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017章 大老爷要清理门户!
大道惊仙 第0017章 大老爷要清理门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鬼爷归来,无视中堂殿顶的那个大窟窿。

    他的脸也变的嫩如婴孩,真正的白发童颜,这是一种仙态。

    入了堂厅的鬼爷,对着陆离就是一个躬身礼敬。

    “老夫一朝开悟,皆小友所赐,当受一礼。”

    “……”

    陆离真坐着没动,安然受之,他多大的一颗心脏啊?他是由仙谪凡的那种神秘存在,任何一个凡人或半仙,他真没太当回事。

    而他在还魂庄的‘论道’其实是‘传道’,至于谁能听进去受益,或听不进去哧之以鼻,他都无所谓。

    他拿出来的是诚意,是真正的‘仙缘’,当打对面你都撞不上这仙缘,还能怨谁?

    鬼爷就是受益者,不愧是拥有大天赋大智慧的老家伙,悟性果然高,关键是运气正,正在哪?正在他信了陆离说的话,信了才去深思的,深思才得悟的啊,对陆离所说那些当耳旁风的,又怎么会去深思?

    此时的鬼爷,不仅旧伤尽癒,修为更是暴涨了不知多少倍,巅峰境和大圆满是两个境界,相差至少十多倍的。

    现在的鬼爷比之前他自己真是强了有十多倍不止。

    陆离面对此时的鬼爷,才真正感觉到了一股磅礴浩荡的压力,这是境界上差距造成的。

    鬼爷举手投足或一个眼神,都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道意,他都不需要刻意释放造虚圆满的威势出来,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强。

    他的半个人已经融进了天地之间,所以属于他的一切似是浑然天成,这就叫半仙,是凡人根本不能相抗衡的无上存在。

    哪怕陆离的神魂境界其实是半仙级的,但承载他神魂的渣体却太逊色,制约了他神魂的完全发挥。

    所以此时的陆离也须承认,和此时此刻的鬼爷有了一些差距,哪怕鬼爷这样的强大神魂也不能灭了他,但他肯定战胜不了鬼爷了。

    要想和现在的鬼爷抗衡,陆离认为自己至少要再晋升一个境界,达到五阶‘冲霄境’的高度才可以。

    但他没有再次改造渣体到四阶‘幽变境’的极致时,他是不会急着提升境界的,那只会留下无穷后患,所以他并不着急。

    鬼爷,现在是友非敌,这一点,陆离还是能认得清的。

    灵姑此刻起身,居然能站起来了,对鬼爷施礼,“恭喜鬼爷,百尺高竿,再进一步。”

    “丫头,你坐,看样子刚刚他汲取掉了你本源深处残留的仙气?”鬼爷的眼力也又精深了不知多少。

    “是,陆小兄有鬼神难测的奇绝手段,灵姑敬佩无比,那道重创我的仙气被汲取掉,好似压在心头上的巨石搬开了一样,浑身上下都轻松无比,再没有给死神笼罩的阴霾之感了。”

    “呵呵,这个小子不得了,老夫最大的缘法就是遇上他啊,现在看来还真应验了,哈哈哈!”

    鬼爷笑的极其舒畅。

    只等鬼爷重新归座对陆离道:“你先回一趟陆府吧,老夫刚刚生出感应,你陆氏那位大老爷回府了,怕是也为了三元上仙的秘藏而来的吧,他这次肯定代表一部分大魏帝廷的,然而三元上仙的秘藏出世,大魏帝廷不会只来他一个侯爷。”

    “哦?”

    陆离的目光转向堂外,心中一直存在的那一丝不妥之感就此消失,呃,那道所谓的小小危机是大伯带来的吗?

    这么一琢磨,陆离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知道大伯一直很看中大兄陆慎,这次府中发生的废大兄的事,大伯可能要发作。

    “也好,我便回陆府一趟,鬼峡中三元秘藏的事,也不是三五日就能见分晓的,我们回头再计议。”

    “嗯,你去吧,老夫和灵姑谈谈万年奇珍收集的事,你那边事了便来庄上。”

    “好。”

    陆离起身,朝鬼爷和灵姑再次稽首,人便飘然离开了还魂庄。

    ……

    ……

    楚州,陆府。

    正堂上,老太太和二老爷那些妾室都在,堂上端坐着大老爷陆玑、二老爷陆衡,两侧侍立着陆氏的子嗣们。

    这次随同陆玑回到楚州的还有他的长子陆仁、次子陆义、三子陆勇,他们有一个牛叉老子,所所个个都是先天秘境,最低的老三陆勇都是二阶‘凝元境’,老二陆义是三阶‘合神境’,老大陆仁居然是四阶‘幽变境’,陆氏真正的英才,都集结在陆玑这边呢。

