是觉得亏欠,内劲没有修成,不入修行界的大门,他没资格说什么。

    现在不一样了,既然那丫头,能为他付出,一样能喜欢上他。

    女孩子要的不就是一个安全感么?

    给了她安全感,成为她的后盾,还怕她不喜欢?

    以前他是废物,没有本事,也没有资格谈,现在……

    “乖乖的睡吧,你想要的,我都会替你拿来!”吕泽漆黑的眸子望着床上的佳人,第一次他决定为了齐采珊去争取些什么。

    看清楚了自己对齐采珊的感情,他便不会犹豫什么了,对齐修竹如是,对齐家亦如是。

    说罢,他离开了房间,去到厨房,那曾经是他的主要战地,齐采珊一家的三餐都是他负责的。

    这些年的历练,让他做饭烧菜都得手到擒来。

    说起来,这还真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技能呢。

    锅子里放了水,煤气烧的属实有些慢了,他抬手悬于锅上,灵力从他手上传出,灌注到了锅子里,没多一会儿,水开了。

    吕泽翻出了家里煲粥的材料,一股脑的放进去,那些食材他心中有数,就算是不看,也能用量准确。

    养颜粥很快就做好了,他把粥放在保温盒里,又将保温盒拿到了齐采珊床头,只留下一张纸条,便转身出去了。

    这一次的目的地还是位于江州市中心工业区的唐氏办公大楼。

    现在不过是早上八点五十多,还没到九点,办公大楼门前来往的人不多。

    吕泽顿住了脚步,他不确定唐风有没有来。

    若唐风不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进去也是白搭。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问问,倏地身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

    “大长老?是您吗?”

    唐风坐在车里,远远的看到了吕泽的身影,赶紧下了车,小跑着过去。

    “嗯。”

    吕泽转过身,淡淡点头。

    “啊哈哈,果然是您!”唐风有些惊喜的笑出声,朝吕泽鞠躬道:“江北负责人唐风见过大长老!”

    有来往的唐氏员工,似乎认出了唐风,见他对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鞠躬,皆是震惊无比。

    “去你办公室谈吧。”吕泽不喜欢那些好奇的目光,这让他有一种被当做珍奇动物参观的感觉。

    “是!”对吕泽的要求,唐风自然不敢拒绝,慌不迭上前引路,道:“您请!”

    从办公大楼到办公室这一路上,二人也没少吸引目光,唐风察觉到吕泽有些不满,特意带着他去了贵宾通道。

    上楼的时候唐风就让秘书煮了茶,二人到办公室的时候,茶将将可以入口。

    吕泽落座,唐风赶紧把茶水递了过去,道:“您喝茶!”

    “嗯。”吕泽接过茶水轻轻呷了一口,挑眉道:“清明后的第一支毛尖?”

    “神了,大长老茶道造诣高深,小风佩服!”唐风眼里闪过惊诧,他不知道吕泽竟然还懂茶道。

    唐风不愧是江州地头扛把子的存在,那茶水是一顶一的高级。

    以往叶枫也喝过茶,却都是些劣质茶。

    他跟老头子学过茶道,因此也懂些茶水上的学问。

    招待吕泽,唐风自然是用的茶中极品,清明后的第一支毛尖。

    茶质纯粹,取用凌晨四五点钟的露水加以烹制,去除第一遍的洗茶水,再煮便是喷香四溢。

    “抬举,略懂而已。”吕泽放下手中杯盏,淡淡道。

    “大长老谦虚了!”唐风含笑着躬身在侧,他倒是觉得,吕泽这是在藏锋,毕竟真正的大佬都是十分低调的。

    “大长老这称呼是我们内部所叫,往后在外边莫要这般孟浪了。”吕泽看向唐风,那大长老他听着挺别扭的。

    虽然唐家是师父给给自己的方便,但他还没有搞清楚唐家内部的势力如何,就这样被平白叫着,不舒服。

    “啊!”唐风愣怔一下,很快便颔首,恭敬道:“是!”

    这厢方才答应下来,他便又起了疑惑,道:“那往后要如何称呼您呢?”

    这确实是个问题,大长老不让叫,以后遇到总不能,哎哎的叫吧?

    “就叫吕泽吧,我叫吕泽。”

    吕泽招手示意唐风坐下,而后道。

    “啊,这万万不可,我唐家虽不是什么迂腐的家族,但对您这样身份的人,最起码得尊敬还是要有的,怎么能直呼大名!”唐风屁股还没沾沙发,立刻就弹起来了,吕泽那话把他给吓到了。

    若真的听话,叫了大长老的姓名,回去不被家主或者冯总管打死,他父亲也会扒了他的皮。

    “……”吕泽抬眼看向跟被刺猬扎了一样的唐风,略有些无语。

    “不若,叫您小泽少爷吧?您看可行?”唐风自觉尴尬,挠了挠头,试探道。

    “随你。”吕泽摆手,“坐下说话。”

    他对称呼没什么所谓,叫什么都可以。

    倒是唐风那个位置让他很不舒服,马上都站到身后去了,说个话还得抬头找半天人,着实怪异。

    “谢过小泽少爷!”

    唐风微笑着朝吕泽道谢。

    吕泽拿起桌上的茶水,清澈的毛尖茶倒影出他眸子里的万里河山与无限的豪气干云。

    “说正事吧!”他呷了一口,再度放下茶水,看向唐风。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