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26章 坑死
大道惊仙 第0426章 坑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26章坑死打发了小徐侯离开,陆离才坐起来饮了杯茶。

    嗯,感脚不错呢,凡人的生活感受太久远了,久远到他都要忘了吃饭饮茶是什么滋味呢。

    这几日与两位娇妻一堆美婢就堆在府中享受人间烟火了,真心很迷醉啊。

    梁珏的温柔如水,秀雯的热情似火,都予他非常细致的体验,他也没有用阴阳秘契共参的心态和她们做,而是纯纯粹粹的情感方式交流,再一次回到‘人间’不得好好品味一番人生的百味吗?

    平凡中最见真趣,平凡可能收获真知。

    “让我说啊,岳丈也是个俗人……”陆离放下茶杯,微笑对徐秀雯道。

    “汗……阿爹知道你这般评说他,怕要与你罚酒了呢?”

    “呵呵……人生如酒啊,醉了无忧醒着愁,或许只有喝醉了,岳丈这样的人才能获得最舒坦的一种享受,其它任何时候都舒坦不了呢,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其实啊,人有人的愁,仙有仙的忧,都是一样的……”

    “呃,夫君,仙的事你也知道?”

    梁珏惊奇的问,即使知道自己夫君不得了,却还是不相信他能‘通神晓仙’,这简直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是不可能。

    “仙人也是‘人’,圣人还是‘人’,人为了柴米油盐愁,仙为了没有仙丹愁,圣人就更苦恼了,圣人们修行所需要的修资更为稀缺,愁的脑袋上都没毛了呢……”

    “哦,难怪有那么多秃子呢……”梁珏还点头呢。

    徐秀雯噗哧一笑,“姐姐,你甭听他瞎说,头上没毛的那是禅修……”

    “……”

    “哈哈,难道大梁境内没有禅修的佛教高人?”

    “少一些吧,京城就有呢,北面蛮人霸廷之世以大禅寺为国宗,我们这边以三道宗门为主的……”

    陆离这边攥住梁珏的纤手,他挺喜欢这个文静雅致的公主,安安静静的,真好,绝对是喝茶的最佳茶侣啊,那啥也挺好,她那个大长腿美婢尤其是给力,修行天赋极佳,是自己最近两日培养出来的又一尊人间‘半仙’。

    说出去都没人信,就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婢,怎么就成了‘半仙’啊?

    再说徐秀雯身边的八婢,一个个都入了‘炼形化炁’境,统统的大高手了,简直是叫人弹飞眼球啊。

    搁在朝廷中,‘炼形化炁’的大高手那必须得封‘公’啊,封‘侯’都说不过去呢。

    就这座‘羲王府’的大高手就一堆了,封的过来啊?

    梁珏被夫君攥着手,也不抽出来,哪怕在徐秀雯面前也不算了,毕竟昨儿个夜里被可恶的夫君给一锅‘烩’了啊,那拉拉手什么的又算什么呢?根本就不叫个事呗。

    也不知是哪个坏了心眼子的奴婢或小太监,给夫君起了个绰号叫‘驴头驸马’,真真是……活腻味了啊。

    陆离闲散惯了,在府中他只着一袭素白的柔袍,里头自然是清洁溜溜的,脚丫子更是光着,那张竹椅榻足够长,他半仰在上面舒适的很,脚丫子吹着清凉的风,那叫一个畅意舒怀啊。

    两位公主夫人对夫君的不羁个性也不说嘴,千依百顺的,陆离真要光着腚趴这晒太阳,她们怕也没啥意见的,只会叫美婢们封了园了,不许闲杂人等进入罢了。

    这种醉卧美人膝的平凡生活也是很有趣的啊。

    突然,园子外门口传来急切的声音,好象是有个尖细嗓音的太监有急事要禀报入来,却被美婢拦在外面。

    就羲王府的美婢来说,就是皇帝身边的太监也不放眼里,该拦就拦着,敢闯?捶不死你呢,试试?

    大长腿梁天惠微俯身对长平公主梁珏道:“夫人,是皇后娘娘身边的老监魏栋。”

    “他来做什么?”梁珏秀眉一蹙,但知道这个老太监是母后身边的忠狗,一般不会出动,但凡出现就必有大事,心念及此就微微摆了下手,“放进来吧……”

    “是……”

    梁天惠一步到跨到了园门处,以她的修为来说就也不算什么,小小的移形换位罢了,是‘羲王’亲自传给自己的呢。

    “老公公有什么事?”

    染天惠美眸注视下,老太监心魂一抖,好家伙……公主身边这位大长腿美婢这是……‘炼形化炁’了啊?天呐,羲王这也太牛了啊,随便指定一个就能飞天入地的,这这这……他忙躬了三分腰,“惠侍卫长,老奴有礼了……”

    梁天惠如今是‘羲王府’的侍卫队大统领,其本人的修为就……不说了,哎,一提真是两眼的泪,只能尊称人家了。

    “不必,说事!”

