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赘婿出山 国医无双 日月风华
当前位置:谜书阁 > 大道惊仙TXT下载 > 大道惊仙目录 > 第0425章 羲王手段
大道惊仙 第0425章 羲王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0425章羲王手段皇太后失魂已有年余之久,扁请国手名医,甚至天下三大宗师,都束手无策。

    大宗师给的诊论比大国手还靠谱儿,说皇太后毕竟八十高龄,肌体脏器已然衰竭,已承载不了三魂七魄,离魂走魄是很正常的,这种失魂症就是寿终前的假死,纵然仙术神通能够唤回其完整魂魄,但也不可能再留下来,因其灵魂的载体不行了,早些年不修行炼体,没有强筋壮骨,临到老再想弥补就太迟了。

    大宗师诊病不忘传道,‘你们都要早点修行啊,不然轮到你们时也一样的归天入地’。

    所以,皇室也基本放弃了对皇太后的救治,只等着太后咽那口气呢。

    哪怕皇上十分考顺,可也无力挽回这种颓死之局。

    忽这日,退位三年余的老太师徐淮道入宫见驾,说请来了能医治太皇失魂症之奇人异士,倒是叫圣上龙颜大悦。

    不管怎么着吧,试一试总是要的,医好医不好再说嘛,如今就是死马当活马来医。

    “速请异士入宫。”

    圣上多话不讲,没任何顾忌,徐老太师推荐的异士,能不能治都要给徐老太师这个面子的。

    哪怕徐老奸臣只是来做做姿态,以换取皇室的亲厚感激,那也无妨。

    徐淮道可谓三朝元老,纵被骂的昏天黑天,但也不否认他曾经为朝廷做出的贡献,的确是不可被谁取代的,骂肯定少不了,执政理念不同,哪有不挨骂的宰相?骂得少都显不出你的‘功勋’卓著呢。

    皇上正当盛壮之年,刚四旬出头,精力相当旺盛,又得三大宗师点拔,也是修行有道的‘炼神返虚’强者,甚至无限接近了第四阶段的‘炼形化炁’之阶,一但迈入就是当世顶级序列的强者了。

    而他已经是最弱的一届皇帝了,历届皇帝莫不是‘炼形化炁’的大强者,甚至曾出过‘半仙境’的皇帝。

    皇室之中化炁境的强者真不少,只是罕见再有达至至巅‘半仙境’的罢了。

    看到白袍飘飘仙风道骨的少年‘陆离’出现,皇上也是怔了。

    陆离从来只是‘十八岁’。

    皇后都眼直了,好俊秀的小郎君……吱溜……吞咽口水呢。

    这位皇后,最多二十岁左右吧,好吧,真年轻。

    不过,陆离一眼能看出来,这位皇后是驻颜有术,说明她修为高明,倒不是真的只有二十岁。

    虽说陆离目不斜视,但是各人的神情表征尽收在他感知之内,无有一丝的遗漏。

    “那个……陛下,异士奇行,甚至连天地都跪……请陛下……”老徐言下之意就是陛下你就别见怪了,他来救你妈的。

    “无妨,朕不计较这些有的没的……呵呵……”

    皇上倒是有些亲和力,但也仅仅只是表相,实则骨子里这个人可不一般哦。

    能坐在人间帝王尊位上的,又有哪个是简单的?仁慈的?你信吗?

    侧后,一个面目阴森的老太监,三角眼死死盯着陆离。

    而陆离只当没有看到他一般,但不等于陆离对他没有感知,反而第一时间感应出这老东西居然是‘半仙境’,阴冥之气修至出神入化的深度,在这人间真算个盖世高手了。

    皇帝的身边果然还是有‘高手’的。

    陆离的神通手段层出不穷,虽则他的能量受到了‘天地法限’的禁锢,但这方天域法限允许内的小神通还是可以施展的。

    不过象皇器这种太变t的大法器肯定是禁锢到了能量不许外泄一寸以外的森严地步。

    陆离只是对皇上微微稽首,从容之极,也没说什么。

    在进入皇太后所在的那座‘慈安殿’时,陆离脚下一顿,他侧转过身,对那个阴沉老太监道:“你,留在外面。”

    “放肆!”

    老太监尖利的嗓子发出震怒的声音。

    啪!

