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168章 杀伐果决的秀嫣
大道惊仙 第0168章 杀伐果决的秀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168章杀伐果决的秀嫣左秀嫣步入世族内政大殿时,心里还没有平复之前的震惊,陆离向她亮了底牌,拥有‘混沌阴阳法’的大底牌,并将这门三千大道直接传授给了她。

    这门大神通本身就拥有梳理自体阴阳的神奇妙用,并能进一步拓扩改造神魂之本源。

    也因为获得了这门大神通,左秀嫣的基底得到进一步扩阔,自体阴阳的不平衡也被进一步梳理出一个新的极限高度,更填满了‘后期境’的最后空隙,一跃迈进了圣王巅峰境。

    这就是一门三千大道的神奇作用,‘下千法门’的三千大道就是修练几十门也不及这门混沌阴阳法。

    混沌阴阳法的威能堪比三至五门‘天道圣君术’的总和,而每一门‘天道圣君术’都是三十门三千大道融合而成的,三至五门就是九十至一百五十门三千大道,可想而知,这‘混沌阴阳法’是何等的恐怖?

    三千大道为什么分‘上千’‘中千’‘下千’当然是有原因,它们虽同为混沌神通,但也有强弱区别。

    而‘混元天道圣君术’是圣君境才能参悟修行的大神通,圣君之下,基本不可能有圣人能修成此术。

    当然,象乖囡就是个例外,因为她是混沌神珠的器灵,她就是没有成圣之前就能施展出圣君术。

    然后就是陆离了,他是混沌神珠的主人,自然不受什么限制,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玩转多门圣君术。

    不过‘圣君术’也比不了‘混沌阴阳法’这种绝天大神通更厉害。

    混沌阴阳法一经施展,那真是分隔阴阳,日月沉沦,天地崩陷的末日景象,圣人也要在被分隔了阴阳的世界中沉沦寂灭。

    这样一门大术,是左秀嫣现在根本施展不出多少威能来的,没有圣君境打底,非是灌顶传授,圣王境的圣人是根本不可能修练成这门大神通的。

    陆离传授这门大神通给左秀嫣,表明了一种心迹,就是要得到这个圣王圣女,是因为左秀嫣太美吗?当然不是,修为到了陆离这个层次,女人有多美之类的已经不存在意义了,他看上的是左秀嫣的圣皇血脉。

    唯有同修阴阳秘契,进行最彻底的血脉融合,陆离才能得到‘圣皇血脉’,拥有了圣皇血脉陆离才能象圣皇一族子嗣去以神念接触‘圣皇本源’而不遭反噬。

    圣皇血脉也分嫡庶远近,血脉越稀薄,对圣皇本源的参悟也就越艰难,越是嫡传血脉,对圣皇本源的领悟和契合度也就越高。

    对于圣皇世族子嗣们来说,圣皇老祖宗留下的本源他们都可以在祖舵地秘境去感应参修,哪怕血脉再稀薄也不会被圣皇本源排斥或反噬,但外人肯定不行。

    陆离若能与左秀嫣合修阴阳秘契,也就能拥有圣皇半嫡脉的血统,但同样也会种下因果。

    那时候,陆离想不成为左氏半个族人都不行了,这是天地都要承认的血脉相融。

    ……

    左秀嫣感觉有点不很真实,自己居然修成了圣王巅峰境,而且直接顶到了巅峰境的圆满高度,只需要浅浅领悟五阶‘君临’奥义就可以迈进半步圣君至境。

    当然,最不真实的是还获得了‘混沌阴阳法’这种绝天大神通的传承,哪怕自己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的威能,也不是圣君以下任何圣人堪抵御的,就算是圣君对自己出手,凭借混沌阴阳法都能逃出生天,无敌啊!