    梁天惠对谁都是一付冷脸,冰山一样,只有在‘驴头驸马’面前才冰山解冻、大地回春。

    “是国舅爷……怕是不行了,皇后娘娘传谕给公主……想请驸……哦不是,想请羲王去给看一眼……”

    “国舅爷?哪一位啊?”

    梁天惠可是知道皇后娘娘兄弟好几个呢,都是国舅爷,你说的老几啊?

    “是小国舅爷……”

    “自己进去和公主说吧……”梁天惠这才放行。

    肯定要问清楚的,如果不是‘小国舅爷’,她这里就挡下了,公主绝对是不给面子的,哼。

    小国舅爷就不同了,因为这位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一母同胞的嫡亲血脉,其它几个兄长都是同父异母的,不一样呗。

    老太监慌忙入内,噼哩啪啦这一顿说,同时还偷眼瞅了两次半仰在那里似乎没看见他的‘羲王’。

    这位,驾子是真大啊,皇后娘娘的心腹大太监亲临,都不给面子,该仰还仰着,根本不搭理你。

    可人家的确是有耐能,你弄一堆‘炼形化炁’境的美婢出来,你可能比他还牛呢。

    就算是皇宫大内都没有这么多‘化炁境’的高手守护着啊。

    一听是亲小舅舅,长平公主也坐不住了,转过美眸看夫君时,眼里都有泪花了呢,小舅舅对她极好,就是小舅舅人品歪了点,是个惹祸生非的主儿,可不管怎么说吧,亲的就是亲的,生死大事还是叫人揪着心的。

    “夫君……”梁珏就哽咽了。

    多的话她也不好说,只‘夫君’二字就足以,她知道自己夫君极有主见,也极智慧,他定然掌握着分寸的。

    陆离忽一下坐了起来,攥住梁珏的手,却对老太监斥训道:“你这老阉货,没事做来本王府上吓唬我家夫人?活腻味了是不是?”

    这一嗓子呵斥,吓的老太监噗嗵一声就给跪下了,砰砰磕头。

    他可是知道皇帝身边‘半仙’大太监怎么死的,就是这位进宫给皇太后瞧病那日给宰杀的,那叫一个惨啊……

    陆离转过头安抚梁珏,柔声道:“多大点事啊?不哭啊……别说还有一口气在,就是死了三五年,为夫也能把他整活过来呢,来擦了眼泪……”

    啊?死了三五年还能弄活啊?

    开始梁珏吓了一跳,闻听夫君这么说,她都要凌乱了,不知该说什么呢。

    陆离一伸脚就蹬老太监脑袋上去了,“蠢货,看把本王夫人吓的连话也不会讲了,你真是罪该万死啊……”

    “老奴该死,老奴该死啊……”

    砰砰砰,那个磕头啊。

    梁珏忙挽住夫君手臂,“夫君啊,且息雷霆,妾身乍闻小舅舅凶讯,一时不适……”

    陆离拍拍她手背,柔声又抚慰道:“我说没事的嘛,无需惊忧……”

    他转回头对老太监道:“回去跟皇后娘娘说,把人送本王府上来,还不快滚?等本王送你啊?”

    “是是是……”

    老太监连滚带爬就跑了。

    这时,倒是徐秀雯开口道:“夫君啊,好歹有皇后娘娘尊面,小国舅又是伤体,来回一折腾怕是少不得受罪啊……”其实话里面暗藏隐意,皇后的面子你也不给,后族不埋怨你才怪,真就‘请’不动你?还要抬你府上来啊?死路上算谁的?

    陆离又仰下了,微微一笑,哪还有半分之前装出来的戾气?一派和煦的道:“不惯他们那些臭毛病,不是有你们两个的面子?谁‘请’的动我?是天上的神仙?还是地下的阎王?都给我滚过来先磕头,脑袋磕烂了叫诚意,磕不烂就磕个千二八百年的磨磨性子……记住了,臭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又不是我求他们,爱来就来,不爱来别来啊,我夫人心中有亲情,倒是能够体谅的,轻重我自然心里有数呢,活他一命不是他造化大,是我夫人脸面大,我认识他是个谁啊?是不是?什么皇帝皇后的,到头来都是黄土一撮,人嘛,求人就要拿出求人的态度和诚意来,要说谁能用身份压了我?真的很少呢,你们啊,跟了我就要习惯我的为人处世方式,丢掉以前那些陈旧的观念,将来离开这里,为夫带你们见识更宏阔的天地,说句你们不爱信的话,你们要看天上那个太阳不顺眼,为夫哪天都能把它给弄碎了,这也不算个事……”

    梁珏和徐秀雯都要晕过去了,我家夫君这是‘大仙’上身了吧?

