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05章 剑名惊仙
大道惊仙 第0005章 剑名惊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陆离的神念生出一丝波动,在不远处右侧的一幢楼阁中传出奇异的吸引,此际,正是自己行功圆满的一刻……

    陆离举目望去,只见那楼阁的横匾上书三个古篆字‘藏珍楼’。

    能引起自己神念波动的东西应该能算奇珍了,心念动间,就把无形无质的神念之力释放出去,去楼中找那令自己心动的奇珍,未几,于脑海之中的呈现出一幅画面,那是一柄看似木质的法剑。

    正是此物引起了自己的神念的动。

    此时,陆离默查体内情况,嘴色便勾起一丝笑,那只鼎进驻元海,汲取天地元气,终于把自己送进了先天秘境第三阶的‘合神境’,难怪神魂念力如此敏锐,居然比之前强大了十多倍,这是被封印在神识之窍中的意志进一步释放的结果,因为每提升一个境界,那封印就要松动一分,不错不错,这感觉非常好。

    终于第三阶‘合神境’了,不想出来一趟有捡个大漏的好运气。

    陆离看了眼那‘藏珍楼’,便走了过去。

    “贵客,里面请,您需要些什么?”藏珍楼门内侍立的一个伙计见有客人来,忙搭腔往里面让,只看陆离不尘一染的这件上等袍服便知他是世族子嗣,又岂敢怠慢?一般的修真士也不敢轻易迈进‘藏珍阁’啊。

    “哦,请你家柜上能主了事的来说话吧。”陆离淡然道,入来一看,基本没有什么人,多不过三五个,稍微显得冷清一点。

    那柄法剑摆珍藏在他们三楼库中,这是陆离神念‘看’到的画面,大约这柄法剑的品质很高,不轻易示人吧?

    “贵客稍候……”

    那伙计便往里去了,借此机会陆离左右扫了扫柜上的东西,不外乎一些丹品、法器、符篆、经芨之类的,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奇珍材料。

    “请贵客品尝敝楼的千年极品茶‘云龙缈’……”伙计给奉上了茶。

    陆离微微点头,嗯,态度不错……不比那些小铺子,哪有云龙缈招待你?这可是传说中秘蕴仙灵之气的极品茶,据说一两此茶价值万枚元气丹。

    其实自己一穷二白,囊中都没有一枚元气丹,但是自己刚得了宝鼎,并获得鼎内秘蕴的《先天大炼宝灵诀》,炼符来换点东西也未必不能吧?

    “这位贵客,不知有何见教?”随着一声娇脆的话声传至,一袭紫裳罩体的婀娜身姿就出现在了陆离面前,是位很秀美的女子,陆离只一眼便看出她是‘先天秘境’的修士,其基牢固,元气充盈,应是初阶‘固元境’。

    陆离朝那女子微微稽首为礼。

    “我是本楼主事紫湘,不知公子有什么需要?”

    “在下这里有一道符篆,还请紫湘道友过目。”陆离手一翻就从袖底就变出一张符篆来,那符篆上弥散出一股波动的‘法力’。

    “呃……法符?”

    紫湘接过来惊讶的出声,手触符时更有微微的玄妙感,“不错,果然是蕴含着的法力的上品符篆,未知陆公子是何意?”

    陆离看到了她眼底难掩的讶色,便笑道:“我手里有一些这样的符篆,不知贵楼要不要?”

    “哦哦……公子这符篆是以什么价格给敝楼?”

    “我只是要需一柄法剑来修练,用这符来换吧……”

    “法剑啊,敝店自然是有的,不过……公子这样的符篆,市面上值一百枚元气丹吧,可我们楼中差一点的法剑也要上万丹的,也就是说公子手里最少要有上百张这样的符篆才能换哦……”这是紫湘给的价。

    “哦……那是我打扰了,告辞……”陆离起身稽首,手微微一招,那道还在紫湘手中的符篆就被他凌空摄去。

    紫湘暗运元气想要稳住时,却发现根本是徒劳,那符篆去势不止,轻飘飘就入了陆离手中。

    此子修为竟如此之高?紫湘不由骇然,没看出来啊。

    “贵客稍候,是紫湘唐突了,不知竟是秘境道友当面,真是惭愧,”紫湘脸红的厉害,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出这十六七的少年竟已是先天秘境,民间果然是卧虎藏龙啊……“有话好说,陆公子且留一步。”

    “我这符篆只值一百元气丹的话,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陆公子还个价,生意嘛……”

    陆离一笑,“紫湘道友欺我年幼是吧?呵呵,那我还个价……就500丹吧。”

    “这个……太贵了点,敝楼出200丹。”

    “400,不能再低了。”

    “这样,敝楼再涨点,陆公子再降点,300丹成交如何?”

    “倒不是不能考虑,把你们楼中的好法剑拿来我过过目,要好的,次品不要拿出来浪费我的时间了,我的修为道友也看出来了,当知我眼力深浅。”

    “好,陆公子稍候片刻。”

    须臾,紫湘就取来了一柄法剑,却不是陆离想要那柄。

    陆离连手也没接,蹙了剑眉道:“就这?没更好的了?”

