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21章 本尊天相
大道惊仙 第0021章 本尊天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刚入夜,正在还魂殿中也静修打坐的陆离突然睁开双目。

    同时一幅景象在脑海中浮现,是紫丘庄的变故,‘大衍****阵居然没能挡住那个人。

    紫丘庄上四女被一只翠色衣袖拂走,陆离知道是被收入了人家的‘袖底乾坤’,此人修为之高,旷绝人间。

    图象最后凝固成一个佳人的笑脸,她熠熠美眸中尽是柔和神色。

    这张笑脸似乎是留给陆离的。

    陆离‘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陆离。

    ‘缩地成寸’回到紫丘庄中,已然人去楼空,堂中却留下一封凌素素的手书。

    ‘吾弟见字勿扰,姊得道缘,拜入神道云渺宫,今随恩师而去,愿弟前途珍重,大道不远,仙门再晤!素字。’

    陆离阅罢,手指轻弹,信片便做尘灰。

    也好,能入神道云渺宫,确实是大幸运,只是……这内中自有隐情,怕是有心人在算计自己呢。

    这对素素她们来说是缘,但对自己来说就是一段情份了。

    谁会无缘无故送你情份?

    陆离哑然失笑。

    未几,鬼爷和灵姑双双出现在紫丘庄外,他们感应到了陆离的异动,随后便跟着过来。

    陆离一挥手禁了‘大衍***阵’,“二位请入庄。”

    鬼爷和灵姑这才入庄,在庄外隐隐观测到有秘阵笼罩整庄,便是鬼爷也没有多少把握闯入,所以等陆离邀入。

    “庄上有秘阵守护,老夫都不敢擅入,哪怕惊扰了你?”

    鬼爷入来便问。

    “神道云渺宫。”陆离淡淡言。

    “呃,那怕是和巡抚府中那位六公主有关系吧?她便是云渺宫中秘传弟子。”

    “哦……原来如此。”

    陆离一瞬间就想通了,便将表姊凌素素留言一事叙述,“这位六公主做的好大情份,这是叫我入彀啊?”

    鬼爷哈哈一笑,“入彀哪有那么简单,太小瞧离儿哥你了吧?合作嘛,还是可以谈谈的,你我三人一起,便是谁也要惦惦分量。”

    这话也不夸张,鬼爷现在是造虚半仙,当世巅顶强者之一,灵姑虽修为不显于巅,但她有束凌霄玄孙女的身份,摆给谁看都有相当份量,谁都不能否认她身上可能藏着‘日月剑庐’这个秘藏,若有缘得入日月剑庐,不啻于得到了束凌霄的道统传承,登仙则有望。

    此前,陆离并不知道帝廷派来的这个六公主是‘云渺宫’的传人,现在看来是六公主在背后推助的这事,就经此论,她若有什么要求却让陆离不好拒绝呢,这就是皇朝公主笼络人的手段吗?

    若只是普通手段也倒罢了,偏偏将陆离身边最亲近的四个女子全都收入了云渺宫,这可是大情份啊,想不承认都不行了。

    他微微苦笑,“这个六公主,倒有些手段。”

    “六公主卢真,大魏帝廷有这号人物的,而且异常强势,若她肯挺你,四皇子那点事也不算什么,不过……这个四皇子在汉武府这边还是有嚣张资格的,他母族便出身汉武府豪门梁氏,梁氏那位老国公仍健在,便是皇帝也要礼让其三分,资格太老啊。”

    “哦?国公,又是一尊逍遥世间的大半仙?”

    陆离这话里怎么听都有一丝嘲讽意味。

    鬼爷嘿嘿一笑,“逍遥就谈不上吧,快200岁了,寿元将尽,怎么逍遥的起来?”

    言下颇有些唏嘘,他自己也离200岁没几十年了,若不能羽化登仙,一样得寿终入寝,这一关是‘人’就逃不过呢。

    这时灵姑秀眉微蹙道:“梁国公可不是什么大肚度的人,护短的紧,陆小兄这次得罪了四皇子,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怕是会生出事端来,到了汉武府治下,他能咽下这口气?我是不信的。”

    鬼爷却不屑的哼了一声,“怕他什么?便是梁国公亲至,老夫也不惧他,他就是把世俗中这些蝇营狗苟的勾当太当回事了,才在寿尽之期也看不到羽化之望,到如今他还看不透,修为怕也大不如前吧,倒是敢来我楚州撒野?老夫就嘿嘿了……”

    “呃,鬼爷你之前可没这般锐气啊。”灵姑大讶。

    鬼爷哈哈一笑,“之前不是听了这小子的话,要学晓你家玄祖敢叫阵于天的胆气吗?区区一个过了气的国公,老夫还能怕他?”

    灵姑莞尔,看了眼陆离,少年英姿勃发,怎么瞅着也是那般的赏心悦目。

    这柔柔一瞥,眸中漏透出一丝连灵姑自己都未察觉的情意。

    但是陆离却感受到了。

    他朝灵姑颌首,用手点指鬼爷对她笑道:“老家伙晋升大圆满之后,好似瞥着一股劲儿,总得给他找个发泄的方向不是?”

