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27章 一夜天崩
大道惊仙 第0427章 一夜天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27章一夜天崩死了的人又活了,活着的人却死了。

    小国舅和老太监的事很快就被传开,京城内外不少人得知……而羲王又成了被瞩目的那个。

    紫虚观就开设在京城外三十里最高的紫阳峰上,紫虚观的正名‘紫虚正阳道场’。

    但是自从‘羲王’这个人出现,紫虚观就似乎失去了‘国宗’应有的待遇,紫虚老道这位‘国师’也倍受置疑,因为皇太后的‘失魂症’他下了断言,治不好的……可是‘羲王’就把皇太后给治好了。

    接着就是皇帝陛下亲封‘大国师’给羲王陆离。

    ‘国师’‘大国师’,这就一目了然了吧?在国师前缀一个‘大’字,就是对前‘国师’紫虚道人的否定。

    无疑‘羲王’一系就成了‘紫虚道场’的潜在对立者。

    羲王是皇亲国戚啊,娶了‘长平公主’梁珏,更与当朝权贵徐淮道姻亲,他女儿徐秀雯是羲王右夫人。

    现任宰相‘明陵浩’估计要下台了,近日皇宫中有风声放出,徐淮道复相可能性极大。

    老徐是被称为‘奸相’的大人物,顶了一头的骂名,其实他本人并不坏,只是他的儿子们太坏了,老徐如果肯大义灭亲,就不会收获骂名,但是老徐也是当‘爹’的,不可能就灭了自己的儿子啊,所以被骂的臭不可闻。

    实际上哪一位的权臣的子嗣不做点恶事呢?毕竟他们有了特权,这种权势会惯坏人的,你不做?你下面人帮你做啊,那叫一个防不胜防,但是骂名肯定都是你的,因为你是主子,下面的人是奴役,不是你这个主子指使,奴役岂会胡来?

    就好象老徐的儿子做了坏事,骂名全落到了老徐头上,因为子不教、父之过,你没有教好你的儿子,大责任就是你的。

    老徐你要流芳千古,就大义灭亲吧,你要遗臭万年,就护好你做恶的子嗣。

    至于别人还真不敢替老徐做这个主,你替他灭了他家儿子,你就是老徐的死仇大敌,以老徐在朝中的威望人脉根基来说,能做他对手的寥寥无几,何况老徐是连皇帝都要敬重几分的三朝元老。

    明陵浩明相也算二朝元老了,但和老徐比还嫩了一点,论威望论才能论手段他都弱于老徐,他子嗣也不比老徐的差,该做的狗屁倒灶的事一桩也不少,但他的骂名却没有老徐的大,因为在这方面他做的比老徐好,更狡猾一些吧。

    本来明相以为老徐不可能再复相了,可谁知就蹦出一个‘羲王’来,搅的大好形势一夜之间被扭转的面目全非。

    今日听闻小国舅起死回生一事,闻者皆惊啊。

    夜里,紫虚正阳道场的紫虚老道登门拜访‘明相’明陵浩。

    别的不论,只是这样的人物肯登门,就是一种立场态度的表明,所以‘明相’立即亲自相迎。

    他若能与‘国师’紫虚老道结盟,即便保不住‘宰相’,也不会被踢出‘枢政阁’的,一个枢相还是妥妥的能坐定吧?

    ‘枢政阁’首辅是‘宰相’,次辅是‘枢相’,‘枢政阁平章事’都被称为‘枢相’的。

    “北蛮霸廷起40万大军叩边,欲南下中土,犯我‘北境九府十六关’,此非常时期也,国师还需鼎力相助啊……北蛮廷有大禅寺做为国宗,秃贼们不乏武道高手,不少在北蛮军中出任将领,道长正阳道场既为我大梁国宗,亦当效仿之……”

    明相抛出这个提议,就是要进一步坐实与紫虚正阳道场的合作。

    此前,紫虚正阳道场的弟子并未有多少真正涉足大梁军方的高级将领,明陵浩这次隐晦的告诉紫虚老道,我会保荐你的人走上领军的重要位置,徐淮道要拿枢政权,我们争不过,但我们可以交换一些大梁军的统兵位置,尤其在战争期间,统兵权才是更实际的大权啊,论文治自己真及不上徐淮道,但论武功自己就绝对在他之上。

    明陵浩是大梁第一个被冠以‘文武双全’的大才相公,最终官居一品,执首辅治权,可谓光宗耀祖,一时无二。

    也就是徐淮道能压他一头,除了这位,大梁官场上他明陵浩堪第一人。

    紫虚老道捋髯颌首,“明相,羲王此人……你如何看啊?”

    “此人……真看不透啊,他连皇帝的面子也不给,今日小国舅一事,他又得罪了皇后……而且足不出府,日夜沉于逸乐之中,似是阴阳合道的一种修法,毕竟羲王府美婢都一个个晋升了‘化炁境’,简直是……道长有以教我?”

    紫虚老道苦笑摇头,“贫道也不知其根底,我那个弟子徐秀雯以前也对贫道甚是恭敬,如今晋阶‘半仙’与贫道平起平坐了,也显出了大家风范,倒没有对贫道如何,但再未登过山门道场……”

    明陵浩捋须怔言,“半仙啊……”

    他自己也已经跨进了‘化炁境’的,苦悟之下也达化炁第五重了,但似乎再难有突破,距离半仙还有几重境的修行,在他看来基本是没有什么指望了,半仙啊,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的一种境界,想触摸仙门?太难太难了。

    他又道:“那羲王怕真不好惹,道长也知皇帝身边那个老太监,半仙境啊,说没就没了……”

    紫虚老道深以为然,不由点头,“那老阴私一身修为极为恐怖,绝不在贫道之下,只是……实在想不通,那羲王动用了什么雷霆霹雳般的手段,就将其摆平,想想此人……也真是可怕,”

    “据闻道场上任宗主曾留下一件大法器,道长若催动此法器,也不能与那羲王一战?”