    也没见陆离如何动作,老太监的半边脸顿时就肿了起来。

    皇上皇后以及徐淮道都没看见陆离怎么出手抽的这一记耳刮子,但声音响亮轻脆,被抽的老太监脸已浮肿。

    “不知死活的东西,跪在这三日,你魂魄自灭,谁都救不了你……”

    噗嗵。

    老太监居然真的跪下了,浑身一阵的急颤剧抖,满眼都是恐惧神色,好象看见了‘鬼’一样。

    陆离的话就是带着无上法威的神谕,轮不到他违逆。

    阴森的老太监面容如鬼一样凄厉扭曲,跪下,俯首,额头触了地,屁股撅着朝天……

    这这这……

    皇上惊的半死,这可是自己身边的一尊‘半仙’啊,是三大宗师都要给予平等对待的一代半仙至宗,怎么就……

    皇后也惊的一抽抽,感觉自己都惊的挤出尿了。

    这怎么可能啊?

    老太监是半仙境啊,陆地神仙的境界修为,怎么就被一个耳刮子抽的乖乖跪下了?

    就算是当今圣上,对这位老太监也是十分礼遇和信重的。

    半仙啊,那是什么级别?当世又有几尊?

    可是……可是……可是……

    好吧,这位真是‘异士奇人’啊,太太太不可思异了。

    三日?

    魂魄自消?

    谁也救不了他?死定了啊?

    徐淮道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他更吃惊,简直惊懵头了都,就这位老太监,自己都要执礼甚恭的,要称一声‘老监相’。

    没错,就是监相,太监里的宰相。

    好半晌,皇上才道:“那个,异士,这位老公公他……”

    “陛下,他自己做的什么事,他自己最清楚,我虽还未见皇太后,但这方圆不大的皇宫已在我意念笼罩之下,虫鸣蚁打架也逃不过我的灵觉默察,皇太后失魂怕与这老狗有关,他精修的阴冥之气在皇太后身上有一丝痕迹……”

    “啊……”

    皇上大惊,生母失魂竟是身边老太监害的?

    这老太监是从祖父就传下来的老人啊,先后越三代,伺候了皇祖父,父皇,现在又是自己,他怎么可能……害太皇?

    呃!

    一声异响从老太监喉结处传来。

    他居然以无上毅力憋碎了自己的喉结,即使被陆离的‘言出法随’禁锢了元气,还能做到这一步,也算了不得。

    噗嗵!

    老太监身体侧翻倒地,扭曲阴森老脸上浮现一道诡秘的笑,极其阴森恐怖。

    碎喉自尽?

    这一幕看的皇上皇后徐淮道都惊骇不已。

    但陆离却笑了,“蠢货,在我面前,你想死也难,既然放弃了阴残肉身,也好,我拘你魂魄出来,封!”

    一个封字挟上无上威势,化成一缕光芒罩在老太监顶门之上,一股阴黑之气就被抽出顶门,喀嚓一声,老头监脑壳碎裂。

    光芒封住阴黑气化成一个琥珀珠,核桃大小,落到了陆离手中去。

    而老太监颅碎己死,尸体僵冷,就是这一瞬间的事。

    一尊半仙就这样被抽剥了灵魂而死。

    琥珀珠中的阴气冲突飞绕,似乎要逃出来,不断发出尖锐之声,正上老太监的声音。

    “还枉仙逃脱?大罗金仙也救你不得,赏你一缕‘碎魂符’尝尝,灵魂碎成亿万碎屑却求死不得的滋味,一定叫你永生难忘的……敢对我说‘放肆’两个字的不论人还是神,都要承受我的雷霆怒火,圣人也要被这怒火炼灭,你算什么东西?”

    大罗金仙?

    圣人炼灭?

    乖乖那个不得了啊……

    徐淮道差点一头载倒晕厥过去。

    皇上皇后也差不多。

    “啊啊,上仙饶我,上仙饶我狗命啊,啊啊啊……受得了,快快收了碎魂之符,啊啊啊……”老监的灵魂凄厉惨嗥着。

    那封印珠内一道光芒飞旋,将阴黑之气斩的寸寸碎断。

    “说说看,那皇太后与你有何恩怨?你居然摄去她两魂六魄?嗯?”

    “是是是……是昔日她、她下令诛了我入宫前的私生子嗣,我、我、我才报复的……”

    原来还是宿仇积怨?

    这老狗未净身前居然还有私生子嗣留在人间?倒是首次听闻啊。

    皇上想不到这老狗真是残害自己生母的原凶,顿时大怒,“老狗,你真该死……”

    “哈哈……啊啊啊……皇上呐,我死也够本了,你前后两任‘皇后’都是我弄死的,哈哈哈……吸噬阴元而亡,你懂不懂?那种死法,痛苦并快乐啊……你父皇妃子,我弄死十八个,哈哈哈……你祖母,我也品尝过一番,哈哈哈……”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这老狗,居然如此歹毒可恶?