    “啊……有是有,不过,紫湘做不了主,还要拿着陆公子的符篆去见大主事,看他怎么说……”紫湘面现难色。

    “可以。”

    陆离又把那符篆递给了紫湘。

    ……

    ……

    在后楼,紫湘见到了‘藏珍楼’的大主事蒋盛威,她把情况禀明,“大主事,您看这事……”

    蒋盛威是个中年模样的男子,威严很盛,目光灼然,神华内蓄,一看便知他的境界要更高,“这符篆是不错的,内蕴小法阵,要炼制这样一张符是很耗费的法力,值300丹……你拿那柄法剑去给他看吧,咱们的底价嘛,怎么也要他50张这样的符篆才行……”

    “是,大主事,我这就去……”

    “无论成交与否,你套套他的底儿,看他是什么来头儿。”

    “明白。”

    “嗯,去吧。”

    紫湘离开后,蒋盛威才站起了身形,他身量极高,气势雄奇,手指还轻轻搓捻着,似乎那张符篆的气息还遗留在指尖上,嘴里更喃喃自语,“这符篆可不是一般人能炼制出来的,此人必然是得了什么宝藏?”

    心念之间,蒋盛威眼里掠过一丝杀机……杀人夺宝才是最简捷的手段,至于说什么道义礼信之类的,在强者面前什么也不是,规矩规则都是强者制定的,用来约束那些弱者,对于要死人来说,还拥有什么宝藏啊?笑话。

    一瞬间,蒋盛威似有了决断,他迈步出了后堂。

    ……

    ……

    那柄法剑终于出现在了陆离手上,紫湘就在一边看着。

    “公子,如何?”

    “哦……这就是你们的好货?如此笨拙难看一柄剑你们当宝?剑内秘蕴的法力都是新近堆起来的吧?哎……我有点失望啊……”陆离当然不会表现出什么兴趣,而是尽挑缺点说。

    那剑有些丑陋,厚重笨拙且无锋,没有一点剑的轻灵飘逸之形。

    紫湘多少有点尴尬,心说,不这么‘堆’怎么能哄人?这是二次炼制成这个模样的,以前是好看,但普通的不要不要的……炼了些材料,堆了些法力而已,眼力不够深的,自然是看不出其中的玄秘。

    “公子有所不知,此剑乃是上古遗器……”

    “好吧,你们就留着卖给对它有知的人吧,我无知,我不要它……”陆离看出紫湘的尴尬了,便知他们根本识不破此剑真正秘蕴的玄机,当成普通的又二次炼制包装了一番,主要是堆了不少法力,他们就是以法力为卖点。

    “公子,这样吧,你这样的符篆,给一百张就成交,如何?”

    “一百张?”陆离很夸张的一瞪眼,“你当我冤大头啊?”

    “不是的,公子,这剑真心不错,你看这浓郁的法力……也值吧?”

    “算了,我也不和你再说了,50张符篆,换就换,不换拉倒,”陆离也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似乎既嫌剑丑又看中浓郁的法力,是忍痛才给出50张的价。

    “好,成交,”紫湘也没有多言,本来就一件圾垃,十张法符也不值的。

    “未知公子与本州陆氏是……”

    “正是陆氏中人。”

    “哦!”

    ……

    ……

    陆离拿了法剑离开‘藏珍楼’没往回走,而是就近从南城门出了州城,他知道有人盯着自己,似乎要打自己的主意……很好,那就来吧。

    出城的功夫,陆离精纯的神念之力就把‘袖底乾坤’的法剑仔细探查了一番,再炼堆积的材料只能说是上品,但为了堆而堆,使剑完全脱离剑形的难看,只是内蓄的法力很充足,只要瓦解掉剑内的小法阵,法力就能被自己全部汲取,那后来加炼上去的材料就会崩为灰尘,还其原型。

    陆离对于法阵的理解可不是这世界人堪比的强大,神念渗透进去之后,就清楚了那法阵的玄奥,在自己面前,其实它谈不上什么玄奥,瞬间就可以瓦解破坏它。

    于是,陆离释放念力攻击,直接就瓦解了那小法阵,阵中法力崩散,被自己汲取吸收掉,然后催动元气又把那法剑轻轻一震,后来炼上去的材料就一震化灰,纷纷脱落,剑,现出了极普通的原型。

    它普通吗?

    陆离笑了,它怎么可能普通?它的玄奥只是被深深封印着。

    那剑镗上有两个古篆字‘惊仙’。

    名似乎不错……有点狂妄。

    陆离的神念之力继续深入剑的核心至深处,就如同探索一个未知的无尽空间一样,混沌一片,不知其尽头在哪?

    这种现象陆离心里是有数,是自己神魂异力不够,归根结底是自己现在的境界还低,能释放出去的神魂异力还是极其有限的,那神秘的吸引似就在前面,但自己的异力始终无法触及到它……

    最后,陆离收回了神魂异力,等自己再升一阶,到了第四阶‘幽变’时再来探测试试,眼下,先把跟在后面的麻烦解决掉……

    ……

    ……

    在楚州南郊的一疏林小丘上,蒋盛威止住了身形,跟人居然跟丢了?以他先天秘境第三阶‘合神境’巅峰的修为,居然能把一个大活人给跟丢了?

    这叫蒋盛威心头浮起一丝不妥的感觉,世间强者确实有太多,但是进入先天秘境后的强者们大都不会在世俗中抛头露面,他们只会更执着的追求仙道修行,尤其是三阶‘合神境’以上的强大修士更少一些,只有在各大宗门中才能见到更多,这个少年的年龄并不大,难道已经‘合神’?甚至更高?这怎么可能?

    蒋盛威全力铺开‘神念’笼罩方圆千丈的区域,不信你能跑没?

    但是……千丈方圆之内连个鬼影也没有。

    此人如此高明?

    就在蒋盛威惊疑不定时,身后数步却传来了一缕声音。

    “尊驾是藏珍楼中人吧?跟着我是几个意思啊?”

    陆离正悠然立在他身后不远。

    可蒋盛威却惊出一身白毛汗,对方要是出手,自己焉有命在?

    他骇然回首望向这少年。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