    说道师尊留下的那件至宝,紫虚老道脸上有了一丝得色,但仍沉凝道:“羲王深不可测,纵有大法宝为我所用,贫道最多也只有五分把握保持不败之局,甚至……”

    他看出明陵浩的心思了,怕是想铲除那个‘羲王’,却要拿自己去做这个急先锋。

    紫虚老道也不是没脑子货,会被谁拿去当刀使,所以他不会大包大揽,既不示弱,也不言强,这样的话,明陵浩做想这件事就要拿出他的‘诚意’来,别想躲在后面坐收渔利,那不可能。

    明陵浩立即道:“无十成把握,此人动不得啊,还须重长计议……”

    “正是!”

    紫虚是化外人,对争锋胜负之事要淡的多,正好顺坡下驴。

    明陵浩话锋一转,“另二宗,有否与正阳道场合作的可能?”

    其实谁都知道,同行是冤家,大梁三宗,从没听过他们之间交好的,明争暗斗倒是时时都有,不过在大利益面前的临时合作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有足够心动的利益就行啊。

    “明相大可一试,紫虚道场这边的底限是,不损道场利益皆有得一谈。”

    “甚好,要的就是道长这句话,饮甚!”

    “好说!”

    ---

    皇宫,紫宸殿。

    已三更,仍灯火通明,照的有如白昼。

    殿外禁卫森严。

    殿内却只有两个人,皇帝梁广,太师徐淮道。

    “……40万大军叩边犯关,欲拿下我北境九府十六关,北蛮子这是要大干啊……”

    今日事多,本来收到北境军情急报,恰逢小国舅丧命一事,折腾了半天,回宫后皇帝又召集重臣议了半宿,末了还留下最信重的徐太师说话,他已经决定起复徐淮道了,所以头等重事肯定与老徐先议,明陵浩次之。

    “陛下啊,有无发现,这次急报军情,与西南匪乱急报不分先后……”

    国朝西南有巨匪‘甘敬’聚众数十万,自号‘川王’,已割治了西川数千里的疆域,俨然一方诸侯强王,与东南的吴兴更是遥相呼应,对大梁帝国造成了奇巨内患,西南的甘敬,东南的吴兴,这是两大巨匪,都划疆而治了,已难剿灭。

    皇帝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太师,你是说……西南甘敬与北蛮廷有了暗盟?”

    “哎……就怕不止如此,还要加上东南的吴兴啊,明日且看看吧,若东南军情急报也入京,必然是三方会盟了。”

    “三方会盟?齐入中土?”

    皇帝终于色变,那大梁岂不要崩溃?如何以一敌三?

    “明陵浩罪该万死啊,五年划江而治,借以整军,但同样是给了巨匪生养之息,这才三年,匪已成患,真到了五年,国体何存?”徐淮道当然不忘了这时候把大帽子扣在政敌脑袋上去。

    明陵浩一上台就提出了‘五年大治策略’,就是收住了东西剿匪大计,改划江分治五年,一方面恢复大梁军备元气,重整军心,稳固中枢,一方面平息当时连年征战怨声载道的民怨,一时间威望大涨,超越了徐淮道,可谁知是埋下了崩国巨祸。

    皇帝晃了两晃,差点没栽倒在地,死死攥着的拳已经泛青,这时候真恨不能一刀劈了明陵浩。

    “明贼误国,明贼误国啊……”

    皇帝的这句话,在天亮前就传到了明陵浩的明相府中。

    宰相在皇帝嘴里变成了‘贼’时,可谓宠信尽失。

    收到秘报的明陵浩早朝时没有出现。

    早朝正议明陵浩‘去相’期间,却传来急报。

    “……南城外水师大营,百舰起帆,明帅旗高悬,顺金帝河南下了……”

    轰!

    朝堂炸了。

    明陵浩跑了?反了?

    皇帝怒拍龙案,“传朕旨意,明陵浩率水师叛国,派出龙武骑军,沿河追赶,宣昭水师官兵内情,绝不能让他去和东南吴兴狗贼汇合,明贼,朕要诛尔九族……派朕的‘龙禁卫’,将明贼族人一网成擒,敢反抗者,当场诛杀!”

    “报……”

    “奏上来。”

    “……东南紧急军情,东南吴兴起30万大军,已克许州,分兵两路,兵锋直指‘霸州’‘天阳关’……”

    “啊……”

    天阳关乃大梁东南门户所在,一但丢失,中土再无险可守,数日之后吴军将兵临帝京城下啊。

    “报……”

    “……”

    “西南方向‘卢州’失守,西南甘敬统率35万大军,直接‘虎阳关’……”

    呃?

    完了,虎阳关若失,大梁西南屏障优势尽没,十日之后甘军将进入帝京。

    “报……”

    皇帝心都绿了,还报尼玛格碧啊?都这样了……

    “讲……”

    “北境‘天狼关’‘天熊关’‘天蟒关’‘天鹰关’皆失,北蛮重兵直指北境第一关‘天虎关’……”

    艹,十六关丢了四个了?

    天虎关再丢了,北境九府就如同赤果果寸缕不着的美人儿等着北蛮子去享用了,根本无多少抗力。

    突然,皇帝梁广感觉‘大梁’的天在一夜之间崩裂了。

    是的,就在一夜之间。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