    此时,左氏内政大殿上几个嫡传嗣子正在说聘雇尊卿这件事,但毕竟是长青一脉主导的,他们说些风凉话也就罢了,还真管不了人家什么……

    不过,刚刚传来个消息让他们有些幸灾乐祸。

    原来,当代圣帝世族的跋氏居然派人上门提亲了,要给左秀嫣下婚书,这种事居然没有被老祖之一左长青首肯,他老人家把选择权推到了孙女自己身上去。

    已然进入末纪,联姻的实际作用真的不大了,最关键的是真要发生什么涉及了本族根本利益的事,联姻这种关系是不靠谱儿的,任何一方也不会为此损失根本利益,这是底限,也是不容逾越的死限。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联姻的作用给无限的削弱,但要说没有多大作用也不可能,毕竟是强强联姻的格局,在一些涉及双方利益的交集方面还是能磋商勾通的。

    然后就是‘圣王圣女’的圣贞对于境界修为的大作用,要晋升圣君的话,在这之前能获得一位圣王圣女合修阴阳秘契,那是非常靠谱儿的一种罕有优势。

    宋氏有一位圣王圣女宋奷,如果宋缺不是宋氏的转世归来的‘圣皇’,那陆离的第一目标就是这个宋奷,但是宋缺成了宋氏的圣皇老祖,陆离就没有圣皇本源去掠夺了,那就不需要得到宋氏圣皇的血脉了。

    这也是陆离和宋缺商议后来到孟陵州左氏的原因,象圣王圣女这种绝资每个豪族也有一两个的,毕竟豪族的传承气运是极浓郁的,子嗣们有先天的气运笼罩,天赋奇绝也不能算意外什么的。

    奇绝到晋阶‘圣王’还保留着圣贞的女圣太少了。

    ……

    不过,当左氏内政殿上这些人看到迈入殿的左秀嫣时无不狠狠惊震了一下……

    他们看到一尊巅峰境的圣王迈了进来,只是左秀嫣身上弥漫出来的巅峰气势,就让他们纷纷惊的立身。

    “呃……这……”

    “啊,怎么会?”

    “这、这怎么可能啊?这、这、这……”

    “……”

    五六个本来要拿左秀嫣嘲讽挤兑一番的左氏族政嫡嗣们,一个个惊呼出口,不知所措……天呐!

    左秀嫣居然、居然晋升了巅峰境,圣王巅峰境。

    实际上留在孟陵州左氏祖舵地的嫡嗣们,也不是没有一尊圣王巅峰境,这位留下来主持族务内政的圣王之巅是另一老祖左兆青一脉的嫡孙,但人家比左秀嫣更年长好多,几十万年的寿命肯定是有的。

    如今在族务坐政者就是这位,而左兆青一脉子嗣们几乎把持了左氏一族的族政内务,留给左秀嫣他们这边的大约不足一成的话语权吧,这主要是秀嫣祖父左长青主动放弃了的……

    左长青不想家族内耗,另外也是自己这边的子嗣实在没有更出色的,下一辈子嗣中就出了两尊圣王,一个是秀嫣的叔叔左悍然,一个就是左秀嫣了,其叔左悍然还没有秀嫣境界高,才是圣王中期境。

    而左氏另七尊圣王都出自左兆青一脉,其中包括一位‘半步圣君’,所以再争族政之权就没有意义了,不若养精蓄锐。

    但是‘圣王’是能养蓄出来的吗?开玩笑呢。

    可以说一尊圣王巅峰,那绝对是一个豪族的顶梁中坚之一呢。

    左秀嫣迈进巅峰境,使左长青一脉实力有了质的飞跃。

    而‘兆祖’那边的有一尊半步圣君,更有两尊圣王巅峰境,而‘长祖一脉’即便如今也就一个巅峰境圣王(左秀嫣),这种差距不是短时间内追不上来的,差的很远呢。

    当然,一般人只是看数量,却会忽略了‘质量’,要是他们知道左秀嫣这尊巅峰境的‘质量’堪比他们的半步圣君,那就会更惊震了,何况这次左秀嫣又请回一位‘尊卿’来,使得‘长祖一脉’实力大增不少。

    现在‘长祖一脉’这边等于有两尊圣王巅峰境了。

    不过兆祖子嗣们仍不觉得如何,他们认为有一尊‘半步圣君’足以抵上十多尊圣王巅峰境呢。

    此时的惊震、惊讶、惊羡,还真是出于对左秀嫣的群魔嫉妒羡慕恨,倒不是怕。

    其中也不乏有人认为,长祖一脉非要争拍到这个‘尊卿’,只怕是有其它用心,要和兆祖一脉争族政之权?

    大豪族世家的内务也无比繁杂的,占的地盘又大,一个孟陵州就亿亿万里之广阔,州内圣人没有百亿都说不过去呢,而族政就相当于‘国政’了,家族即‘家国’之含义,谁掌握了内政之权,自然能获得更多资源的支配,对于本脉的发展极益。

    ……

    “秀嫣,你居然……巅峰境了?”