    “灭了他,灭了他……给朕灭了这老狗……”皇上气的快疯了。

    陆离却把那个封印球抛给了皇上,“让他死了多可惜,日日夜夜听他凄厉惨叫不爽吗?这个送给你了,陛下,他想死也死不了,想逃更没可能,我传你一段秘咒,你掌握这个封印球吧,”

    随后一道玄念贯入皇上脑窍,无比玄奥,晦涩难明,但却有秘咒驾御。

    皇上恍悟,然后吐出一个‘禁’字,鬼哭狼嗥的凄厉惨叫就没有了,他禁了老狗的‘音’。

    “多谢异士为朕皇宫除了心腹大害,还请异士出手,救救皇太皇……”

    “小事……”

    未几,陆离就与徐淮道离开了皇宫,他只是在皇太后脑门上点了一指,老太太就醒了,与皇帝两个抱头痛哭一顿。

    隔日,皇宫中传出圣谕,特授陆离为国朝‘大国师’,分封‘羲王’,赐婚两大公主‘长平’‘永平’,永平是皇上新收义女‘徐秀雯’的新封号,而‘长平公主’自然是皇帝塞给陆离的‘私货’了,这么牛的人他岂能叫徐氏独享?大忌啊。

    羲王,大国师?

    陆离之名一夜震惊了‘大梁帝国’。

    封王就封呗,你皇室的事,没谁去管,但是‘大国师’是几个意思啊?之前‘紫虚道人’封的国师算啥?

    好吧,一个大国师封的得罪了一大宗。

    但是皇帝当时真没细想太多,惊喜之下顺口就封了,封完才觉得好象有点暇疵……不过也无妨,想想陆离的能耐,紫虚道长又如何?不过也就跟半仙老太监不相伯仲吧?还能咬谁一口啊?

    皇帝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岂有收回之理?

    ---

    羲王。

    呵呵……陆离根本不以为然。

    倒是要抽出功夫来研究一下这个世界的修仙道法了,没辙,这是‘天地法限之生门’,自己想要离开这里就得去参考。

    大梁朝也只是这颗星辰上的一个中土帝国,在洋之外还有不少帝国,北疆之漠更有凶悍野蛮的蛮人帝国,本朝也不是完全安靖一统,南北皆有揭竿起义闹割据的强人匪患,总之内忧外患样样不缺啊。

    中土大地上的三大宗门虽都在大梁境内扎根开宗授徒,但它们不介与国争战乱,免不了门下有些弟子会参与进去,但宗门也不会过问,哪怕是大梁皇帝未必放在三大宗的眼里,修仙就是修仙的,不入世,你也别来寻我,我不尿你的。

    陆离虽受‘羲王’之号,也没准备给什么大梁二梁效力的,想动用他?行啊,让皇帝过来磕头‘请’我吧,就这话。

    紫虚观的道法也就一般般吧,徐秀雯就是紫虚观出身的,什么‘紫虚大法’之类的修法道术,在陆离看来和狗屎一样,也不是说人家这方法修不成仙,可真要看运气了,大约还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的。

    然后徐秀雯不愤的撒娇说‘我师傅修行的是紫虚正阳大法,也说我们女子为阴体,不适合修炼正阳之法,但不等于紫虚正阳观的道法就狗屎吧?’

    “狗屎就是狗屎,我说的,不是狗屎也是狗屎了……”

    倒不是陆离故意气自己妻子,事实如此。

    徐秀雯就只能翻白眼了。

    ‘长平公主’性子柔和、温善,她是皇室中最受皇帝爱宠的‘长公主’,一直舍不得嫁她出去,结果给耽搁了,二十都没有娶出去,后来好象不好嫁了,而长平也不想嫁人,居然对修道也有些兴致,在皇宫中设了‘长平观’,自号长平真人。

    好吧,这个女儿就是这么娇惯的,但是陆离出现还是震骇了皇帝两口子,这两口子好说歹说舌底灿莲的把女儿说动,就变成了塞给了陆离的私货。

    长平梁珏怕陆离不是‘良人’,哪知陆离真是牛人,一夜鱼龙激舞,长平就进入了‘羲王左夫人’的角色,占着皇族大义之势的她当然后发先至拿下‘左’的位置,徐秀雯也没准备和长公主抢,就甘居‘右夫人’了。

