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107章 罗浮圣人
大道惊仙 第0107章 罗浮圣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107章罗浮圣人圣人的神念默察万方,基本覆盖整个仙世,只是能叫圣人上心的事太少太少了。

    发生在惊仙峰上的事,不知有几尊圣人在默默关注,尤其陆离那大过圣人的排场,叫圣人们实在感觉面上无光。

    可是人家那个牌面就是好啊,五尊混元至仙道巅峰以上的大妖皇兽,三十六尊太乙金身道巅峰以上的大妖王兽,这简直是令圣人都发指的大排场,哪一尊圣人的座下有这么多太乙金身道不灭金身?

    何况那天外魔狱的太乙金身妖魔是比人族横强十倍的变种,以一抵十啊,这样的实力,直叫整个长生八道的诸圣反思。

    但是天外魔狱那个地方实在了凶险万分,魔族的魔圣们虎视眈眈,就盯着进入魔狱的各方圣人呢,它们的至高策略就是封印圣人,距离上一次魔狱圣人大战过去不知多少亿万年了,那一战真是惊破了圣人的胆,数尊圣人应劫转世,圣宝残缺,有的至今重创口未复,所以仙世的罗浮圣人联手佛第五大圣封印魔狱通道,也是诸圣默认的一件事。

    但等封印之后,诸圣发现唯一通往天外魔狱的通道被罗浮圣人和佛廷给控制了,长生八道的任何一尊圣人都信不过佛门五圣,又怎么敢通过他们的封印去魔狱?去了回不来那就要变成流浪圣人,会被无尽世界的圣人们围追封印,最后的下场是无比凄惨的。

    即使是圣人,离开自己的本源世界也不好混,真正的凶险就随时随刻会出现。

    元始天尊曾气势滔天,在上一交魔狱圣人大战中惊发异彩,可付出的代价是失出了‘盘古幡’,最后他要不舍弃盘古幡怕是本尊都回不来了,经历过那次的大战,元始境界跌落了一阶,失去了冲击中阶圣人的优势……

    即便如此,在大河银仙世中,元始仍是排三前的圣人,除了罗浮圣人、释迦佛君,就要轮到他元始天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但是刚刚发生在三十三天外的一场圣人切磋,‘地藏佛君’大发神威,打的紫阳圣人狂吐圣血,那一刻元始天尊知道,自己第三的位置也保不住了,比这个新晋的地藏佛君,他都没有胜出的把握,竭尽全力怕也是个不分伯仲的结果吧。

    这个地藏佛君真是厉害,新晋圣人就踏入了圣人二阶‘圣宗境’,就是圣人中的宗师啊。

    罗浮宫中,罗浮圣人九丈法躯安然端坐。

    他座下唯一的‘真王准圣’罗九幽还是他罗氏一族最天才,是他玄孙辈的,一直大力培养,总算没辜负圣人的眷顾,修成真王境,但他只是后晋的真王准圣,和天廷‘四御’这种老牌真王是不能比的,也就和紫阳玉虚府的唯一准圣‘紫气真王’差不多吧。

    这罗九幽号称‘九幽真王’,是罗浮圣人座下掌总幽冥殿诸事的王者,圣人不理琐事,自然都是他做主。

    此时,九幽真王面色沉凝,恭身道:“老祖宗,那天蓬卞庄怕得不了好呀。”

    罗浮圣人道:“这个锅天蓬不背的话,玉虚真王都不好交待,也怪他自己,试人家什么底子?那天蓬本就有些私念,不为己用就要排斥,但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底蕴?本尊现在知道那叮了老君玲珑宝塔的一剑,真是陆离啊!”

    “是他?可那一剑似乎没起什么作用,只是……”九幽真王一震。

    “呵呵……你呀,还看不出来?那一剑只是表个态,是为引‘盘古’开天斧出来的,这才是他的根底。”

    “……”九幽真王恍悟过来,“真是这般,这个陆离,我们要交好了啊……”

    罗浮圣人微微一笑,“你比那个紫气真王聪明多了,他和天蓬一样愚蠢,本圣真想不通他是怎么修至真王准王境的。”

    在罗浮圣人眼中,紫气真王竟是如此不堪。

    九幽真王道:“老祖宗,那紫气真王也是玉氏呢,这事就是玉氏小辈挑起的,最后紫阳圣人暴怒,拿玉氏一脉开刀,就是对紫气真王的最终告诫吧。”

    “是啊,毕竟他是紫玉宫座下唯一真王准圣,废是不会废掉的,紫阳圣人也舍不得,但必然狠狠的敲打他。”

    “老祖宗,天蓬卞庄也是玉虚真王座下唯一太乙金仙,这次……”

    九幽真王也觉得天蓬艰难了,但他考虑的是怎么处理和陆离以及玉虚真王的关系,这其中的微妙还要听老祖宗授意。

    罗浮圣人的目光望向紫微星垣,微微一叹,“玉虚真王啊,被愚蠢的天蓬遭来一劫,这一劫他怎么过,要看他是什么态度了。”

    “那我们……”

    “九幽啊,如果在玉虚真王和陆离之间选一个为盟友,你会选谁啊?”

    “老祖宗,九幽选陆离!”

    “……”

    罗浮圣人一笑,“下界上来一个叫‘鬼爷’的,你可知其来历?”