    坐在政殿之上的那位兆脉嫡孙左孝长身而起,目光死死盯着左秀嫣的眼,想要从她眼里看到一些修为深浅底蕴来。

    但是眼神一瞬间的接触,这位有感自己的神魂意志直接坠入了无尽浩瀚的苍穹星墟之中,对方深邃的令他心悸,根本就看不透人家一丝一毫的深浅,这、这怎么可能啊?我晋升巅峰境都有十万多年了啊,我比她多十万年的修为啊,我……

    这跟谁去说理啊?找‘天地’吗?

    向老天举报一下,‘她刚晋升巅峰境,怎么就比我强啊?你们管不管?’

    左秀嫣此刻信心无比的充实,以前自己需要恭敬仰视的坐殿大佬也不给予自己丝毫压迫感了,这种感受真是……好。

    “我来是说一件事,我要进入祖舵地秘境参悟老祖本源……”

    “不可以……”

    坐殿的左孝还没有说话,右下首的一个俊郎男子就出声阻止了,“前些时我们改制了祖祠秘境的参修规则,没有族政长老联名荐举,是不可能再轻易进入祖祠秘境的……”

    这位叫左祥的也是兆祖嫡脉嫡嗣之一,也是圣王后期境,还是最有希望晋升巅峰境的左氏奇才,不想一转眼就被左秀嫣给抛在身后了,他心中的嫉妒是无以复加的……而且出于两脉倾扎的主因,自然要设置一些门槛儿了,族政之权白攥着啊?

    左秀嫣瞟了他一眼,“我也是族政长老会的一员,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左祥淡然一笑,“你只是列席长老会,又不参与决策,我们正在试行此规,所以没通知你……”

    “哦,试行,那也就是说还不生效,再说了,两位老祖知道这事吗?”左秀嫣知道这个左祥在针对自己,故意设槛儿难为自己呢,换了以往就不与他争这些了,但是今时此日,又何需忍他?

    “试行也是执行的一种,已经向二位老祖报上去了,还有一个原因,圣帝世族的三世子给你下了婚书,你就要成为外人了,更不能进入祖祠秘境,嘿嘿……”

    “婚书?圣帝世族的三世子?”

    左秀嫣的眸光蓦然一寒。

    “正是,所以你已经没有资格进入祖祠秘境了……”左祥说着,眼里流露出难掩的蔑视鄙夷。

    “你真放肆。”

    左秀嫣突然一伸手,光芒幻化成一只有形之手,直接就将左祥的咽喉掐住了。

    “啊……”左祥也是圣王后期境,可在巅峰境的面前,真没有多少还手之力,什么天象御控、空间掌握之类的,在圣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花巧了,一切幻境、一切空间、一切时空都不能成为圣人的阻隔……

    圣人之间的较量,就剩下最纯粹的实力相较了。

    左秀嫣从没有这么‘嚣张’过,今日是大发飙啊,也是她一直以来忍的太久了,赶上今儿受这气,正好暴发出来。

    “住手。”

    “你更放肆。”

    “这是族政大殿,左秀嫣,你要践踏族法?”

    “左秀嫣,放开他……”

    一声声暴吼,一声声怒斥,五六尊大殿内的兆祖子嗣们纷纷立起要出手。

    但是,他们只敢叫嚣,却不敢出手。

    因为他们还有自知之明,他们不是左秀嫣的对手,圣王后期境的左祥被擒拎小鸡一样掐着脖子捏的反抗不了,他们又算什么呢?现在就看坐殿的左孝出手了。

    左孝已经出手了,数道圣光袭向了左秀嫣,但她巍然不动,巅峰境施出的圣光非常恐怖的,可对左秀嫣没丝毫作用,想要迫她松手放开左祥的目地没有达到。

    同时,左孝心头剧震,自己这一击没有保留,圣光十二道皆打中左秀嫣,但如泥牛入海,没掀起一丝波澜来。

    这怎么可能?自己是巅峰境的圆满高度啊,差那么一丝就能晋升‘半步圣君’的,虽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晋升,但自己绝对是圣王巅峰境的无敌者啊,这、这、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左秀嫣已经把左祥‘拎’到身前,凤目冷然盯着他,“你以下逆上,乱制族规,阻我进入祖祠秘境,你该死!”

    喀嘣!

    银光幻手直接就捏断了左祥的脖子。

    头飞!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