    另外,陆离也从长平身上拔出一缕阴气,也是老狗监下的毒手,他只待时机成熟就要吞噬这‘长平公主’的阴元至宝。

    正如皇帝所言,陆离的出现真是给皇室除掉了心腹巨患啊,光一个老狗阴毒太监就把皇室搞的地覆天翻了,真不得了,另外念起此事,徐淮道也是功勋巨大,皇帝琢磨着让老徐回来再拜宰执首位了。

    ‘羲王府’是以前一座闲置的豪府,按理下国朝公主娶嫁只置‘公主府’,以公主为‘主’,驸马地位并不高,但是羲王太与从不同,公主就‘委屈’嫁入羲王府呗。

    王府后园大槐树下,搭着一张八仙桌,茶具满满,清香四溢,似乎有仙茶气息在此酝酿挥发。

    茶桌左右美婢环伺,左夫人梁珏、右夫人秀雯陪着夫君大人,对面是羲王小舅子小徐公子,这小子也沾光分了个侯,赏穿蟒袍,人五人六的那个得瑟。

    “姊丈啊,我修的便是‘紫虚正阳大法’,难道很狗屎吗?”

    羲王半仰在竹椅上,那叫一个舒心畅意美滋滋,左边梁珏手遥羽扇伺候,右边秀雯斟茶伺饮,啧啧啧……

    在长平梁珏身右侧站着一个绝色美婢,是她心腹爱婢梁天惠,双腿惊人的修长,一抹弧度更是惊心动魄的浑圆,那不性不良的小徐侯都偷窥了好几眼了,但却知道这拥有惊心弧度的大长腿美婢肯定是姊丈的‘人’了,梁长公主的爱婢自然得入羲王陆离的卧喽,说不定已经接了公主的‘接力棒’,想想阿姊都不堪挞伐,这梁公主只怕更不耐折腾吧?哎……

    陆离眯着眼,瞅了瞅他,“你不是修仙的料儿,安度一生也罢,随便什么练练就行了,你要的无非是榻上折腾的能力,紫虚正阳法足矣,还怎么着啊?我和你说啊,夜御十姬,不若细品其一,不能注重数量,一定要提升质量嘛……”

    “呸……”

    “啐……”

    梁珏和秀雯双双娇嗔,姐夫小舅子的,这都不知说些什么玩意儿?

    但是我们羲王就是这么的随意,不拘成法,不遵俗规,绝对的放荡不羁,偏偏是真性真性,叫人丝毫生不出厌感。

    倒是小徐侯给说的满脸涨红,嘁嘁呀呀的道:“姊丈啊,我那个……对了,我爹可能要复相了呢,珏姐,可有此事?”他见亲姊欲杀人剥骨的目光瞪过来,吓的赶紧转了话头,不敢再扯有的没的了。

    自家亲姊与长平公主成了姊妹,也就成了他姐姐嘛,口称珏姐也是可以的。

    梁珏温言笑道:“国朝大事,我不过问呢。”

    小徐侯扁了扁嘴,你不知道才怪,你皇帝老子最疼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不过只看她笑意便知,人家纵然知道也不告诉自己实情吧?

    “你少操些闲心吧,阿爹当了宰相又如何?你敢出去胡作非为,我整不死你……”徐秀雯先敲打弟弟。

    不过这个弟弟也是做不出大恶事的,他也就是瞄着个大姑娘小媳妇的,真没多大出息,也难怪自家夫君说他不是修仙的料儿,安度一生也罢,可要说到长生这事,谁不想啊?碍于资质天赋吧,哎!

    “姊丈啊,你别糊弄我,我姐可是跟我说了,你肯定要带她们走呢,我是你亲小舅子啊,你也带上吧,我求求你了。”

    “你拖家带口的,我带你个屁啊,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别跟这烦我……”

    “啊……亲姊啊……”

    小徐侯带出哭腔的向姐姐求助了。

    “快滚……”

    徐秀雯瞪他一眼,隐含着其它意思的,自然是告诉他‘我私下里和你姊丈说,这么多人我怎么说啊?蠢货……’

    姐姐的眼神小徐侯自然是能领悟的,他的脑子是足够使的,就装着委屈的起身施礼,“呃,不敢打扰姊丈和姊姊们恩爱了,小弟先告退,明儿个再来……”

    “我艹,明儿还来啊?那个那个大长腿……”陆离一指长腿美婢梁天惠道:“你跟前边护卫说一声,这小子再来别叫他进门啊,我娇妻美妾一大堆都忙不过来,哪有功夫整天和他扯闲淡啊……”

    噗哧!

    梁珏和秀雯都笑喷了,可怜小徐侯差点是哭着走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