    “回老祖宗,这个鬼爷乃是陆离出入道时的至交。”

    罗浮微微颌首,阖目入静了。

    九幽真王恭身稽首退出,他知道圣人点出鬼爷是什么意思。

    鬼爷是吧?很好,就培养你喽。

    ……

    ……

    云渺宫,昔日极盛的长生八道之一,如今极是式微,但云渺宫所在的仙山仍是仙世超品质的,这是长生八道才能占有的仙山,哪怕圣人转世去了,仙世天廷又或其它宗门也不敢来人家总舵山门撒野,谁知道云渺神道圣母留下多少后手?圣人都不敢轻易试探。

    只是比起其它七宗来,云渺宫失了圣人这个最大倚仗,但是云渺宫还准圣真王坐镇的。

    云渺宫不仅有准圣真王,还有两尊,一尊是昔世老真王,一尊是万年内新晋的准圣,再出真王的云渺宫也令人瓜目相看,但始终是失去了圣人,甚至有一些大仙们猜测,云渺宫新晋真王会不会是神道圣母转世归来的‘本尊’啊?

    毕竟,真王境可不是那么容易修成的。

    但这个推测又很难成立,为什么呢?因为新晋升的真王,曾是神道圣母的关门小弟子……

    “大师姐,那尧珺淮因何被打入神道炼狱?”

    只有新晋真王顾珺怀敢问坐镇云渺宫的大真王准圣梁珺彦这样的话。

    梁珺彦是很古老的真王准圣了,无限接近巅峰圆满境,那就是半圣人啊,能和玉虚真王比肩的高度,真就差那么一丁点了。

    面对小师妹顾珺怀的‘质问’,梁珺怀不置可否。

    “此事,我自有主张,你莫要多问。”

    “师姐,这个尧珺淮可是下界上来最出色的门人,没有之一,短短几百年她就修成了半步太乙,打入炼狱可惜了吧?”

    “此女不是安份的主儿,与惊仙道中人素有往来,玉虚府那边纠集五宗诸仙,又得紫气真王授意,由玉慎翁出面,把天蓬卞庄也逼出来为他们站台,这是要覆灭那惊仙道,我们此时不把尧珺淮关起来,让她去惹事啊……”

    这师姊妹二人还正在为此事争论时,外界已经闹的地覆天翻,一波波消息传回来,颠覆了大师姐梁珺彦的认知。

    什么?

    地藏王修成了地藏佛君?还上三十三天去替惊仙道的找紫阳圣人讨说法了?

    什么?

    地藏佛君把紫阳圣人打吐血了?

    新晋圣人这么猛啊?

    “师姐,放人吧。”

    “……”

    梁珺彦也是尴尬了,挥了挥手,意思你去放人好了,我就不出面了,这事逆转的有点神奇啊,那个惊仙道还要搞好关系呀,那个陆离也不知尧珺淮认不认识?汗……

    这一瞬间,梁珺彦的想法直接就转变了,虽说云渺宫失了圣人,但是神道圣母曾于普陀圣音圣母是有一份恩情的,关键时候请圣音圣母出来说句话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请托终极只有一次,因果一还一报,这么珍贵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怎么敢用啊?

    换个说法,云渺宫一直被其它七宗孤立,也就普陀至仙门稍微走的宾一些,但遭逢大立场时普陀至仙门也会先考虑他们自己呀,所以说云渺宫急需有一个伸出援手的道盟支持一下,以改变眼前的窘境。

    毫无疑问的说,这个‘惊仙道’就是最合格的目标,尤其宫中下界上来的‘五珺’和惊仙道在人间世就有盟议呢。

    须臾,顾珺怀把尧珺淮带入了真王大殿,与梁珺彦相见。

    其实她只是给禁锢了自由,不叫她出来,倒没有炼刑加身,梁珺彦当然舍不得那么对优秀的弟子门人,只是做个样子,万一惊仙道被灭了,玉虚府等五宗找上门来清算五珺,她也有个说法不是?

    但是现在的形势直接逆转,这一手准备可以废掉了。

    顾珺怀自然向尧珺淮解释了大真王梁珺彦的用心,其实是出于对尧珺淮的一种保护。

    不过,仍需安抚她一下,故此梁珺彦亲自开口,“叫你受委屈了。”

    “准圣人是为了保护弟子,何来委屈一说?”

    尧珺淮心里跟明镜似的,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当然不会怨怪梁珺彦。

    “外界的事,你已知晓了吧?”

    “珺怀真王和弟子说了。”尧珺淮也是猜到一些,若不是事态有了转变,自己不会这么快给放出来的,陆离他失踪了几百年,这是终于回来了吧?

    就在这时,云渺九大仙之一的丘珺玄出现在真王大殿上,她是混元至仙中期境的修为,神道圣母的第四弟子。

    紧跟着丘珺玄之后,行二的罗珺素、行三的白珺棠都进到殿来。

    她们就是云渺宫三大混元至仙,罗珺素、白珺棠的境界比丘珺玄更高一些,前者是巅峰境,后者是后期境。

    “出什么事了?”

    梁珺彦一看便知有什么大事发生,不然她们三个不会一块出现。

    “大师姐,惊仙道宗主浪番云传来‘惊仙符’说,三日后,惊仙道太上宗祖陆离会来云渺宫论道。”

    “什么?要来论道?”

    这可是个很惊动的消息啊,宗门符诏一出,仙世皆知,很不低调的说,惊仙道这是什么意思?

    师姊妹五个不由面面相觑。

    白珺棠道:“莫不是因为这次事件,我们云渺宫没有声援或干预,那陆离来寻麻烦的?”

    说这话时,她们的目光不由都望向了尧珺淮。

    没有圣人坐镇的云渺宫,现在可扛不住‘惊仙道’的欲加之罪啊,毕竟连紫阳圣人都被地藏佛君给打吐血了,这次事件中惊仙道那边最出彩的不是陆离,而是那个小女孩儿,喊地藏佛君‘秃瓢’的小女孩儿,圣人她都没放在眼里,大放厥词说什么我阿爹前世如何如何,又喊地藏佛君上三十三天去和紫阳圣人做了一场,做的紫圣面子全失。

    这要是来云渺宫寻事,谁扛得住啊?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