    半个时辰后,皇后先赶了来,然后皇帝也赶了来,多少大该有一些怨气,但碍于‘羲王’陆离修为太高,也不敢说什么。

    又半了一阵,一队人闹轰轰的入来。

    不过人没抬到陆离面前呢,噩讯先传来了。

    老太监跑入来噗嗵一跪,“皇后呐,人没了,一进府门还没走十步,人没了……”

    皇后眼一黑,差点没晕死过去,好在她也是修行高手。

    当时皇后那眼泪就下来了。

    皇帝也是一叹,并深深看了一眼羲王。

    梁珏眼泪也下来了,只是她虽扶着母后,可眼睛仍瞅着自己夫君。

    陆离微笑没变,“没事,死了救活嘛,多大点事,老狗你嗥什么丧?死的又不是你爹,去把死人抬进来……”

    一扬脚,陆离就把老太监给踹出几丈远处,老东西,还给我上眼药呢?进了府门十步没了?等出府门十步时你就没了。

    啊?

    真有救活?

    皇帝傻眼了,皇后也惊的不哭了。

    “快快去抬人入来……”

    “……”

    太监们忙的一片人慌马乱的。

    须臾,一顶大轿子招入来,揭了轿盖,看到了躺在里面已经没了气息的小国舅爷。

    这人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吧,长相跟皇后真有五六分相似,可见是亲姐弟俩。

    陆离只是瞅了一眼,人都坐着没动。

    一搓手指,就见一道光芒闪烁,下一刻手里多了一张元炁符篆,符篆上两个小篆字‘聚魂’。

    他信手递给了一边的梁天惠,“腿妞儿,去给死人脑门上贴着,竖着盖住额头鼻梁即可。”

    “是,王爷!”

    梁天惠接过元炁波荡的符篆,过去就竖着盖在了小国舅额头鼻梁上。

    符篆才盖上就化为光芒哧哧作响,然后就从死人的额心钻了进去,只见小国舅已寂静的胸膛猛然一涨,上身突然挺起,好象诈尸了一样,哇的一口瘀血喷了出来,人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呃,这、这是哪里啊?这是……呃,皇帝姐夫,姐姐……姐姐啊,我命歹啊,你要替我报仇啊……”

    活了?

    这就活了?

    这尼玛的刚才到底是死了没有啊?

    那老太监更是吓的魂不附体的,真活了啊?不是死了吗?

    “老狗,你不是说哀家弟弟走了吗?这是怎么说的?”

    “啊,娘娘啊,真的走了啊,老奴怎么会看错?绝对是死了……绝对,啪……”

    一个大耳刮子抽的老太监跌了出去。

    皇帝还又上去补了一脚,“老狗东西,你眼瞎是吧?朕小舅子明明没死,你非要说死了?”

    他们是宁肯相信小国舅就没死,也不会相信‘羲王’能真的把死人救活。

    “老狗,你犯了欺君之罪啊。”

    “老奴绝对不敢胡言呐……娘娘……”

    老太监都要哭稀了,欺君那可是死罪啊。

    陆离帮他解围,“的确是死了,诸位要是不信,把这个老太监弄死,我救他一回让你们看看……”

    “就是就是,羲王神术,羲王神术,老奴愿以身试法。”

    老太监觉得这是唯一能洗白自己的方式了。

    陆离朝梁天惠歪了歪头,“动手啦!”

    “是,羲王。”

    梁天惠啪一掌击出。

    正中老太监当胸,如击败革的闷响之声,但骨裂声、五脏碎声都很清晰,可谓当场毙命。

    陆离又搓了道符,亲自贴老太监额头上,化光钻进去……不过老太监没动静。

    “咦,这怎么搞的啊?”

    陆离还搓手呢,然后拍了拍脑门道:“哎呀,本王明白了,小国舅爷压根就没死啊,所以才救得活啊,这个是真死了,救个屁啊,来两个人,抬出去埋了吧,救不活的……”

    老太监就这么被‘坑’死了。

    徐秀雯差点没笑喷,自家夫君这是坑人呢。

    梁珏也隐隐感觉不对,刚才小舅舅抬起来自己看的真切,的确是死了,可是……一下就活了。

    讲真,谁也不愿意相信死人能活啊。

    一瞬间都在怀疑老太监是不是弄错了,人没死他非要说死了?他居心何在?用心有点歹毒啊,这是要离间天家亲情啊。

    老狗,该死啊老狗你。

    一出闹剧以老太监入墓而告终。

    皇帝皇后走时也不知要不要谢谢‘羲王’了,但是这么折腾了一回,表示下谢意也是应该的嘛。

    反正皇后末了是瞪了一眼女婿,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送走了他们,羲王府又回复了平静。

    陆离却拉着梁珏的手笑道:“皇后瞪我呢,呵呵……嫌我坑死她得用的老太监吧?老阴私货,诡祟太多,早死早安生,后宫还能少些事,太监们啊,一脉阴传,就没几个好鸟……哦,他们压根就没鸟……”

    噗。

    正喝茶水的徐秀雯喷了。

    梁珏也哧一声笑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