    陆玑领着三个优秀的儿子回楚州可不是为接老太太入京的,正如鬼爷推测的那样,他是代表大魏帝廷来的,但这次的事太重大,他也不是主事之人,帝廷派出了四皇子卢玄、六公主卢真居中做主的,如今这两位皇嗣正在楚州巡抚府上,而且带来的也不止一侯,陆玑只是其中之一,帝廷这次派来一公四侯跟随卢玄卢真来争夺‘三元上仙’的秘藏。

    而楚州边境已经被大魏十万禁军封锁,以镇慑宵小,但这并不能阻止其它六大皇室和‘长生八道’的大修士进入。

    大修士们都能御宝飞行,蹈空踏虚而至,根本是封锁不住的,大魏也不会倾力封禁,那样会得罪六大帝廷,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有‘一公’随来坐镇,已经非常震怖了,因为在帝廷被封公的存在,那是人世间最巅顶的‘半仙’,也就是‘造虚大圆满’境界的终极大修士,半步仙人,就和现在的鬼爷一样。

    北阴山骤现的‘造虚之光’惊动的人远不止天岳宗主和陆玑他们两个,楚州巡抚府上的一公三侯及四皇子卢玄,六公主卢真全都被惊动了,他们也是久久无言,不过,对大魏来说是件好事,这一尊新诞生的半仙是他们大魏人啊。

    不过这数十年来天下人皆知‘鬼爷’是什么脾性,哪怕大魏帝廷也没准备拉拢这个人入朝封公,他根本不尿你的,再说他是‘罗浮幽冥殿’的出身,更不可能入大魏帝廷效力,哪怕他是大魏人也不会。

    陆玑本来是荣归故里,但回到楚州的两个见闻真让他怒不可遏,第一,就是得知了自己看好的陆慎被废的消息,第二,是亲眼看到了那冲霄入云的‘造虚之光’出现,偏偏这个新半仙还是自己一直看不上眼甚至有些鄙视的楚州鬼爷。

    在进入北荒鬼峡之前,陆玑肯定要回陆府先见见生母老太太的,这是人之常情,四皇子和六公主也是允了的。

    而此时此刻,陆玑可以说是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儿。

    陆慎居然被废了,他也去见了一面,现在的陆慎基本是生不如死,被废的太彻底了,‘斩肢夺海’啊,这手段,绝逼的歹毒。

    还有一口气的陆慎,其实就是一具躺尸,连行尸走肉都算不上,因为他双臂齐肘而断、双腿齐膝而断,如何行走?

    坐在大堂上的陆玑,满脑子都是陆慎凄惨的躺姿,人更是神智错乱了,打击太大,疯掉了。

    陆玑现在就恨不能一掌把废掉陆慎的那个陆小八拍成碎粉灰渣。

    哪怕他极力克制着,杀机还是从他眼睛里迸出来。

    “老二啊,你生了个好畜生!”

    “大兄此言……”

    陆衡就知道,这个事老大一但得知,必然要暴怒的,所以陆离之前说不去京城,他是非常同意的。

    但是老大突然回到了楚州,倒是叫陆衡万万没有想到,因为之前根本没有消息。

    当然,若不是北荒鬼峡出了‘三元秘藏’,陆玑肯定不会再回楚州的。

    “你闭嘴吧,打发人把那个畜生叫回来,本侯要见见这个废掉我陆氏英才的好畜生,看看他到底是什么鬼物?”陆玑言语中带出的戾气杀机,已经被厅堂中所有人感觉到了。

    其中几位陆慎的同母嫡兄弟姊妹就一齐出列跪倒。

    “肯请大伯为侄儿大兄做主,他太惨了啊。”

    “是啊,大伯,还有侄女的生母,也是被那个畜生逼着父亲大人休掉的,他简直是畜生中的大畜生,该当活剐。”

    “大伯,请为侄儿侄女们做主……”

    “……呜,大伯啊……”

    “……”

    四五个陆慎的嫡兄弟姊妹一齐哭诉告状。

    陆衡都眼呆了,府中的嫡庶之争已经演变到生杀夺命的程度了啊?这些子嗣……居然都恨的陆离欲死不能的。

    想想也是,大兄被残,生母被休,对他们来说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

    不恨?