    这话让灵姑笑容更甚。

    鬼爷更是哈哈大笑,“老夫正要入鬼峡出出鸟气,前些日和灵姑狼狈归来,实在是憋闷的要吐血啊。”

    而陆离也正有一探鬼峡的意思,如今紫丘庄四女去了云渺宫,却似拿掉了他的后顾之忧,叫他心神舒畅开来,当即便一抬手,磅礴的元气冲出掌心,下一刻就笼罩全庄,口中喝一声,“收!”

    下一瞬间,笼罩紫丘庄的‘大衍***阵’就凝缩入微,落到了他手心中去,是三十六件精巧法器连贯起来的一个物件。

    “呃,这便是你布于庄中的秘阵?”老鬼大感惊奇,只一眼便看出那串法物中蕴含的浓浓的法力,他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角色,但是这么精巧弥散着粘稠法力的好东西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陆离左右看了看这庄子,真没多少归属感,毕竟时日太短,他也志不在此,此时人去楼空,这紫丘庄对自己来说更没意义了。

    “人都走了,就没必要在这里布置什么。”

    “呃,人嘛,总要有个栖息之所吧?”

    “天地广阔,无处不可栖身,不过是临时落脚之地,不值一哂,”

    他们正说着话,突然三个人齐齐转首望向庄门方向。

    有急促脚步声奔来,同时挟着一声狼嗥般的大叫,“……小八,小八,你快跑,有人要害你……”

    转瞬间,就见一十八九的少年气喘如牛的奔进庄院来。

    这小子正是陆离的七哥陆吾。

    二人虽非一母同胞,但也是同父的血亲兄弟。

    “七哥,你怎么来了?”陆离迎出厅堂。

    陆吾跌跌撞撞奔至,抓住他手臂道:“你快跑吧,大伯家的老三,悄悄去了汉武府搬什么救兵,我只听说是奉了什么四皇子的令谕去的,还说什么老国公之类的,怕是要找梁国公出头啊,那四皇子母族便是汉武府豪族梁氏,你赶紧收拾收拾跑路吧……”

    呃,原来如此。

    还真应了鬼爷之前的说话,这个四皇子卢玄还要折腾呢。

    鬼爷正用目光打量陆吾,似乎动了某些心思,“离儿哥,你这个七哥,让他跟了老夫吧。”

    “呃,那是我七哥的幸运啊。”陆离笑着点头,其实他知道,鬼爷这是投桃报李。

    老七陆吾并不认识这个干瘦老者,但见其银发童颜,似乎是个有道行的人物,“小八,这位是……”问话时还瞄了一眼灵姑,心里就是一哆嗦,不愧是我八弟啊,走到哪都不缺美妞儿,这个比凌素素都不逊色丝毫呢。

    他心念转动间,就听陆离道:“这是楚州鬼爷,欲收你为弟子,七哥你有造化了。”

    “啊……”

    陆吾当即就吓的腿一软给跪了,楚州鬼爷啊,那是神龙见首难见尾的人物,别说自己,就是父亲大人也未必见过鬼爷吧?

    鬼火名头大火是在一百年前,此后就成了一个传说,近百年来见过这传说中大修士的真的太少太少,明知他就在楚州北阴山还魂庄,可是有资格能入还魂庄的,在楚州也寻不出几个来。

    吓跪的陆吾倒是讨巧,跟着就磕头,“陆吾给师尊磕头!”

    “哈哈……这小子有点机灵劲儿,资质中上,胜在有情义之心,”鬼爷又望着陆离笑道:“什么幸不幸的,他若得你指点,胜过老夫不知几许,灵姑,你说呢?”

    灵姑抿嘴一笑,“怕是他的缘法应在鬼爷你这里呢。”

    “知我者,灵姑也!”

    陆离笑着接过了灵姑的话,倒是叫她俏面掠过一丝异样之色,微微侧开螓首,躲开了他的目光。

    鬼爷却朝陆离一挤眼儿,抓起陆吾就破空而去,虚空中回荡着他的声音,“离儿哥,老夫先回庄上调教一下弟子,哈!”

    这老家伙果断是个知情识趣的妙人。

    鬼爷和陆吾一走,倒是叫灵姑更尴尬了几许。

    陆离却含笑望着灵姑,“着相了吧?”

    “哪有?”

    灵姑自然不肯承认,秀面上却多了一层薄薄绯色。

    “你是否认可修行大道要绝情绝性这个说法?”

    “呃。”

    乍闻陆离此问,灵姑不由一怔,眼望着他英秀的俊面,最后定格在他比星辰还亮的漆黑眼睛上,“日前闻你‘道似无情实有情’的说法也有一些感悟,但未能确定,过往亿万年来,入道修士皆奉此律,我亦深受影响……”

    灵姑等于承认了自己也信这绝情绝性的修行铁律。

    “我从不奉此律,灵姑你觉得我修为如何?”陆离用自己做活例子,让灵姑看的更真切。

    “你从未有过绝决之念?”