    不恨那是假的,只是没人出来替他们做主,他们都在那儿憋着呢,但凡有一丝弄死陆离的机会,怕是他们都不会放过吧?

    而大老爷陆玑很明显要拿陆小八开刀,他们还能不出来给添一把火啊?

    陆衡的心都在颤抖了,急急开声道:“兄长,衡一脉已经毁掉一个英才了,难道还要再毁掉一个吗?”

    陆玑却冷哼一声,“这畜生对自己血脉亲兄都下得了这般歹手,留着他给我们陆氏惹灭门之祸吗?你几十岁的人了,居然如此的天真?他以庶废嫡,谁给他的胆子?他想做什么?畜生一样的东西,本侯必然为我陆氏清理这个祸根。”

    “兄长……”陆衡都快哭了,他现在全部指望都在小八身上呢,这要是被大兄灭了他,自己还能指望哪个?

    “你不要再说了,你性子软弱,连自己子嗣都管不了,陆族交在你手中更是大谬,你辞出族长吧,由你大侄子陆仁担任。”陆玑一句就剥夺了弟弟陆衡的族长身份。

    而陆仁、陆义、陆勇三人都不拿正眼看这个二叔的,在他们眼中,这个二叔就是个废物。

    “父亲……”那陆仁此时起身,“儿听闻我陆氏在楚州城外的‘紫丘庄’现在给了那个小畜生,那可是父亲大人您昔日的潜修之地,孩儿这就走一趟紫丘庄,先把庄子收回,拿下那畜生的婢女们治了罪。”

    “嗯,你去吧!”

    陆玑非常同意长子的提议,陆小八这个畜生一定要收拾的干干净净,替陆慎报这个仇。

    恍惚间,陆衡从大兄陆玑脸上看到了陆慎的影子,当年有人说陆慎这孩子长的象他大伯,自己还没往心里去,毕竟是一家人嘛,但大兄对这个逆子这般维护,难道是另有隐情不成?

    他又想起休妻时,结发之妻咬牙切齿说的一句话,‘陆衡,有人会为我做主,你会后悔的’。

    当时,陆衡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所指。

    今时此日,陆衡突好象悟通了一些曾经隐隐约约的辛秘。

    但是……那可能吗?

    望着大兄陆玑脸孔的陆衡,越看就越发现他和陆慎几乎是一个模子里脱印出来的,天呐……难道……

    陆衡死死攥紧着拳,心里却在滴血,他神魂不属的怔呆了,连陆仁出府要去收拾紫丘庄也没有出言阻止,其实他也阻止不了。

    倒是老太太,这时候微叹了一声,“老大啊,他毕竟是你亲兄弟,他性子软弱,又如何能管了那小畜生?”

    陆玑倒也是个孝顺的,对老母亲微微欠身道:“母亲,孩儿心中有数,您无须挂怀。”

    “母亲,您与大兄讲讲,小八他……”陆衡似看到了新的希望,对母亲开言。

    哪知老太太把头扭开,哼了一声,“我说什么?那个小畜生还折腾的不够?骂我主家不正,逼你休了太太,擅自废残了他亲兄,他简直是猪狗不如,我要讲的就是让你大哥清理门户,让他到祖祠去磕头认罪,你大兄说的没错,他就是个祸根,就是陆氏的灾星,早死了早安份,再叫他祸害下去,陆氏整族要跟着遭殃呐!”

    老太太的话等于判了陆离的死刑。

    陆衡气息一泄,软软瘫在椅子上,差点没晕过去。

    完了,原来老太太也盼着陆离死呢。

    而窝在老太太身边的二少爷陆宝这时小声说,“大伯,我、我娘还能回府吗?”

    呃,这个话……叫老太太也蹙了眉锋。

    休妻岂能再回府上?笑话了啊,天大的笑话,陆府的脸面还要不要?

    哪知陆玑道:“你父亲休妻了吗?没有的事,你母亲只是回娘家看一看,过些日子会回来的……”

    啊?

    陆衡没有休妻吗?

    连老太太也怔住了,随即反应过来,便道:“谁说你嫌给休了?下面人谁再乱嚼舌根子,乱棍打死!”

    老太太一语定性,陆衡没休过妻,因为大老爷陆玑一句,这就给平反了。

    就在陆衡自己都惊呆的这时,外而传来一声笑。

    “楚侯是来给你那个私生子出气的?嘿嘿。”

    声音是陆离的。

    这句话,炸的整个大堂嗡嗡作响。

    私生子?指谁?

    陆慎吗?

    陆玑的脸色剧变,杀机猛然暴发。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