    “从未有过。”

    陆离很肯定的回答。

    灵姑眸光更加璀璨起来,“那看来我要转变以往的观念了。”

    “顺为人,逆成仙,玄妙就在颠倒间,诸相皆由心生,堵,不如疏,我说过不可自囚于心,要把心敞开来容纳一切,包括这天地万物,截留在心中的杂念才会演化魔相,把它们统统释放出来,你的心便纯洁无染。”

    “可是,情动于衷,又如何放空?”

    “那是好事啊,”陆离淡然笑道:“动于衷的执念是坚固神魂本源的一种力量,求也求不来的,你有否听闻过一语,情可撼天,其伟力沛然莫测,深邃无尽,浩浩荡荡,席卷万世诸天……谁告诉你情坚者不能成仙的?”

    “呃,没人。”

    “……”陆离就没再言语,却伸手过来攥住了灵姑的柔荑,“你对我动了情,我对你动了心,这便是你我的执念,只有坚卓的执念才能坚固本心本源,使神魂更加凝练,因为你会为了你的执念付出哪怕生命这样的代价,当一个人无视生死时,便没有不敢做的事,其实大道至简,是人心把它想复杂了,只能说世人的杂念太多,皆存于心,真正用在修行上的精力并不占多少,蝇营狗苟的坑害这个,或谋算那个,都是些腌臜事,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殊不知这世上还有因果一说,这是‘道’的底限,因果有多大,劫数就有多大,真正能影响宿命轨迹的就是因果和劫数,爱也要结出因果的,爱不坚,情不定,神魂本源便难固,不动则矣,动则撼天,反复无常者更受其害,存心采练者更要结出大因果,凡此种种皆为道途魔障,今日你心动,注定要走撼天之途,否则难有寸进。”

    听着陆离的说话,灵姑已在阖眸静悟,久久才睁开美目,反攥了攥他的大手,颌首道:“便走撼天之途!”

    这一刻,灵姑释放出了心中数不尽的纷呈杂念,坚定了情可撼天的道途,那一瞬间九霄云天外,隐闻雷鸣滚滚,磅礴浩瀚的天地仙元滚滚入体,她忍不住娇叱一声,身形冲天而起,无尽元气填满她的元海,本来筋经脉络断了不知多少的她,于此时皆不药而癒,困了她经年的七阶化形境也于此时破开桎梏,本尊天相也于此时显化出来。

    这就是‘化形凝实’‘天相显化’的过程,也是七阶进窥八阶的过程。

    一念开悟,晋阶就是这么简单。

    八阶‘天相’成矣!

    ……

    ……

    还魂庄,鬼爷捋须望着虚空中的那副天相,不由颌首大笑,“离儿哥就是离儿哥啊,老夫这眼力,嘿嘿了就……”

    侍立在一边的陆吾傻乎乎的望着远处虚空中那有百丈高大的本尊天相眼都呆了,“是、是和小八一起那个美女,八阶天相了啊?”

    “嗯,八阶天相了,倒不知离儿哥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叫灵姑瞬间开悟晋阶,她还有伤啊,怪哉,怪哉!”

    鬼爷即使是半仙,也看不透这其中的玄妙。

    ……

    ……

    天岳宗,岳道山也看到了百丈本尊天相。

    “这是楚州束氏那个丫头,好象是叫灵姑的,此女天赋果然强绝,普陀至仙门的秘传弟子,究竟是不同凡响呐!”

    岳道山心下唏嘘不已,自己年过百龄,仙道缈茫了,倒是北阴山那老鬼不知如何走到了自己前面去?以后再非其敌手,哎……

    数十年前曾与鬼爷有一战,为此夷平了天岳山诸个峰头,倒不是生死大仇,也不过意气之争。

    可如今,鬼爷已经是造虚圆满的半仙了。

    岳道山摇头苦笑。

    ……

    ……

    州巡抚府,四皇子、六公主、汉陵公、江城侯、淮阴侯、夷泉侯,皆看到了灵姑的百丈本尊天相。

    “好强大的天相本尊,本侯当年的天相,多不多十余丈大小,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淮阴侯看罢苦笑惊叹。

    江城侯和夷泉侯双双苦笑,他们都差不多和淮阴侯一样,但和这束氏灵姑相比,简直是不堪一论。

    倒是六公主嘉许的颌首,“此女修途未可限量,今年她才二十多吧?”

    江城侯道:“回公主,她今年二十有一。”

    “年轻的很。”

    只有四皇子阴沉着脸,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如此人物,本王何不纳入私囊?

    在紫丘庄的灵姑却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

    “不知谁在惦记我?”

    “哈哈。”

    陆离便大笑起来,“这般耀眼,岂能少了惦记的?”

    灵姑莞尔。

    PS:求推荐、求收藏!新书期间,请兄弟们支持!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